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喻楚楚沈牧谦全文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棠之依依 2018-12-08 阅读


《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喻楚楚沈牧谦的书名叫《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它的作者是棠之依依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直到喻楚楚闷不吭声的把孩子打掉,沈牧谦才突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个结婚了半年的妻子。 他和她的婚姻始于无情,终于陌路。 本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精彩阅读:
 
“突发性事故而已。这种事情医院很快就会来处理。”黑暗中沈牧谦的声音不缓不慢,一点都不着急,从容淡然的道。
 
“牧谦,我好害怕!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和我聊天好不好?”尤碧晴用力的抱着沈牧谦。
 
“你想聊什么?”
 
“中午我们去吃农家菜?”
 
“看看吧。”
 
“等我从国外回来,就去度假?”
 
“在看看吧。”
 
尤碧晴不断的问,沈牧谦简单的答。
 
最后问得沈牧谦皱了眉,和尤碧晴的聒噪比起来,喻楚楚就显得太安静了,她那么大的人就像是隐身就完全不存在一样,一点声息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啪!”的一声灯亮了。电梯恢复了正常。
 
灯亮的一瞬间,沈牧谦和尤碧晴同时看到了倒在地面上的喻楚楚。
 
沈牧谦的眸子清冷,难怪这个女人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原因竟是这样的。
 
尤碧晴神情阴郁,生气的盯着喻楚楚,她竟然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那刚才她和沈牧谦一唱一和的秀恩爱,那等于是白整了!
 
“碧晴,你先回去,下午还要赶飞机。我带她去看一下医生。”沈牧谦和尤碧晴道。
 
不管怎么样,喻楚楚都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有事,他不能不管。
 
“好吧……”尤碧晴有点不乐意,但是看沈牧谦带着命令的眼神,她又不敢,只能说,“我先走了。”
 
沈牧谦抱起轻盈的喻楚楚,按了向上的电梯,直接诊室。
 
“你们年轻人不要总是图一时快活,干什么事情都要做好保险措施。真以为这是在考验身体素质?”医生一边让沈牧谦把喻楚楚放在病床上,一边不客气的和他道。
 
“楞着作什么?赶紧把病房放下来。叫她要过一个小时再走的,一个小时还没到就走了。看着情况,多半是小产后大出血!”
 
沈牧谦现在才发现自己手上都是血,连白色的衬衫袖子上都是血渍,妖娆又腥红,素来冷静的眼眸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沉声问,“你说什么?小产?”
 
“刚做人流,不是小产是什么?!麻烦你先让开,我们推她进手术室!”
 
沈牧谦大脑一片空白,喻楚楚怀孕了!喻楚楚还擅自打胎了!这个消息把让他有点难以消化。
 
喻楚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白色的病房内,五月的太阳很温暖,可她却浑身酸痛,身体还有点凉凉的感觉,原来流产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这哪里叫做无痛人流?统统都是骗人的!
 
她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做完手术之后就离开了休息室,然后在电梯里面遇到了沈牧谦和尤碧晴,后来电梯坏了。
 
好像她就昏倒了。
 
最后是怎么样?是医院的人把她带回来的?还是……?
 
喻楚楚心突然有点虚,不断的打鼓,沈牧谦有没有知道她擅自把孩子打掉的事情?
 
这个病房和一般的病房很不一样,独立的病房,房间里面的布置很豪华,如果是医务人员把她扶回来的,一定不会给她安排在豪华病房,那就说这一定是沈牧谦给她安排的。
 
可病房里面冷冷清清,除了她以外,没有一个人。
 
喻楚楚以为是沈牧谦回来了。病房门一推开,进来的人并不是沈牧谦。
 
她妹妹喻甜甜抱着一束鲜花带着她的干妈许敏佳进来了,后面还跟着曲言。
 
许敏佳50开外,却保养得极好,穿着丝绸带着的素花的旗袍裙,雍容华贵,她是喻甜甜的干妈,也是的喻楚楚的婆婆。本来许敏佳一直想要喻甜甜做她儿媳妇的,可最后阴差阳错喻楚楚做了她的儿媳妇,她对这个儿媳妇,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能接受的原因也就是因为喻家的家族势力。
 
曲言玉树临风站在他们的身边,他是喻家的养子,深的喻家爷爷的喜欢,同时他也是喻甜甜喜欢的人。
 
在这之前,她一个人都冷冷清清生活了大半年了。这住个院,周边瞬间变热闹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出个事情人人都盯着。
 
“楚楚,你好点没?”最先走到喻楚楚身边、关心她的人是曲言。
 
曲言一走到她身边,喻楚楚就清楚的感受到了喻甜甜锋利的眼神中带着对她浓浓的敌意。
 
“言哥哥,姐姐现在肯定不好!”喻楚楚还没开口,喻甜甜就把曲言拉开,在曲言的耳边轻轻的道,“言哥哥,我干妈也在,你注意一点影响。”
 
曲言有点不甘,可念及喻楚楚的婆婆许敏佳在这里,表现太亲密,会让喻楚楚在沈家的日子更加不好不过,他还是退到了一边。
 
许敏佳眸中带刺,她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媳,可她也不喜欢其他的男人对自己的儿媳太过于亲密。“楚楚,你好点了没?哪里出了问题,还住院来了?”
 
