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南北宋清然最新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水折耳 2018-12-08 阅读


主角:南北,宋清然。讲述了:南北可以是宋清然的妹妹,可以是他的私人医生,可以是他的情人。甚至,可以是他婚礼上的伴娘。却绝不会是他的新娘。只是,她不明白,分明是他背叛了她,他却还不肯放手:“北北,你不是小三,你是我的金丝雀,我一个人的金丝雀。”宋清然曾以为,他最不会失去的就是南北的爱,可是,他却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连这份爱都是假的。
 
精彩试读
 
南北呼吸一滞,冷笑:“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只能胡思乱想。”
 
宋清然眸光冷然又复杂地盯了南北半晌,最终,情绪归于平静,还是说:“你不用知道这些。”
 
那一瞬间,他没有看到,南北眼睛里陨落的星光。
 
*
 
宋清然没有离开公寓,他也不让南北离开。
 
南北去浴室洗澡,才发现浴缸里的水已经漫了上来,水温还是热的,她慢慢地躺进了浴缸里,憋住了气,沉了进去。
 
水流涌进了耳朵里。
 
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她的眼泪滚出眼眶的瞬间,就融进了水流里,她好累,好辛苦,这份爱情,让她一点都不快乐。
 
最可悲的是,摆在她面前阻拦她离开的,不仅仅是情感,是不舍,更是现实的难堪,她离开不了宋家。
 
*
 
南北洗完澡出去,发现宋清然已经躺在了床上睡觉,她没说话,也安安静静地躺在了另一侧,只是距离他很远很远。
 
她才躺下,就有一双大手箍住了她纤细的腰,一用力,将她搂入了自己的怀抱中。
 
男人的下巴轻轻地搁在了她的肩膀处,有些痒。
 
卧室的灯已经暗了下去,在黑暗中,五感都变得格外敏锐,她仿佛听到了宋清然的心跳声。
 
这时候的宋清然已经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平常的沉稳,他的声音在夜里有些沙哑:“北北。”
 
他这样叫她的时候,会让她产生一种她被他放在了心上的错觉。
 
“你是想知道我的身世吧?其实,一切都还只是猜测,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现在也不能清楚……宋清寒的话不能信,我不想让你知道,只是不想让你参与,太危险了。”
 
南北没有说话,轻轻地咽了下嗓子。
 
“宋家很乱,但我要拿下宋家,这五年很关键,我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越少人知道,越是安全。”
 
这些话,南北都懂。
 
宋清然的怀抱越来越紧,“所有的知情者,最好都远离伦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所以,你要送走苏湘么?”
 
“嗯。”
 
南北思绪很乱,她也不想钻牛角尖的,但她还是忍不住想,为什么苏湘能知道,她却不能知道。他明明知道自己身边很乱,他能想到送苏湘走,却又为什么要把她留下……
 
卧室安静了许久,良久之后,宋清然的声音再次响起:“北北,我需要你帮我送走苏湘。”
 
那一瞬间,南北的心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宋清然让南北帮忙的事情很简单,他要送走苏湘,但又不能明摆着是他为了苏湘的安全或者掩人耳目而送出去的,所以,他需要南北帮着演戏。
 
宋清然冷静地说:“北北,我跟苏湘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很少这样坦白,跟他的性格有关。
 
外界有时评价他“睿智冷静”,有时评价他“独裁专断”,有时又称他“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在南北看来,这些词都是他,但他又不止于此。
 
每当她自认为很了解他的时候,她就会发现,她根本没懂过他。
 
宋清然搂南北在胸前,静静地述说:“苏湘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习惯于向前看,已经过去的,就是过去式,永不回头。”
 
南北安静地听着,忽然问:“你会一直这样吗?分开了,永远不会再回头?”
 
