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夜半来敲门「精彩小说」宫泽翊洛姿大结局阅读

泠棠若 2019-01-0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宫泽翊洛姿的书名叫《萌妻夜半来敲门》,它的作者是泠棠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程峰刚要开口就被阎岩拉住,转头看向阎岩。阎岩对着程峰摇摇头:“不要了程峰,既然莱姐已经说了阿翊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还是不要去打扰阿翊了。”程峰皱着眉头还是没有说话,不甘心的看了看宫泽翊紧闭着的房门,不爽的转身离开。

宫泽翊追了出去一大段路,却发现这路上早就没了欧阳乾的踪影,宫泽翊皱眉一拳打在旁边的墙上,暗骂自己刚才到底在干什么。
 
一曲优雅的钢琴曲响起,宫泽翊回过神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程峰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哎,我说阿翊你是不是应该注意点了,洛姿都开始有点怀疑了。”
 
“我看到阿乾了。”宫泽翊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程峰本来还打算数落宫泽翊的话全数憋了回去,好半天才问道:“在哪里?”
 
宫泽翊深吸一口气之后回答道:“在曼涑大学的后巷,他跟我一起吃了很久的米粉,他走了我才反应过来。可恶,我真该死,居然没有留住他,我还告诉他我就是宫泽翊,你说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讽刺?我真该死!”
 
程峰沉默了一会,然后淡淡的安慰道:“好了,阿翊,那件事情你并没有错,我们也不希望失去阿乾的,既然现在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就应该好好的把他找出来请求他的原谅,而不是在这里自责。”
 
“不会的,不会的!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他肯定恨死我了,如果当初不是我,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他不会原谅我了。不会!”宫泽翊有些失控的靠着墙壁滑下,坐在地上,程峰在电话那端也只能干着急,安慰了几句人就马上出去提车边跟宫泽翊讲着电话边开快车去曼涑大学。
 
黑暗中有个影子一直看着宫泽翊,嘴角有一抹苦涩的笑容:“原来这么多年你们都以为我死了,我还以为是你们……呵呵呵,阿翊,我怎么舍得怪你呢?”
 
……
 
洛姿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史夏宇自从跑了出去人就不见了,有些无奈的皱眉望着他跑掉的方向,阿婆年纪大了,东西一买完就要收摊了,可是史夏宇那家伙也没个影子,这地方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有没有什么危险。
 
“洛姿,走了,你还在那里干嘛?”安湛帮阿婆收拾好了东西回头看着洛姿。洛姿皱着眉头转过头来看着安湛,道:“你们先走吧,我还等等史夏宇,那家伙刚才莫名其妙的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安湛蹙眉,不知道去哪儿了?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洛姿身边,问道:“不知道去哪了是什么意思?他跑出去了没有跟你说吗?或许是去上厕所了呢?”
 
洛姿摇摇头,道:“不可能,要是上厕所的话不可能突然放下东西就跑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而且,他的样子很着急,他去了这么一大半天,电话也打不通,真是的,都不知道他干嘛去了。”
 
轻盈的钢琴前奏响起,洛姿拿出手机,看到程峰的名字愣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洛姿,我是程峰,阿翊他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带他回去一趟,你就不用担心他了,这几天他可能都会在我这,到时候他会自己回去的,好了,就这样了。”程峰没等洛姿给出任何反应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洛姿刚想问史夏宇现在好点了吗就听见电话已经变成忙音。
 
“怎么了?”安湛蹙眉看着洛姿,洛姿摇摇头说道:“找到了,程峰说是他不舒服给带回去了,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找到了也就安心了,走吧,我们帮阿婆收拾东西回去。”
 
安湛跟在洛姿后面,没有说话。
 
宫泽翊坐在程峰的车上,靠着车窗望着外面发呆,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描述他此刻的心情,他真是恨透了自己,明明阿乾就坐在自己旁边那么久他居然都没有发现,居然,居然会分心……真该死!
 
