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通灵师小说推荐_阴阳通灵师全章节小说阅读

沈三爷 2018-12-08 阅读


主角:白慕秋,林冲。讲述了:灵媒又称通灵,我的职业就是如此,身为菜鸟的我,在某天去给一大户人家通灵时,竟连续发生了命案,随后的校园女生跳楼,会下降头的巫师,本以为只是大户人家的内部斗争,但却没想到最后竟引火烧身了……
 
精彩试读
 
那边二人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其实个中可能,他二人不是傻子也是能猜出大概来,堂堂皇帝却是想用一个.....一个有些痴傻的女子来做威胁的事,反而落了更多面子,只是这样的事,他们也没胆说出来。
 
“不去会怎样?”白娣沉默了片刻后开口,她心里更多的是顾虑后面会发生的事。
 
酆美迟疑了一下,视线扫过面前的三个女子,以及这院中忠心耿耿的家丁,大多都是老弱,叹口气道:“.....陛下那边若是见不到我等二人回去交差,肯定还会派人过来的,这汴梁虽然大,但是外面兵荒马乱,就算我二人冒险私放夫人们也逃出去,外面女真游骑、溃兵还是在的,这个风险谁也担待不起。”
 
“我说的是,若是不去,后面会发生什么!”白娣又一声问出来,声音高了许多,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大声说话,脸上涨的发红,“是不是陛下要发兵打这座全是老弱妇孺的府邸?”
 
“这....这...大概会是这样。”毕胜点点头,脸转过一边。
 
风在夜里吹,悬挂的灯笼在屋檐下摇摇晃晃,过了一会儿,声音再次响起,白娣眼眶有些发红,“我弟弟为国抵御女真,已经两天两夜未曾休息......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对不起....对不起....”毕胜的声音压抑的嘶哑。
 
周围的禁军羞愧的低下头。
 
......
 
城外,女真大营皇帐。
 
完颜宗望率兵急速赶回,视线中周围尸体绵延的铺开,火光冲天,大量的营帐被烧毁,人影幢幢互相纠缠着厮杀,而自己父亲的皇帐那边却是彻底的安静下来,不少武朝人护在周围,这些人服饰他从未见过,不像是的士兵的服饰。
 
.....
 
帐内,白宁起身,拍拍完颜阿骨打枯瘦的肩膀,“大概就是这样,你没办法考虑,你一死,我有的是时间对付你几个儿子,到时候后继无人可别在九泉之下埋怨,你护不了他们一辈子的,你说呢?”
 
老人闭目想了许久,又努力睁开眼帘,点点头,简单的说了一句:“好。”便是看向那边受伤但不敢妄动的身影,“去吧....通知大家停手。”
 
完颜阇母憋屈的死死握住拳头,看了一眼榻前站立的人,愤然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
 
“杀过去——”
 
完颜宗望怒喝出声时,看到皇帐掀开,完颜阇母走了出来,立即收了收手势,“等等,那边怎么回事.....”
 
高大身躯挤过戒备的锦衣卫,走到空旷的地带,声音犹如奔行的河流,转眼间在营地上空传开:“女真健儿们——”
 
此时营地中,凶悍悲戚的杀戮还在继续.....
 
矮胖的身影颤颤缩缩持着刀,与一名小宦官啊呀呀的大叫冲来躲去,他躲过一名女真人的钢刀,冲对方大叫“我爹是高俅......他是三衙太尉....”
 
“妈的,你爹已死了。”小晨子用脑袋顶在那女真士兵的腹部,将对方抵开回头大叫。
 
高沐恩气急跳起来,“对啊!老子爹死了,你这蛮人就不怕我爹半夜敲你家门啊!”
 
说着话时,女真士兵又来,小晨子冲他叫道:“督主交给你的武功秘籍,你没练啊....”
 
“什么武功?”
 
“我亲手交给你的——”
 
“艹.....老子以为是你给我写的情书,一恶心就当厕纸用了。”
 
“....我艹!”
 
钢刀砍过来,高沐恩吓倒‘啊啊啊’叫了一声跌倒在地,就见刀锋在视线中越放越大....
 
“女真健儿们,都停手——”
 
声音过来时,刀锋悬在高沐恩的鼻尖,他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上,下体哗哗哗的有液体流了出来。正片营地忽然安静了下来,望向过去。
 
完颜宗望骑着马冲上前,“叔叔....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胁持我父亲?”
 