宋清然没有立马回答,沉默了半晌,低沉的嗓音徐徐响起:“嗯。”
 
南北闻言,心里闪过一丝轻松,又积下沉重的、莫名的烦躁。
 
她想问他,送走苏湘是要保护苏湘,还是担心苏湘的存在会妨碍到他的大业,但她不敢问,就怕他的回答是她不想听的,所以,再让她做一次鸵鸟吧。
 
宋清然语调平淡:“你只需要发几次脾气,不用对苏湘客气,其余的交给我。”
 
南北的眼眸闪过不加掩饰的轻嘲,之前她对苏湘稍微有点不敬,他都要对她发半天火,现在为了保护苏湘,他都允许她羞辱苏湘了。
 
南北忍住想要讥讽的冲动,声音平静地说:“那你不要心疼她。”
 
她才不会放过这个可以收拾苏湘的机会。
 
*
 
隔天,南北在诊所实习完,下班了,她就约上了言喻,一起去刷卡购物。
 
言喻刚到,南北挽着言喻,她笑眯眯的:“言言,今天放开了肚皮吃,敞开了心思买,姐姐给你刷卡!”她说着,又忍不住捏了把言喻的脸,“你最近用什么护肤品了,气色这么好!!”
 
言喻笑了起来,没有回答她,但是笑容多多少少有点不自然,她想起了那个和程辞很像的男人……
 
她有心事,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南北说。
 
南北带言喻去吃法餐,服务员带着她们俩落座,南北就想迫不及待地跟言喻分享苏湘的事情,但转念一想,又有点犹豫,她担心拖累言喻,所以,最终她也只是报了好的一面:“宋清然最近厌烦了苏湘,哈哈哈,等会我要是遇到苏湘,非得收拾她一顿不可。”
 
言喻唇角一勾,跟着她笑,但也有些担心:“小心苏湘使坏,她不是省油的灯。”
 
“收到!”南北眨了眨眼睛,眉稍轻扬,眼波流转,都是勾人的媚意。
 
结果,她们吃完饭,先遇到的人不是苏湘,而是宋清寒。
 
宋清寒的身边正跟着一个女人,女人大冬天露着修长的大腿,只穿着薄薄的修身针织短裙,一脸眷恋地依偎在宋清寒的怀中。
 
宋清寒远远地就瞧见了南北,他走了过来,薄唇轻启:“北北。”
 
南北看他:“宋大少爷。”
 
“你我的关系要叫得这么生疏?”宋清寒颀长的身躯微微弯下,笑得意味深长,扫了眼言喻,“这是?北北的朋友。”
 
南北不想宋清寒盯上言喻,笑了起来,只是解释:“清然不喜欢我跟别的男人太近了。”
 
“哦?”宋清寒勾唇,“是不喜欢跟我太近,还是跟别的男人?你怎么这么乖这么听话……”他压低了嗓音,“他一个私生子,都敢在外面养着苏湘呢……”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南北,不放过南北的每一丝表情变化。
金丝雀南北宋清然最新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南北睫毛轻动,显然有些惊讶:“你在胡说什么?宋爷爷要是知道你这样揣测,你信不信你马上就会被发配到非洲去呀?”
 
宋清寒黑眸冷淡了几分,转而又笑:“北北,宋清然哄好你了?这样活泼的你,我可是好久没见到了,真是让人想……破坏。”
 
南北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她眼里闪过怒意:“没有什么哄不哄的,我跟清然的关系一直很好,苏湘算什么,只是个过去式而已。”她说完,就和言喻一起离开了。
 
而她的身后,宋清寒黑眸沉了下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转而又浮起了几丝怜悯。
 
他怀中的女人不满地噘嘴:“清寒,这是谁呀?”
 
他笑,低头吻了一下女人,说:“还能有谁,就是一个可怜的被男人利用的女人。”
 
“你坏。”女人砸了下他的胸口。
 
南北和言喻去了一楼的C家,门口的柜哥已经拉上了线,对南北说:“抱歉,您需要等待一下,里面已经满人了。”
 
他说的满人,其实就只有一人,那人就是苏湘。
 
南北往里面扫了眼,看到导购们都围绕着苏湘,苏湘正试穿着当季新款,南北笑了笑,直接喊:“苏湘。”
 
苏湘听到了声音,回过头,看到南北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神有些变化,但还是笑着。
 
