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太监小说阅读(李宸煜顾斓笙)全本阅读

暖阳西西 2019-01-0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李宸煜顾斓笙的书名叫《漂亮的太监》,它的作者是暖阳西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斓笙见小皇子无事,忙起身上前向公主行礼:“回公主,夏日窒热,奴婢见小皇子在宫宴上吃的不多,便顺路去御膳房取了些冰酪团子给殿下解解暑气。”说着将右手边的膳食盒子奉上去。妙兴公主眯着眼从盒子里取出一个,指上的丹蔻衬的那团子越发晶莹玉透,左右看了半晌,冷笑一声:“你倒是伶俐,专挑了西凉进贡的好东西,连本公主都不曾尝过。”

李宸煜单手扶住她欲蹲下去的身子,稍稍带进他怀里,见她躲过脸,紧张到双睫似蝶翼,细细眨闪。
 
“大人请自重。”
 
他挑眉,“自重?”
 
“皇上器重大人,将公主许配给大人,皇恩浩荡,大人切莫辜负了公主的一片心意。”
 
她赌气般说得情辞恳切,李宸煜却并不动容,束缚她的力道未减半分,顾斓笙见状心中焦灼,一时没有察觉对方的目光中已带了玩味。
 
“公公如此善解人意,在下有一事或许唯有公公能帮上忙。”
 
他的胸口结实稳健,散发着温热的男子气息,顾斓笙正不知道如何挣开这令人沉溺的怀抱,忽听到此言,仰头立刻回问:“什么事?”
 
李宸煜压住笑意,正色道:“在下来盛京这些日子,受皇命担任都指挥使,宫里当值过于枯乏,难免长夜寂寥,如果小公公能陪在下欢愉一场也算为君分忧,犒赏将士。”
 
顾斓笙嘴唇翕动了两下,两颊一片绯红,她万料不到,此人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只见他剑眉朗目,无怒无喜,只盯牢了自己,心口顿时哑涩:“大人说什么?”
 
见她水眸睁圆,眼里透着不可思议的傻意,李宸煜强压下心头悸动,迎上她的双眸,做出一派漫不经心来:“我要公公做我的禁脔。”
 
    他平日很少笑,此刻薄唇一展,神飞风越,如冰消雪融,春风吹遍;然而此时此刻于顾斓笙看来,唯觉轻薄,像极了世家出来的登徒子,不禁愠意更胜:“你!”
 
话未尽,他的小腿忽然一痛,手刚一松开就有几根蚕丝直直向他飞了过来,直袭他的鸣风剑,李宸煜唇角一勾,扯下外袍挥剑与她过起招来。
 
顾斓笙的蚕丝可软可硬,可曲可直,简直无处不至。几次欲缠上长剑,而长剑却只是左右闪躲,不曾出鞘。
 
想到他此刻已是妙兴公主的驸马,她的心里像是沾了酱的馒头,羞怒、委屈、辛辣……百味杂陈,左手的蚕丝绕过长剑,直击他的胸膛。他立时向上跃起,顾斓笙见状也向上飞起,二人又在空中打斗起来。只一瞬间的功夫,两条蚕丝变成了六条,在他身边交织着演变,一会儿便齐齐卷来。
 
周围都是他的锦衣卫,李宸煜不担心有人妨碍他,剑鞘出半挡了回去,白色的剑气射过来打掉她头上的巧士冠,万千青丝霎时甩出一道丽影,顾斓笙脸上的潋滟娇柔也是马上盖过她男装时的英气,变得活色生香。
 
白若凝脂的脸庞透着两瓣潮红,犹如玫瑰初绽,俏丽无双。双瞳剪水,秋波明灭,在银白的月下分外明亮。
 
始于惯性,脚步落地后退了两步方才站稳,不等他飞过来她已是转身欲逃走。
 
李宸煜心下一急,很快舍剑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
 
“三里清风三里路   步步风里步步你,你就这么不肯认我。”
 
