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道长朱祥胡文斌小说列表分享

祥浪 2018-12-08 阅读


主角:朱祥,胡文斌。讲述了:事有阴阳两面,物有因果之说    万物没有绝对,同样万事皆有因果。    阳间土下黄泉路,举头三尺有神明。    没遇到鬼怪的人,一辈子平凡度过。    遭遇过的邪物的人,纠缠不清一辈子难以解脱。    常年在外漂泊的朱祥接到家里电话,父亲竟然被‘脏东西’残害之事。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朱祥难以接受,在同事胡文斌陪伴下回到家乡。自从此事灵异事件频频发生,发现同事胡文斌竟然懂得降魔驱鬼之法,更奇异的是朱祥的血液竟然也能够驱鬼邪、、、    父亲为何而死?朱祥血脉隐蔽着什么秘密?胡文斌到底是什么身份?……
 
精彩试读
 
媳妇见他如此生气,一时间不敢多说。 
 
    朱祥连忙过去拦住朱黄牛,怕他再动手。 
 
    他心里知道黄牛叔对他还是很不错,从小到大都护着他。所以他也很尊重朱黄牛。 
 
    在村里很多人也都喜欢朱黄牛这个性,只不过他娶了这媳妇后,村里人知道他媳妇厉害,也就少于来往了。搞的朱黄牛非常无奈,又没办法。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牛叔,你别生婶婶的气。都是我的错,给你们添麻烦了。”朱祥劝道,虽然他很看不惯这婶婶,不过也不想他们为自己吵架。 
 
    朱黄牛见他来拦,再看胡文斌在外看着。觉得脸面很挂不住,恶狠狠盯着媳妇“如果你在胡说八道,老子就把你活埋了!” 
 
    媳妇见他这么凶,心中虽然很憋屈,不过也不敢再多说。哼叫一声,躲到卧室去了。 
 
    “祥子,你别放在心上。你也知道你婶就那样。”朱黄牛笑着对他说道! 
 
    朱祥心里虽然不舒服,不过哪能怪罪朱黄牛。他心里非常清楚,朱黄牛是真的把他当晚辈照顾。 
 
    笑了笑,对朱黄牛说道没事。而后回到家中。 
 
    本来路上迫不及待回家想观看'茅山志'。可是这事让他哪有心情。就连盒子都没心情打开! 
 
    二人做好饭,抄了几个小菜。弄来一小瓶白酒。 
 
    “斌,你说什么办法能够快速赚到一百万?”朱祥心中有事,喝了一口闷酒。 
 
    07年,一百万。对于他们来说数目庞大,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胡文斌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同样喝了口酒。沉思片刻“我倒有个办法,不过也没多大把握。” 
 
    朱祥一听,连忙询问什么办法? 
 
    “算命!”胡文斌注视着他,吐出二字。 
 
    “算命能赚几个钱啊,就算做几年都不一定能存够一百万。”朱祥听后难免失落,在外见到的算命先生也不少。多半都是江湖术士,就算真骗到人,也都只能骗个几百上千,凑够一百万那要什么时候。 
 
    胡文斌不以为然,正真的算命占卜之术,岂是路边那般江湖术士相评并论。 
 
    所谓算命,就是命的大致走势参悟出来。曾经和未来都包括在内,曾经还好已是发生之事,可是未来那就不一般了,如果被人算中,那就是天机泄露。一般人岂能做到? 
 
    就算是驱魔之人,也只能观其皮毛,观人近年运势,灾难,才有可能成功。想要看人未来走势,那是不可能的。就算长期算命都会遭到天遣,更何况泄露天机! 
 
    道中有曰:泄露天机者,轻则惨死道消,魂魄灭散。重则不光自身惨死,还会连累无辜,尸横遍野,冤魂无法转世,十八层地狱,承受永世之苦。 
 
    “真正的算命,岂会是路边摆摊的江湖术士所能理解?有没有人识货,就看运气了。”他自知懂点算命占卜之术,想要用其帮助他。 
 
    告知朱祥,收拾好行李。明天出发去市区,寻找赚钱机缘。 
 
    朱祥虽不明白,但也没多问。吃完饭,便收拾好行李。之后叫来自己小时玩伴朱朝明,请他帮忙,不在家这段时间帮忙看家。 
 
    “这点小事你就交给我吧,你出去后也要注意点。”朱朝明二话没说便答应了。 
 
    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半天。看已经凌晨十二点,便休息了。 
 
    隔日清晨。 
 
    二人起床拿着行李,来到朱朝明家把钥匙交给他。嘱咐几句便出发了。 
 
    …… 
 
    到达市区时已经下午三点。 
 
    他们在这并没有熟人,找了一 宾馆开了一间双人房。 
 
    “文斌,算命也不用到市区里来吧,直接在县城里摆摊,不就得了”朱祥累躺在床上。 
 
    “第一市区人口比较多,有钱人算命几率高点。第二我选择这里是因为查过此市郊区正在开发。只要有动土的工程就一定会请风水先生观看地势。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胡文斌解释道! 
 
