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带龟来种田安若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艾若若 2018-12-08 阅读


《娘子带龟来种田》小说简介完结小说是艾若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安若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别人好命,穿越是穿天穿地穿皇宫,她倒好,穿到猪笼里!浸完猪笼,淹个半死,强忍十级的分娩之痛,恭喜,她顺利地产下了一只龟!

    一旁的龟夏见了,也不由得伤心落泪。虽然和范通只是因为机缘巧合而相处在一起,但他们三个已经暗生感情,宛如一家人。
 
    见到丑姑哭得伤心,龟夏明白,范通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姐姐的心里。
 
    不知不觉天色已亮。
 
    范家两人一龟,一夜未眠。
 
    范通并没有死,活了过来。
 
    二婶听到风声,一阵风地跑过来。
 
    “天杀的杜大夫,想害死我们通儿啊!我改天去把那臭老头狠狠骂一顿。”
 
    二婶一进门,就扯开喉咙大骂起来。
 
    “二婶——”丑姑难过地低下头。
 
    二婶叹了一口气,“唉,丑姑,二婶明白你的心情。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啊。通儿的病,若能治好,他娘早在他小时候就治好了。当年,他娘方圆几百里的大夫都看遍了,都不行。更何况病了那么久,要想治好,就更加难了。”
 
    “二婶,我知错了。”
 
    丑姑后悔莫及。若真的把范通给害死了,她一辈子也不得安心啊。
 
    “我带了一点米给你,你熬点稀粥给通儿吃吧。你二叔家也是贫穷,没有办法给你们太多的资助。以后,要想过上好日子,就得靠你了,丑姑。”
 
    听完二婶的这番话,丑姑惭愧极了。她知道二叔家生活也不好过,还要经常来资助他们,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二婶,菜苗长出来了,谷苗也长了,以后解决温饱不成问题。”
 
    “这样就好。”
 
    二婶走后,丑姑赶紧熬了一点粥给范通吃。
 
    龟夏也叹着气。
 
    “丑姑,我感觉我的身体也很虚,天天啃草,腻死了。”
 
    “那你想吃什么?”丑姑问。
 
    “我想吃肉,小鱼小虾也行。”说起肉鱼虾,龟夏忍不住直吞口水。
 
    “那你可以去河边找啊。你是龟,游到河里,大把的小鱼小虾!”丑姑说。
 
    “可是,我怕水。到水里,我感觉到害怕,我不敢。”龟夏心虚了。
 
    “噗——”
 
    丑姑刚喝下粥水,忍不住喷了出来。
 
    “龟夏,你开什么玩笑?龟会怕水?你是陆龟啊?”
 
    “丑姑,我虽是龟体,可潜意识里,是安初夏啊。车祸我掉水里,一定是活活的淹死的,死前一定是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所以,现在潜意识里很怕水,一进水里,我的大脑就会一片空白,一片恐慌……”
 
    “行了!别说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了!你不敢下水,那只能啃青草了。”
 
    丑姑现在没心思跟龟夏讨论肉鱼虾的事情,她现在只担心范通的身体怎么样了。
 
    “相公,怎么样了,好一点了吗?”
 
    范通喝了一点粥,脸色好看了一些,感觉有了一点力气。
 
    “娘子,我好多了。”
 
    “肚子,还有不舒服吗?”丑姑小心翼翼地问。
 
    范通摸了摸肚子,摇了摇头。
 
    “娘子,不用担心,我没事了。”
 
    丑姑这才放心下来。
 
    二婶给了一点米,省点吃,可以吃上几天。丑姑心里着急啊。地里的庄稼还没长成熟,也就是说,他们还要饿肚子。
 
    什么发家致富啊?
 
    温饱都成了问题!
 
    丑姑沮丧极了。
 
    范通最近吃得比较多,二婶给的米三天就吃完了。丑姑摸了摸空空的米缸,心里升起一股悲凉。
 
    家里又断粮了。
 
    她赶紧跑到地里看看,菜苗还嫩着,谷苗也才刚长出不久,离丰收的日子还远得很。
 
    饿了半天,丑姑的肚子咕咕叫不停。她在山坡摘了一些野果子,吃了几个充饥,又拿了几个回去准备给范通吃。
 
    她回到村口,见到了一个不想见的人,村中之霸村长。
 
    丑姑无视村长,直接跑了过去。
 
    “唉,丑姑——跑什么啊?”村长叫着追上去。
 
    丑姑心里长升起一股厌恶,这个村长,不仅野蛮贪婪,还好色,连丑姑这种丑女他也想占便宜。上次调戏不成被他的恶婆娘撞见了,无办法只好拿丑姑开恨,污蔑丑姑勾引他。这样就害得有了身孕的丑姑被浸猪笼。
 
