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妻约宋七月最新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禾维 2018-12-08 阅读


《分手妻约》是禾维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作者是禾维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宋七月却是有些无心入睡,她正在烦恼康子文的事情,到底要如何收场。

精彩阅读:

宋七月却是有些无心入睡,她正在烦恼康子文的事情,到底要如何收场。
 
    邵飞却是又打来电话,告诉她公司近日的进展,亦是问道,“来说说,你的相亲史进展的怎么样?”
 
    “你这么八卦,又幸灾乐祸的,你家人知道吗?”宋七月只恨自己现在不能白他一眼。
 
    邵飞笑了,“有没有好玩的相亲男?”
 
    “好玩的倒是没有,麻烦却有一个。”
 
    “怎么样的麻烦?”
 
    “你也认识的。”
 
    “我?”
 
    “之前揍了你一顿的人。”
 
    邵飞一愣,而后明白过来,“你说的是康氏的公子康子文?”
 
    “是呀。”
 
    “他去和你相亲?你怎么又和他扯上了?”
 
    “我大姨和他阿姨是好姐妹。”宋七月简单一句话。
 
    邵飞更是乐了,“哈哈!看来你现在又被这位康公子给缠上了!”
 
    宋七月可没空和他说笑,“笑吧,笑吧,笑死你,我挂了,你慢慢笑。”
 
    “等等。”邵飞阻拦了她,“许总又问我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去上班。”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将你的假期延长至月底,这样也让你有多点的时间相亲。”邵飞笑道。
 
    宋七月无言,“你这么卖力为我请假,就舍得我嫁人?”
 
    “好了,月底前我会回公司报道,至于你,飞儿,你太我伤心啦。”她就要挂断。
 
    “别急着挂,再和我聊聊那位痴情的康公子是怎么来缠着你的?”
 
    之前还对康公子一事恨得牙痒痒的邵飞,现在摆明了就是凑热闹看笑话的。
 
    “我懒得和你说话!”宋七月没好气回了一句。
 
    此时,有人敲门,“咚咚!”
 
    “我挂了,有人找我。”宋七月应了一声,挂了线。
 
    她去开门,却见是管家冯伯。
 
    宋七月笑着喊人,“管家伯伯。”
 
    冯伯道,“七月小姐,连衡少爷让您去一趟书房。”
 
    宋连衡大抵是刚刚归来,只是一回来就找她,宋七月倒是想着是什么事情。
 
    宋连衡住在别墅的最高层,这一层楼都是他的私人领域。
 
    宋连衡从小就十分注重个人性,一般他的房间,旁人都是不会来的。
 
    而他的书房,更是严密。
 
    就算是向晚,没有准许,也不会轻易闯入。
 
    宋七月上了楼,走近书房发现没有关上,好似在等待她到来。
 
    将门推开一些,宋七月走了进去。
 
    她还没有找到宋连衡,却是听到了他的声音,“来了。”
 
    宋七月寻声扭头,这才看见了他。
 
    宋连衡正站在书架后方,被那一整排的书房给挡住了视线。
 
    宋七月也不关门,因为根本不会有人会来。
 
    宋七月自己找了个椅子入座,她也不主动询问,只是拿过一本书来看。
 
    宋连衡翻找着书籍,他一边说道,“听冯伯说,晚上你回来后,大吵了一架。”
 
    宋七月方才想来想去,大概也是为了这个事情。
 
    不过……
 
    “大哥,你什么时候想当调解员了?”宋七月笑着问道,也承认了。
 
    宋连衡道,“算不上调解员,只是来和你谈谈。”
 
    “那就谈吧。”宋七月做好了准备。
 
    宋连衡的身影淹没在书架后隐约可见,他的声音传来,“爸爸的话虽然说的过了点,但也是事实。”
 
    “姑姑是向着你的,她肯定也跟你私底下说过了。”
 
    “康子文的人品如何,你心里也有鉴定。”
 
    “如果真是觉得完全不能相处,那么你也不会三番两次同意和他出去。”
 
    宋连衡处事一直都是周全,他很是中肯的分析,宋七月也无话可以辩解。
 
    “恩。”她应了,算是认可。
 
    而后她问道,“现在,你对我说这些,是赞同这门婚事了?”
 
    “我赞不赞同,有用?”宋连衡道,“你这个性子,从小就不会听别人的。别人让你往东,你偏要往西。”
分手妻约宋七月最新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不和别人对着干,就已经是好的了。”宋连衡沉声道。
 
    “哈,我有这么不听话?”宋七月笑了,“那这样吧,大哥给我点意见,你觉得这门婚事怎么样?”
 
    宋连衡的手指点到自己所要的书籍取下,他从书架后方闪身而出。
 
    那高大身影走来,坐在了她的对面。
 
    宋连衡抬眸道,“和康氏的婚约是一个好去处。”
 
    “就算是要订婚,也是我和康子文,和康氏又有什么关系?”宋七月注意到了他的用词。
 
    宋连衡放下了手里的书,他正视着她道,“汇誊恐怕要面临崩盘。”
 
    他说的突然,更是直截了当,这反而让宋七月一怔。
 
    “汇誊崩盘?”宋七月一定!
 
    她回过神来,“这怎么可能?”
 