    朱祥听懂了。他连驱魔都能,算命看风水那是小事一桩。 
 
    “你要切记,看风水还好。不过算命可不一般,比起驱魔有过之而不及。稍有不慎,那便是身死道消,报应不爽!”胡文斌警戒他,即使以后道行再高,算命之事别掺和太深。 
 
    朱祥一听后果那么严重,心里打退堂鼓。 
 
    “既然后果那么严重,那你也别去帮人算命了。咱们想过别的办法”朱祥表情严肃,不想他再为自己冒这样的险。 
 
    只见胡文斌一笑。“这还不容易。替人算过去,不算未来,这样不就牵扯不出因果了嘛。再说到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半真半假他人又哪能知道” 
 
    恍然大悟,原来他这般打算。 
降魔道长朱祥胡文斌小说列表分享
    二人走出宾馆,看着繁华的街道。心情舒畅! 
 
    随便逛了下,买来两件合身的杂牌西装和皮鞋。回到宾馆。 
 
    “文斌,为什么还要穿西装啊”朱祥平时哪有穿过西服,此时觉得别扭。 
 
    “你懂什么,现在这社会。风水先生哪个不是穿的正经,架势十足。为了就是给客户一种很专业的感觉”胡文斌穿上西装照了照镜子。 
 
    二人打扮好后,整个人精神十足,倒也很帅气。 
 
    胡文斌吩咐朱祥,摆摊时候顺便把'茅山志'也拿去观看学习。 
 
    朱祥拿出之前没有打开过的盒子,看着这雕刻精致的木盒。他们心中激动,想知里面'茅山志'究竟什么样。 
 
    朱祥慢慢打开盒子,里面传出一股香木味。可想而知这盒子也是一件上好古木打造,绝对值钱。只是这是毛小芳传给他们,岂能卖掉。 
 
    盒子打开,里面一块黄布,包着一件物品,观其形状能看出是一本书。 
 
    朱祥拿起黄布翻开。一本厚厚的古书呈现在他们眼前,此书纸张为蜡黄色,书壳画着八卦图。右上角写着'茅山志'三个繁体古字。 
 
    他们哪能不激动,这本书里面记载着世间真正高深的驱魔法术,占卜,风水,法阵等等。 
 
    “这块黄布也是宝物。”胡文斌接过朱祥手中盖书黄布。只见布上画着八卦阴阳图,更有无数符文围绕图案。可见这块黄布绝对是驱邪利器。 
 
    听到是宝物,朱祥开心之极。 
 
    “哈哈,这下老子发达了。有了茅山法术,又有宝物在手。到时候什么妖魔鬼怪遇到我都要让开。”他心中那是得瑟的很。 
 
好在她也知道,急躁没什么用,反而露出了好几个破绽。若不是实力不错,很有可能让对方钻了空子。
 
    “既然你执意找死,本座看来必须要成全你了。”轩辕绝越打越是心惊。
 
    刚开始与姬芜神对战的时候,还能够发现对方不少的破绽。甚至其修为也没有那么稳固,显然是有大机缘让她突破了实力。可如今对方居然能够轻松接下自己的攻击,并且之后渐渐的查找到自己的不足,补齐了破绽。到现在他几乎已经很少找到对方可以猛力攻击的地方。
 
    两人说是在对战,实际上都全神贯注的不让对方找到自己的缺点。
 
    有时候,高手过招,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会影响胜负。但是他们这里可不仅仅是要分出胜负,胜者生败者死。其实姬芜神觉得自己现在年轻,前途光明,真没有死的打算。
 
    两人都没有用处自己最后的底牌,所以现在拼的就是耐心。
 
    姬芜神一边防御着对方的攻击,一边默念清静经,心里的烦躁很快平息。不过一味地防御也不是办法,因此将对方这一次的攻击抵挡了之后,不让对方有继续攻击的间隙。飞快的反攻了起来,凌厉攻击带着一阵阵的杀意,铺天盖地的碾压着轩辕绝。可轩辕绝却没有任何惧怕的表情,冷静的化解的对方的攻击。
 
    可是心里却越来越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谁死谁活,还真不一定。”
 
    当两人的武器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姬芜神捏着弦月弓的一端紧了紧,表情清冷,嘴角不屑。
 
    轩辕绝眼中的怒意一闪,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对于姬芜神此时的表情根式不满。心知不能这么下去了,姬芜神显然是在那他练手巩固自己的实力。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得不对她叹服。此女的悟性和反应却是极佳,仅仅是与他对战片刻,便能够及时将自己不足之处加以改进。
 
    “哼,我轩辕族传承万年,又岂是轻易可以击败。”轩辕绝终究还是忍住没有使出底牌,轩辕族传承至今,敌人不计其数,若被两个势力联合攻打便败,又如何能够成为仙界几大势力之一?
 
