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靓妈,再嫁腹黑前夫夏以晴陆承皓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薇薇初晴 2018-12-08 阅读


主角:夏以晴,陆承皓。讲述了:夏以晴16岁见到陆承皓,便对他一见倾心;19岁陆承皓向夏以晴求婚,夏以晴以为他爱她;21岁夏以晴嫁给陆承皓时,夏以晴以为他们可以相守一生;可当她看见她的丈夫与好姐妹睡在他们的婚床上的时候,她泪流满面却只问他一句,难道不是因为爱我才娶我的吗?他的回答是“我从未爱过你”。我夏以晴有着一等的家世,一等的才貌,难道就非你陆承皓不可吗!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便远赴法国。六年后,夏以晴鼎着光环归国,当真相揭开,夏以晴的身世之谜,父母的血海深仇,夏以晴该如何面对?当陆承皓发现一切竟是阴差阳错,他又该如何挽回夏以晴的心?
 
精彩试读
 
 云鹏清皱着眉头道,底层弟子每天的生活都很平静,按照着一个规律不断循环,唯一的插曲就是苏婉儿救了一个年轻人。如果这个年轻人没有问题,那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来。
 
    “那个年轻人我也派人盯上了,或许不是他,但不排除与他有关系。”谢仁贵道。
 
    “宗主,这事儿我怕有人会生出异心,毕竟两张龙城符太贵重,而且你也清楚。上次我们前往天华宫兑换龙城符,这事儿只有我们五个老头以及梅已萱两人知道,但消息却泄露了出去……”云鹏清话说到一半,突然就不说了。
 
    “你是说内鬼吗?”谢仁贵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上次的事情发生后,五虎门内便一直在搜查内鬼,但一无所获。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个内鬼必然是宗门内仅有的那几个人。但想找出那个人,却不容易。
 
    梅已萱与齐航两人不可能,因为他们乃是临时接到任务,且一路上都被云鹏清与汪贺两人盯着。几乎没有泄露消息出去的机会。而剩下的五个人中,除了宗主谢仁贵可以排除,剩下的四人都有嫌疑。
 
    即使参与任务的云鹏清与汪贺都有嫌疑,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两个就不是内奸,只要通不过无罪推定的人,皆有可能是内鬼。
 
    四个人全都是太上长老,身份高贵,不能动用别的手段,所以想从四人中找出真正的内鬼。不是容易的事情。
 
    云鹏清担心,那内鬼知道两张龙城符的事情,说不定会心生歹意。
 
    “鹏清,知道我为何让你去保护那两个丫头吗?”谢仁贵淡淡的道。
 
    “鹏清明白。”云鹏清眼中闪过一抹暖意。宗主让他保护那两个丫头,显然是对他的信任。
 
    ……
 
    是夜,莫问盘膝坐在木床上,窗外的月光洒落在他脸上。令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有些清冷。
 
    蓦然,他皱了皱眉头,眼睛往窗外望了一眼绝品剑仙。然而若无其事的反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呼吸瞬间就平缓而深沉,似乎陷入了沉睡中。
 
    一道幽影从窗外一闪,悄然潜入了木屋中,那人影起初站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望着床上的莫问,足足过了一刻钟,那人才走到床边,伸手一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抓向莫问的咽喉。
 
    然而,莫问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呼吸平稳而深沉。
 
    那黑影手伸到一般就收了回来,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半响才身影一闪,从窗户里钻了出去。
 
    莫问缓缓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望了窗外一眼。
 
    “大半夜来试探我?那人身上的内气波动与那天两个五虎门的太上长老有些相似,多半是五虎门的人,难道五虎门的人已经在怀疑我了。”
 
    莫问知道,上次森林里发生了那事后,五虎门必然会调查此事,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能调查到他身上来。他们是怎么联系起来的?这个五虎门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既然被怀疑,莫问便不准备在五虎门继续呆下去,他需要的是清净,不想卷入这些古武宗门的琐事中。
 
    第二天清晨,莫问早早的出了门,准备去婉儿的小木屋,临走前至少向她说一声。
 
    而且,婉儿这个丫头他很喜欢,他有心传授她医道之术。
 
    说起来,莫问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他没有那种慈悲心肠,学医不过是因为生活在一个古医世家,世代传承的手艺。如果他不是生活在古医世家,那他未必会学习医术。他眼中,只有仙道才是最大的最求,成仙才能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医术再高,也不能让他不死不灭。
 
