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邪医项天施小乔全章节目录小说免费阅读

醉上空城 2018-12-08 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都市最强邪医》本文讲述了项天,施小乔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作者醉上空城的作品精彩内容节选:获得邪医传承的项天,回到五年前遭人陷害的这天,身怀无上医术和顶级功法,他必将改变这一切,将曾经毁掉他一生的敌人,统统送进地狱!从此快意恩仇,攀上巅峰,驰骋花都,笑看天下!

精彩阅读:

项天走出抢救室,脸上已经恢复平静,拥有邪医强大的传承,他如今已是脱胎换骨,那几个角色,在他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放过那些人,前世的所有痛苦,他都要对方百倍偿还!
 
此时,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在人来人往的急诊室走廊,也显得鹤立鸡群,格外出众。
 
那是一种上位者的气势,显然久居人上,而项天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他!
 
此人正是沈建军,东海市的地产大佬,也是那个病人的家属,前世把项天送进监狱的人!
 
又见沈建军,项天心里难免有些复杂,但他还是迎上去,主动说道:“沈建军,关于你儿子的病情,我有话要说。”
 
作为地产界的巨头,沈建军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就算是院长见到他,也要小心翼翼,没想到一个戴着实习牌的年轻医生,居然敢直呼他的大名?
 
沈建军停下脚步,沉声吐出两个字:“你想说什么。”
 
项天单刀直入道:“你儿子的情况,不能进行肺部手术,否则必死无疑。”
 
“说完了?”
 
“嗯。”
 
“知道了。”
 
沈建军不置可否,说罢便大步离开。
 
其实项天也知道,对方不可能相信,就凭自己这态度,沈建军没有当场发作,就已经很有修养了。
 
而他之所以还要提醒,是想要借沈建军的手,去惩罚那些该惩罚的人!
 
毕竟他现在虽有邪医传承,但终究只是个还没成长起来的邪医,凭他现在的能量,还不足以对付贾氏父子。
 
在前世,沈建军一怒之下,把他送进监狱,说不恨是假的。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罪魁祸首是贾氏父子,其实沈建军并没有错,错就错在项天替人顶包。
 
不过今天,项天再次面对此人,心境却完全不同,对方并不是不讲理的人,项天心里也释然了许多。
 
另一边,贾志国已经出来迎接,而沈建军听完儿子的情况,却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项天,似乎若有所思。
 
可紧接着,他便沉声道:“我相信二院的医疗水平,请贾院长无论如何,都要救回云鹏,我只有这一个儿子!”
 
“沈董言重了。”贾志国立即保证道:“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请沈董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好!那就拜托了!”
 
沈建军重重地握手,随即,便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之后手术马上开始,这位心急如焚的父亲,也陷入焦急的等待中。
 
而贾志国看到项天还在这里不走,心里不禁气恼。
 
这小子,让他留在手术室还不干,偏偏又在沈董面前乱晃,要是被沈董记住了,还怎么当替罪羊?
 
他不会是发现了吧?
 
贾志国心下猜疑,不一会,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一名医生便火急火燎地跑出来。
 
“院长!不好了,病人的情况突然恶化,心肺功能衰竭,需要再和家属确认,采取刺激心脏的抢救方法!”
 
“什么!?”
 
贾志国脸色大变,手术中出现心肺衰竭的情况,要比平时更致命,而刺激心脏的办法,先不说能不能抢救过来,就是失血这一点,也足以致命。
 
试想一下,胸口已经豁开一个大口子,这时候刺激心脏,还不得血喷啊!
 
“输血能跟得上吗?”贾志国凝重道。
 
“这……难说啊……”
 
那医生吞吞吐吐的样子,显然不是难说,而是根本不行。
 
其实贾志国也知道,但没办法,只能用套路了。
 
首先,我们想尽办法抢救,然后家属也同意了,最后病人挂了,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就是医院的套路,沈建军再有身份,也不可能知道手术室里的情况,只能接受现实,事后医院找个替罪羊,给沈董出出气,也就算完事了。
 
想到这,贾志国下意识地望向项天,却发现沈建军也在看他。
 
贾志国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脑海中不禁响起项天的话。
 
“如果我说,这个病人只要一开刀,马上就会心肺衰竭,十分钟之内断气,你会相信吗?”
 
