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微暖,暮雪倾城沈倾城傅莳光小说列表分享

慕寒 2018-12-08 阅读


主角:沈倾城,傅莳光。讲述了:枪林弹雨中,她看着他向她走来,烽火硝烟里的身躯显得那样高大伟岸。
多年后,他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常年铁血的眸底掠过温柔....
 
精彩试读
 
傅莳光看向那宽阔的木板,道:“这都能坐四个人了吧?”
 
大个子道:“傅中校,这个累了还能躺在上面,我刚刚试了,这上面躺两个我这样的大块头都没问题!”
 
傅莳光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大个子不好意思抹了把脸上的汗:“没事没事,沈记者当初救了我们,给她做点什么也好,听说女孩子都喜欢秋千,傅中校您有空可以带她过来。”
 
因此,也就有了今日傅莳光带沈倾城过来的这一幕。
 
前方都是密林,沈倾城也没想到,穿过这片密林,前方的地面竟然突然空旷起来。
 
而两棵树中央,有一个很高的秋千,正在随着清风,轻微地晃动着。
 
她的眼底涌起惊喜:“莳光哥哥,哪里来的?”
 
“昨天乔治做的。”傅莳光唇角勾起一抹深意:“说专门孝敬我们的沈记者。”
 
沈倾城笑:“他还挺会搞浪漫的嘛!”说着,她拉着傅莳光跑过去:“我们过去玩啊!”
 
两人到了秋千前,傅莳光让沈倾城坐上去,他在后面轻轻推了她一把,于是,她便飞了起来。
 
开始时候,傅莳光担心沈倾城害怕,所以推得不高,等到了后面,见她适应了,于是,秋千高高飞起。
 
沈倾城只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跟着飞了起来,那种轻松畅快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莳光哥哥,我们一起来啊!”她转头冲他招手:“你也上来!”
 
傅莳光等秋千停下,于是也坐到了沈倾城旁边,两人尽力往后退走,等傅莳光的腿都只能用脚尖蹬着地面了,这才放开。
 
两人同时伸腿,于是,秋千飞了起来,虽然没有傅莳光之前推的高,但是,每次二人在秋千上使力,也能飞起来颇高。
 
笑声在树林中回荡,傅莳光看着身旁的女孩,心变得柔软又安宁。
 
直到秋千慢慢停下,他转头叫她:“倾城。”
 
“嗯?”沈倾城的眼睛亮晶晶的,眸底还带着欣喜的笑意。
 
傅莳光伸臂扣住她的身子,唇压了上去。
 
木板很宽,沈倾城的身体倒下去的时候,也没从上面掉下来,她的眸底映着身上的男人,还有整个世界的青绿。
 
傅莳光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唇.瓣摩挲着她的,周围很静,只有虫鸟的轻鸣声,和偶尔清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远离尘嚣,在这边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他们彼此用体温点燃心中的火,共同沉醉战栗。
 
他进去的时候,沈倾城低低地叫了一声,她抓住傅莳光的手臂,有些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急急道:“你手下的兵不会来吧?”
 
“不会。”傅莳光很笃定。
 
沈倾城还要说什么,傅莳光已然一个冲锋,于是,秋千晃动了下,吓得她连忙抱紧他。
 
他惩罚一般,啃咬着她的耳垂,坚硬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手也没闲着,在她身上一阵揉捏。
 
这次,她真的感觉自己仿佛在潮浪中,身上男人的撞击、身下秋千的颠簸,沈倾城浑身战栗,乞求一般:“莳光哥哥,我们在外面,所以别太久啊……”
 
傅莳光眯了眯眼睛:“那两次。”
 
沈倾城瞪圆眼睛:“那和一次长时间的有什么区别?”
 
“还能和我讲条件,看来不够投入。”傅莳光说着,将手沿着沈倾城的腰往下伸,去拨弄沈倾城的柔软。
 
他手指灵活,每动一下,就让她倒吸一口气,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再也没有任何讲条件的工夫,唇齿间都是嘤咛声。
 
他的坚硬磨砺着她,随着他的运动,秋千不断晃动,顿时,让他的每次深入仿佛都撞到了她的子宫。
 
沈倾城完全没了力气,她的声音和着周围树林里的鸟鸣,竟然显得格外和谐。
 
而且,不知道是什么鸟,在沈倾城每叫一声后,那只鸟也跟着叫一声,声音婉转悦耳。
 
而沈倾城没叫,它也不叫,直到她以为它飞走了,走神间,傅莳光来了一个用力,沈倾城大叫一声,那只鸟也跟着长鸣了一声,简直像是来搞恶作剧的!
 