    莫问这种人,若是出生在一个修仙世家,必然是一代枭雄。
 
    婉儿有悬壶济世之心,把医道传授给她,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光芒。而且,莫问也需要一个弟子,一个能把莫家医术发扬光大的人。莫家是一个传承千年的古医世家,到了这个世界,莫问也不想这个传承之火熄灭。
 
    当然,婉儿想成为他的弟子,首先就必须通过他的考验,品德上面她倒是没有问题,不过能力上面还说不准,若是没有那个天赋,难成大器之人,莫问也不会将医术传授给她。
 
    当莫问走到婉儿与王倩的木屋前时,却发现木屋里空无一人,屋子里有些凌乱,按照婉儿的性格,出门前不可能不打扫一番屋子,除非出门很匆忙,没有时间打扫。
 
    “一大早跑哪里去了?”
 
    莫问心中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个点,婉儿应该还在屋子里才对。
 
    一道神识横扫而出,片刻间席卷整座山峰,依旧没有找到婉儿的踪影。不过他却意外的发现,下面的山谷中,似乎相当热闹,聚集了很多的人,通过气息波动判断,那些人的修为都不低,胎息境界的武者就有十几个。
 
    “难道五虎门出什么事情了?”
 
    莫问皱了皱眉头,他之前就探查过,五虎门只有五个胎息境界的武者,然而今天却出现了十几个,里面显然不全是五虎门的人。
 
    莫问把神识往单一方向延伸,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也勉强覆盖了下面山谷的位置甜宠绯闻天价妻。
 
    “岂有此理。”
 
    莫问的脸色瞬间难看无比,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
 
    五虎门,位于山谷中央的广场上,大量穿着五虎门服饰的弟子出现在此。
 
    广场中央,立着两个三米高的十字架,每个十字架上都绑着一个人。
 
    那是两个年轻的女子,年纪不大,大的二十出头,小的只有十四五岁。不是王倩与苏婉儿又是何人。
 
    两人四肢被铁链紧紧地绑在十字架上,身上有不少伤痕,血液染红了衣衫。
 
    两个人高马大的大汉,手指握着皮鞭,鞭子在空中呼啸,不断鞭笞在两个少女身上。
 
    广场一侧,摆着一张玉质龙椅,一个老者大马金刀的端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一杯热茶,面无表情的望着广场上的王倩与苏婉儿。
 
    老者的左右两边,还站着几个人,最贴近他的乃是一个中年美妇,一身绫罗绸缎,珠光宝气,不是五虎门的少夫人付雨又是何人。此时她没有了任何的倨傲与嚣张,一脸恭敬的站在老者身边。
 
    老者另一边,则站着一个老者,此老者面色阴沉,眼睛阴冷,盯着人身上像是一条毒蛇。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宗的太上长老程宗平。
 
    与那天相比,程宗平更加冷酷,整个人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广场上,还放着一个担架,上面被摆布遮住了,似乎里面躺着一个尸体。
 
    “苏婉儿,王倩,你们两个小贱人可之罪?”
 
    付雨冷喝一声,趾高气扬的望着广场上的两人,脸上的表情嚣张不可一世。
 
    婉儿咬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鞭子不断抽在她身上,但她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她本就没有错,为什么要认罪?
 
    王倩被抽的惨叫连连,脸上身上都是血,疼痛钻心,可她也是咬着牙齿,死都不低头。
 
    “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们认罪为止。”
 
    付雨面色很是难看,这两个小贱人,居然这么倔。
 
    广场周围,围着不少五虎门的弟子,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羊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乃是五虎门,不是你们百里宗。”
 
    云鹏清就站在广场上,不过他此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处于爆发的边缘,眼中冒出汹汹的怒火。
 
    那个坐在龙椅上的人,不是别人,乃是百里宗的宗主羊龚成,号称太行山脉第一高手。
 
   “区区两个内息境界的普通弟子,能偷到你们百里宗的汉王玺?而且那程双江有着气海境界的修为,两个内息境界的丫头能杀得了他。血口喷人也不至于如此。”
 