    “缘起缘灭,有何不可?”姬芜神对于这种说法没什么感觉,传承万年又如何,盛极而衰,衰极而灭原本就是自然规律。轩辕族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即便是仙界几大势力之一又如何。她不知道自上古至今过了多久,可是那么多的大能都身陨了,证明仙人也不是永恒的。
 
    轩辕绝发现自己不能和对方说话,姬芜神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心里的怒火多长一分。
 
    怕只怕自己到时候居然会没有一个丫头片子沉得住气。
 
    ‘轰’
 
    就在姬芜神射出一道冰箭之后,只感觉结界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
 
    “轩辕老儿,你齐天爷爷来寻仇了,速速前来受死。”
 
    这声音是……齐天仙尊?
 
    姬芜神和轩辕绝接听下动作,结界随机化作粉末消散不见。周围正在战斗当中的人皆是一顿,很快,周围的结界皆化为碎片。
 
    姬芜神一抬头,正好看到浑身被金龙缠绕着的齐天仙尊,头顶两条长长的须冲天而起,金箍棒横在身前,身披金色铠甲,如同一尊战神。
 
    “是你。”白发仙人看到齐天仙尊,眼睛一缩,语气阴森。
 
    厚瘾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姬芜神的气息,当下也没有继续和白发仙人纠缠,直接一个瞬移来到了姬芜神的身边,一把搂住对方的腰,在一瞬已经距离轩辕绝老远了。
 
    姬芜神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只怕没有机会亲手手刃轩辕绝了。
 
    厚瘾深深的看了一眼姬芜神,确定她安好,这才松了口气。没有问她就究竟去了哪里,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会突破至上仙,不过她此时却是太过于扎眼,因此他才毫不犹豫将对方护在怀里。
 
    姬芜神原本还以为他定然会有疑问,哪知道厚瘾居然什么也没说,直接将她搂入怀里。若不是感觉到手上的力度有些大,姬芜神还以为厚瘾当真无动于衷呢。
 
    “我无碍,无须担心。”虽然知道厚瘾的承受力很强,可是姬芜神还是想亲口告诉他这句话。
 
    果然,听到姬芜神亲口说出来,厚瘾原本清冷的眉眼微微舒缓了不少。
 
    “我哥……有一起前来吗?”姬芜神看到不远处的魔人,这才突然问道。
 
    她并没有发现姬无言的踪迹,其实之所以这么问,也是因为她从玉玲珑哪里得知,自己其实并非是姬无言的亲妹子。可是却享受了一世的宠溺,若是亲生的,即便是欠了也无妨。可如今知道他们并非亲生。姬无言如此待她,她便是欠了姬无言人情。并且这人情欠的还不少,想到这里,姬芜神苦笑。她欠姬无言良多,恐怕不易偿还了。
 
    “嗯。”厚瘾的神色微动,最终什么也没说,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姬芜神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这个预感是从刚开始听到师傅讲了‘诛天伏魔灭神阵’开始的。可是她不愿意去多想,如今看到厚瘾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沉重。
 
    而在齐天仙尊那边,已经和白发仙人打在了一起。
 
    齐天仙尊的战斗能力极高,两人周围是一道极其厉害的结界。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任何招式,拥有天生属于自己的金箍棒,齐天仙尊的实力无疑是要高上一筹。可白发仙人自然也不差,他能偶存在这么久,手里的手段自然也不少。
 
    各种各样极其厉害的法术跟不要钱似的往齐天仙尊的地方扔去,齐天仙尊皆不屑的将之挡回。
 
    “轩辕老儿,你的修为可一点没进步呢。”齐天仙尊一边打,一边不屑的说道。一想到自己的当年被轩辕族拐骗,心里就怒火丛生。
 
    “哼,对付你,本尊倒觉得足够了。”齐天仙尊口中的轩辕老儿便是之前和厚瘾打在一起的白发仙人,此时被齐天仙尊这么一说,顿时老脸一红。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