萧陌尘谢清樱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皇上恕罪全文阅读

程十七 2019-02-14 阅读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皇上恕罪》,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谢清璎摇摇头,含羞咬唇道:“未曾用,许是沾染了院中的花香。”“妙极,他们赏花,朕也赏花。”“嗯~皇上~别~”她扭动身子,欲图躲开他的唇。然而萧尘陌力道极大,他只消轻轻按住她的腰,便令她动弹不得。
 
《皇上恕罪》精彩试读:

只见来来往往的行人男女,每一个都是盛装打扮,仪态风流。
有的于花下设坐席,斗草、写诗、赏花,有的则是在流水凉亭边烹茶队吟、传话令、观歌舞。
好一派风雅之态?
只有盛世,才能得见如此盛景。
瞧着瞧着,谢清璎不禁因宫中的那人,而生出丝丝自豪来?
她爱的人,用他的勤政,换来了百姓的安乐。
“小姐,那是什么花?可真好看。”两人正一路行着,兰馨忽然指着一株梅花问她。
谢清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不远处围栏中的一株梅花,一颗树上居然开了两种颜色的花,一白一粉,娇艳婀娜,花瓣上还有红色斑点,十分特别。
谢清璎也是喜花草之人,不过这种梅花先前却是从未见过,闻得丫环问,她仔细地瞧了片刻,方摇摇头道:“我也不认得。”
“哦。”兰馨的语气略有些遗憾。
谢清璎也觉得有些可惜,正欲瞧瞧树干上是否有标着花名的木牌,却听身后一道温和的声音道:“此乃洒金梅,又名跳枝梅,因一株树上常出现两种花色而着称。”
谢清璎主仆闻言,皆一同转过身去。
只见一个身着淡青长袍的俊美男子正立在身后,手拿一把折扇,嘴角含笑。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这是谢清璎看到他之后,脑中首先想到的形容。
知道方才说话的正是他,谢清璎于是行了个裣衽礼,笑道:“多谢公子解惑。”
“小姐客气了。”男子朝她彬彬有礼的一拱手。
两人默然了片刻,谢清璎正要告辞,忽地,数米之外传来了一阵哄闹声。
紧接着,便有人大声呼道:“有人落水,快来人啊?”
谢清璎和青衣男子瞬间皆往那边瞧去,待听清喊叫声和,男子神色微变,他匆匆朝谢清璎施以一礼,便飞快朝人群处跑去。
虽是跑,然而他的仪态却并不见凌乱,依旧从容淡定。
谢清璎知道怕是出事了,忙跟兰馨道:“快,我们也去瞧瞧。”
两人慢上男子一步,又兼穿的是女装,行动十分不便。等到赶到人群围绕之地时,早已看不到那人身影。
可是很快,主仆二人便一眼发现了他。
只见石桥之下的湖中,一个女子正在拼命伸臂求救,而离她不远处,方才跟谢清璎说话的男子正快速地朝她游去。
不过几秒钟,男子便靠近了落水的女人,而后,带着她一起朝岸边游去。
水岸边,已经有闻讯赶来的沁梅园侍卫,本来准备跳水的,不曾想却被游客抢了先,于是便等在岸边,伸手拉两人上来。
直到那女子被救起来,谢清璎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于是分开人群,准备离开。
行走间,周围人的议论不经意传入耳中。
“那位公子水性真好,方才真是吓死我了。”
“不仅水性好,人品更佳”
“的确,没想到文质彬彬的一个弱书生,竟然还有这般胆量,这个天气,这湖水的温度可是要冻死人的,不过,那人瞧着倒是有些眼熟……”
“我也瞧出来了,好像是沈尚书的公子。”
“是了,正是他”
“……”
谢清璎闻言,脚下的步子微顿。
她回头,视线穿越人群,再次朝湖岸边看过去。
只见沈公子并未离开去换打湿的衣物,仍旧守在坠湖女子的身畔,等呆着对方的醒来。
只瞧一眼,谢清璎便继续往前走。
爹娘的眼光果然不错。
那沈彬,的确是极好的。
见识不凡,天性善良。
只是哪有如何?
她已有萧尘陌了,在容不下旁人。
萧陌尘谢清樱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皇上恕罪全文阅读
主仆两人又走了几步,刚刚远离人群没多久,迎面忽地来了两个丫环。
“谢小姐,我家公主邀你至后院喝茶。”
公主?
谢清璎心中一思量,继而很快便明白过来,对方口中的公主想必便是这沁梅园的主人—凌香公主。
于是她笑道:“劳烦姐姐引路。”
那两个丫环应是早知她不会拒绝,便领着她穿过一片默林,又转了几条小道,半柱香后,才引着她到了一座清幽的院子。
谢清璎进了院门,只见一丛梅树的环绕之中,一个身着宫装的女子正在几位婢女的侍奉下烹茶。
她气质便如同这满院的梅花的一般,既冷,且孤傲,暗香独绽。
谢清璎只看她一眼,便知正是凌香公主了。
欲要行礼,又见她神色专注至极,担心打扰了她。
正屏息间,凌香公主却已经烹茶完毕,她抬起头,朝谢清璎微微一笑,招手道:“来尝尝本宫泡的茶。”
“民女见过公主。”谢清璎忙施了个礼。
“民女?”凌香公主闻言,秀眉微挑,朝一侧微笑道:“阿陌,你这皇后可真有趣。”
阿陌?
谢清璎瞬间胸口一跳。
她忍不住上前几步,朝院子的一角看去。
只见两株梅树之间,一人负手而立,头戴束发玉冠,白袍翩翩,风华无双。
但是开口,却是对凌香公主说的。
“姑姑,你又打趣侄儿。”
 