可是,沈倾城已经无暇顾及它,她此刻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深处的情潮淹没,呼吸凌乱,长发从秋千上散落下来,仿佛黑色的瀑布。
 
“老婆。”傅莳光叫她:“喜欢吗?”
 
沈倾城战栗地回答:“嗯。”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滑动,感觉到她的收缩一阵快过一阵,他偏偏将自己退了出来。
 
她急急道:“怎么了?”
 
他笑:“马上进来。”
 
说罢,将她翻了个个儿,又从她的身后抵了进去。
 
她惊呼:“啊——”
 
就在下一秒,远处的鸟儿也叫了一声。然后,沈倾城的余光就看到远处的树上,闪过一个黑影。
 
“莳光哥哥,有人!”沈倾城惊呼道。
 
身后,傅莳光也停了下来,道:“哪里?”
 
沈倾城指向那处:“那边!”
 
随着她指向那边的动作,只见树林中,一只猴子从树冠处跃过,它长长的手臂灵活地抓住了对面那棵树的树枝,然后那么一荡,就连续跃过了几棵树,向着沈倾城和傅莳光所在的两棵树这边过来。
 
“啊,它来了!”沈倾城急道。
 
因为看清是猴子,傅莳光没有理会,他抱住沈倾城的腰,有力地抽动着,很快,便让她连关注猴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有时候你不去理会,但是它却会自己找上门来。
 
就在傅莳光侧脸去亲吻沈倾城的耳朵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被什么东西击中,虽然不至于疼,但是也打断了他和沈倾城的亲密。
 
一抬眼睛,就见到那只猴子手里拿着松果一般的东西,刚刚他应该就是被那东西砸中的。
 
嚣张的是,发现傅莳光看过去,那只猴子单手抓着上面的树干,另一只手又开始发力,对着这边砸过来!
 
果子从它的掌心里飞起,一眨眼便已经到了面前,瞄得还真够准的。
 
傅莳光一手搂着沈倾城,另一手一抓,便将果子接了过去。
 
然后,他瞄准那只猴子,飞快地一扔!
 
只是,就在他扔的同时,那只猴子已然一个飞跃,跳到了更高的树枝上,然后,几个纵身便消失不见了。
 
沈倾城看得目瞪口呆,哭笑不得:“莳光哥哥,您竟然输给了一只猴子!”
 
傅莳光用力一抵:“那未必,这只猴子做.爱的时间肯定没我的长。”
 
沈倾城一听,简直抓狂,她背过手去打他,他却轻松地将她的手包在了掌心,又开始飞快地冲击起来……
 
结束的时候,傅莳光抱着沈倾城,帮她将衣服穿好,两人又在林子里腻歪了好半天,这才一起回去。
 
于是,今天驻地的兵们又看到傅莳光背着自己的小外甥女回来了,都笑着说:“沈记者是不是脚疼?你小舅一个人背太累,以后我们来帮忙背吧!”
 
傅莳光扫了这群人一眼:“滚!”
 
当晚,沈倾城将林子里有秋千的事情告诉了肖薇薇,于是,两人约好明天一起过去拍写真。
 
只是,在第二天要出发的时候,肖薇薇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她对沈倾城道:“倾城,我们要不然下午去?”
 
“为什么?”沈倾城疑惑道。
 
“刚刚听他们说,上午士兵们要操练,下午他们好像没事,所以我们下午去。”肖薇薇道。
 
那一刻,苏墨突然就明白了,恐怕,呼延修这几个月,都是国内和迦城两边跑的吧?
 
