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有所爱:BOSS大人请放手周嫣程雅婷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xingche02 2018-12-08 阅读


主角:周嫣,程雅婷。讲述了:在生产当天,结婚三年的枕边人逼死了她的父亲,在她九死一生产下孩子后,又将她送进了监狱。
 
精彩试读
 
周嫣却从门卫的话中听到了真相,两年前迅速崛起?不过就是设计周家出事,随后将周家的财产转移到自己的名下了而已!
 
他踩着周家人的尸骨上,外人却将他当作成功人士,果然厚颜无耻。
 
周嫣看着眼前大厦,手指狠狠掐紧,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告诉自己,岑轩欠她的,她一定会全部讨回来!
 
身后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周嫣转过身。
 
“小陈,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挡在我公司门口?是不是来应聘缝纫工的?”
 
浓郁的香水味先人一步来到面前,映入眼帘的是十公分的细跟鞋,最新款的鞋,最新款的包,却还是没能让这个女人显得高贵一点。
 
“程小姐,不好意思,这个女人应该是找错地方了,我正在跟她解释呢!”他低下头一脸恭敬的跟这个女人解释。
 
被称为程小姐的女人一直端着高傲的姿态,她轻抬嘴角微微浅笑。
 
“既然是不相干的人,就赶紧打发她走吧!下午三点钟岑总还要来这开会。”程雅婷鄙夷浅笑着看了周嫣一眼,一扭一扭的朝里面走去。
 
周嫣咬了咬牙根,让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跟在她身后朝着大厦走去。
 
“小姐,我说过了这里是程小姐的公司,你不能进去。”门卫见周嫣执意往里走,急忙跑过来拦住她,加上刚才程雅婷的态度使得他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公司地址是我自己选的,就连里面的服装设计图纸都是我亲手画的,这家公司完全属于我,就算周家倒台了,它也不可能属于别人!”
 
周嫣有些着急,朝着程雅婷的背影喊着。
 
那门卫并不在意周嫣在说什么,只是用力的将她往出推着。
 
不一会门卫接到一个电话,随后便停下推她的动作,楞了一会说,“好的,岑总我知道了!我这就让她进去。”
 
看见出现在公司大楼中的周嫣,程雅婷脸色剧变,“你眼睛瞎了,为什么要让她进来啊?这公司是岑总送给我的订婚礼物!怎么随随便便让不相干的人闯进来?”
 
程雅婷冲门卫趾高气昂地指责,门卫一脸尴尬,连连鞠躬,“程小姐您别生气,这是岑总的意思!”
程雅婷指责的手悬在半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怎么会是他的意思?看了看眼前的周嫣,狠狠地白了她一眼。
 
周嫣慢慢走进去,程雅婷急急忙忙的跟在她的身后,却被周嫣用力关在了办公室的门外。
 
周嫣没有理会她,径直往自己曾经的设计室走去。
 
门被紧闭着,门锁上也落了点灰,多少感到些清冷,推开门,里面的画稿图纸一切依旧,但是却又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程雅婷已经从刚才的失落中满血复活,急忙走到周嫣的门口,看着周嫣摇摇晃晃的身影,已经差不多猜出了她的身份。
 
程雅婷决定挽回颜面,她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开启扬声器,“刘阿姨今天接孩子放学了吗?舟舟调皮,让你费心了。”
 
程雅婷温柔的说着,每一个字都故意是在说给房间里的周嫣听。
 
“舟舟就像是我的亲生孩子,又是轩哥的宝贝,我当然要关心他了。”
 
周嫣被她的话猛然惊醒了,她盯着程雅婷,死死的瞪着她,眼神里满是恨意,“舟舟?岑轩的孩子?不,他是我的孩子!”
 
她的语气阴郁极了,却被全部的怒意占领。
 
“你的孩子?凭什么说他是你的孩子!我马上就要和轩哥结婚了,舟舟当然只要我这个妈妈!”程雅婷一个躲闪就躲开了周嫣的抢夺,拿着手机炫耀似的冲着周嫣比划着。
 
“孩子是我生的,你有什么权利让他叫你妈妈?”
 
“我没有权利,那你又有什么权利,你一个进过监狱的女人,孩子会愿意叫你妈妈吗?而且轩哥从来没有跟外界提起过你,可我却是孩子一直公认的母亲啊!”
 
只闻一声巨响,周嫣狠狠踢在她的肚子上。
 
“周嫣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程家大小姐!我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你滚出千城!”程雅婷痛得蹲下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嫣。
 
周嫣却一脸不屑的看着她,唇角轻轻上扬,狠狠揪住程雅婷酒红色的长发,接着又甩了她几个耳光。
 
程雅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用手捂住自己被打的地方,面容狰狞的叫喊着疼痛。
 
程雅婷被周嫣的力道和她此刻看着自己的眼神所吓到,用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她脱掉高跟鞋,慢慢起身,也换上冰冷尖锐的眼神盯着周嫣看。
 
“我程雅婷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打过呢,你这个贱人竟然如此对我,那我就要让你看看我程雅婷也不说吃素的。”
 
“小陈快点带人上来!”
岑有所爱:BOSS大人请放手周嫣程雅婷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她的声音尖锐,似乎要穿破整个公司,周嫣一时间有些恍惚,此刻她的眼神就如两年前自己在医院走廊看到的那个男人的眼神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不一会,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急忙跑了过来。
 