“你怎么来了?”沁梅园的厢房内,谢清璎问他。
“近日政事不忙,朕便出宫来瞧瞧姑姑,顺便,也看看你。”
谢清璎脸一红,嗔道:“你怎知我会在此处?”
“朕自然有法子。”
唔,谢清璎想起了每日在谢府外头巡视的那些侍卫。
也是,他是皇帝,要查一个人的下落又有何难?
谢清璎于是转了话题,笑道:“原来凌香公主是你姑姑。”
她自幼年起,便听过了公主和驸马的爱情传说,却未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得见本尊,并且,还变成了她的晚辈。
萧尘陌笑道:“他是文德皇帝的女儿,先皇的妹妹,自然是朕的姑姑。”
倒也是。
她居然把这层关系给忘了。
“你姑姑她可真年轻,瞧着像是你的姐姐。”
谢清璎这话并非恭维,那凌香公主气质优雅,肌肤期霜赛雪,脸上半分皱纹也无,看上去宛如一个韶华少女。
“她年轻时便是大胤第一绝色,这些年来,又心性平和,隐于这沁梅园内煮茶品诗度日,自然要老的慢些。”
“原来如此。”
难怪,她娘亲跟凌香公主年岁也差不多,看上去却比她多了丝老态。
“好了。”萧尘陌见她一直说这话,早已忍不住了,干脆俯下身压上她的樱唇,堵住她的小嘴。
几日未见,谢清璎也甚是想他,便柔顺地靠在他的怀中,他吻着。
一番唇舌勾缠后,萧尘陌方气喘吁吁地把她放开,哑声道:“好不容易见一面,怎地净说别人的事?”
听出他语气中的吃味,谢清璎忍不住笑道:“我问的是你姑姑,又不是旁人。”
“除朕之外的人,都是旁人。”他淡淡道。
谢清璎闻言,“噗嗤”一笑。
“皇上,你有时可真像个小孩子。”
“大胆,你竟敢取笑朕?”萧尘陌佯怒。
他将她推倒在身后的软榻上,咬一口她的唇,哑声问:“你说,朕该怎么罚你好呢?”
他目光太亮,里头似有一团火,欲把她熊熊烧尽。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