“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这不可能……”
 
贾志国一脸见鬼似的喃喃自语,却被沈建军看在眼里,后者立刻脸色一沉,原来这里面还有隐情?
 
不过他没时间多想,连忙来到项天面前。
 
“你之前说的……是真的?”
 
“不然呢?”
 
项天反问道:“你以为我是在逗你玩?”
 
“这……”
 
沈建军不知该说什么,人家告诉他不能手术,是他自己不相信,能怪别人吗?
 
“小兄弟,是我错了,既然你知道会这样,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我怎么阻止?”
 
项天露出讥笑,指了指自己的实习生胸牌。
 
沈建军急道:“那现在怎么办?犬子情况危急,你有办法救他吗?”
都市最强邪医项天施小乔全章节目录小说免费阅读
“沈董!不要听他胡说,他只是个实习生!”
 
贾志国坐不住了,从沈建军的反应上看,这两人之前就有过接触,他只得硬着头皮上来阻止。
 
“不错。”项天淡然道:“我只是个实习生,虽然能救活你儿子,但医院有规定,不能让我救人,所以你只能节哀了。”
 
“节哀?”
 
饶是沈建军再有修养,也不禁怒道:“我倒要看看,是谁规定的不让救人?”
 
项天摊了摊手,转头看向贾志国。
 
这波仇恨已经拉到贾院长身上,不过这还不够,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贾志国连忙解释道:“沈董,要是能治好二公子,规定当然不是问题,可是你不能听一个实习生信口雌黄,他刚来第一天,就被科室主任训斥,所以才故意挑事……保安!保安呢,把他给我轰出去!”
 
“呵呵,不劳烦你的猎犬了,小爷自己会走。”
 
项天冷笑道,随后又看向沈建军:“沈先生都听到了,我实在是爱莫能助,还是让这些庸医来吧,告辞!”
 
说罢,他扭头就走。
 
“你说谁是庸医?”贾志国气得暴跳道:“我一定会找到学校,就凭你今天的言行,就等着被开除学籍吧!”
 
然而,项天头也不回地竖起中指,这就是他的回应。
 
开除学籍?他只能呵呵了。
 
对一个必死之人,项天没兴趣废话,他唯一考虑的,就是让对方怎么死!
 
“小兄弟留步!”
 
沈建军只犹豫了几秒,便快步追上来:“我相信你,请你救救犬子!”
 
项天停下脚步,似乎早已料到,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有这句话贾志国就放心了,那可是手术中的心肺衰竭,以他多年的经验,救活的可能绝对不超过五成,甚至更低!
 
贾志国巴不得扔掉这个烫手山芋,连忙道:“既然沈董非要他来治,还是签个字吧,抱歉了!”
 
沈建军二话不说,大笔一挥,写下自愿承担一切后果,便交给对方。
 
接下来,项天也不再多说什么,历史的轨迹已经改变,沈建军选择了相信他,那么他心里的最后一丝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随后,项天直接推开手术室的大门。
 
就凭沈建军这份气度,就凭自己学医的初衷,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老爸从小就教育他,要牢记医者仁心!
 
而沈建军和贾志国紧随其后,等进了手术室,后者立刻宣布道:“大家停下来,按照沈董的意思,接下来的治疗,就交给这位项天吧!”
 
“什么?交给他?”
 
里面的人还不清楚状况,正急得一团糟,眼看着患者的生命体征就要消失,居然要交给那个实习生?
 
“爸,你没事吧?怎么能让那个傻比……”
 
“贾超,听院长的。”
 
王主任偷偷使了个眼色,贾超这才反应过来,之前说好的用这小子顶枪,看来老爸已经摆平了。
 
不过这不是暗箱操作吗?怎么沈董知道了还会同意呢?
 
