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契总裁嗜宠小娇妻林妍纪临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酒窝 2018-12-08 阅读


《一纸婚契总裁嗜宠小娇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酒窝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林妍,纪临淮,讲述了林妍是纪临淮买来的情妇,三年来,纪临淮将她当做金丝雀圈养,她对他又恨又爱,终于在痛下决心之后,林妍决定离开这个男人,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但那个霸道而又阴...

精彩阅读:

照顾林一妥当之后,林妍决定去警局看看周天。
 
“林妍你要相信我,我没有用错药,林一的情况我再清楚不过,我不可能会突然加入他过敏的药物的。”林妍一来,周天急忙解释说道。
 
“我知道,你先坐下来,你能跟我回忆一下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吗?有什么异常吗?”林妍尽最大努力扯出微笑宽慰周天,她也不相信周天会突然犯这种错误。
 
“昨天我夜班,我做完最后一台手术之后,特意去看了一眼林一的情况,一切正常。我就回去眯了一小会……”周天一点点回忆。
 
周天刚眯下来没多久,多久就听到护士喊林一突然呼吸急促可能会有窒息的可能要赶紧进行手术。他跑过去一看,是有人在里面加了过敏源。
 
“不好,准备手术。”查看之后,周天当机立断准备推林一进行手术,这时警察突然来了说有人举报周天滥用药物有涉嫌杀害的嫌疑,要带他回来调查。
 
“后面发生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但是林妍我真的没有滥用药物,更没有伤害林一的动力啊,你要相信我啊。”周天一把抓住林妍的手,眼神里写满了渴望。
 
林妍不动声色推开周天的手,下意识的移开和周天对视的眼睛,声音沙哑的回答说,“嗯我信,我也相信警察一定会还你真相的。周天,林一还在医院里没醒,我先回去了。”
 
走出警局,一个不好的预感在林妍心里已然形成。是他吗?
 
“你今晚回来吗?我有事情想问你。”林妍声音都在颤抖,她是在质问她的金主吗?
 
如若他没记错,这是林妍第一次主动打电话找他。看来,这周天对她还真重要啊。
 
“怎么,这么快就想要了吗?看来是我昨晚不够卖力啊。”纪临淮的语气微愠,林妍知道他还是生气自己自作主张离开他的事。
 
“没有。”林妍闷哼一声咬了一下下嘴唇,不再说话。
 
沉默了一会,纪临淮觉得不会挠人的小猫索然无味,“你来公司找我吧。”话落,撂断电话。
 
林妍强忍着不安和恐惧,朝纪临淮公司走去。
 
许是纪临淮的命令,林妍进RY集团很顺利,也好,省得她不知如何开口解释两人的关系。
 
“咚咚,总裁,林小姐来了。”跟着纪临淮私人秘书陈漫后面,林妍的心随着秘书的敲门声狂跳不止
 
“进来。”
 
“林小姐请。”
 
“恩恩,谢谢。”林妍表情微滞,暗暗呼吸了一口气,努力挂起笑容。
 
“说吧,什么事?”纪临淮头也不抬说道。
 
“周天的事,都是你设计的,对吗?”呼吸粗重不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纪临淮抬起头眯着眼睛,嘴角似笑非笑,目光变得危险起来,“好烟儿谁给你的胆子来质问我的?”
 
“告诉我,是不是你?”混合着各种情绪的搅动,林妍只觉得胸腔中陡然升起的那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在往上冲,一触即发。
 
“是又如何。”精雕细琢的面庞上的眼眸愈发的深邃幽暗,深不见底。
 
纪临淮站起身来,脸色越发的冰冷,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林妍,大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的眼睛,薄唇勾起一抹冷然的弧度,“林妍,是我太惯着你了是吧,你才敢这么跟我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他。他是无辜的,有什么你可以冲着我来啊,我都做你见不得光的情妇了,为什么还要伤害他。”林妍口中“他”是林一。
 
“为什么,就凭我是纪临淮,就凭我纪临淮一捏手就可以弄死周天。为什么?你不觉得你问的很可笑吗林妍。”纪临淮的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他的东西就算不要了,也容不得别人动。
 
“纪临淮,你就真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王法了吗?”林妍脸色煞白,身体不停的哆嗦,眼睛周围因为激动和委屈开始弥漫起潮湿的雾气。
 
