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_10_重生之夜谢青鸾h全文阅读

傅斯年 2019-02-1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谢青鸾傅斯年的书名叫《重生之夜谢青鸾》,主要讲的是:谢青鸾一个闪身,朝裴净之手没有阻挡的一边跑去,顺势捞起地上的衣衫,像只灵活的小兔子一样钻入了泉池旁边的丛林。

裴净之将手指从谢青鸾的蜜穴之中抽离,一手抬起她的一条玉腿,一手将他的玉杵缓缓的插入那娇香软嫩的花穴之中。
 
接着他俯下身子吻上谢青鸾的嘴唇,感受着她独有的清甜,那么柔,那么软,就像彼时他在林间看到得纷纷而落的樱花雨。
 
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体会,他的坚硬在她的柔软里。
 
云破月来花弄影。
 
柔美的月光之下,少女洁白的胴体泛着珍珠一般莹润的光泽。
 
那精致的眉眼,氤氲着扬州的风,西湖的雨,有画不尽千娇百媚,是诉不完的万种风情。
 
裴净之放纵自己的心弦,任由身体来主宰,在那温暖湿润的蜜穴中恣意,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到底。
 
谢青鸾的身体不断被顶弄着向上,最后被他按着悬在了半空之中,双脚离地,她不得不搂着他的肩膀,又惊又恐,花穴自然而然跟着紧张的收缩,完完全全吸附在了裴净之的欲根之上,百转千回,不离不弃。
 
这一夹,夹得裴净之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而立着的体位,让谢青鸾娇嫩花蕊刚好卡在了圆润龙眼那里。
 
裴净之每次拉弓满箭,都会正中靶心。
 
频繁的冲击之下,湿滑的蜜汁不停奔流而下,让他的欲龙沐浴在汨汨的香泽里,尽情游弋。
 
谢青鸾背后的肌肤蹭着被温泉热气蒸腾的岩石,而身前的红果被冰凉的丝绸锦缎摩挲着,下面的小穴又被一股坚挺炙热顶住了最娇嫩之处。
 
她的身子突然紧绷起来,潮水来得又汹又急,大量的花液倾泻了出来,将两人的下身都喷洒的湿湿淋淋。
 
谢青鸾感觉自己的身体缓缓的从石壁上滑落,双脚落了地。
 
这时她的脸颊被裴净之捧起,那双墨玉般的眸子,犹如星辰幻海。
 
而此时的自己就印在他的墨瞳之中,一枝红艳凝香露,含芳只待舍人来。
 
他的唇瓣不期而至,在谢青鸾的樱唇之上,辗转缠绵。似惩罚又如索取。
 
她感受到他的那物依然在她体内盘旋,与她娇弱的花心耳磨厮磨。
 
澎湃的高潮又接踵而至。
 
裴净之缓缓的退出了谢青鸾的体内,一手撑着石壁,慢慢的平息着自己的呼吸,而他的眼神依然驻扎在了谢青鸾如芙蓉盛开的俏脸上,若有所思。
 
谢青鸾浑身乏力,唯有依靠着石壁休养生息。
 
她感受到了裴净之的目光,于是抬头迎上。
 
一阵晚风吹过,清扬起裴净之整洁的衣角,舞乱了谢青鸾耳边的发鬓。
 
粉胸绵手白莲香,剑截眸中一寸光。
 
谢青鸾一个闪身,朝裴净之手没有阻挡的一边跑去,顺势捞起地上的衣衫,像只灵活的小兔子一样钻入了泉池旁边的丛林。
0_10_重生之夜谢青鸾h全文阅读
酒醉微酣的傅斯年,动弹不得的郁含光,还有风中伫立的裴净之,三人皆是一怔。
 
不过马上他们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安王谢朗和丞相顾轻尘,一路有说有笑的的走了过来。
 
"傅大人,郁公子,裴状元,看看我给你们带来的礼物。"安王爽朗的笑着,命侍从把东西端了上来。
 
"这是西域进贡的美酒,我们今夜可以在这温泉池里面,一边赏月一边品酒。"
 
裴净之不动声色的走到郁含光身边,悄悄的解开了他的穴道,轻轻的将他拉起来。
 
而郁含光起身时候又将一直硌在他身下的一个东西暗自捏在手中。
 
接着他们二人非常默契的去扶起醉得摇摇欲坠的傅斯年。
 
"感谢安王和顾丞相美意,傅大人已经醉得这般厉害了,就让我和郁公子先送他回去吧,我们改日再聚。"
 
说罢,裴净之把傅斯年推到郁含光的身上,对着安王和顾丞相拱了拱手。
 
三人便这么徜徉而去了。
 
徒留安王和顾丞相二人,面面相觑。
 
而蹿入林中的谢青鸾已经简单的套好了衣衫,幼年时候她和弟弟谢昭常被父皇母后带到这桃花山庄嬉戏玩耍,从这温泉池畔到她目前住的寝宫,穿过这个小树林便是。
 
只见她寝宫前的灯火闪烁,人声吵杂,像是已经在开始在找她了。
 
她一个纵身跳入寝宫前的池水之中,向她的寝宫游去。
 
很快有宫女发现了她,:"快看,公主在那里呢!"
 
当她游上岸的时候,贴身婢女珠儿已经拿着毯子跑过来,一边给她裹着一边像小雀儿一样碎碎念:"我说公主,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贪玩啊,虽然说这池子的水和温泉水相通,不是那么冰冷,但是现在怎么说都已经立秋了……"
 
再见到珠儿,恍如隔世,谢青鸾心中一暖,笑着说:"好了好了,快去给我备水,我马上沐浴就寝可好?"
 
珠儿立马欢快的应了一声跑开了。
 
谢青鸾裹着毯子,坐在床边,看着窗外那轮明月。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今照古人。
 
但愿老天还能给她足够的时间,来化解这来自宫中的暗潮汹涌,这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公主不做也罢。
 
而长夜无眠的还有另有其人。
 
他们各自望着天上的月亮,想起的却是同一个人。
 
那样娇艳妩媚,这般扑朔迷离。
 
不思量,自难忘。
 
傅斯年被郁含光搀扶着上了马车,裴净之也跟着入内。
 
三人一坐好,傅斯年便睁开了那雪亮的凤眼。
 
扫视了一下另外两人,车内一阵沉默,皆是心照不宣。
 
三郎温泉夜御一女,若是不为人知,只是香艳的脚本,捅了出去的话,就是可耻的笑话。
 
只是因为这女子机警,抽身而去,才让这计,终成破局。
 
就是那动如脱兔,翩若惊鸿的背影
本文标签: 重生之夜谢青鸾谢青鸾傅斯年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