而项天根本没理这些人,走到手术台前,开始查看病人的情况。
 
果然和他所料的一样,其实病人是心肺功能严重衰竭,因为以前患有肺部疱疹,才被这些庸医误诊,这一开刀,便导致心脏难以承受,所以问题就出在心脏上。
 
项天已经了然于胸,又取出一个皮袋,打开之后,里面竟是上百枚银针。
 
“草!你特么想用针灸?”贾超一脸不可思议,你是来搞笑的吗?
 
“把嘴给我闭上。”
 
项天冷声道,随即手起针落,仅一眨眼,就在病人身上扎了十几针,那手法简直就是无影手!
 
“你!你特么……”
 
贾超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却被贾志国喝止道:“别打扰这位项同学。”
 
此时此地,项同学三个字就显得非常讽刺了,而且贾院长故意不提实习生,也是要和项天撇清关系,,王主任等人不禁暗暗冷笑。
 
这种情况就是中医专家都没用,你以为自己是神医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贾超更是毫不掩饰地讥笑着,看你能装逼到什么时候!
 
而这时,项天依旧无视周围,直到三十六针施完,他又运起一股真气,随手拂在银针上面。
 
刹那间,只见病人身上的银针,都变得黑气环绕,而且针柄急速震颤,仿佛有了灵性,在黑气的映衬下,格外邪异。
 
看到这种古怪的针法,大家顿时一惊,这是变戏法吗?还有那些黑气,是特效吗?
 
而项天仍是一言不发,他运转的《伏羲八卦吐纳法》,乃是邪医先祖改良后的吐纳法,可以说剑走偏锋,所以处处透着邪气,不过修炼起来却更快,更容易。
 
随着黑气不断渗入,只见患者身上的银针,震动也越来越快。
 
最后,当震动达到肉眼不可见的程度,项天突然低喝一声,将一根最长的银针,整根插进心脏!
 
嘶……
 
所有人都倒吸口冷气,连素来冷静的沈建军,也差点坐在地上,却听项天开口道:“缝针。”
 
啊?
 
见其他人都没有反应,项天只得指了一个医生,神色疲惫的道:“你来,现在给病人缝合手术刀口。”
 
“啊……好,好。”那医生连忙去找工具。
 
“那个,项医生。”沈建军惊魂未定道:“这就可以缝合了?那我儿子……”
 
项天道:“已经没有大碍,不过心肺功能还需要恢复,等伤口长好了,我再给他施几次针,就可以痊愈了。”
 
什么?这就抢救过来了?
 
在场的人都不敢相信,可是当他们看向仪器的时候,却全部呆立当场。
 
心率接近正常值,能够自主呼吸,就连痛苦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任何人都能看出,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
 
众医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怎么可能?只是随便扎几针,弄个五毛钱特效,就把人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了?
 
然而,事实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他们不信。
 
王主任脸上火辣辣的,之前因为自己的判断,差点酿成大错,就在他束手无策时,一个实习生却把人救活了,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而贾志国的脸色更难看,他手里还握着沈建军的签字,医院是没有责任了,但功劳也与他们无关,而且是医院差点把人治死,庸医这顶大帽子是跑不了了!
 
更要命的是,项天用事实证明,是医院诊断有误,如果沈建军追究起来怎么办?
 
这时,在一片沉默中,贾超却跳出来道:“等等!你说缝合就缝合啊?这里是医院,你一个被开除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碰病人?”
 
他当然不甘心,就算治好沈公子,这个功劳也是医院的,怎么能便宜项天呢?
 
贾超又极力解释道:“沈董,你不懂医术,不要被人骗了,其实是心脏起搏器和呼吸机起了作用,就算没有那几针,沈公子也会……”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贾超脸上,出手的竟然是他老子,贾院长。
 
“你给我闭嘴!”
 
贾志国怒其不争,又连忙对沈建军道:“沈董,这小子学医不精,又救人心切,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