“王法?”男人轻蔑一笑,“在临城,我纪临淮就是王法,我说一没人敢说二,林妍谁给你胆子跟我叫嚣的?”瘦弱的肩膀被纪临淮的大手一把抓起来直抵冰冷的墙壁,林妍忍不住痛呼出声,
 
“林妍,我告诉你,你就是我纪临淮买来的女表子,就算我纪临淮玩腻了,厌了倦了丢掉,也轮不得他周天碰我的东西,懂吗?”纪临淮眼神冰冷凌厉,林妍仿佛掉进冰窖里一般。
 
“婊!子,呵,婊!子....”纪临淮的话让林妍怔在原地,脑子瞬时一片空白,知道纪临淮放手她都没回过神来。
 
“慕先生,我求你了。”林妍恍然醒悟过来,“噗通”一下跪在纪临淮的面前抓住他的裤腿求他,“慕先生我求你了,放过他,他们吧,我再也会逃走了,你说的所有要求我都会做到的,求你了,放过他们吧,慕先生我求求您大人有大量....”脸上尽是淋漓直下的泪水。
 
“放过他?呵,林妍你有什么资格替他跟我谈条件?”原本纪临淮只是微微警告一下他的小野猫,谁曾想他的小野猫竟然为了这个男人跪下来哀求他,纪临淮眸子里的威胁之意让林妍打了一个冷颤。“来,取悦我,”
 
“什么?”林妍惊愕的瞪圆双眼,满是疑惑看纪临淮。
 
“脱衣度取悦我,情妇这点自觉都没有吗?还想不想救你的老相好了?”纪临淮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脱!”
 
“在这里?”林妍不是什么未经世事的女孩,只是都是在床上。纪临淮的办公室四面都是玻璃。“玻璃...”
 
纪临淮一声不哼像个帝王一样看着林妍在那里挣扎。林妍知道再挣扎下去,一定会真正惹怒纪临淮。
 
“我,我不会。”林妍站在原地紧张的搓手,确实,虽然两人日日夜夜缠绵,方方面面都深入了,但是纪临淮才是情事上的主宰者。
 
纪临淮盯了她一会,身上的肌肤因羞涩泛着少女特有的粉红,精致的蕾丝花边恰到好处的遮住了敏感之处,纪临淮只觉得口干舌燥,三年了,对这具身子怎么索取都不厌倦。
 
纪临淮没自虐倾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站起身一步步向林妍逼近。
 
“你,你干嘛...”林妍还是不断后退着。
 
“明知故问,当然是...”纪临淮靠近林妍邪魅一笑,抓住林妍的手,一个翻转,将林妍整个背部抵在透明玻璃上,在她耳边低语,“当然干!你啦。”
 
“别~后面是透明的,会有人看到的。”林妍在心里惊呼不好。她以为的勾!引是在沙发上,没想这么刺激的地带啊。
一纸婚契总裁嗜宠小娇妻林妍纪临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栋大楼68层,我们在顶层,你觉得我会有兴趣将我的床技和世人展示吗?”纪临淮把全身的重量压在林妍瘦弱的身上,头伏在林妍的耳边,呼出来的气息不断喷洒在林妍耳边,使得林妍一时意乱神迷。
 
“烟儿,要开始了。别走神。”纪临淮大手在她的翘臀上重重一捏。林妍瞬间清醒过来。
 
“别....唔。”林妍原想奋力抵抗,纪临淮的薄唇直接压下来,一只手还在有条不紊的扯着领带。
 
被纪临淮吻的七荤八素,等她回过神来,两人都寸缕不挂了,林妍咽了咽口水,用沙哑的声音喊纪临淮“别在这里,我害怕。”她,恐高。
 
“害怕?林妍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想着背叛我的,你是怎么做的,你在为你的老相好来求着我上你。他知道你在我身下夜夜欲仙欲死吗?”
 
纪临淮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在她的身上更加肆意的游走了,一只手直接扯掉她最后一点遮羞布!
 
