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以爱为名誓与妻婚霍晟阳周珮瑜大结局免费阅读

文菲杨 2019-02-1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霍晟阳周珮瑜的书名叫《以爱为名誓与妻婚》,主要讲的是:周珮瑜垂下头,没有说话,她怎么会不知道许绍青的心思,曾经的表白,记忆犹新,若是当时便点头答应了,可能以后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不好意思啊,珮瑜,因为忙,所以不常收拾,你将就将就吧。”许绍青环视了一下屋子,虽然整理过,但还是有些杂乱。
 
“是我不好意思,贸然来打扰了您。”周珮瑜客气且恭敬的说道。
 
“珮瑜,不要跟我这么见外。”许绍青的口气略显失落。
 
周珮瑜垂下头,没有说话,她怎么会不知道许绍青的心思,曾经的表白,记忆犹新,若是当时便点头答应了,可能以后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周珮瑜暗嗟,谁能有预测未来的智慧啊,否则,人间哪还有悲苦之事令人伤感、后悔、无奈。
 
许绍青走出房间,不一会儿又走了进来,手里多了个钱包和一把钥匙,他抽出两三张纸币,放到床头柜上,又拿出一张银行卡,亦是置于柜上,颇是体谅的说道:“放心,不是给你的,是借你的,不过,我不会像黄世仁那样向你逼债。”许绍青态度诙谐。
 
周珮瑜微微一乐,此时的她一无所有,可生活在这个处处需要用钱的现实世界里,不论何种理由的推辞,其本质都是假清高,是装模作样,而她在许绍青面前没有必要伪装,所以,感激的收下了,承诺会清还,但不会支付利息。
 
许绍青见她忧伤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他的心也畅然了许多,“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出去买点东西,家里连吃的都没有。”他将钥匙搁到床头柜上,嘱咐周珮瑜收好。
 
“等一下,”周珮瑜叫住了许绍青,她走到行李箱旁,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许绍青,“许教授,送你的,在布拉格的集市上买的,一个小摆设。”
 
“谢谢。”许绍青接过盒子,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周珮瑜的,他的心还是乱了。
 
许绍青慌张的离开了,关门时的声音竟是比平日大了许多。
 
待许绍青出门后,周珮瑜没有躺下,而是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连衣裙换上,淡绿色的,样式很普通,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但很适合她。
 
周珮瑜游走到客厅,与记忆中的一样,不过看到花瓶中枯萎的剑兰,周珮瑜有了主意。她回客房拿起那几张钞票和银行卡,装入她空空如也的钱包里,将钥匙放进口袋里,然后转身出了门。
 
距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正好有一家花店,周珮瑜走进去,花店老板娘热情的向周珮瑜打招呼,并让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姑娘过来接待客人。
 
“老板娘,人家真的好紧张啊,他说要来跟我说一件很重要的事,会是什么事啊?”小姑娘的口气很是疑问,但脸上挂着幸福。
 
“八成是求婚啦。”老板娘笑道,“你和他也交往了三年了,家长也都见过了,不结婚,还耗什么耗啊。”
 
周珮瑜心不在焉的听着她们的聊天,大部分精神都用在挑选花卉上。
 
花瓶里放的是剑兰,那就还买些剑兰吧。
 
周珮瑜从一大束剑兰中拣出十几枝,放到柜台,让老板算下账。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进店里,店铺的小姑娘连忙迎上去,亲昵的又带着几许娇羞的拉起那个男人的手,关心的问其是否热了渴了。
 
然而,男人甩开小姑娘的手,走到周珮瑜的面前,紧张的问:“子涵,你怎么来这里了?是不是担心我会变卦?你放心,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跟她分手的。”
 
周珮瑜一愣,疑惑的说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全本小说以爱为名誓与妻婚霍晟阳周珮瑜大结局免费阅读
“子涵,你不要再考验我了,我做了那么多,你还体会不到我的诚意吗?”男人按住周珮瑜的双肩,双目含情。
 