阇母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并不清楚金国皇帝与对方达成了什么交易,不敢妄下断言,他看向周围的武朝人,几乎是咆哮出来:“武朝人,你们可以走了——”
 
马背上的金国皇子望着黑夜的苍穹深吸了一口气,朝周围挥挥手,“把路给他们让开。”
 
他心里终究是不甘。
 
“父亲要撤兵了,那就撤吧,我不甘心失败,至少还要再打一次。”他低沉的几乎怒吼出声,披风在青冥的颜色里展了展,翻身上马,“那帮人此刻肯定会回汴梁,那时大门肯定打开,我们杀过去,也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女真的狼——”
 
他策了策马头,声音高呼,随后一夹马腹纵奔出去,“最后....给他们一点教训!”
 
骑兵纷纷上马集结,琼妖纳延、银可术等将领带着自己所辖人马,上万骑兵在稍后的半个时辰内汇集成一股洪流,冲出了营地,踏着震动大地的马蹄声朝着汴梁方向急袭而去。
 
轰隆隆的巨响,越来越远。
 
.....
 
天将大亮。
 
苍凉充满血痕的道路上,白宁浩浩荡荡一群人正朝汴梁方向回去,周围响着受伤的人疼痛呻.吟,有的难以忍耐剧痛而高声叫出来,有的走到半路上就已经断气,尸体被认识的人背着,沉默的前行。此去一行五千多人,能回来的只剩下一半多点,锦衣卫、番子中纵然学过武艺不在少数,但到底还是参差不齐的,此次夜袭,也算是优胜劣汰,活下来的,手上的武功底子都不弱。
 
“督主!”有些嘶哑的声音从旁边过来,随后变大,身影靠近后,白宁望过去。
 
是关胜。
 
他带着缠着绷带的郝思文、韩世忠二人从另一侧的人群中过来,对着比他小上许多的男子拱了拱手,脸上带着一些惭愧,一些愤怒。
 
“....督主,末将未能将女真人的攻城器械尽毁,自觉惭愧,折了许多部下。”
 
“只是末将不解,为何只有东厂众位过来,而不见禁军......”
 
“死的那些将士.....都是难得苗子,可惜了啊!”
 
杂乱的情绪让这位一向稳重的将领显得话语有些颠乱,他身后的韩世忠等人同样红着眼睛,看着白宁,想要从他嘴里知道一些答案。
 
“此次过来,本督也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意志,只是后来与完颜阿骨打达成了一些共识。”白宁一边说,往前的一路上,视野中都是毁坏的良田、鲜血染红的原野、随处可见的尸体,越来越多,而后目光陡然间一厉,“因为....本督突然觉得为了朝堂上那帮垃圾就这么牺牲所有人,有些不值。”
 
“都是一些无胆鼠辈。”关胜愤然转身离去,郝思文叹口气与韩世忠拱手告辞,追他去了。
 
白宁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看着林冲、小晨子等人在照顾伤员,忙前忙后的奔走,思绪回到女真皇帝的榻前想到那威胁的话语,觉得有些儿戏,原本只是临时起意的说说,没想到完颜阿骨打居然会答应下来。
阴阳通灵师小说推荐_阴阳通灵师全章节小说阅读
他定住脚步,眼角跳了一下,除非对方和他想的差不多.....反而是利用他来借坡下驴,那个老人估计亦是有心思退兵了.....白宁望向汴梁若隐若现的城墙,微微叹了一口气。
 
旋即,一抹绯红从不远处过来,大抵是已经安排好了日月神教的人接下来要做什么,她过来时,白宁才注意小瓶儿半身都染着血,和那身红色已经融为一体。
 
“安顿好了?”
 
女子眉眼含笑点点头,轻轻摇曳着裙摆贴近过来,把他整理有些凌乱的长发,“我已吩咐下去,让他们先离开汴梁,去办一件事,过后我再去汇合。”
 
“你也准备离开吗?”
 
小瓶儿嘴角勾起一个媚人的弧度,“.....你还没用八抬大轿娶本座过门,岂能就这么离开,我....只是想要去为自己准备嫁妆.....你绝对想要的....而且非我不娶。”
 
“刚刚我见到石宝了....不过中途他又离开,邓元觉告诉本座,他现在活的很好....比我们当中任何人都活的很好,女人、庄子、还有即将出世的孩子,这些....真叫让人向往啊!”
 
她走在前面一段,发出脆脆的笑声,脚步有些轻快的转了转身,裙摆在蒙蒙的光亮中绽开,旋即又合上......
 