苏墨没有兄弟,但是在这一刻也明白了这样的骨血感情。
时光微暖,暮雪倾城沈倾城傅莳光小说列表分享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他将当初呼延行讲给他听的过往,讲给呼延修听了一遍。
 
从两兄弟很小时候,从呼延行第一次见到还奶声奶气的肖薇薇的时候,一直到前些日子,他们在苏城治疗眼睛……
 
呼延修一直静默地听着,只在最后的时候,说了一句:“苏墨,我不想一直做他幸福的吸血虫。”
 
此刻,苏墨吐出一口烟,转眸去看手术室那边,突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的。
 
那里,不论是谁醒来,或许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残忍。
 
因为,他会背负着另一个人的生命,负重前行。
 
林夕朝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站在厉席择身后,默默看着两个抽烟的男人,而他们的前方,是不断点燃天空的炮火。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天空都已经染上了一抹白色,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轻微的动静,惊醒了门外等候的人。
 
厉席择和苏墨一抬眼,便看到了双眼发红的呼延修。
 
二人一惊,加快了步伐,目光则是向着手术室里探去。
 
“他救过来了。”呼延修的喉咙发颤,有浓浓的鼻音。
 
几小时前,就在他即将对着自己太阳穴开枪的时候,呼延行的心电图,突然有了波动。
 
紧接着,原本已经降到了0的心跳一下一下,逐渐加快,而他的血压,也开始逐步上升。
 
那一刻,就好像有魔法倏然降临,将一个几乎已经算作死亡的人,从鬼门关里强势地拉了出来!
 
医生也被这样的场景惊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在片刻的震惊后,就马上投入了抢救。
 
呼延修给呼延行献了700毫升的血,当时他就晕倒在了病床上。
 
而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一切都不是梦,他的病床边,就躺着他的孪生弟弟。那一刻,时光恍惚里回到了他们幼儿时候,幼儿园里,兄弟俩并排躺着,手都是拉在一起午睡的。
 
虽然呼延行脸色还很苍白,紧绷着双眸,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可是,那端显示屏上,已经平稳了的心率,还是让呼延修双眸发红。
 
他站起身,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才发现外面已经快要天明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或许,挺过了这次,他的弟弟,再也不用为了任何人而牺牲了!
 
二楼,谢海姿已经一.夜没合眼,远处的战斗越发激烈,而来到这边的反动武装就更多。不少都是希望攻下这里,当做临时据点,从而有个喘息的机会。
 
就算这次战斗可能失败,但他们也想要借此撤退。因此,前线那边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谢海姿和维和部队其他成员,全都熬红了眼睛。
 
就在这时,谢海姿听到身旁传来一道男声:“我来,你先休息下。”
 
她转头,便看到苏墨拿着狙击枪上来了。
 
“你也会狙击?”她吃惊。
 
苏墨笑笑:“跟在老大后面,什么都得会点。”说着,已然找好了狙击位。
 
开始狙击的他,顿时就好像变了个人,整个人气息一下子变得锋锐冷厉,仿佛一只盘旋在天空的苍鹰。
 
随着他开枪,远处有敌人应声而倒,苏墨马上调整瞄准镜,再次瞄准下一个目标……
 
一旁,谢海姿看着他的侧脸,想到那天他救她的场景。
 
当时,维和部队中了埋伏,偏偏补给弹药都不在身边,几乎只能展开肉搏术的时候,呼延行和苏墨,一人一辆摩托车,不顾一切冲乱了敌军的布阵,就那么硬生生地将他们救了出来。
 
当时,谢海姿因为在爆炸中身体被震伤,所以撤退时候有些困难,苏墨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一伸臂,便将她捞上了摩托。
 
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就那么穿过炮火,消失在了茫茫黄沙里。
 
这个22岁的姑娘,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被人抱着不动的时候,心跳竟然还能这么剧烈……
 
收回思绪,谢海姿端着枪,在苏墨旁边,和他一起狙击。只是,或许觉得身边还有一个人吧,而且内伤也没完全复原,所以,不知不觉,她就那么抱着枪,眼皮打架,下巴都磕在了枪杆上。
 
身旁,苏墨刚解决完一个敌人,察觉身旁有什么不对,一转眸,就看到谢海姿竟然在打瞌睡。
 
他扶住了她的肩膀,从她手里将枪抽出来,笑道:“傻姑娘,你这是在练习睡梦狙击法?”
 