程峰微眯着眼睛看着宫泽翊,心里也莫名的烦躁,听到宫泽翊说在曼涑大学后巷遇到了欧阳乾他心里确实也激动了一下,可是听到宫泽翊落寞自责的声音他也就来不及去想那么多,第一时间就是要照顾好宫泽翊,他当年因为阿乾的事情自责了很久,也因为阿乾的事情造成了心理障碍产生了中度以上的自闭症。
 
不过还好宫泽翊的家境很好,而且这一辈就只有宫泽翊这一个独子,所以家人对这件事情比较重视宫泽翊的病情在一位专家的照顾下康复的也很快,不过,欧阳乾一直是禁忌,别人提了欧阳乾的名字宫泽翊的脸色都不会很好,更何况现在是宫泽翊亲眼看见了欧阳乾并且放了欧阳乾从自己面前跑掉,因为这样他会更加难过,更加自责。
 
“阿翊,你不要想了,既然都在这里见到阿乾了,那我想我们以后都能在曼涑见到阿乾,就算见不到我们也可以慢慢找。”程峰轻声的安慰道。这个时候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宫泽翊,宫泽翊当年生病的时候他并没有在身旁,他也不是精神科的医生,他只能这么安慰宫泽翊。
 
宫泽翊微微抬起眼睛看向外面重重叠叠的大厦跟五彩的霓虹,眼中渐渐有了焦距,脑海里闪过以前跟欧阳乾在一起的场景,心里隐隐作痛。
萌妻夜半来敲门「精彩小说」宫泽翊洛姿大结局阅读
“程峰,你说,阿乾看到我在他面前那么久居然没认出我来,是不是应该会恨死我?”宫泽翊声音轻的几不可闻,程峰听到宫泽翊这个问题忍不住摇了摇头,宫泽翊还是在为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吧?
 
“哎。”程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宫泽翊的肩膀:“阿翊,你就不要自责了,既然阿乾已经想要出来见你了,那么就说明阿乾并不怪你了,你就不要自责了,你这样,会让很多人难做,你刚才那样莫名其妙的跑掉,洛姿也很担心你。”
 
宫泽翊猛的一怔,洛姿吗?她很担心自己吗?宫泽翊脑海里闪过洛姿的脸,微笑的,狡黠的,梨花带雨的…他跟洛姿认识了不到一个星期,这个女子却一点点融入了他的生命。
 
“程峰,你怎么跟洛姿说的?”宫泽翊深呼吸之后看着程峰问道,怎么说他都是跟洛姿一起来这里的,莫名其妙的就走了洛姿会担心也是正常的吧。“你放心,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我跟洛姿说了你跟我在一起就没有多说了,也不知道洛姿怎么想的,她肯定很生气吧。”程峰无奈的说道,他也不确定这么做好不好,不过情势所迫也只能这么做了。
 
程峰打了右转弯灯,将车子驶入宫泽翊在曼涑的别墅,宫泽翊一下车仆人就迎了上来,虽然说这宫泽翊大半夜的回来很不正常但是毕竟人家是少爷也不好说什么。
 
宫泽翊没管身后的人和程峰,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阎岩跟在宫泽翊身后本来有一肚子话想跟宫泽翊说,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转过身看到程峰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立马上前问道:“阿翊这是怎么了?吃枪子了?”程峰无奈的笑笑:“恐怕比吃枪子更严重。”阎岩皱眉:“比吃枪子更严重?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程峰正色道:“他在曼涑大学后巷遇见阿乾还没认出来,看着阿乾从他面前走掉才反应过来,你说是不是比吃枪子更严重?”阎岩愣住,张了张嘴好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不是说阿乾已经死了么?”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程峰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当年警方也是找不到了根据当时的情况才判定死亡的,谁知道阿乾当年到底是死是活,我们宁愿他仍然在世,这样阿翊的心里起码好受一点。”阎岩皱眉看向宫泽翊的房间,他并不觉得阿乾如果活在这世上会对宫泽翊有什么好处,因为他比程峰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欧阳乾对宫泽翊那份感情,如果欧阳乾依旧在世,他不知道会对宫泽翊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宫泽翊一个人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久久的没有反应,就像是死在了浴缸里一样。宫泽翊很累,累到话都不想说一句,他现在已经不知道他对欧阳乾仍然在世的感觉是什么了,如果是刚开始的时候是激动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不知所措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阳乾,每每一想起当初的事情,他就满心的歉疚。
 
