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笺小说推荐_聂小王爷沉鱼全章节小说阅读

霜露白 2018-12-08 阅读


《千金笺》是作者霜露白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主角是聂小王爷,沉鱼,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丑八怪,不仅人长得丑,而且脾气还很暴躁,这样的人应该没多少人喜欢。可是偏偏有个人就喜欢这个款式的,他就是王爷聂。他每天陪着“丑八怪”出入各种险境丛生的战场,这倒治好了“丑八怪”的心病。

此时,再回想到那一幕,又是温香软玉在怀,他不争气的又有了反应。
 
没错,他就是个淫棍色魔!
 
他啊,从浴池里那一见,便就贪恋上了沉鱼的身体,心想这样美妙的身体,若不能抱在怀中蹂躏占有,往她那处儿撒火,岂不十分遗憾?
 
那滋味……定也十分销魂!
 
他还沉在无边的旖旎思想里,一栗子敲在他的脑门上,极疼。
 
聂琰气急败坏的睁开眼,眼前的女子气得脸色发红,十分匀称,脸上的红斑都有些看不清了,腮帮子鼓着,一双原本清冷寡淡的眸子因着盛怒反而有了些许暖色。他觉得,如此看着倒也没那么丑,令人作呕。
 
不由,展演一笑。
 
沉鱼抬腿便是一脚。
 
极狠,还是朝着他裆部位置踢的。
 
聂琰疼得弯腰捂住痛处,龇牙瞪眼,果真:黄蜂尾后针,最毒女人心!
 
沉鱼眼波清冷,眸光淡然,略有几分不悦:“你先是无故撞我,对我出言不逊,又闯入我家中,睡我藤椅,吐脏我院子,还闯入池子偷看我洗澡,更是厚颜无耻的爬上我的床榻……如今,你竟还赖上了我!”
 
也是近些年,她的脾气好了许多。
 
曾经好多开罪过她的人鬼蛇神,都被她送去了轮回!
 
聂琰可会捡便宜了,理直气壮,接话便道:“我既看了你,你又看了我,我倆也睡过了,难不成你还想撇清了干系?”
 
沉鱼气愤的甩袖,宽阔的袖口打在聂琰的脸上,呼呼生风,沉鱼穿的衣料质地柔软,从样式和颜色来看,简单素朴又不好看,却是真真的低调奢华,价格不菲。故而,哪怕沉鱼这一甩袖使了不少的力,打在聂琰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的疼,反而如春风拂面,柔软又带着极浅极淡的兰草香味。
 
聂琰沉了沉,又陷痴迷。
 
这个丑女人,简直是个惑人心智的魅!
 
“我有些年手里没沾过血了。”离开之前,沉鱼留下这样一句恐吓的话。
 
明明声音清冷得如寒冬的兵刃。
 
偏偏,聂琰听来那是林间潺潺溪水,百灵鸟啼叫,毫无任何威慑。
 
聂琰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就在沉鱼的床榻上躺下了。
 
沉鱼顾着出门觅食,没管他。
 
她买了天居楼的吃食回来,就坐在院子里吃了起来。
 
天居楼的东西,隔着半里地都能闻到香,沉鱼只买了自己独一份,坐在一旁吃着。聂琰跑出来坐在一旁的藤椅上看着,他喝了一夜的酒,此番酒醒了后,早饿得饥肠辘辘,可沉鱼不给他吃,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吃,流着口水。
 
看他这副可怜模样,沉鱼又不忍心了。
 
想了想,扔了个水果给他。
 
聂琰三两口吃了。
 
夜色渐黑,沉鱼吃饱喝足,在院子里踱步消食。聂琰一人抱着个空酒坛子蜷缩在藤椅上,一动不动的。
千金笺小说推荐_聂小王爷沉鱼全章节小说阅读
沉鱼想,他总该会回家的。
 
可是,沉鱼都彻底消食了,夜里的风都冷了起来,聂琰仍是蜷缩在藤椅上一动不动的,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开了院门出去,就听得藤椅处传来不悦的声音:“这大半夜里,你一个姑娘家跑出去做什么?”
 
“买夜宵。”
 
“不许去,万一碰上哪个醉鬼……”聂琰想说,万一哪个醉鬼没看着她的脸,想对她不轨……沉鱼已经将院门关上,人已走远。
 
他便担心起来,想去寻她。
 
可这院子外有好几只大狼狗,万一他一出去就被大狼狗给追跑了,再想进来就进不来了。
 
沉鱼气急,想扯了衣裳覆盖身子,顺便再将这个男人扔出她的院子,让他在外面喂了狼狗。
 
可那男人,掉入池子后,就一直闭着眼睛,身体也在往下沉,往下沉……都沉到了池子底下,他这般,是要溺死在池子里了。
 
沉鱼见此,又心软了。
 
她将男人托上岸来,自己穿好衣裳,又看男子浑身湿透,她秀眉微微皱着,想了一会儿,拿了套她平日里穿的衣物来。
 
将那男人浑身衣物褪了个干净。
 
男人身体健硕,结实,没有一丝多余赘肉。沉鱼扫了眼男人身体某处的异样,面无表情,替他套上她的衣物。
 
她平日里衣物穿得极宽松,这套衣裳,套在男子身上倒也适合。
 
见这男子还是双目紧闭,喘息厚重,酒气熏天,想是还未醒酒。便将他拖回长榻上继续躺着。
 
今早这一番折腾,将沉鱼累得够呛,这么一重物让她拖来拖去的,真真是累得她四肢酸痛。
 
在男人的脑门上贴了一字条:“酒醒,速离,勿谢!”
 
沉鱼便回了她的闺房里睡下歇息。
 
*
 
晌午后近黄昏,沉鱼才醒来。
 
她是饿醒的。
 
可这方睁开眼,便见得一男子靠在她身侧,一手搭在她腰间,顿时,她一声惊叫,睡意了无。
 
聂琰也被惊醒来,他惺忪的睡眼瞟了瞟眼前略显惊慌的女子,嫌弃道:“丑八怪!”
 
眼下,沉鱼是忍不了。
 
先前,她可以不计他醉酒胡言,酒后放肆。
 
可此时,这男人是清醒的,不仅骂她,还爬上了她的床榻,还登徒子般的搂着她的腰。
 
这屋子可是她的!
 
沉鱼一脚,将他踢下床。
 
聂琰摸摸摔疼的屁股,道:“你这丑八怪看着瘦弱,劲儿真不小!”
 
沉鱼怒瞪他。
 
聂琰却是身手矫捷,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径直往刚在床榻上坐起来的沉鱼一扑,直直将沉鱼又扑倒在床榻,他在沉鱼身上,以沉鱼双腿为枕,一手放在沉鱼的腰肢间,他细嗅了嗅鼻:“腰肢纤弱如柳,身有幽香如兰蕙。若不看你这张脸,还真是让男人有种温香软玉的感觉。”
 
说罢,手竟然不安分的乱动起来。
 
沉鱼气红了脸,一手打开他的手,抬脚便又要踢他。
 
聂琰可是领教了她的凶悍,快一步按住她的手脚,委屈道:“你趁着我酒醉,脱我衣物,看光我身子,还将我同枕共眠。小爷我虽家中妻妾无数,也顶看不上你这粗鄙丑貌,但小爷却是个有担当负责任的大丈夫。只是你这丑貌着实恶心人的很,要小爷接你入府断不可能,只能……暂且当个外室养着。”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