顾斓笙正要用力挣开他,听到这句话身形突然顿住,心里也生出绵绵无尽的细丝。
 
初见时,她下了马车站在路边等父亲,他从宫里出来,腰间挂着鸣风剑,一身玄色戎衣猎猎作响,借着问路与她搭话,三两句便套出她的名姓
 
刚回到府中,仆人便送上一份信,纸上洋洋洒洒十四个字,令她看了春心泛潮,一发不可收拾。
 
世事无常,岁月经转,如今他们的身份天差地别,对于儿女长情她不敢再抱什么念想,只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完仇,带着逝者的祈愿远离盛京好好的活下去。
 
然而她的佯装不识君,怎么也不敌他接二连三的有意戏耍,原来他早就认出她了,却是步步紧逼,逼得她插翅难逃。
 
绵如湖水的心底突然生出意气:“奴婢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漂亮的太监小说阅读(李宸煜顾斓笙)全本阅读
李宸煜闻言一把将她转过身来,弯身直视她,黑眸幽深,“那你可知道我登门拜访你父亲,彩礼都备好了,不等我回到王府,顾府上下尽是一片缟素,”望着她的眼睛,李宸煜哑声道:“你可知道,我是何心情?””
 
提及当年顾府灭门之事,顾斓笙忍不住泪痕蜿蜒至颊边而不自知,喉间梗塞,呐呐说了句:“你是不是成了驸马。”
 
“除非你是公主。”
 
视线一暗,他突然压下来,烙印般封住了她的唇,箍着她的手臂是那样紧,贴着她的人也那样烫,她是真的挣不脱了,也不想再推开,任凭孤舟似的自己深陷他的怀中。
 
火热的舌有力的探入,带着日积月累的思恋强势而执着的纠缠,像是湿热的火焰,点燃她的唇舌,烧乱她的思绪,燎原的火势一直蔓延到心里,烧尽了她濒临的顾忌。
 
顾斓笙回到东暖阁,里面安安静静跪了满地的宫人,小皇子哭闹着似乎在要什么?。
 
“殿下怎么了?”
 
小皇子见了她,满脸泪水的扑进她怀里奶声奶气的哭诉道:“笙儿,皇姐,皇姐让人打了萍儿她们。”
 
“好个不长眼的奴才,不在主子跟前侯着,去了何处?”
 
妙兴公主一身琉罗裙从主殿出来,脸上怒意未消,举止乖张盛凌,她身旁的宫人更是嚣张跋扈。
 
顾斓笙见小皇子无事,忙起身上前向公主行礼:“回公主,夏日窒热,奴婢见小皇子在宫宴上吃的不多,便顺路去御膳房取了些冰酪团子给殿下解解暑气。”说着将右手边的膳食盒子奉上去。
 
妙兴公主眯着眼从盒子里取出一个,指上的丹蔻衬的那团子越发晶莹玉透,左右看了半晌,冷笑一声:“你倒是伶俐,专挑了西凉进贡的好东西,连本公主都不曾尝过。”
 
之前在宫宴上,妙兴公主被李宸煜当着众朝臣的面拒绝赐婚,那人还说他喜欢的是男人,当真气的人心肺绞疼,萧平王府喜男风她也有耳闻,可若不是这些狗奴才妖惑媚主,大好男儿怎会好断袖之癖。
 
一旁的宫人收到公主的指示,疾步上前拉开小皇子,左右扣押了顾斓笙向外走去。
 
顾斓笙正欲反抗,躲到乳母怀里的小皇子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妙兴公主还没踏出去的脚步停住,侧过身,张扬的凤眸刀一般瞪过去,还在愣神儿的乳母赶紧闭着眼捂上孩子的哭声。
 
顾斓笙急道:“公主,奴婢是奉皇后娘娘之命侍候小皇子的,公主要将奴婢带往何处?”
 
妙兴公主本就看不惯宫里的阉邪之气,传闻先皇宠信穆忠临是因其夜侍帝王有功,使得稍有几分姿色的小太监有样学样,越发媚的像女人了。甚至在穆忠临夫妇二人把持内廷大权期间,欺辱后妃及一些不受宠的皇嗣,手段当真耸人毛骨。
 
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终是熬过去了,也该让她还回去了。
 
妙兴公主凉凉哼出一句:“去了你就知道了。”
 
顾斓笙怎么也没想到深宫内院竟还有这样一处密室。
 
被人押着进了门,穿过一条长长的幽径,转过一个拐角视线突然开阔,里面的淫腐味也是扑面而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