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太监完结版小说_李宸煜顾斓笙全文阅读

暖阳西西 2019-01-04 阅读


完结小说《漂亮的太监》是暖阳西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李宸煜顾斓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斓笙不敢再动了,顺着他的意思在他手心写了笙儿两字。软腻的指尖轻轻划在他手心,像羽毛挠在他心上,李宸煜还是没忍住,低头压向她的唇,用力堵住。双手更用力地抱紧怀里的纤柔,唇一碰上她的,甜软香嫩的触感马上融化在他嘴边,头脑有些飘飘然,不知是酒醉还是人醉,唇舌的掠取开始变得意乱情迷,连带着两人的衣服也混乱厮磨起来。

偌大的北府厂宫终于空出一大片,除了几个当值的宫人其他人都搬去了藏书阁边上的侧殿,男不男女不女闹哄哄的一大帮子太监挤在侧殿那张席子上,倒也玩的欢快。
 
三更刚至,顾斓笙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浸了水的眸子左右看了眼,悄无声息的抬脚溜出去,摸了摸头上的巧士冠急步沿着抄手游廊绕过了她住的东暖阁,往西南角的北府厂宫所去。
 
谁知道穿过御花园迎面就碰到穿着件黑色穿云锦披风的指挥使大人,甚至他身后还有两个锦衣卫。
 
跑是来不及了,皇城重地,锦衣卫巡逻本是件极正常的事,可他身后这两个明显是女扮男装的。  
 
三更半夜,又都是暗怀鬼胎,顾斓笙识相的后退两步打算绕道走。
 
“小公公看到在下不打声招呼吗?”清泉击石般清越的声音幽幽响起。
 
顾斓笙犹豫了会,硬着头皮挪过去,低垂着头规规矩矩地见完礼,正要退下。
 
沉稳有力的皂靴就这么闯进她的眼底,步步紧逼。
 
她退,他跟着退。
 
“大人,”她不得已出了声,“更深露重,您还有什么吩咐?”
 
“抬起头来。”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顾斓笙心头微征,袖摆下的双手动了动,顺着他的意思朝上看去,宫殿四周的行灯照过来,让他们的对视毫无障碍。
 
那两个锦衣卫早就隐身不见了,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认出她了,眼波流动,就在她以为他要叫出她的名字时,他突然收回视线侧过身单手背在身后,“身为内官,夜里私自外出你可知罪。”
 
“我……”
 
他不记得她了,人总是很奇怪,怕他认出,又怕他认不出。
 
“知不知道御膳房在哪?”
 
她还在措词,他已然撇下她,大步流星去了她来时的方向,语气随意又不容拒绝,顾斓笙擦掉手心的湿意抬脚跟上。
 
宫里的御膳房白天最热闹,晚上永远清冷森寂,黑峻峻的处在一角等待第二日的曙光。
 
李宸煜三两下撬开外面的大门,点了道火折子熟门熟路地领着她进去,膳房里的菜香还没有散去,多闻了几下,胃里很快生出饿意。
 
“过来。”
 
李宸煜站在一张干净的桌台边回手招她,她也好奇一丁点功夫他找到了什么吃食。
 
桌上全是些精致小巧的糕点,有她喜欢吃的糯米凉糕和鸽子玻璃糕,装在鲜亮的盘子里,色泽瑰丽,还有一小壶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酒。
 
“大人经常来这?”
 
“在这京城,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让我死?”他说死的时候,语调寡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眼里甚至带着微末自嘲的意思,“就连宫里平日为我准备的三餐饮食也不放过,你说我该当如何?”
 
顾斓笙没料到他会跟她说这些,但看的出来他心情不好,抿了抿唇角,小心答话,“以大人的才智必然不会真的吃那些有毒的食物?”
 
