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薄安安纪时谦全文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加加 2018-12-08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薄安安,纪时谦的书名叫《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本小说的作者是加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年里,他睡了她无数次,也给了她无数的广告合约,亲手把她捧上圈内小花的位置,就因他一句,“我纪时谦不白睡女人。”三年后,因政治联姻,他亲手断绝二人之间的关系。却不曾想女人拍拍屁股走人竟比他还要潇洒,他气之不过,又将女人压之身下。她有气无力,从被窝中伸出纤细如玉的胳膊,“纪先生,这次的奖励是……”纪大少穿衣起身,将红本本放入她手中,“一个老公。”

精彩阅读:

纪时谦接到勒森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处理一笔重要案子,他脸色沉沉,声线低冷。
 
“没吵没闹只拿了钱是吗?”
 
这女人这会儿倒是利索干净又听话了。
 
对面估计是听出了他的怒意,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还要了一个***代言。”
 
“啪。”
 
纪时谦的心头瞬间烧起一团无由的火,挂断电话,重重一把将手上的文件扔在桌面上。
 
长本事了。
 
一松绳子立马撒欢跑出圈是吗?
 
而另一边,顺利跟纪时谦一刀两断的薄安安心头的石头落地,打电话给林素汇报。
 
“林姐,我终于自由了。”
 
“我正要问你!你跟纪时谦掰了?奥雅***来消息我还以为看错了,确认了八百遍都不敢相信!这是他给你的分手费?算他还有良心!!”
 
要知道,这奥雅***可是国际大牌。
 
以往的代言人个个都是顶级一线。如果薄安安能顺利拿下奥雅代言,那么飞升一线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是啊分干净了,***广告定在一周后,从今以后,我要赚钱给自己养老了。”薄安安对未来充满期待,拦路虎没了,她的前途会一片光明。
 
从那天开始,荧幕上的薄安安突然大变,原本冰清玉洁的小鲜花,一连接下了好几笔大尺度工作。
 
虽说笼子没了自由有了,但这圈子本来就乱,靠山一走,短短一星期,她被金主踹的消息就被传来说去,针对她的闲言碎语也变本加厉起来。
 
薄安安倒是不在意这些,她在去会所签约的路上百无聊赖刷着手机,拉黑完十来个找上门要接盘包她的金主后,车恰好停下。
 
她收起手机,踩着高跟鞋前往事先约定好的包间。
 
然而刚开门,薄安安就愣在了原地,花色霓虹里,一张熟悉的脸落进眼底。
 
多日不见,纪时谦依然英俊挺拔,他半眯着眼眸坐在包间中央的沙发上,一只手燃着烟,吞云吐雾之间,眸光一如既往不喜不怒。
 
可却重重的落在她身上。
 
愣怔只是一秒,薄安安随即便带上笑。
 
她迈着优雅的步子在***大佬沈老板的身边坐下,完全把纪时谦当成了空气。
 
姓沈的看到薄安安眼都直了,伸手就在她大腿上摸了把揩油,“来啦。”
 
薄安安微微拢眉,笑的明艳动人,“是啊,让沈老板等久了。”
 
不远处,纪时谦视线凌厉的扫过来,笔直的落在沈老板的咸猪手上。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沈老板心头一颤,立马收回了手,讨好开口。
 
“纪总,您现在才是奥雅的大老板,要不您先来验验货?”
 
***广告对模特的身材要求向来严苛,薄安安事先也做了些心理准备,但她没想到这会跟纪时谦扯上关系。
 
她往纪时谦那里看了一眼,柔柔的笑了笑,“原来这笔生意纪先生才是真老板啊,那我是把货送过去呢还是您屈尊过来一趟?”
 
