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又在闹离婚秦念精彩小说阅读

安心不乱 2018-12-08 阅读


《老公又在闹离婚》小说简介完结小说是安心不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秦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念自诩是个隐忍乐观心胸豁达的女汉子。想当初,在公司被同事出卖,在家里又爹不疼娘不爱,最后被医生告知只有半年可活的时候,她也能冷静下来想怎么度过这最后的时光。但……最近家里那个江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天两头嚷嚷着要离婚,气得她捶胸顿足吐血三升。秦念:老公,我每日三省吾身:靓否?温柔否?还是你在外面有了狗?江铭:……有了你这只泰迪,养不起其他的狗了。

“吃饭的时间地点我来定,你等我电话就好。”江铭并未回答她的话,自顾自地说完,便啪嗒一声挂断了。
 
“......”秦念有些回不过神来,偏头想了许久,都没发现自己有什么把个人信息透露给他的时候。
 
不过,反正是一顿饭而已,欠的还是还清比较好。
 
想着,她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不太想回家,便找了个电影院,一连买了几张电影票,窝在空荡荡的放映厅里吃爆米花混时间。
 
仔细地规划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发现想做的事情还挺多,就先找了个理发店做头发,等着江铭的电话。
 
......
 
夜幕四合。
 
江铭推了助手的邀约,独自驱车去了城南。
 
偌大的别墅公馆坐落在江边,此刻灯火通明的,显得气派辉煌。
 
铁门自动打开,他开车进去,发现门口的院子里停了一辆眼熟的车,勾了勾唇角,他将车潇洒地停好,便不疾不徐地进了门。
 
“夫人,少爷回来了。”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几个佣人在偌大的餐桌后站成一排,桌子旁端坐着一位穿着华丽的妇人,面前摆着山珍佳肴。
 
菜品的丰富和她孤零零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儿子,过来坐。”
 
林清婉脸上带笑,冲他招了招手。
 
他解开西装纽扣,潇洒的在她对面落座。
 
“有事可以电话里说。”他淡淡的说道。
 
“怎么,我只是想看看我儿子最近怎么样,是胖了还是瘦了。”林清婉并不在乎他冷淡的态度,依旧笑盈盈地说道。
 
江铭垂眸一笑,心不在焉地切着厨子刚端上来的牛排,“自从我独立出去,一直过得不错。”
 
“恩,那就好。”林清婉点点头,“医院什么时候休假?”
 
“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好安排档期。”
 
“抽时间去看看宁儿吧!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国外,过得怎么样。最近也没打个电话,我听说她食欲不太好,好像是感冒了。”林清婉也不再兜兜绕绕,开门见山道。
 
江铭拿着刀叉的手一滞,随即扯了扯嘴角,似是嗤笑。
 
“也许宁儿是想你了。”
 
“你也知道,现在你爸他经常不回家,我可不能放松。你抽时间去看看,然后给我汇报一声就行。”
 
“是你的老公,并不是我父亲。”江铭扔下刀叉,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明天还有一台手术,后天我出发。还有,我不爱吃这里的饭菜,下次约外面吧。”
 
语毕,他站起身,看都没看她的脸色,转身欲走。
 
“恩?大哥这就要走啦?饭菜不合胃口?”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让他的脚步一顿。
 
他慢悠悠地回眸,正对上一双好整以暇的眸子。
 
“习惯了粗茶淡饭,吃不惯这儿的山珍海味。”他淡淡地回答着,惹得对面的男人很是不悦。
 
“陈叔,厨子怎么回事?连我大哥都不好好招待?可以让他拿钱走人了!”
 
陈叔迎了上来,尴尬地看了江铭一眼,点头如捣蒜。
 
“算了,反正我也不常来吃。走了。”江铭眸光沉了沉,随即勾起一抹无懈可击的浅笑,抬手拍了拍陈叔的肩膀,深深地看了一旁脸色不太好的林清婉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男人觉得有些无趣,不屑地瞟了一眼餐桌,嘴角漾起阴鹜的笑意,又踱步回了楼上。
 
回了市里,他心里有些烦乱,本想喝酒去,想着明天一早还有一台心脏搭桥手术,便收起心神,准备回家。
 
在地下车库,一辆红色跑车突然冲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从车上下来一个纤细的身影,正直直地朝他走了过来。
 
他兴致央央地挑眉,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阿铭,你昨晚当真一夜未回!”女人脸色煞白,胸口剧烈起伏着,看起来似是很生气。
 
“啊~~”江铭淡淡地点点头,“跟女朋友睡觉去了。怎么,有事?”
 
女人绷着脸,美目紧蹙,“我不信,你说过你有洁癖,你连我都不愿意碰!”
 
江铭挑眉,嗤笑一声,“我有洁癖,才不愿意碰你......这意思,你还不明白么?”
 