“你!你!”花店里的小姑娘气得发抖,指着那个男人,却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男人扭头,“好了,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也就明白的跟你说了吧,我对不起你,是我移情别恋,可是,我是真的爱子涵,所以,我不能和你继续下去了。”他很是无情的说道,但转向周珮瑜时,神情又是变得痴心绝对,“子涵,我已经解决了问题,我们走吧。”语罢,拉着周珮瑜向外走去。
 
周珮瑜甩开那个男人的手,“这位先生,你要是再这样,我报警了。”
 
“子涵,你看到了,我与她已经断了,以后,我们就可以没有任何负担的在一起了。”
 
周珮瑜退了两步,她的确不认识这个男人,不过,她对这个男人口口声声的念叨着的名字并不陌生。
 
“老板娘,麻烦您快点给我结账。”周珮瑜对老板娘说道。
 
这老板娘倍觉糊涂,可她明白一点,她的店员被相恋了三年的男朋友甩了,而那个男人是为了这个女人才抛弃了旧爱,故此,颇有义气的老板娘对周珮瑜瞬间就产生了反感。
 
“不好意思,请你们离开我的店,这里不欢迎你们。”老板娘下了逐客令,她绕过周珮瑜的身旁,揽着那个正哭得伤心的小姑娘走到店铺里面,让其坐下,劝道:“为了这种男人伤心,不值得,早点看清他的嘴脸,总比结了婚、生了孩子之后再发现的好。”
 
男人根本不在乎老板娘说什么,也不在乎小姑娘的悲伤,追上走出花店的周珮瑜,“子涵,你等等我啊。”
 
“这位先生,”周珮瑜怒声道,“我报警了。”她警告着。
 
“珮瑜,怎么了?”提着几个装满食品和用品的超市购物袋的许绍青走上前来。
 
“许教授,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却这样无理的纠缠我,麻烦您帮我打报警电话。”周珮瑜喊道。B市,夏季已经过去,秋天也接近了尾声,天气有些凉意,不过,在空调房间里,由电器设备创造出来的恒温,让人感觉不到季节的更迭,因为四季皆是一样的温度。
 
许绍青有些烦躁,烦躁得额角渗出了点点汗滴,不过,他没有因此而去调整空调的温度,他知道,这没有用,因为,他烦躁是源于他的心很乱,而那是为了周珮瑜的不告而别在悸动。
 
许绍青走到实验室的一台设备前,看了看仪表上的数据,又拿起台案上的记录表,粗略的浏览了一遍。这个时候,他的助手快步走过来,拿着一张单据让他确认。
 
许绍青认真的通读之后,才执笔签了名字,又交代了两句,助手才转身离开。
 
许绍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查看他的电子邮件,麻省理工那边的实验室给他发出了邀请函,邀请他下个月去参加一个物理项目的研讨会,如果定型,可能就会组建团队进行研发。
 
许绍青揉捻着眉心,考虑了片刻,回复了邮件,他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许绍青看了一眼凌乱的办公桌,他是个仔细的人,很少让自己如此杂乱无章过,除非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
 
许绍青着手收拾起桌面,一个银边相框从堆积的文件中显现出来,里面的合影照吸引了许绍青的注意力,但不是每一个人,而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梳着马尾、脸上不着任何妆饰、看起来有些傻呆呆的女生。
 
“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啊?”许绍青心中满是疑问,“为什么不给我来一个电话?或者发一封邮件?只是让我知道你平安就好了。”
 
他扣下相册,在电脑上写着电邮,收件人是周珮瑜,发送之后,许绍青暗想,恐怕还是会和之前的几十封邮件一样吧,得不到任何回复。
 
无所谓,似乎给她发邮件已经成为每日的例行公事了,哪怕拖到半夜,他也会将他的“每日邮”发送出去。
 
有时许绍青也会偶尔的自嘲一下,已是三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会像二十岁的小伙子似的做出这种颇是有些幼稚的事呢?然而,自嘲之后,他依旧如故。
本文标签: 以爱为名誓与妻婚霍晟阳周珮瑜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