    云鹏清见过不讲理的人,但没有见过如此不讲理的人。
 
    昨天,百里宗在太行山脉里发现了程双江的尸体,程双江乃是程宗平的唯一亲孙,死在森林里,自然不是小事。程宗平大怒,当即就展开调查。
 
    可第二天一早,百里宗的人就来的了五虎门,说那程双江乃是苏婉儿与王倩两人所杀,要捉拿她们问罪。
 
    而且在捉拿她们的时候,在她们房间里发现了汉王玺。汉王玺乃是百里宗的宝物,据说传承于汉朝的一位皇帝的御用玉玺。他们在搜查苏婉儿房间的时候,发现汉王玺在她房间里,便说汉王玺是她们偷的。
萌宝靓妈,再嫁腹黑前夫夏以晴陆承皓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对于这种小伎俩,云鹏清心中清楚得很,这是明目张胆的栽赃嫁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百里宗这些人,摆明了针对苏婉儿与王倩两女而来。
 
    云鹏清心中清楚,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多半是因为两人身上的龙城符。
 
    昨天他们才知道龙城符的事情,第二天一早百里宗的人就杀了过来,毫无疑问。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就泄露了出去。只是云鹏清没有料到,百里宗的人居然敢直接上门强抢,而且还弄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
 
    “苏婉儿与王倩乃是五虎门的弟子,且不说她们有没有过错。即使有罪,也是由五虎门来审查,查明罪行之后再还你们百里宗一个公道,你们百里宗越俎代庖乃是何意?”
 
    汪贺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赶到了宗门广场。广场上面的一幕,立刻就令他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百里宗简直欺人太甚,那天拦路抢劫,百里宗已经越界,做的太过分。但没有确切的证据,五虎门即使知道那些黑衣人的身份,也无法拿百里宗如何。何况,论实力,五虎门本就不如百里宗。
 
    那日截杀他们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几天,百里宗居然又杀上了门来。而且明目张胆,更加过分与肆无忌惮。
 
    “哼,她们偷了我的东西,自然由我查证。再说了,我也算是半个五虎门的人,偷的又是我的东西,由我查证不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吗。还是说,你们五虎门的人,不把我当自己人,想偷我的东西就偷我的东西八象天心诀之人皇。想欺负我就欺负我,当我娘家没有人吗?”
 
    付雨冷笑连连,汪贺老东西,那日敢驳了她的颜面。回头会有找你算账的时候。
 
    “你们百里宗说苏婉儿与王倩偷了你们百里宗的东西,可有确凿证据?”
 
    贾卞也闻讯赶到了广场,眼前的阵仗,令他也是面色大变。百里宗这么做,简直就是蹲在五虎门头上拉屎,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五虎门必然会成为一个笑话。
 
    “证据,从她们房间里找出汉王玺就是证据,难道这个证据还不够?”付雨冷声道。
 
    “哦,那现在汉王玺不在她们的房间里,是不是这个“证据”是不是也不再是“证据”。或者说,我在你们百里宗山门前扔一块银子,回头却说成是你们偷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贾卞比汪贺冷静不少,谁都知道,苏婉儿与王倩几乎不可能偷到百里宗的汉王玺。
 
    “是不是她们偷的,的确不能下定论,但只需审问一番,一切自然就能水落石出。”
 
    付雨冷笑一声,然后望着广场上的苏婉儿与王倩道:“两个小贱人,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说,那东西是不是你们两人偷的?程双江是不是你们两人杀的?”
 
    “什么,还嘴硬吗?打,给我狠狠地打。”
 
