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爱:陆先生请上位纪南珂厉莫寒全章节目录小说试读

池浅浅 2018-12-08 阅读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总裁霸爱:陆先生请上位》,这里有纪南珂厉莫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总裁霸爱:陆先生请上位纪南珂厉莫寒小说精选:结婚两年无孕,纪南珂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厉莫寒周游在不同的女人身边,直到她遇到了那个夺走她初夜的男人陆霁北!

精彩章节:

“别拉我,我要回去,我还没玩够。”
 
无视那双几乎能冻死人的冰眸,和那越皱越紧的眉,纪南珂转身向着酒吧的方向走去。
 
脚还没有踏出两步,便被身后突然而来的巨大力道拽住,一个翻转间,她被厉莫寒抵在了一辆车的引擎盖上。
 
“纪南珂,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冷厉的话从他的口中飚出,带着深深地警告。
 
身份?
 
身份!
 
就是这个厉家少***身份,禁锢的她几乎就要不认识自己!
“呵……”轻笑了下,纪南珂扬起一抹恬淡的微笑,“厉先生,麻烦你在说这句话之前先看看你自己。”
 
幽冷的眸子瞬间便眯了起来,脸上紧绷的线条预示着他的怒意。
 
纪南珂看到他即将震怒的样子,心里却是越发的爽了。
 
这样生气,也好过面无表情吧!
 
大掌瞬间便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眸中的恨意几乎让纪南珂以为,下一秒,她就要被厉莫寒给掐死。
 
“不要顶着和蔓溪一样的脸在外面勾引男人,纪南珂,你让我觉得恶心!”
 
心,似是被突然撕裂一般疼痛。
 
在他眼里,她终究只是一个和蔓溪长了一张相似容貌的陌生人。
 
不!
 
还不如陌生人,至少他不会恨陌生人。
 
纪南珂拽着被他捏的有些发麻的下巴,眼眸轻眨,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一抹剪影,模样楚楚可怜。
 
只是,不过一瞬,纪南珂抬起眼眸后,那眉目间却流露出一丝笑意,“放心,在还是厉太太的时候,我会小心不被人搞大了肚子。”
 
似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纪南珂慢慢凑近了厉莫寒,靠在他耳边轻语,“厉先生,你也要小心哦!千万别染了病回来,不然,老宅子那边我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
 
纪南珂挑唇轻笑的模样彻底的激怒了他,厉莫寒猛的把她向后压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口中挤出字来,“不要从你的口中说出那样的字眼!”
 
纪南珂看着他额头上跳动的青筋,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了不起,竟然把万年大冰山惹怒了。
 
不过也不奇怪,每次只要是有关蔓溪的问题,他都会沉着一张脸对她,恨不得杀了她。
 
蔓溪,是温柔娴雅的淑女,是锦城有名的千金名媛,断然是不会说出这么粗鄙的字眼的。
 
而她,一个孤儿院长大的野孩子,现在能嫁进豪门,嫁给锦城最矜贵的男人,在所有人的眼里,只怕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厉莫寒一双阴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良久蓦的一把甩开捏着她的手,眼眸中的冷意几乎要让纪南珂溺毙。
总裁霸爱:陆先生请上位纪南珂厉莫寒全章节目录小说试读
厉莫寒整个人挤进了她的双腿间,纪南珂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便去推他。
 
“厉莫寒!你疯了!”
 
“你不是要玩么?怎么?怕了?”
 
冷狞的表情,讥讽的话语,全都如利刃一般扎入纪南珂的心窝。
 
手上一个用力,纪南珂便被抱坐到了引擎盖上,温热而又干燥的大掌瞬间便从她的大腿向上。
 
步步紧逼,直到危险边缘!
 
脑袋里警铃大作,纪南珂一手按住厉莫寒不断探入她裙内的大掌,另一手拼命向外推着他。
 
“厉莫寒!你别碰我!别碰我!”
 
几乎是用吼的,纪南珂拼尽了全力,奋力挣扎。
她不想在这里,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被他给上了。
 
而且,这里是酒吧的停车场,来来往往的车辆不在少数,她脸皮还没有厚到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活春宫。
 
大掌毫不留情的从裙底直接探入,径直附上了她胸前的饱满。
 
在厉莫寒略带粗糙的大掌隔着内衣覆盖住她身上的敏感地带时,纪南珂只觉得脑袋里訇然作响,连呼吸都乱了。
 
扬起手,几乎是反射性的便向着他冷峻的脸招呼了过去。
 
只是,却被他另外一只手掌猛然间擒住。
 
“你不就是喜欢这样么?还是说,你喜欢更刺激的?”
 
越来越过分的话从厉莫寒的口中吐出,逼得纪南珂红了眼眶。
 
记忆中那个矜贵冷傲的男人,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可怕?
 
让她几乎快要不认识他了。
 
“莫寒,我求你,不要……”
 
嗫嚅的话语夹杂着几丝的哽咽,在夜风中飘荡,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内衣背后的扣锁被他打开。
 
胸前的一松,让纪南珂脸色陡然间变的苍白如死寂。
 
“求我?在蔓溪求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嗯?”
 
厉莫寒的话让纪南珂整个人蓦的僵住,她闭了闭眼,有些颓然的开口,“那件事,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你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他怎么会信呢?
 
他永远都不会相信她!
 
因为,在他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纪蔓溪!
 
阴厉的眸子透露出骇人的冰冷,如同冰锥一般直刺入骨。
 
“要不是你,蔓溪怎么会死?!你不是处心积虑的想要爬上我的床么?我现在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他的大掌便停在了她单薄的底裤上。
 
黑暗中,一道狭长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那道纤瘦的身体,在她的身体倒下时,眸色微微一敛,人却未动。
 
前面的司机注意到那抹倒下的娇躯,回头小心询问,“先生,要不要救人?”
后座的男人狭长的丹凤眼微闭,薄唇微启,“开车!”
 
司机有些诧异的看着车内的男人,今晚他家先生可是两次出手救人了,这和他以往的作风完全不同。
 
今天不知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那女人的缘故?
 
虽然满肚子疑惑,但司机却也不敢多问一个字,只是回过头来,将车开到纪南珂旁边停下。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