“我,我没有....”林妍紧绷着身体,因他的惩罚,额头上都渗出细小的汗珠。
 
“没有嘛?你是说你现在主动来找我,跪下来求我是因为你善良,为了一个和你毫无关系的患者下跪,而不是你的老情人?恩?”纪临淮停止动作,黝黑的眼眸盯着林妍看,里面深不可及。
 
“没,没有。”林妍结结巴巴的,稍稍推开两人的距离虽然成效微乎其微,“纪临淮,那孩子是无辜的,你不应该将我的过错随意施加在旁人身上,他是无辜的,周天他和我真的没什么关系。我们是清白的,真的。”
 
“说完了吗?怎么不继续替你老情人求情了?”纪临淮因为林妍的解释更加生气了,甚至咬着牙,连眉毛都快蹙下来了。“林妍,看来你真不相信我可以弄死他。”
 
他讨厌别人染指他的东西。这么多年,她终究学不会乖,看来得让她见识自己的手段了。
 
“不可以纪临淮。”话毕,林妍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此话只会更加惹怒纪临淮。
 
果不其然,纪临淮的眼睛里瞬间起了杀意,看向林妍的眼神还闪过意思欲望的火苗。林妍很快就感觉到他的坚!挺,知道下一秒就是疾风暴雨,与其等他惩罚自己,不如主动点讨好。
 
林妍双臂直接挂在纪临淮的脖子上,难得主动去咬他的喉结处,似乎要将全身的重量倾向他。
 
林妍的反常热情稍微让纪临淮楞了两秒,很快他的欲火就被她撩到极致,惹火的后果林妍很快就尝到了。纪临淮随之而来的粗暴进入告诉林妍他有多生气。
 
“纪临淮,轻点...”明明是哀求,可听在纪临淮的耳里却成了另一种层面的鼓励。
 
等林妍再一次睁开眼又是熟悉的房间内。
 
“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个牢笼。”叹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发呆。
 
“想什么呢。”正发呆,纪临淮的声音突然从卫生间里传来。
 
“你怎么还没走?”林妍一惊,很少见到他因为放纵误事。
 
“我没走看来你很失望?”纪临淮眯着眼睛看林妍,眼眸里传达着犀利。“既然起来了,帮我系纽扣吧。”
 
“没有。”林妍边帮人、她系纽扣边心虚回答。
 
“不管有没有,收起你逃跑的心思,没有我纪临淮的许可,你林妍一辈子都是我的,你要是胆敢跑试试看。我保证下次对你的情人不只是警告那么简单了,”纪临淮突然凑到林妍面前,林妍的瞳孔因为纪临淮的警告而不断放大。
 
“你说过你会放过他们的对不对?”
 
“他们?”
 
“就,就是那些无辜的人,和他们无关,我不走了还不行吗?”林妍拉着纪临淮的衣角哀求道。
 
“林妍我说过了不要和我讲条件,你没资格。”纪临淮表情冷漠在那里带腕表。
 
此话一出,林妍眼眸里的光瞬间暗淡下去了。
 
注意到林妍的情绪变化,纪临淮的心理也变得烦躁起来,他就那么重要吗?那他和她的三年呢?自己算什么。
 
“你不是想让我放过他们吗,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一个事。”纪临淮眼底有隐隐的疯狂。
 
“林妍,不错不错。”男人怒极反笑,唇瓣勾勒出讥讽,退后几步,坐到沙发上,“你不觉得你现在才为你的老情人守身如玉不会太晚了点吗?”
 
“随你怎么说,周天和我的关系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妍极力隐忍住自己的恐惧。“慕先生,我只不过是买过来的一个,一个婊!子、”林妍眼眶浮现水雾,为了避免引起纪临淮的注意,她微微低头,“你怎么就不能放了我呢,不是说好三年放我自由的吗?”
 
“自由?只要我一天没玩腻你这具身子,你这辈子都别想和你的野男人双宿双飞,我告诉你林妍,”纪临淮看着林妍越发苍白的脸色,棱角分明的脸更加面无表情了,“周天他完蛋了。”
 
说完像是丢弃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将林妍在地,转身要走。
 
“不要,慕先生我错了,慕先生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周天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发誓。”林妍握着他裤腿的手剧烈颤抖,泪如雨下求饶,“你不是说我不走就放过他吗?为什么?”
 
纪临淮厌恶的看一眼,“林妍,我从未说过放过他,而且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那裤脚毅然挣脱她的掌心。
 
“不要不要,”林妍害怕极了,不管不顾的抱着他的大腿竭力制止他的离开,他离开这扇门以后的后果,她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