程雅婷捂着自己红肿的面颊,用那犀利的眼神盯着周嫣,恶狠狠的说,“把这个女人拉到走廊上去,给我往死里打。”
 
保安一齐走上前来,都没有给周嫣反应的机会,便将她拽着拖去向了电梯走廊。
 
周嫣纵使在监狱历练了两年,对付一个程雅婷是绰绰有余,但是对着两个如此精壮的男人还是逊色了些。
 
她抱着自己的头,任由那几个人对自己拳打脚踢,却毫不在意,因为这样的事情自己早就已经遭受了数不清的遍数,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唇角渗透着血痂,周嫣死死的抱着头对身上各处出来的疼痛并不在意。透过双手的缝隙看到程雅婷站在不远处得意的笑着。
 
“打,狠狠的打,往死了打。”程雅婷激动的说着。
 
两个保安本已经打算要住手了,看着周嫣已经被打的差不多了,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
 
“怎么停下来了,我说的话你们也听不进去了吗?我可是程氏集团唯一继承人,也是未来的岑夫人!就算她死在这,也没人敢把我怎么样!”
 
周嫣放下双臂看着面面相觑的保安,和洋洋得意的程雅婷,想到的曾经的种种不禁冷笑出声,但那细微的声音却被程雅婷听见了。
 
“真的以为岑轩会娶你啊?真的以为他爱你吗?他看中的不过是你的身份,等将程家利用尽了,你也只是被他踹开的破鞋!”
 
程雅婷听到周嫣的话更是生气了,扔下手里的东西就朝周嫣冲过来,“让开,我要亲手打死这个贱人!”
 
她用自己的脚一下下的踩在周嫣的肚子上腿上,身体的各个地方,周嫣已经清晰感觉到冷汗从自己额头间滴落。
 
周嫣忽然抿着唇冷笑一声,好像将自己两年来的怨念都倾注在这个女人身上,她走过炼狱却在将要翻身报仇的时候被这个女人打死,那么就让她来陪葬吧。
 
周嫣忽然下定决心,放开抱紧脑袋的双手看着程雅婷背后的落地窗,想要扑向她,和她一起同归于尽!
 
“你们在做什么?都给我住手!”
 
紧紧一秒之差就要抓住程雅婷的腿,周嫣却被这个凉薄入骨,又无比熟悉的声音打断,周嫣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大脑失去了反应晕了过去。
 
这么多年不变的梦魇不停重复,周嫣感觉自己冷极了,眼皮也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浑身的寒毛都倒竖着。
 
周嫣使劲挣扎才满身是汗地从梦境中醒来,窗外的天灰蒙蒙的,感觉很不舒服。
 
白色的墙壁天花板,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味道,一切像是回到了两年前,她生下孩子的那一天。
 
是岑轩将她送来的?他难道还会在乎她的死活?还是她在监狱中痛不欲生的两年,只是一场噩梦?
 
“白日梦做的还好吗?”
 
寒冷刺骨的声音打破了她最后一点幻想,她低下头掩了掩迷蒙的泪,再次抬头盯着那个男人。
 
而他看着她的眼神里,却有着与他长相不符的光芒,冷冽无情。
 
“梦很美好,但是看到你的一刻就已经醒了。”周嫣的话语虽然不及岑轩无情的万分之一,但是那之中的无视和不在意却显而易见。
 
“看到我?”岑轩玩味的看着周嫣,慢慢的走到床边,低下头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完全可以不看我的,不是吗?当初所有的事,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倒贴!”
 
倒贴他?周嫣不禁感叹,原来对自己来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居然对他来说一文不值,他居然是如此看她的。
 
“我倒贴你?当初你求着要娶我,和我生下舟舟,也是我倒贴你吗?”
 
“你还真不要脸,难道不是你非要求我娶你吗?你还让你爸给我买房子,给我公司,难道不是因为你贱吗?”
 
“岑轩,你——”
 
周嫣抬头看着他,甚至自己的看不清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了,她狠狠的攥着手心,疼痛感和血腥的黏腻感顺时传来。
 
男人的话一字一句对周嫣都是尖刀,刀刀见命。往日的恩爱与仇恨都浮上心头,周嫣咬着牙根狠狠的笑出声来。
 
“岑轩,我告诉你。我周嫣就是再下贱,沦为乞丐。也绝不会再和你这种人渣扯上关系,让你再碰我一下!”
 
岑轩此刻却被周嫣的话刺激到了,他的眼神里似有一团暗火在燃烧。
 
他突然低下头靠近周嫣的眼睛,眼角上挑,满是笑意的脸上却全是狠辣之意,“看来女子监狱在某一方面没法满足你的需求啊,那好心的我来帮你吧。”
 
岑轩玩味的看着她,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韩泽,去找几条蛇过来,要毒性深的蟒蛇。”
 
说到韩泽的时候,岑轩忽然停顿了一秒回头看了周嫣一眼,确认周嫣表情无波动后才继续说。
 
周嫣知道岑轩不过就是想折磨自己,侮辱自己,让自己的自尊和尊严都被践踏在他的脚下而已。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