南北看了一眼拦住她的人,拿出了她的卡。
 
苏湘也没有说什么,保镖就放了她和言喻进去。
 
苏湘仍旧在看镜中的自己,南北也挑了条裙子,站在了她的旁边,对着同样的一个镜子,南北的长相明媚艳丽,五官自然,眼波流转,雾气弥漫,同样的情况下,苏湘就显得小家碧玉了许多。
 
她有些不太自然地移开了视线,不看镜子,声音温柔道:“南北,你也来买衣服呀。”
 
南北没跟她客气:“是来买衣服,不过,主要是听说了你在这边,所以来的。”她的声音没有控制,不大也不小,“勾引我的男朋友,好玩么?”
 
苏湘爱面子,她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些事情,她保持着笑容:“南北,你不要开玩笑了。”
 
她说着,让围着她的导购们先散开后,她才对南北说:“北北,宋清然是你从我的手里抢走的,是你对不起我,我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南北抬眸看她,笑意涟涟:“你们都分手多少年了,都说一个合格的前女友,应该像死了一样,你怎么还阴魂不散地缠在宋清然身边?”
 
苏湘也笑:“我不跟你耍嘴皮子。”她笑容冷了几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什么,清然想保护我,想送我走,就想借着你的泼辣,赶走我。南北,你不觉得你一直被瞒在鼓里,不觉得你很可笑吗?宋清然如果真的在乎你,会什么都不告诉你么?”
 
南北蜷缩了下手指,睫毛翕动,胸口浅浅起伏了下,言喻正挑选了条裙子,递给了南北,然后抬起眼皮,扬了下唇:“这位女士,你抢别人男朋友还这样强词夺理,那按照你的逻辑,你知道这么多,怎么就不觉得你是被宋清然当做工具,他需要你的时候就对你好,不需要你的时候就赶你走?”
 
言喻的话不轻不重,却如同利剑一下就穿破了苏湘的伪装,她脸色倏然就苍白了几分,她咬着牙根,看向了言喻。
 
南北说:“你看言喻做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
 
苏湘倒是冷静了下来,她明白自己的优势:“南北,你从小到大都这样人来疯,从来不明白也不清楚你自己的地位和情况,我要是真的和你斗,你连我的一根手指头都赢不过,我现在只不过是配合你。”她抿了抿唇,眸色渐深,“不过,我看不惯小人得志的样子。”
 
她忽然笑了下,拿出了手机,她手指微动,调出了一张照片,屏幕对着南北。
 
南北的目光盯着那张照片。
 
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是温柔笑着的女人,一个是被她牵在手里的小女孩。苏湘说:“这个女人对清然来说,很重要很重要,这个女孩是我,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看看,清然的手里也有类似的照片,只是乔阿姨手里牵着的人变成了小时候的清然。清然他在乔阿姨面前答应过,他会娶我的。”
 
南北呼吸沉了一瞬,胸口有些翻搅的疼,她抿紧了唇,虽然她没见过这章照片,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就相信苏湘的话。
 
更何况,很久以前,宋清然的确说过,他会娶苏湘。
 
苏湘还嫌她的这把刀插得不够,她非要捅得南北鲜血淋漓,她说:“所以,南北,你明白了么?谁才是工具,谁才是踏板,要不要赌一把,看看宋清然会娶的人是谁。”
 
言喻蹙眉,有些担忧地看向了南北。
 
南北唇色微白。
 
苏湘说:“你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是不是,其实你才是最傻的,你知道你的父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么?你知道你父母和宋家的关系么?宋家养着你,就是把你当狗。”苏湘一直自以为冷静,却不知道,这时候的她已经几近失控了,“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哦不,应该说恬不知耻的孤女,小时候克死自己全家,长大爬上我男朋友的床……”
 
她的话还没说完,南北就扬起了手,狠狠地扇了过去。
 
苏湘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脸颊被打得偏了过去,她颤抖着手,轻轻地抚摸了下脸。
 
南北胸口起伏,唇角微微扬起,幽深的眼眸里是个漩涡。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