    付雨丝毫不顾及在场的众人,居然自己亲自上场,拿起一根皮鞭便往两女身上使劲的抽。
 
    广场上响起一阵阵惨叫声,围观的人皆是心生不忍,但又不敢出言阻止。
 
    云鹏清等一干五虎门太上长老面色难看无比,这摆明了屈打成招,这不是审讯,而是在立威。在他们五虎门的广场上向五虎门立威。
 
    几个五虎门的太上长老额头都青筋暴跳,若不是顾全大局,他们已经忍不住动手。
 
    百里宗这次来的人不少,胎息境界的强者就有八个之多,甚至百里宗的宗主羊龚成都亲自来了。
 
    宗主迟迟不出现,他们也不敢乱来。
 
    不过好在苏婉儿与王倩都没有认罪,若是她们自己都认罪了,那五虎门想救她们也不可能了。百里宗冲着那两张龙城符而来,一旦她们认罪,恐怕龙城符便会被他们找个理由抢走。
 
    “你们两个贼子,还不赶紧认罪,你以为你们不认罪,宗门就会救你们吗,别做梦了。得罪了百里宗,你们以为还有活路。左右都是死,还不如赶紧认罪,免受皮肉之苦。”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五虎门的太上长老之一刘桦却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个个五虎门的弟子都目瞪口呆的望向刘桦,这还是他们的太上长老吗?
 
    百里宗都欺上家门口了,身为太上长老之一的刘桦居然帮着百里宗说话。
 
    “刘桦,好你个老贼子,原来是你。”云鹏清目光如电,猛地盯向刘桦。
 
    另外两个太上长老的目光也是聚集在刘桦身上,眼中充斥着汹汹怒火。他们这些天一直在怀疑内鬼的事情,现在终于水落石出,这个内鬼居然是刘桦,而且还是自己蹦了出来宝贝儿,咱们结婚!。
 
    之前他们前往天华宫兑换龙城符,以及苏婉儿两人身上有龙城符的事情,全都是他把消息泄露给了百里宗。
 
    刘桦刚才那句话,明显是为了瓦解苏婉儿与王倩的心理防线,造成宗门都抛弃了她们的错觉。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便很有可能崩溃,成功被屈打成招。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几个老东西,恐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桦冷笑一声,丝毫不理会云鹏清等人愤怒的目光,自顾自的走到羊龚成面前,一脸恭敬的行礼道:“小的刘桦,见过羊宗主,热烈欢迎前来五虎门巡视。”
 
    “嗯,你干的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别的五虎门太上长老终究是不如你。”羊龚成点点头,不过脸色却没有什么表情。
 
    刘桦心中暗喜,五虎门中,他虽然贵为太上长老,但在太上长老中却一直垫底。今日终于得到了认可,而且还是百里宗宗主羊龚成的认可。
 
    云鹏清与汪贺气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当场把刘桦宰了。这个混蛋居然在羊龚成面前自称小的,而且还把欺上门来说成来巡视,什么时候五虎门成了羊龚成的地盘,需要他来巡视?
 
    堂堂太上长老,奴颜卑膝,简直把五虎门的脸都丢尽了。
 
    别说这几个五虎门的太上长老,即使那些五虎门的普通弟子都一个个感到羞愧,门中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小人,而且还是堂堂的太上长老。
 
    一声叹息突然从广场上响起。
 
    “羊龚成,你应该突破到了金丹境界吧?没有突破到金丹境,你岂敢如此欺我五虎门。”
 
    广场上,突然多出一个人,那是一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五虎门的宗主谢仁贵。
 
    谢仁贵一如既往的淡漠,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眼前的场景,并没有影响到他,无形中,那些五虎门的弟子也安心了不少,宛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宗主乃是一个宗门的支柱,只要宗主还在,宗门就还在。
 
    “谢老头,你倒是目光如炬。”羊龚成冷冷一笑。
 
    “不是我目光如炬,而是刘桦这小人,我很清楚他的脾性,你如果不是突破到金丹境界,他岂敢如此肆无忌惮。事实上我早就在怀疑他,只不过一直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
 
    谢仁贵摇摇头,刘桦一副无所顾忌的模样,显然是认为五虎门不会再对他有所威胁。
 
    “刘桦能背叛五虎门,有朝一日他就能背叛百里宗,羊宗主你不会不清楚吧?”谢仁贵扫了刘桦一眼,那眼神,令刘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恐惧感。
 
    五虎门的宗主谢仁贵,当年也是闻名武林的顶尖强者,据说他年轻时候的天赋,有很大的概率突破到金丹境界,只不过年轻时受过一场重伤,体内暗疾不治,这么多年才一直停留在胎息巅峰,修为毫无寸进。
 
    “谢宗主,你是聪明人,我也不说废话,这两个人让我带走,今日之事就此揭过,从此百里宗与五虎门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