纪时谦只用了两天时间便收购了奥雅***。
 
他很少涉猎女性私密奢侈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安的什么心。
 
可这女人这副无所谓对方是谁的潇洒样子,看得纪时谦眼神更冷沉了几分。
 
他坐在原位上,眸光灼灼沉望着她道:“先脱干净。”
 
沈老板听到这一声,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薄安安一愣,心底的酸涩微疼。
 
沈老板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纪时谦的眼神冰冷的让人心悸,晦暗不明的落在沈老板身上。
 
“沈老板,闭上你的眼睛,出去!”
 
“啊?”
 
沈老板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后衣领就被人直接粗鲁的扯了起来,随后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拽着丢出包间。
 
薄安安都被吓了一跳。
 
把闲杂人轰出去后,纪时谦直接便将薄安安逼到墙角的位置。
 
他漆黑的眼底深沉,修长的手指强势的抬起她的下颚,声音低哑到咬牙切齿。
 
“让你脱就脱,你这听话劲还真是一点都没落下!”
 
“纪先生,请自重。”
 
薄安安眉梢扬着,伸手推开了准备欺身而上的纪时谦,笑意盈盈,勾魂摄魄。
 
纪时谦的动作顿住,眸子危险的眯起来,“怎么,你现在是为了钱谁都可以卖是吗?”
 
“我把自己卖给谁,纪总管不着吧?”她藏起心底深处的情绪,眨了眨眼,人畜无害,
 
力量悬殊,薄安安抵抗不了,但说的话却是四两拨千斤,把纪时谦气得怒火滔天,他晦暗无边的深眸在昏黄光线下灼灼逼人。
 
“作为奥雅***的老板,我不允许我的代言人人品不端。”
 
纪时谦抵着她的力道很大。
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薄安安纪时谦全文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薄安安推不开他,只能生生忍下他的怒意,眼底沉沉,“纪总,这代言本就是我陪您睡了三年得来的。您现在处处为难难不成是想赖账?”
 
纪时谦危险的眸光眯紧,一口咬住她的唇,“是又怎样?”
 
“唔!本以为纪总财大气粗,没想到这么小气。既然达不成共识,那这合约,我不要就是了。”薄安安嘤咛一声,面上凉薄,勾唇冷笑。
 
她作势便要将他推开。
 
她现在只想快刀斩乱麻,跟纪时谦彻底撇清关系,她不希望到时候像自己母亲那样,落得小三的骂名,一辈子直不起腰。
 
如果她一早知道奥雅***的老板是他,她怎么会张口要这样牵扯不清的分手费?
 
纪时谦眼底阴霾越来越重,“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
 
“那您究竟想怎样?”薄安安真是有点恼怒,眼睫颤抖着瞪他。
 
“再陪我睡一觉,我就给你。”他深重的声线,沙哑性感,裹住她的耳垂,在她耳边重重落下。
 
“那可不行。我可没有吃回头草的习惯……再说纪先生出来***您未婚妻知道吗?”薄安安笑眯眯的挑衅,潋滟水眸里倔强的光刺眼的很。
 
他很讨厌她这幅随随便便的样子,更讨厌她脸上虚假做作的谄媚之笑。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乖巧讨好的模样。
 
她会仰头望着他,眼底全都是崇拜,爱慕跟炽热的浓情蜜意。
 
可现在她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反而让他觉得这女人从前的笑跟温柔全都是假的。
 
这女人就是个骗子。
 
“整个江城也只有你最值钱,要你一次三千万,还委屈上了?”
 
纪时谦说完将早就签好的合约拿出来递到她手里。
 
代言费三千万。
 
可真是个连顶级一线都拿不到的好价钱。
 
薄安安身心俱疲,没去细看内容,无力一笑,拿起合约狠狠地拍在他英俊的脸上,“您自己留着吧纪总,我这幅身子值三千万是不假,可对您这样喜欢纠缠不清,又喜欢强暴女艺人的老板,给再多钱都要绕道走吧?”
 
她起身,一把将纪时霆推开,离开他的怀抱以后,穿上衣服就要走人。
 
纪时霆直接被薄安安胆大包天的举动给震蒙了。
 
瞬间脸色铁青,搂紧她的手腕将她拉近怀里,咬牙切齿的警告,“薄安安!”
 
