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灵战梁逸小说完本目录分享

执着只会伤 2018-12-08 阅读


主角:梁逸。讲述了:这里是机神的天下,所有人修炼的是灵力,驾驶的是各种各样的机神,梁逸的命运是否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凭着一颗想成为强者的心,为了保护心里最重要的人。他能否打破命运的枷锁?把世间的一切都踏在脚下?
 
精彩试读
 
黑色的步履缓慢挪动,负着手的身影缓慢往里走,偶尔会有噼啪的声响在牢狱中响起,犯人痛苦的嘶叫,这里面大多都是被东厂查出的犯官,顶未顶罪都没有关系,进来还想完整的走出去,根本不现实。
 
“东厂都抓了这些人,刑部那边快要生草了吧。”白宁不屑的说出声音,挑眉扫了牢狱中的囚犯。
 
海大福收拢双手在下腹小步跟在后面,“这也不见得,刑部那边关押还是有的,不过都是百姓中犯了大事的,也有下面各州送上来的重要犯人。”
 
“重要犯人?”冷笑一声,白宁挥挥手:“发文给刑部尚书,就说本督东厂新建的诏狱还空着,让他送一些人过来。”
 
“是!”海大福躬身。
 
“蔡京呢?”
 
海大福笑眯眯的抬起老脸,一副谄媚:“还在里面,毕竟他官大嘛,重要有些特殊待遇。”
 
“那把老骨头,但愿他能挺得住。”
 
手指点点胖太监,白宁冷漠的看向前面,“带路!”
 
“别打死了....这人督主还没审过。”
 
“没事,这老家伙平时吃的不错,身子骨结实,不过杂家手上的力道可是有分寸的。”
 
“....沾了盐水没有?”
 
“忘了....我就说蔡狗晕的这么快。”
 
.....
 
昏昏沉沉中,被吊在木架上一身囚服的老人,浑身血痕,斑白凌乱的头发搭在脸前,稍许——
 
哗啦!
 
一盆污水扑过来,蔡京恍惚的从昏迷中清醒。老人睁开眼睛昏黄的视线里,除了那俩用刑的东厂宦官,隐约听到有众多脚步声朝这边来,牢房上的一扇小窗,一缕微光正从外面照进来,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意识有些迷糊中,他感觉被人放了下来扔在地上,垂在地上的视线微微上抬,一张木椅放在了前面,一双黑色的步履走过来停了停又折返过去,袍摆掀了掀,坐下来。
 
“本督这诏狱招待怎样?蔡相可还满意?”
 
“呵呵....”趴在地上的老人笑了起来,呼出的气吹开地上的灰尘,“.....老夫算是想明白了,两个木盒,督主有备而来啊,想必陛下的死与提督大人有莫大的关系吧,老夫便成了替罪之人。”
 
坐在椅上的白宁向后靠了靠,捏着手指,偏头轻蔑看着老人,“别把自己说的好像梁秉,你还不够格,说到底你其实就是赵吉身边的弄臣而已,不过你既然明白各中事情,本督肯定是不会留你了。”
 
“妄想——”
 
蔡京支起上身瞪过去,“老夫门生故吏遍地......”
 
“本督想让谁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白宁向前倾斜,伸手在对方脸上拍打俩下,“栽赃陷害的,你蔡京应该比谁都懂的啊,莫名其妙的死在狱中的官吏可不是只有一两个,你说对吧?”
 
“你....”老人吓得浑身发抖。
 
白宁坐回原状,岔开两腿,双掌放在上面,“本督身边缺一条狗呐.....”他目光望向对方,“叫俩声来听听。”
 
牢房里静了下来,白发苍苍的老人趴在那里,浑身颤抖不止。
 
外面的光线倾斜,小窗透在牢房地上的光斑移了移,到老人的手背上,随后手指蠕动俩下,撑起地面。
 
“汪汪...汪汪....”遮掩的斑白头发下,嘶哑的、苍老的声音艰难发出。
 
“哈哈哈——”
 
白宁裂开嘴角大笑起身,手掌在凌乱的头顶摸了摸,看向门口海大福,“真是意外啊.....临了,还收一条老狗。”
 
“恭喜督主!”海大福谄媚附和一声。
 
那边,浮起的笑容很快消融,白宁轻轻拍了拍老人的头,声音平静如水:“蔡相呐,你犯下的可是弑君的弥天大罪,咱家怎么可能保你无事,看在你刚刚那么忠心耿耿的叫两声的份上,诛九族就免了.....”
 
