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偷走等待宋晚傅邵铭完本大结局小说免费试读

逃离荒芜 2018-12-08 阅读


《岁月偷走等待》小说简介完结小说《岁月偷走等待》是逃离荒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宋晚傅邵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宋晚不明所以的看向他,正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傅邵铭忽地扼住她脖颈:“你以为你苦难日子到头了吗?我告诉你宋晚,你真正受难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精彩阅读:
 
为什么她要承受所有的一切?为什么现在还要折磨她?
 
那一阵又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不断的侵袭她的身子,到最后宋晚麻木的差点晕厥过去,在恍惚的意识里,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双手,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宋晚你要从这里出去!你要摆脱他!你不可以睡不可以睡!”
 
几次折磨下来,宋晚如同失了魂的驱壳,任由人摆弄。她满身狼藉的趴在地上,满身伤痕,甚至没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
 
傅邵铭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冷笑着,阴森的双眸中没有一点波澜:“你受折磨的日子还长的。”
 
说完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宋晚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疼痛和疲惫,就此晕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她紧咬牙关,隐忍着疼意强制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拖着狼狈的身体,用罩沙发的那块布遮盖了自己的身子,随即缓缓的挪到了门口,还没开门,就听到了门口的动静。
 
有人看守了,她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宋晚难过的垂下目光,隐忍不住心底的委屈低低的抽泣起来。
 
她死咬着牙关,红着眼睛在房间里挪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极小的窗口。看到窗户没有上锁之后那颗绝望的心顿时生起一丝光亮来。
 
她伸出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个窗户,再慢慢的从房间里找各种可以垫脚的东西叠上去。浑身是伤的她没有办法做到很灵活的逃窜,每挪动一步,她都觉得钻心的疼。好像有人用针随时扎着她的皮肤。
 
尤其是动作稍微一大,便牵动了全身的伤口,疼的她眼泪不止。
 
可是她知道,这就是她目前唯一可以出去的办法,如果不忍着,不尝试,她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个傅邵铭的手中。
 
她不能死,不能就这么失去她的人生!
 
想到这些,宋晚再次撑起自己的身体,竭尽全力的爬到了窗口。
 
还好她身体瘦弱,从那个窗口爬出去并不费事。她探出头看了下高度,下面是一滩脏水,四周都是又窄又脏的巷子。
 
所幸不高!
 
一咬牙,她便跳了下去,溅起一滩的污水。
 
她不敢出声不敢多逗留,坠落到地后立刻紧着身子用最快的速度挪离了这里。
 
现在应该是深夜了,漆黑的巷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宋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远离这里,越远越好!
 
于是她闷头往前跑着,不管身上的伤口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撕裂,她一心往前奔跑。
 
跑了好一会,直到旁边的景象越来越开阔,越来越熟悉的时候她才慢慢的放慢了脚步。
 
终于摆脱了那个恶魔之窟,终于看到了她熟悉的地方。
 
宋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路边。此时天还没有亮,道路两旁的路灯昏暗的照着。她循着自己三年前对这些路的记忆,摸摸索索的来到了秦照的公寓。
 
公寓保安室是二十四小时值班有人的,当时的门卫一时间没有认出她来,直到宋晚急忙的道明自己的身份,门卫才恍然大悟:“你……你怎么成这样?”
 
“我出了点事,麻烦你帮我开下门。”
 
她声音沙哑,门卫见状立刻开了门让她进去。
 
宋晚直接上了电梯,来到了秦照的家门口。
 
她深深的呼了口气,想起自己所受的委屈终于能在爱人面前倾诉时,她悬在心里的石头轰然落地。她无力的摁着门铃,摁了好久里面才有反应。
 
当门开的那刹那,支撑宋晚最后的一点气力也被抽回,径直倒在了秦照家门口。
 
“宋晚?”
 
此时秦照穿着一身朴素的家居服,看起来正睡醒的模样。在见到来人竟然是宋晚之后,诧异不已。
 
宋晚再也忍不住情绪,垂下头便流出了眼泪。
 
“秦照,救救我!我在会所里面碰到了当年你撞的那个女人的亲哥哥,他把我弄成这个样子,我差点……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想到之前那些噩梦一般的画面,宋晚声音颤抖的痛哭不已,她心底的脆弱顿时全部展现在秦照面前。差一点,她就见不到自己的爱人。
 
可是秦照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反而态度冷淡的反问她:“你去会所找他做什么!”
 