伤兵、劫后余生的众人在沉寂中说话、喧闹,或者凄凉的呻.吟,带着四处尸体飞起的老鸦,嗡嗡嗡嗡的在周围交织,嘈杂......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众人一路相互扶持拖着长长队伍,陡然间后面队伍有人停了下来,伏在地上,随后脸色大变的奔跑过来,“督主....有情况...后面有大动静,人数非常多。”
 
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在这样神经绷紧的队伍里,就想烧开的油里落下一滴水,炸开了,纷纷转身朝后面望过去,远远的,一条黑线从天际的地方涌过来。
 
铁蹄裂地,随后喊杀如潮的疯狂而来。
 
“女真人....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天上一缕阳光投下来,白宁喃喃开口。
 
铁蹄踏碎大地,两三千女真骑兵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冲了过来。
 
为首的女真大将完颜银可术在奔腾的队伍中,抬起铁弓,凶狠的吼叫:“杀光他们——”话音出口的一瞬,箭矢嗖的一声,穿过马群的间隙,朝对面的人群射了过去。
 
噹——
 
黑色金边的袍袖一拂,箭矢撞在柔软的锦帛上响起金属的碰撞的响声,袖口垂下的同时,蹄音翻滚,震动地面,剧烈的抖动让另一支同样只有两三千的队伍中每一个人被震的微颤起来。
 
看着铁骑越来越近,几乎只有七八丈距离时,关胜身后残存的数百人冲到了最前面,折断的长枪、卷曲的刀口举了起来,疯狂推进过来的骑兵还未到,大风先吹了过来,拂起了他的长髯,声音也在此时撕裂喉咙般响了起来。
 
“是男人的....挺起胸膛!”
 
“我与诸位同生共死——”
 
他挥舞起手中的青龙刀,松开早已伤痕累累的枣红马,拍拍马脖子让它离开,随后跨步而出,朝着冲锋而来的女真骑兵挥砍过去。
 
“杀啊!”刀锋落下,奔跑的战马扑倒,抛飞的骑士在空中断成了两段,后面、侧面还有更多的骑兵冲过来。
 
“接阵!”郝思文在京东路残兵中奔走,浑身的伤痕让他不能做出更大的动作。另一边,已经只有数十人的江湖人中,李文书想要冲上去,苏婉玲却拉着他向后撤,口中带着哭腔的叫:“走啊....师兄!我们走啊——我们已经尽力了,尽力了,不要把命搭在这里.....”
 
但之后,转眼间,洪流冲击过来,淹没了一切,两三千人在混乱中直接被冲散、分割开来。
 
“小瓶儿....还活着就回应一声!!”
 
白宁一掌拍在冲来的战马胸膛,击的马匹人立而起向后退了两步,上面的女真人掉了下来的同时,他声音在混乱的战场中响起。
 
脚步匆忙的行走寻找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刹那间,一杆长枪捅过来,白宁看也没看对方,脚步扭了一下,身子侧了侧,拔剑向上一斩,血肉横飞中,尸体掉下马背。
 
汹涌的浪潮中,他就像一叶孤舟,在飘曳,行走杀戮间,死在他剑下,掌下的女真人一路蔓延开,视线一直在寻找、四顾。
 
他看见了栾廷玉一棍砸碎战马的头颅,又是一棍扫飞落下的女真士兵.......
 
他看见了林冲长枪大开大合,风雷扫穴般在与几名骑兵周旋,然后一枪刺落一道身影......
 
他看见了海大福疲惫的垂下双臂,向后不断的退去.....
 
他看见了曹少卿双手握剑,将宽长的白龙剑砍下了一名女真人的头颅,冷漠的脸上带着高傲和不屑......
 
一切都在混乱,高沐恩和小晨子被一名女真骑兵追杀,颤颤兢兢的在四处乱跑,然后又被人救下,俩人想要感谢,雨化恬斜眼看了一眼,便是离开。
 
“看没看见小瓶儿....”雨化恬过来时,白宁看向他。
 
“她朝城门方向过去了!”
 
他低声应了一声,有女真骑兵杀过来,醉雨剑一扬磕了过去的一瞬,银色小芒飞出,从那人的脖子划过一道血痕。
 
银芒飞回,入槽。
 
“她....会不会自己先逃回去了!”
 
白宁冷漠的回头看他一眼,剑锋唰唰砍出,锋气从雨化恬身旁过去,传来噗噗噗几声,三道女真身影举着钢刀倒下的刹那,剑身归鞘,白宁转身就走。
 
“且战且走,不能都死在这里!”
 
战场上,完颜银可术收了收手势,又打出去,号角在变动的吹响,外围的骑兵开始散开形成一道弧圆环绕整片的厮杀中心地带一步步围拢过来。
 
循着号角声望去,关胜看着对方骑兵队伍的变化,立即让身后的队伍开始朝后面的两千人靠拢,“韩泼五,你立即去告诉督主.....必须突围,一旦包围成型,谁也走不了了。”
 
“你呢....那你呢!!!”韩世忠这段时间与这批人待一起久了,自然生出许多感情来,此时听到对方言语的态度,意识到了其中会发生的事情。
 
“别问那么多!这是军令,立即通知督主,赶紧撤出去,人不能都死在这里!”关胜从厮杀中退回来,手臂上又多了一道伤痕,鲜血从残破的臂甲里渗出来,血淋淋的一片。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