手收回负在身后,举步跨出牢门,“.....改成诛三族吧,顺便把他舌头、手指都割了,带出来让他看看,在背后搬弄是非,到底会是什么下场!”
 
“白宁!!!!”
 
牢房里,蔡京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那俩名番子很快将他按住动起手来,一人掐住嘴将口型留出来,另一人拿出勾刀,不顾对方惊恐的乱叫,往嘴里就是一搅。
逆灵战梁逸小说完本目录分享
啪——
 
一团猩红的东西被甩在地上,鲜血涌出口的刹那,止血药的粉末被灌进去,巨大的痛楚几乎让这位老人昏厥过去,但是并未就这样完事,蔡京被推到一张用刑的木桌前,双手被抓住放在充满血垢、刀痕的桌面。
 
拿刀的番子冷笑走过来,“蔡相,听说你字写的很厉害,可这你可怪不得咱兄弟俩了,大家都是奉命行事,你明白的,对吧?”
 
老人呜呜的摇头,挣扎起来,片刻后,他便看到刀锋落下来。
 
“啊啊啊——”
 
血水、唾液从蔡京的口中喷出来,半截还在流血的舌根翻动,断指的疼痛比之前还要剧烈许多,看着五指齐根洒在桌上,这位年岁已步入高龄的老人已经快要挺不住了。
 
“给他止血....还不能就这么死了。”那名番子这样说着,找了一些绷带和止血止痛的药末过来,涂抹在断口处。
 
另一名小宦官将老人架了起来,“趁他没死,赶紧送到督主那里去,咱们可千万别扫了督主的雅兴。”
 
“知道!知道!”
 
放下刀的番子连忙过去帮忙,带着浑浑噩噩的老人出了牢门,跨出诏狱不久,辗转来到东厂的校场。
 
他们跨过一扇门。
 
夹在中间的蔡京,迷迷糊糊的视线中,有很多人,黑压压的......哭哭啼啼的一片,似乎见他过来,一声声高亢的哭泣、呼喊穿入他耳中。
 
就在梁逸还在苦恼的时候,灵光一闪,辰轩出现在了梁逸眼前,看着梁逸愁眉苦脸的样子,也许是想到可以在“灵浆塔”恢复灵力了,辰轩心情好,故意打趣道:“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苦恼血弑的后遗症问题?”
 
看到辰轩明知故问,梁逸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要不你试试每次亏损部分精血看看。”
 
接着梁逸像找到救命稻草般,眼巴巴地看着辰轩:“你就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吗?”
 
辰轩一愣,看着梁逸,竟然面露一丝古怪之色,迟疑了片刻道:“有是有,只是……”
 
梁逸看到辰轩吞吞吐吐的样子,恨不得冲上去暴打他一顿。片刻后,辰轩才说道:“我这倒有个秘法,虽然效果和“血弑”差不多,也没有后遗症,但是肯修炼的几乎没有。”
 
听到能跨阶战斗,又没有后遗症,这么好的事怎么可能会没人修炼了,难道这些人都傻子吗?
 
就在梁逸愣住了的时候,辰轩直接一个光盘抛了过来,甩下一句“自己看”后就消失不见了。
 
梁逸早已按捺不住好奇心,手忙脚乱地接住后把灵力输入光盘里,接着一道灵光瞬间射入梁逸脑海里。
 
看完光盘后,梁逸缓缓睁开双眼,轻吸一口气,低语道:“原来这“凝气决”是靠压缩灵力,让体内灵力是同级别人的几倍,靠比别人更浑厚的灵力越阶战斗,难怪没人修炼了。”
 
随即梁逸眼中掠过一丝狂喜:“普通人担心灵力要苦修很久才能突破,可是我根本不用担心,只要战斗就能获得灵力!对别人来说这是巨大的问题,在我身上却不是问题。”
 