听闻这话,宋晚立刻摇头:“不是,我不是去找他!我是去找你的,可是会所那边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把我带到了刑……傅邵铭的那间房……”
 
“宋晚,你现在是在跟我撒谎博取同情吗?”
 
秦照忽然开口,宋晚顿时没了声,不可思议的抬起头对上秦照冰冷的视线,她不明白秦照为什么会这么说:“你说什么?”
 
紧接着,秦照忽然转身走到屋子里拿出一叠照片来,狠狠的甩到了宋晚面前:“这些是什么你好好看看!我刚回来就收到会所那边发给我的东西,我竟然不知道你一出狱就去做了这样的人?你缺钱吗?你缺钱跟我说啊!我哪里养不起你?”
 
那叠照片上竟然是宋晚昨天在会所里面被人强迫拍的香艳照片,尺度之大,她自己都不敢置信。她立刻摇头反驳:“我是被强迫的!你难道没有看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吗?他们把我带到那个房间,一言不合就……”
 
“如果不是你自愿,你又怎么能被带到那个房间?会所的那个面具难道还是别人强逼着你带上去的吗?”
 
秦照厉声开口质问着,宋晚一遍遍的解释:“面具?那是他们工作人员要求我戴上的!我递给了他们邀请卡,他们就让我戴,我以为……”
 
“我真没想到三年的牢狱竟把你变成了这种样子?宋晚,我对你太失望了!你即将出狱的时候我就为你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你出来我弥补你。可是现在呢?你一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发泄你自己的快欲,居然去会所浪荡成这副模样?”
 
“秦照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是看你让我去会所我才去找你!那个面具……”
 
“我什么时候让你去了?会所那个地方我会让你去吗?!”
 
宋晚一时怔愣了,疯了一般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公寓里面的桌旁解释道:“你写了一张字条,让我去居所找你,还给了我邀请卡。”
 
“宋晚你别找什么借口行吗?我压根就没有让你去过居所,我这个公寓我都好几天没回来了!你现在做了那么放荡的事来跟我哭惨,还把锅甩给我,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给你钱?还是给你当个备胎?”
 
宋晚全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那个字条到底是谁写的,看那字迹,就像是秦照的,可是他为什么一直否认?
 
“秦照你不相信我吗?”
 
宋晚泪眼婆娑的看向他,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再深入解释,她满脑子都是纷杂的情绪,就像无数只苍蝇在她耳边回响着,她思绪很乱,找不到头也抓不到尾。
 
秦照冷冷的质问她:“都拍这样的照片了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三年牢狱之后我算是看清你了,这笔钱算是我补偿你的,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说完便签了一张支票,甩在了她脸上。宋晚犹如被人当头一棒,呆呆的看着曾经的爱人,大脑一片空白。
 
这算是分手吗?
 
她刚摆脱痛苦,就要分手了吗?
 
“秦照,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是从你公寓里看到那张字条才去会所找你,被人带到了傅邵铭在的地方受尽折磨,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你却不相信我,还……还要跟我断绝关系?”
岁月偷走等待宋晚傅邵铭完本大结局小说免费试读
她双目放空的倚靠在墙壁上,浑身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劲头。
 
“你可知道我为了你尝尽了三年的牢狱之苦,可你却……连信任都不肯给我?”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在监狱里过的一幕幕,那种痛苦,如果不是她自己亲身体会,她自己都无法想象。
 
被人践踏,被人糟蹋,被人诬陷,甚至被人群殴,她咬着牙一点点过来,为的就是撑满期限出狱,好跟他在一起过日子。
 
结果却是这样……
 
“宋晚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用牢狱之苦来压我?当初替我入狱难道不是你同意过的吗?我从未强迫过你!在你入狱这段时间,我对你舅舅一家人仁至义尽,我对你也问心无愧!可是你出狱第一天干了什么事!你看看你干了什么事!”
 