他很少叫她的名字。
 
薄安安忍着疼,脸上的笑意褪尽,“纪总,这合同我不签了,我们——后会无期。”
 
纪时谦的脸色很冷。
 
仿佛冰天雪地般,薄唇吐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她开门离去,毫不犹豫。
 
纪时谦端坐在沙发上,满脸都是阴霾跟愤怒,那双眼睛盯着她离去的方向,锐利深沉的能滴出血来。
 
抬脚,狠狠地一脚踹在茶几上,咣当一声,刺骨的冷意蔓延。
 
从会所离开后薄安安直接回住处洗了个澡,她裹着浴巾到卧室翻出了避孕药,轻车熟路就着水服下后蜷在了床上。
 
一直以来她都很注意避孕,药向来吃得很及时,今天纯属意外,他要她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做措施,只好事后补上。
 
夜色已深,可她却辗转反侧失眠到了凌晨。
 
心口闷闷的疼。
 
次日,吵醒她的是聒噪的手机铃声,她睡眼惺忪,捞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叫她清醒了几分。
 
她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接通放在了耳边。
 
“安安,你有空回家一趟吧。”
 
在她生活中缺席几年的父亲话里有几分恳求,声音略显沧桑。
 
薄安安侧躺着,眯眼看着外面刺目的太阳,低笑了一声,嘲弄道:“我正在家里躺着呢,你叫我去哪儿?”
 
在她看来,薄家早已经跟“家”这个字搭不上边,回去更是天方夜谭。
 
那头叹了一声。
 
“这些年我的确对不起你们,但你奶奶最近出事……去世了,你多少也该回来看一眼。”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打得薄安安一个措手不及。
 
她愣在原地,忽而觉得那光刺得眼睛发疼发酸,朦朦胧胧模糊了一片。
 
“奶奶她……她不是向来身体硬朗吗?怎么会突然就走了?!”
 
自小她就没过过什么安生日子,整个薄家也只有这一个奶奶对她们有几分情义,还派人来看望关照她和妈妈弟弟,可现在这唯一诚心实意对她好的人却出了事……
 
薄启明面对她的质问没说什么,沉默下来。
 
噩耗在片刻后终于被消化,薄安安做了个深呼吸,忍住巨大的悲痛给了答复。
 
“知道了,我会去的。”
 
还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
 
薄安安到薄家时,灵堂已经摆好,她一身白衣,穿过各种繁杂祭品看到了灵堂上挂着的那张熟悉慈祥的脸。
 
心头忽而有些鼻酸。
 
“哟,小三的女儿来了啊。”
 
一道尖利的女声传入耳内,薄安安扭头冷冷看过去,父亲的正牌夫人陆贞也正在轻蔑看着自己。
 
薄安安懒得理她,原本想直接进去灵堂,却被对方伸手拦了下来。
 
“摆什么脸呢,你这个小野种要不是用得着你,你以为我会让你踏进薄家灵堂半步吗!”
 
她的话音刚落,薄启明也跟着走了出来,很是欣慰,“安安你来了啊。”
 
不等薄安安开口,陆贞先一步抢去了话头:“行了,别磨蹭了,赶紧让她去灵堂守着。她是薄家的杂种,又巴老人家巴得紧实,守灵这事她比我们心心合适多了,心心细皮嫩肉的可受不住。”
 
陆贞这话一出口,薄安安才知道把她叫回来到底为的什么,薄家有个老规矩,长辈过世,必须有至亲的小辈跪在灵堂守灵三天三夜,虽是一份孝心,但对娇生惯养的小姐少爷们却是一份苦差事。
 
薄安安带着嘲讽看着他们,“这会儿我又成薄家人了?守灵没问题,但话说在前头,我是给奶奶守灵,跟你们,跟薄家,半点关系都没有。”
 
她说完,走进灵堂,在一双双眼睛注视下笔直跪了下去,坦坦荡荡。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