女人愤懑地眨了眨眼,眼泪瞬间在眼眶中打转。
 
“你,你意思是,我脏?!当初我全心全意地对你,你都忘了吗?”
 
“当然没忘。”
 
他答着,收起笑意,眸子瞬间冷了下去。
 
“我还记得,当初的我视你若珍宝,而你……却弃我如敝屣!!”
 
“不,不是这样的,阿铭,你听我解释......”女人被他的话震得说不上话来,着急地抓着他的胳膊,泫然欲泣。
 
“夏雪,一别两宽,别来找我了。我弟弟要是不高兴的话,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江铭笑了笑,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一用力,甩开了她的手。
 
夏雪还欲多说,身后传来了刺耳的鸣笛声,两人的车子横在路中央,挡住了别人的去路。
 
她咬了咬牙,一双眸子含着泪,委屈地瞪了江铭一眼。
 
“阿铭,你会后悔的!”
 
语毕,她上了车,一脚油门,便飞快地离开了。
 
江铭上车,停好了车子,便回了家。疲惫地瘫到沙发上闭目养神。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是短信,秦念发来的。
 
“还要请吃饭吗?宵夜?”
 
他抚了抚额,居然把这回事忘了。
 
本来想着利用一下这个女人,结果好像是自己想太多了,回家根本就没用上。
 
看了看时间,已是晚上九点了。
 
本来八点之后就不再进食的他,飞快地给她回了个拒绝的短信。
 
随即想了想,又动了动手指,回复了第二条。
 
秦念还坐在人民公园里看不知疲惫的阿姨们跳广场舞,深秋的夜晚有些冷,想都不用想,罗娟丽肯定已经把她反锁在门外了。
 
收到了江铭的两条回复。
 
第一条只有寥寥几个字:不用了。
老公又在闹离婚秦念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条有些长。
 
“作为医生提醒一句,超过八点不要进食,增加胃负担。胃疼可口服吗丁啉片,平时多喝牛奶,实在不行,建议就医。”
 
握着手机,她有些愣怔。
 
她在这暗淡的人世,除了好友李雨,居然在一个医生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关心。
 
要不是自己只有半年活头,也深知除了这露水情缘一夜温存外,自己根本没有能匹配上别人的条件的话,她当真想死乞白赖地倒追一把。
 
只可惜,她的时间很紧迫,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浪费在这些无用功上了。
 
“秦念啊秦念,这是老天爷给你的奖赏,别多想,别停留!”
 
她仰头看了看天上的星,自顾自地喃喃。
 
最后她找了个酒店住下,第二天中午回家收拾了行李和出国要用的护照和签证。罗娟丽出去打麻将了,秦哲正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听说你不愿意给我买手机,把工作都辞了?”秦哲说着,眸光并没有离开电视。
 
秦念叹了口气,并不想答话。
 
“不就是万把块钱么,搞得好像谁稀罕一样。”秦哲翻了个白眼,冷嘲热讽道。
 
她闻言,垂眸笑了笑,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子上。
 
“姐这几天要去外地,妈打牌没时间做饭的话,你就自己出去吃。”
 
秦哲瞟了一眼,发现才几百块,不满地撇撇嘴,又坐了回去。
 
“不愿意给就算了,几百块钱打发狗呢!好名声都让你给占了,拿走拿走,我不要!”
 
秦念再怎么委屈,也不会跟一个孩子置气。于是没再说话,拎着箱子就出了门。
 
回了昨晚住的酒店,将行李放好,她去了就近的旅游公司,要了一份泰国旅游攻略,仔仔细细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做着笔记。
 
想去的地方一一标注了出来,还买了一本泰语翻译书,以防万一,还下载了语言翻译软件。
 
今夜她难得地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精神抖擞地出发去了机场。
 
江城的早上有些堵,她打了个出租车去坐机场大巴,结果在路上堵了大半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去的时候,上一趟大巴已经开走了,她只好又等着下一趟。
 
火急火燎地赶到机场托运和取票之后,一路火花带闪电,她才终于赶在起飞前登了机。
 
刚落座没多久,一位外国友人说她想跟自己的孩子坐在一起,她愣了愣,只好起身跟别人换了个座。
 
谁知,这一换,又活生生地插坐在一对情侣的中间,在别人的请求下,她又换到了旁边。
 
本以为没什么事了,一位肤白貌美的空姐又微笑着走了过来。
 
“您一路辛苦了,现在有个免费升舱的机会,头等舱还有余座,请问您愿意吗?”
 
秦念一脸懵逼地指了指自己,“我?升舱?”
 
空姐微笑着点点头,“看您是个热心的人,跟我来吧!”
 