谢海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脸颊上涌起一阵红,说话都有些结巴:“不好意思,我就是太困了,我马上……”
 
“马上去休息。”苏墨看到女孩干裂的唇.瓣和略显憔悴的面孔,道:“内伤好了吗?”
 
谢海姿见他竟然主动关心自己,顿时更加脸红了:“好、好了。”
 
“再结结巴巴的,我要叫你小结巴了啊!”苏墨说着,松开谢海姿:“快去休息,听话!”
 
谢海姿一听,顿时心跳又加速了几分,她拔腿便跑,就好像后面有人追她似的。
 
苏墨见她比兔子还快的步伐,好笑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投入狙击。
 
远处的战斗已经白日化,越来越多的敌军退到了这边,所有维和部队的军人们都在死守着这最后的防线,只有手术室里,一片安静。
 
呼延行还在昏迷,他的身上接着很多探头,身旁,呼延修一直陪着他,和他说话:“阿行,以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原来,一直给我们吃的的女孩,就是薇薇啊!”
 
“阿行,我其实当初和薇薇刚认识的时候,就觉得她第一次见我就好像认识我一样。原来,是因为你。”
 
“阿行,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透过我,好像在追忆什么……”
 
“其实,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你。”
 
“因为我,你失去她、失去自由,这么多年,一直在生死边缘徘徊。阿行,我身为哥哥,却一直都是连累你的那一个,对不起。”
 
“我会和薇薇解释清楚,也会安心找个女朋友。阿行,你以后,不要再让了……”
 
他说了很多,又说了一些过去他们两兄弟之间的事,而病床上躺着的人,始终紧闭着双眸,一动不动。
 
外面的炮火时不时将天空染上绚丽的色彩,枪炮声,几乎都成了习以为常的背影音乐。
 
战火持续了一天一.夜,就连厉席择到了最后,都已经几乎拿不动枪。
 
敌军终于被全数消灭,而处于核心地带那边,有捷报传来。维和部队的增援军已经俘虏了敌人,而反动武装表示休战投降。
 
得知消息,所有人都是浑身一松。彻夜没有合眼、高度紧张的大脑在得到片刻缓和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就是沉重和疲惫。
 
厉席择走到病房,看了呼延行情况后,直接就在手术室外的地上坐了下来,几乎立刻就睡了过去。
 
同样,其他战士也都根本不顾什么,就那样席地而坐,很快鼾声一片。
 
谢海姿因为之前睡了一觉,所以精神还好,她拿起枪,准备再次上楼去放哨。
 
毕竟,虽然对手已经投降,可是也不能放松警惕。
 
就在她要上楼的时候,看到了楼梯上坐着的苏墨。他就那么坐着,头靠在墙壁上,已经睡着。
 
他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处,这里颇高,如果睡着了摔下来,也太危险了!
 
谢海姿觉得有些脸热,不过,还是快步上了楼,她去摇了摇苏墨的手臂:“你去楼下睡!”
 
苏墨两天两夜没合眼,实在疲惫,掀开眼皮,见到是谢海姿,几乎只是哼了一声,就继续睡了过去。
 
谢海姿没办法,见叫不醒他,心头一横,转身蹲下,身子后仰,将他拉到了背上。
 
苏墨本来就比她高不少,又在楼梯上,顿时,脚都没法站直。
 
他的呼吸落在她的头顶,无端很痒,仿佛有猫爪在挠着她本就躁动的心。
 
几乎是被她那么拖着腿,谢海姿背着苏墨,吃力地一步一步下楼,找了个角落,将苏墨放了下来。
 
他真的很累,就这么也没醒,身子软软地贴着墙壁倒了下来,睡得很沉。
 
见他就这么躺着,谢海姿又觉得地板太硬,于是,她找了件外套,叠好放在了苏墨的头下,当作是枕头。
 
他睡着的样子,安静得干净,清秀的面孔仿佛一副用笔简洁的水墨。谢海姿看得心头发慌,连忙转开眼睛。
 
而就在这时,她看到大厅里,林夕朝也正在叠着衣服,然后抬起厉席择的头,让他枕在了叠起的衣服上。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