“那我岂不饿死?”他递过来一块糕点,单腿坐在桌子上,手里拎着酒壶偏头看她。
漂亮的太监完结版小说_李宸煜顾斓笙全文阅读
顾斓笙没说话,接过凉糕咬了一小口:“大人何不将实情禀明皇上,当今皇上乃万民期待的明君,定能为大人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你以为他不知道。”
 
“若是皇上指使,伤了大人只会令萧平王寒心,君臣不睦于社稷无益,皇上不会不顾及这些。”
 
最主要的是,新朝初立,孝历帝根基尚且不稳,自然不会在此时翻动一方王候,又不愿见其气焰日渐庞盛,只能挟质子以顾权衡。
 
她说完才惊觉不对,抬眼看时发现他盯她良久,酒水润过的唇角带着玩味的笑意。
 
“你一个小小内官怎懂得这些,莫非你跟在下一样还有另一重身份?”
 
顾斓笙一时失言惊觉不妥,正要跪下请罪,一只手突然伸向她将她拦腰抱过去放在腿上,措手不及的动作令她直接撞进他怀里,心跳骤然加快。
 
“大人!”
 
“慌什么?我又不是皇上,动不动就要治人的罪。”李宸煜另一只手直接抓在她手腕处,伸着脖子吃掉了她指尖的半块糕点。
 
他吃糕点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她,不曾离开半分,“还是说小公公有什么事是瞒着在下的,嗯?”
 
顾斓笙坐在他腿上本能的挣扎了下,指尖突然一湿。
 
他居然舔掉了沾在她指腹上的油花。
 
“是大人领了奴婢来这里,奴婢所言皆是大人想让奴婢说的,奴婢失口坦言,不曾有所隐瞒,大人还是放了奴婢吧。”
 
听她一口一个奴婢,李宸煜听着直皱眉,“我听钟粹宫的人都叫你笙儿,可是哪两个字?”
 
“大人还是容奴婢下去说话。”
 
“我如果不了?”
 
顾斓笙是真急了,不说他们目前的身份实在不便如此,更何况他已有了两位红粉随侍竟还这样欺负她。
 
挣扎换来的是更紧的接触,胸前虽束了抹胸,可若真让他碰到了,身份定当败露,宫里人心诡谲难保他不会借此大做文章,她还不能出事,更不能连累肖府上下。
 
李宸煜的手从她腰上环上去,倒没碰胸口,反而伸向她的脖子。
 
“你一点也不像男人。”低语般嘀咕了一声,抚摸着她的后颈,垂眸看着她的眼睛,“细皮嫩肉,弱不禁风。”
 
冷不防被他一碰,顾斓笙一惊,想动,却被按了个死紧。
 
“大人!”
 
“嗯,我在。”李宸煜眸子里满是幽蓝的光,看着她道:“你别动,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很久了。”
 
顾斓笙莫名觉得紧张,瞪大眼看着他:“什么问题?”
 
“为什么你的衣裳,衣襟总是特别深?将脖子都挡住了。”他边说,边伸手到她领口:“看得人好想扯开。”
 
“……”
 
顾斓笙不敢再动了,顺着他的意思在他手心写了笙儿两字。
 
软腻的指尖轻轻划在他手心,像羽毛挠在他心上,李宸煜还是没忍住,低头压向她的唇,用力堵住。
 
双手更用力地抱紧怀里的纤柔,唇一碰上她的,甜软香嫩的触感马上融化在他嘴边,头脑有些飘飘然,不知是酒醉还是人醉,唇舌的掠取开始变得意乱情迷,连带着两人的衣服也混乱厮磨起来。
 
顾斓笙傻了,水水的眸子忽而睁大,牙关都没一点防备就被人直闯而入,男人的气息混着酒香瞬间将她包裹了起来。
 
长睫细闪,愣愣地看他低头温柔地含咬她的唇瓣,一双漆黑的眸子直直地望进她的眼底。
 
这么紧的接触,令她很快察觉到身下不可忽视的坚硬戳痛,尽管隔了衣服,仍是烫的她浑身一颤。
 
他放开了她的手,她本能地去推他,却无济于事,两人力量差距悬殊,她被压得死死的。
 
身子被他箍的太紧,她只能发出断断续续地唔唔声,摇着头想要躲开他的唇,他却已扳住她的脸颊,那样的柔软清芬,叫他几乎不能自已,而陌生的男子气息让顾斓笙只觉得晕眩,溺水般攀住他的手臂,刚一张口呼吸,他竟然吮住她的舌,凶猛又直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