她就这样,连换了几次座位,还稀里糊涂地感动了空姐,直接换到了宽敞舒适的头等舱。
 
许久之后回想起来,也许从登机开始,就注定了此次泰国之旅的不平凡。
 
……
 
落座之后,她坐在宽敞舒适的真皮沙发椅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朵具有热带风情的小花,她心情大好,舒坦地掏出了自己的攻略本本,专心致志地看了起来。
 
旁边紧挨着的还有一个座位,飞机临起飞前,一个身形颀长的乘客才姗姗来迟,潇洒地落座。
 
因为飞机在曼谷落地,她提前预定好了附近的酒店,闲来无事便翻看着曼谷周边的美味小吃。
 
空姐来了一趟,看她穿着裙子,便热心地给了她一条毛毯。
 
“谢谢。”她低声道。
 
感觉到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且眼角的余光瞄到旁边的人似乎一直在扭头看她,她忍不住狐疑地回头,正对上了一张俊脸。
 
愣怔了三秒,她惊讶地捂住了嘴。
 
“你、你怎么在这?!”
 
江铭瞥了她一眼,垂眸翻看手中的杂志。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他淡淡地答道。
 
秦念愣怔了好一会儿,一股子惊喜和开心涌了上来,她心里有点小高兴。
 
“江医生,你去泰国,旅游吗?”收起本子,她好奇地问道。
 
“去见一个人。”
 
江铭的目光并未从杂志上离开,但也显得颇为耐心和好脾气。
 
“你有朋友在泰国啊?那你知道泰国有个小岛叫兰塔岛吗?我想去,可是听说太远了。”
 
秦念来了精神,眸光亮晶晶地盯着他看。
 
江铭无声地蹙了蹙眉,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兰塔岛风景不错,但不适合旅游。”
 
一句话差点浇灭了她的热情,见她小脸垮了下来,他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没什么娱乐项目,只适合看海发呆,倒挺适合你。”
 
他淡然地补充道。
 
“真的?我确实想发发呆思考人生,听说那里僻静,但是好像实在太远了,你能告诉我怎么去吗?”秦念说着,掏出小本本,准备将他的话认真地记下来。
 
“......想去的话,可以跟着我。”江铭瞟了她一眼,难怪昨晚眼皮一直跳,害的他半夜都没睡着,原来今天是这种事情在等着他!
 
“啊?你,你也要去兰塔岛?!”秦念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差点惊呼出声。
 
江铭没答话,只是扔下杂志,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闭目养神。
 
实际上他在心里问了自己无数次,为什么,为什么不前天晚上订到甲米的机票离兰塔岛稍微近点,等到第二天居然买不到票了!
 
买不到票就算了,怎么偏偏选择先飞曼谷!!
 
看到她的脸,他就想起那十块钱辛苦费,就有些心情不美。
 
“江医生,我觉得吧,你当真是老天爷赏给我的宝贝,除了这个,我已经想不到为什么会这么巧了!”秦念炯炯有神地盯着他,看起来兴奋极了,整个人手舞足蹈地,脸上带着盈盈笑意。
 
“那我真是太不幸了。”江铭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扭过头准备睡觉。
 
秦念闻言表情一滞,随即眼尖地发现他好像很疲惫,“......你要睡了?那我不说话了。”
 
她说着,乖巧地闭了嘴,开心地收起本子,心里感慨着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还慌慌张张地觉得一脸茫然,现在突然多出个免费的帅哥导游,简直不要太开心!
 
“啊,对了,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她看了看时间,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
 
江铭眉头微蹙,没有答话。
 
“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吃吗?不吃的话我就让空姐别叫你了。”她轻声道。
 
“恩。”
 
“恩是吃还是不吃啊?!”
 
“......”
 
江铭还是闭上眼睛小憩了一会儿,她也很给面子地不再问问题,美滋滋地想着待会儿落地之后的美景,开心得快要飞起。
 
不一会儿,飞机上开始提供午餐,她瞟了江铭一眼,发现他双眸紧闭,看起来睡得正香。
 
“他说他不吃,你一会儿别问他了。”她冲空姐笑了笑,小声道。
 
空姐了然地点点头,“午餐提供帝王蟹和花蛤汤,还有牛排和三文鱼,请问您想吃哪一种呢?”
 
秦念闻言咽了咽口水,“帝王蟹诶,那就螃蟹和花蛤汤!”
 
“不行。”
 
一道男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秦念偏头,发现江铭没睁眼。
 
“......你在说梦话?”她一脸懵逼地问道。
 
“蟹性寒,伤胃。”江铭微微抬眸,扫了她一眼,“汤和三文鱼可以吃。”
 
一脸懵地和空姐交换了一下眼神,她悻悻地垂眸,“那,那就不吃螃蟹了。就照他说的弄吧!”
 
空姐微微一笑,温柔地点点头,“喝的有红酒,特制果汁,还有冰咖啡,请问需要什么?”
 
“果汁有哪些啊?”秦念问道。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