秦照指着那些香艳的照片冲她怒吼着,宋晚仿佛被他一掌一掌的狠狠扇着耳光,秦照决然的将她推至门外,一字一句的开口:“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说着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随着那阵关门的急风,那张支票被扫到了宋晚的脚边。
 
她身上还裹着那张盖沙发的布,浑身脏污又狼狈,就像一个乞丐一样。她无力的瘫在一旁,双眼漆黑,无比绝望。
 
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唯一心里头还能想到的就是舅舅家。
 
宋晚虽然是领养,但养父养母待她极好,如同她的亲生父母一般。可是在初中的时候,双亲意外去世,只留下一笔遗产给她。
 
舅舅舅母当时通过法庭拿回自己的抚养权,让她住在他们家。
 
但那些年,她过的不是很好。因为她渐渐的知道舅舅舅母只是为了那笔遗产而照顾自己,对自己也是冷言冷语,那种寄人篱下的自卑感,每天让她战战兢兢的活着。
 
当年入狱,也是受尽了舅舅舅母的白眼。
 
可能他们是宋晚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宋晚竟然不知不觉的便靠近了舅舅家。
 
此时天已经亮了,舅母习惯早起,刚进小区她就远远看到舅母和舅舅两人小跑着从家里出来,穿着运动装的他们是去晨跑的。
 
宋晚下意识的躲了下,正好听到舅母谈起她:“宋晚听说是昨天出狱,我啊真希望她可别来找咱们了,我们丢不起那人!”
 
“昨天出狱没有来找咱们,就证明她也还有点廉耻!要是真敢过来,我肯定不会让她进门了。”
 
“……”
 
这些话就像是另外的一把利刃,直接扎到了宋晚的心头上,她仅存的一点希望都瞬间破碎。
 
没有任何人为她说话,没有任何人惦记着她,她傻傻的替人受了三年的牢狱苦,得来的只是一笔无用的金钱……
 
她以前和父母活的那么开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的狼狈。如果爸妈在天上看到她活的如此难堪,又会心痛成什么样?
 
宋晚感觉自己仿佛堕入了一个地狱,她看不到任何光亮,一片黑暗的她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她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漫无目的的走着。惨白的脸上灰暗无比,像是一具行走的死尸。
 
见到她的路人都忍不住敬而远之,好像她是什么恶心的东西。
 
已经绝望的她提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了一处湖泊旁,早上的冷风刮的生疼,朦胧的晨雾还没有来得及消散开,看着水汽氤氲的湖面,宋晚好像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妈妈……”
 
她嘴角忽然勾起一丝笑容,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高高的坝堤,整个人在短时间内忽地放松。一切的阴霾一切沉重的负担顷刻间从她身上卸下。
 
心中的那股绝望似乎在驱使着她慢慢的往前走,脚步沉重的如挂了铅一般,她的眼前在此刻竟然出现了幻想,看到母亲的脸挂在湖泊上方,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似乎在追逐她母亲。
 
就在她一脚踩空的瞬间,她的整个身子忽然被身后的人拽到了后面,硬生生的将她从死亡边缘拽了回来!
 
很快,她的耳边再次响起一个撒旦般的声音:“想这么轻松的死去吗?没门!”
 
这个声音将宋晚立刻从她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她猛然抬头,傅邵铭阴冷狠厉的脸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容不得她有下一步反应,她整个身子就被傅邵铭扛在肩上,重重的扔到了他的车后座!而后又从车厢后拿出一捆绳子,牢牢将她的四肢捆绑在一起。
 
本就没有力气的宋晚三两下就被他制服,没有半点反抗。她双目呆滞又绝望的盯着前方的某个点,眼睛通红,毫无生气。
 
身体上的伤痕青的青,肿的肿,看着颇为渗人。
 
傅邵铭怒气冲冲的将车开离这里,行到半途中,后座的宋晚才毫无生气的开口:“为什么要拦下我?为什么要拦下我!”
 
后一句,她的情绪突然爆发起来,全身上下都胀的通红无比。傅邵铭看了一眼后视镜的她,冷若冰霜:“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就这么轻松死去岂不是便宜了你?”
 
宋晚已经失去了生的希望,听到傅邵铭如此残忍的开口,她反而平静了下来。嘴里喃喃的露出讽刺的笑意,也没有力气再开口说话了。
 
傅邵铭将她带到了一栋幽静的别墅里面,刚进门就听到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哥哥……”
 
“跪下!”
 
傅邵铭一手将宋晚推到女人面前,呵斥一声。已经绝望的宋晚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双目无神,浑身上下狼狈不已。
 
傅邵铭见她毫无反应,右手狠狠一摁,宋晚整个人一下子就被他摁倒在地,膝盖咚的一声重重的跪在地上!
 
“哥!你这是干什么?她是谁?”
 
宋晚面前的女人坐在轮椅上,空荡荡的裙子垂下来,并没有双腿。姣好的面容此时露出一些惊慌,尤其是看到傅邵铭对宋晚如此暴力,心中更是惊诧。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