宫泽翊围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倒在床上闭着眼睛。
 
……
 
“阿翊,这里的沙滩好干净呐,软软的好舒服啊。”缩小版的欧阳乾穿着沙滩裤赤着脚腼腆的笑着,走在白色的沙滩上。宫泽翊酷酷的把手放在裤袋里,骄傲的说道:“那当然了,这可是我家的私人海滩,当然又干净又舒服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以后会常带你来的。”
 
“真的啊?那我以后一定要来哦。”欧阳乾激动地说道。“啪!”欧阳乾话音刚落就被人从后脑勺扇了一巴掌。“哦,疼死了!程峰你要死啊。”欧阳乾嘟着嘴转头怒斥程峰,程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宫泽翊身边搂住宫泽翊的肩膀:“哎,阿翊你说啊,为什么我跟你一起认识的阿乾他对你这么好这么温顺,对我就这么暴躁呢?哎,你养了一个童养媳啊。”
 
“你才童养媳呢!”欧阳乾红着脸追着程峰打着。欢声笑语留下一片…
 
……
 
“啊!阿翊救我!救我…”宫泽翊红着眼睛被几个保镖拉着,红着眼睛看着一层又一层的海浪打过欧阳乾的脑袋,眼睁睁看着欧阳乾被海浪卷走,消失不见…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阿乾!你们放开我!”宫泽翊狠命的挣扎着,无奈人小挣不脱旁边的保镖。“少爷,实在太危险了,我们已经让人去救欧阳少爷了。”保镖冷冷的说道。
 
…。
 
“阿翊你好狠的心呐…”“阿翊救我!”“阿翊!阿翊!”…。
 
“不要,不要!阿乾,我没有,阿乾!啊~”宫泽翊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满头的冷汗,背脊发凉。为什么,为什么,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梦到这些场景了,为什么现在遇到了阿乾反而又做了这样的梦。
 
“少爷,少爷你还好吧?”莱姐在外面敲门问道。宫泽翊紧紧的皱起眉头,他实在不知道现在要怎么说了,他一点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副样子。“我没事,你们走吧,别在门口守着我了,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宫泽翊淡淡的说道。莱姐在门外紧紧的皱起眉头,宫泽翊这一次的口气确实比以前的情况要好得多,看着站在身旁紧锁眉头的阎岩跟程峰,微笑道:“两位还是回去吧,我们少爷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
 
程峰刚要开口就被阎岩拉住,转头看向阎岩。阎岩对着程峰摇摇头:“不要了程峰,既然莱姐已经说了阿翊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还是不要去打扰阿翊了。”程峰皱着眉头还是没有说话,不甘心的看了看宫泽翊紧闭着的房门,不爽的转身离开。
 
宫泽翊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打开抽屉点燃一支烟静静地看着窗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洛姿的身影,她现在在干什么呢?睡觉吗?宫泽翊脑海里浮现出洛姿安然的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微卷的睫毛,浓淡相宜的眉毛,粉色的嘴唇紧紧抿着,洛姿总是习惯缩成一团睡觉,洛姿的体质偏寒,那样睡觉会让她舒服一点。
 
洛姿洛姿,洛姿的容貌倒是真的当得起这个“姿”字。宫泽翊猛地熄了自己手里的烟,起身到衣橱门前拉开门,找出一套衣服换上,拿起车钥匙直接开门走向车库。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