    可怜的丑姑冤死河中,而身子被21世纪的安若秋魂穿了。
 
    丑姑见村长不依不挠地跟上来,不禁加快脚步,她现在不想跟这种人有纠缠,因为她知道,最终吃亏还是她。
娘子带龟来种田安若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丑姑飞速地往家里跑,村长也发了狠地追。
 
    跑到家里,丑姑气喘吁吁。回头一望,村长已经追到门口了。他人长得像猪一样胖,跑得自然慢,而且跑了这么长的路,他早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丑姑——我来了——”
 
    他大摇大摆地闯进屋子。
 
    “村——村长?”范通惊呆了。
 
    村长见到范通,脸不改色,直接对他无视。
 
    “丑姑——让我摸一摸,我给你一文钱!”
 
    村长见到丑姑的苗条身材,早就流了口水。虽然丑姑的脸上红斑有点吓人,但是,身材还是一等一的好看。这就让村长垂涎欲滴了。
 
    他掏出钱袋,摇了摇,里面发出“啷啷”的声音,是铜钱的响声。
 
    丑姑没想到村长竟然这么大胆妄为,敢在范通面前调-戏她。她气得满脸通红。
 
    范通也是口瞪目呆。
 
    丑姑见到范通这般样子,火气一下子窜上头顶。
 
    这个窝囊废!
 
    人家都上门来调戏他的娘子了,他居然不生气!
 
    丑姑又哀又气,赌气般笑着望着村长。
 
    “村长,说好的哦。一文钱摸一摸!”
 
    村长嘿嘿直笑,“那当然!”
 
    “那好,把钱交出来,我就让你摸!”
 
    丑姑伸出手来。
 
    村长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那么顺利,一文钱摸一把娇-躯,也值了。他吞了一下口水,赶紧掏出一文钱,放在丑姑手里。
 
    丑姑笑了笑,开始解开衣襟。
 
    一旁的范通见到,立马惊慌失色。
 
    “娘子,不可!万万不可!”
 
    丑姑不理他,笑着对村长说:“来吧,村长。”
 
    丑姑的声音娇娇滴滴,惹得村长心猿意马。他心痒得很,恨不得将丑姑按在床上揉捏一番。
 
    他嘿嘿浪笑,伸出了肥猪手。
 
    眼见他的咸猪手伸进了她的衣襟,丑姑轻叫一声:“龟夏,咬!”
 
    故伎重施,龟夏狠狠地咬了一口村长的手指。
 
    “啊——”
 
    村长惊恐地把手缩回来。他看了看手指,已经破了,还流着血。
 
    “你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丑姑嘻嘻一笑,“哦,我在山上拣了一条小蛇,我把它放进衣服里。”
 
    “啊——蛇!”村长瞪大眼睛惊叫起来。
 
    “是啊!呀!村长,你的手指被蛇咬到了!”丑姑假装惊呼起来。
 
    “不知道这蛇有没有毒呢?”她担忧地皱起眉头。
 
    村长吓得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有——有毒?”
 
    “呵呵,应该没毒的。村长,你赶紧回家给伤口涂点药吧。如果真的有毒,手指就会废掉的哦。”
 
    村长“啊——”的大声一起,吓得屁滚尿流,连爬带滚地跑回家。
 
    丑姑拿起手中的一文钱,笑了笑,今天有惊无险,还赚了一文钱!看来,21世纪的智慧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娘子,你没事吧?”
 
    范通见村长走了,松了一口气。
 
    丑姑心里生着闷气,并不想理睬他,闷头躺在床上。
 
    范通一愣,有点想不明白。
 
    “娘子——”
 
    “滚——”
 
    丑姑怒目相向。
 
    范通怔住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丑姑一跃而已,噔噔跑出屋外去透透气。
 
    “龟夏,你说,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丑姑生气地踢着地下的草。
 
    龟夏伸出头来,见到丑姑生气的样子,觉得有点搞笑。
 
    “你生什么气啊?”
 
    “龟夏,你说那个饭桶,见我被村长欺负,他居然不帮忙,一块木头坐在那里,气死人了!你说,这种男人还有什么用?干脆死掉算了!废物!”
 
    丑姑生气起来,什么过分的话也冲口而出。
 
    龟夏听完,吓了一跳。
 
    “丑姑,别说那么大声,让他听到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他就是废物!”
 
    丑姑反而把话说得更加大声了。
 
    说完,她又后悔了。
 
    她赶紧望向屋内,万一范通听到了,想不开又跳河自尽呢?
 
    龟夏知道丑姑心里烦,也明白她的心情,赶紧想办法开导。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