“哈哈,这“凝气决”仿佛就是为我准备的一样!”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梁逸闭上双眼,开始按照“凝气决”的口诀运转功法。
 
几小时后,当梁逸推开房门,走出院子的时候,他体内的灵力已经被他压缩到刚突破二级灵士一样了,如果有高手来看的话,就会发现梁逸体内的灵力浑厚扎实无比,是同级别人的几倍。
 
当梁逸修炼完“凝气决”,发现自己从二级灵士顶峰跌到刚刚稳固二级灵士的样子时,不禁摇头苦笑不已。
 
走过长廊,梁逸走进了卢卡斯的房间,此时的卢卡斯正在修炼,一看到梁逸进来,顿时大喜地立刻起身迎接。
 
“哈哈,梁兄你这个大高手,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卢卡斯因为梁逸帮他赢得四强的一些奖励,现在连称呼都变得亲切一些了。
 
看出卢卡斯的小心思,梁逸苦笑地摇摇头:“这次找你其实是有事想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收集一些海兽的内丹?”
 
听到梁逸有事相求,卢卡斯满口答应,因为他姑姑早就交代要尽量满足梁逸的一切要求。但是当他听到梁逸的请求时,登时愣住了,这梁逸的要求也太奇怪了吧。
 
海兽内丹虽然有灵力在里面,但是根本无法吸收使用,这也造成低阶海兽内丹虽然少见,但也不至于价格昂贵。
 
至于高阶海兽就因为比较难捕杀,而造成价格比较高昂,会收集的人都是当作珍藏一样购买的,难道这梁逸喜欢收集海兽内丹作为藏品?
 
想到这,卢卡斯虽然满脑子疑问,但不好追问,愣了一下后就拍了拍胸脯满口答应了。
 
得到卢卡斯的承诺,梁逸满心欢喜,寒暄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虽然卢卡斯不知道梁逸要干嘛,但是对于梁逸的要求还是不敢怠慢的。一天后,就带着十几颗海兽内丹送到了梁逸的房间。
 
看到眼前这么多一级低阶,甚至有一级中阶的海兽内丹,梁逸欣喜异常。而卢卡斯看到梁逸无心交谈的样子,客气了几句后就找借口先回去了,梁逸当然乐得如此。
 
一关好门,梁逸迫不及待地赶紧取出了逆灵盘,片刻后,灵光一闪,全部海兽内丹都被逆灵盘收了进去。
 
梁逸见状,急忙盘坐在床上。没过一会,身上就传来了熟悉的暖洋洋的感觉,梁逸微微一笑,开始运转功法。
 
当体内灵力一达到二级顶峰,梁逸就用“凝气决”压缩灵力。两天后,当海兽内丹消耗完了,梁逸才心满意足地停下了功法。
 
这时他已经重新达到了二级灵士的顶峰,只差一点就能突破了,甚至都能模糊感觉到那层屏障了。
 
梁逸感觉凭借现在的实力,可以轻松击败四级灵士,不再像前几天那样,那么辛苦地才战胜贝朗了。
 
灵光一闪,辰轩出现在了梁逸跟前,看着梁逸一脸满意的模样,打击道:“别太得意了,比你强的还多的是,一个贝朗算什么,只能算小打小闹而已,只有灵师级才算踏上了修炼之旅呢。”
 
听到辰轩毫不客气的话,梁逸苦笑着点了点头,知道现在还不能骄傲,一山还有一山高,为了保护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一定要变得比现在更强。
 
看到梁逸收起浮躁之心,辰轩心里暗暗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估计还有几天,那约翰家族就会叫你一起去那“灵浆塔”了,你也知道,这“灵浆塔”是约翰家族和其他两个家族一起看守的,只有十个人能进去。”
 
顿了一下后,辰轩脸上收起了轻松的神色:“也就是说还得击败其他两个家族的精英子弟,不然只有三个名额,那约翰家族可能会把你剔除了,所以我们必须得击败其他家族的子弟!”
 
听到辰轩的分析,梁逸摸了摸下巴,略一沉吟,皱眉说道:“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增强实力不简单啊。”
 
辰轩眉梢一挑,露出了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