    “发生了一些危机,暂时还没有度过这次的难关。”宋连衡低声道。
 
    宋七月还是有些了解宋连衡的,他从小进汇誊,一心就是要接管宋氏。
 
    二十岁就进了董事会,一直是大舅的骄傲,更是宋家的自豪。
 
经过泊车的车库,里面停了一辆车,那是莫先生的车。
 
    至于康公子的那辆,倒是没有看见。
 
    宋七月有些狐疑。
 
    走过前庭,走过那雨花石天井,一路再踏过了露天长廊,由何桑桑带领着就到了正厅。
 
    正厅里,却是没有人。
 
    宋七月扫了一眼,何桑桑继续带路,“莫总在侧厅。”
 
    公馆的侧厅,远离了露天长廊,却是正对着那池子。
 
    池水清水碧绿,清澈的很,有山石,却依旧是什么也没有种植。
 
    一眼瞧去,还是这么空荡荡的。
 
    侧厅里铺陈着和正厅里一致的牡丹花开富贵的地毯,厅里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外,很是简洁。
 
    唯有墙上挂着一些画,其余的摆设都没有。
 
    虽是墨色深浓,很是文艺清新。
 
    然而一踏入,倒也是显得空旷。
 
    何桑桑走在前方,为她将侧厅的门推开,请她入内。
 
    宋七月走入,她就看见一架实木的摇椅摆在前方。
 
    那摇椅里坐着的男人正是莫先生。
 
    他正躺在其中,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的摇椅,加上他的背影,像是静默的油画。
 
    他正面对着池子,而屋檐处是肆泄下的水帘,叮叮咚咚的,别有一番风致。
 
    莫先生懂的享受,而且是高品质的享受。
 
    和寻常人不同。
 
    聆听屋檐水珠滴答声,还真不是普通人的爱好。
 
    宋七月静静走过去,她走到他的身侧,往那墙上一靠。
 
    听了一阵屋檐流水叮咚,宋七月都没有出声。
 
    只见莫征衍一张侧脸俊美,那神情很是淡然。
 
    这一阵过了水珠停歇下来,周遭安静下来,他淡淡说,“来了。”
 
    宋七月应声,“是啊,不过小叔,你不是让桑桑告诉我,康公子来了这里?”
 
    但是从进来后到现在,根本没有看见康子文的身影!
 
    莫征衍低声道,“他走了,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宋七月倒是相信,莫先生没有必要对她说谎,“半个小时之前?那么桑桑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走了?”
 
    “我亲爱的小叔,你把我骗过来,又是要做什么呢?”宋七月问道。
 
    “我哪里骗了你,从头到尾,我可没有说过,康公子还在我这里。”
 
    宋七月无言,还真是挑不出他的刺来,只能投降,“是,是我太心急了,所以就过来了。”
 
    “你这么担心康子文,怎么,是怕他对我动手?”他微笑着说。
 
    “哈,他对你动手?”宋七月也笑了,“这显然不大可能。”
 
    就算是康子文曾经动手揍过邵飞,那也是在意外的情况下,在邵飞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怎么就不可能。”莫征衍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他竟然把康公子比喻成是兔子,还真是柔弱。
 
    宋七月道,“第一,康氏和莫氏有往来,康公子对莫总你一向都是恭敬有礼,他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再来,莫总,你也不像是这么简单就能被人给偷袭的人。”
 
    “而且,这里又是你的地盘。”
 
    “你要是真被人给揍了,那我要立刻去买彩票,明天一定中奖。”
 
    “这几率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还要等上个几千几万亿年。”
 
    她打趣着,莫征衍徐徐睁开了眼睛。
 
    他半眯着眼睛,侧目来瞧她,这个角度望过去,莫先生还真是一个媚。
 
    “那么其实你是担心,我对他动手了?”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竖起手指晃了晃,“也基本没有可能。”
 
    “莫总,你没那么浮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她笑着下定论。
 
    莫征衍微笑,“那你还过来。”
 
    “可是我刚刚说的这些就算是事实,但是也难免会有意外情况。”宋七月换了个姿势。
 
    她又是接着说,“之前就说过了,人在不冷静的时候,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你要是真的一个不高兴,把人家康公子给揍了一顿,我想康董事长也不能拿你怎么办。”她不禁叹息。
 
    莫征衍扬起嘴角,“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怕我对他动手。”
 
    “怎么,心疼?”他问道。
 
    宋七月挑眉,“心疼算不上,只是会有点过意不去。”
 
    “我想康子文今天会过来拜访你,十有**和我有关。这件事情,说来说去,还是因我而起,我难辞其咎。”
 
    “放心吧,你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莫征衍如此说。
 
    “康子文毫发无伤。”他给了答案。
 
    宋七月安心,“小叔,您真是大人有大量。”
 
    “好啦,既然什么事情都没有,那我也不打扰小叔休息啦,我先走了。”宋七月就要告辞。
 
    莫征衍出声拦住了她,“你就一点也不好奇,他来了这里跟我说了什么?”
 
    “我要是想知道,你会说嘛?你要是说,那我就留一会儿。”宋七月回道。
 
    虽然,她其实也很想知道,康子文到底说了什么。
 
    此时,管家轻轻敲门而入,“先生,下午茶已经备好了,您要用吗。”
 
    这可不是到了午后,莫先生的午茶时间到来。
 
    莫征衍瞧向了宋七月,“坐下来聊吧。”
 
    宋七月明白了,她也不拒绝,“好,那就不客气了。”
 
    莫公馆的饮食那是考究的,宋七月早先来海城这里吃过饭,那味道还记忆犹新。
 
    此番下午茶,宋七月更是领略到了其精细度。
 
    直接让人搬了餐椅到偏厅里,将一系列的吃食也全都端了上来。
 
    宋七月就在一旁看着管家带着佣人忙碌了好一阵,等那一桌子上摆的像是五星级餐厅一样的布置时,她不禁感叹。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