许敏佳脸上挂着微笑,眼眸却落在了她的病床上,这病床上竟然没有病人的挂诊卡!她是听到和她一起逛街的喻甜甜说她这儿媳妇住院了的,而且还是妇科。既然是妇科,那就关系到子嗣的重大问题,她就必须来看一下。
 
她是在笑,可这笑意太冷,如果她说她是因为打掉了孩子来住院的,估计许敏佳会扒了她的皮。
 
喻楚楚牵动嘴角,有点心虚的道,“妈,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喻楚楚沈牧谦全文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姐,这花我先放在花瓶里了。”喻甜甜笑了笑,把她手上那束鲜花放进了喻楚楚床头柜的花瓶中,然后关心的道,“姐姐,你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叫医生来。毕竟打胎不是一件小事!你看你,还说没事,都住医院了。如果不保养好,以后不能生孩子可是大事!”
 
喻楚楚打胎这件事情,她是通过在她在妇科实习的铁杆姐妹张燕说的,喻楚楚打胎之后,引起子宫大出血,所以才住院的。
 
喻楚楚杏眸带怒的冷瞥喻甜甜,喻甜甜说完之后没事一样的继续拨弄她的那些鲜花,笑容格外无辜。
 
这个喻甜甜真不愧是落井下石的高手。
 
喻楚楚手握拳头,真的很想揍这个喻甜甜一顿!奈何她现在失血过多,现在动不了手。
 
“甜甜,你和我说清楚一点!你姐姐打胎?楚楚是因为打胎之后才住院的?”许敏佳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沉着眼眸怒问道。
 
子嗣对于他们来说,尤为重要。现在她就只有沈牧谦一个孩子,在沈家人少势力薄!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个继承人,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关注,也就会多一份影响。可她一来,听到的消息竟然是喻楚楚流产的事!!
 
喻甜甜无辜的盯着许敏佳,有点结巴的故意问道,“干,干妈,这事你不知道?”
 
“我知道就不会问你了!”许敏佳严厉的盯着喻楚楚,生气的质问,“喻楚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喻楚楚心烦气躁的闭上眼睛。
 
本来是一件极为隐瞒的事情,现在被喻甜甜搞得人尽皆知。
 
许敏佳现在看她就像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一样,想把她生剥活吞!而她也却是没办法狡辩,她不说话,等会许敏佳去医生那里拿到她的病例之后,就会知道她确实是把孩子打掉了。
 
许敏佳更加的生气,冷声道,“曲言,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你少掺和!”
 
喻甜甜像朵解语花一样,在许敏佳和曲言之间穿梭,再次拉开曲言,“言哥哥,这是姐姐他们家的事,你少说两句。”
 
和曲言说完,她接着安慰许敏佳,“干妈,你先冷静一下。姐姐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瘾,所以不好说。”
 
“她能有什么难言之隐?”许敏佳怒火难平,整个病房里面一片安静。
 
喻甜甜低头垂眉,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
 
“甜甜,你有什么话就和干妈说!”
 
喻甜甜胆怯看了一眼喻楚楚,然后轻声、又怯怯的道,“干妈,其实你知道的。姐夫常年不回家,也许姐姐觉得这个孩子不好交代,所以才把孩子拿掉……可能是这样……”
 
喻楚楚被沈牧谦冷落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喻楚楚突然之间怀孕,然后又偷偷摸摸的把孩子拿掉,这里面能想象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怀着是沈牧谦的孩子,喻楚楚怎么可能不要这个孩子,那就是有另外一种可能,孩子不是沈牧谦的!
 
“喻甜甜,你胡说什么?”最先反映过来的人是曲言,他怒斥喻甜甜,“没凭没据的你乱说什么?”
 
喻甜甜被曲言这样训斥,瞬间就觉得委屈了,“言哥哥,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许敏佳一愣,眉头越蹙越深,总算是明白了喻甜甜的话了,“喻楚楚,你说!是不是甜甜说的这样,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牧谦的,所以你才偷偷的把孩子拿掉?!”
 
喻楚楚发白的手指气得颤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是喻楚楚想到最坏的结果,孩子已经不存在了,居心不良的人可以胡乱的猜测这个孩子的来由!她和沈牧谦的关系疏远到比陌生人还不如,如果不是那一个晚上,她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偏偏那天晚上沈牧谦还喝醉了酒,事情做完之后就走了,他可能根本就不记得他和她做过夫妻之间的事。
 
自己说不清,沈牧谦又无法给她证明。她现在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被许敏佳知道流产这件事,她已经要吃不了兜着走;现在还被许敏佳误会她怀不是的沈牧谦的孩子,这后果更严重。
 
“妈,不是这样的……”虽然说不清,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要说解释一下,哪怕解释起来和她的脸色一样苍白无力。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我想你会很差劲,但我也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许敏佳气得胸口起伏不平,拿起电话就打,“你这样的女人还继续留在我们沈家,只会继续败坏门风。我要给牧谦打电话,离婚!你们给我马上离婚!”
 
“妈,离什么婚?”许敏佳电话还没打出去,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记平稳低沉的男声响起。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