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尧年俞唐by其念各取所需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其念 2019-02-1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盛尧年俞唐的书名叫《各取所需》,主要讲的是:俞唐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想着盛尧年刚才的话,连呼吸都觉得疼。他攥紧了双手,突然笑了一下,“好啊,我们先去找许总!”

这条烂命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俞唐被人拍醒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一家茶舍。
 
说起来也是讽刺,这家茶舍还是盛家的产业,当年他和盛尧年热恋的时候来过一回,只是不明白许江枫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里。
 
俞唐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发现视线还是一片模糊。
 
“俞先生,下车吧!”
 
俞唐被人连拖带拽的扔进了二楼的包厢。
 
他浑身无力,连站都勉强,只好一手撑在了墙上。
 
偌大的茶室内,只有俞唐和许江枫。
 
良久的沉默后,许江枫笑眯眯的走到了俞唐的面前,“唐唐,好久不见~~”
 
他虽然笑着,但因为那张苍白而又阴沉的脸,叫人毛骨悚然。
 
身后的门早已经落锁,俞唐插翅难飞,他克制着上前捏死许江枫的冲动,扯了一下嘴角,“叔叔,好久不见。”
 
这一声“叔叔”取悦了许江枫,他盯着俞唐的脸,有些痴迷的说,“不亏是之秋的儿子,长得真像。”
 
俞唐避开了许江枫的触碰,“叔叔,有事说事吧。”
 
“你这孩子……我前两天回国,听人说你和你家老太太过的很拮据,我做叔叔的还能坐视不管。”
 
“谢谢叔叔。”
 
“那行,今天就跟叔叔回家住啊。”
 
俞唐抬了一下眼皮子,看着许江枫,“我要是不去呢?”
 
许江枫笑了一下,“那叔叔只好对不起之秋了。”
 
语落,许江枫眼睛一眯,猛的捏住了俞唐的脖子,尤其当他看着那些盛尧年留下来的痕迹时,眼神突然阴翳了起来。
 
“十年前,你就该是我的,唐筱茹那个女人钱都拿了,却以为死了就能让你逃过去,天真!”
 
“不过幸好,你活了下来,父债子还,之秋背叛了我,就该你来还,不是吗小唐唐!”
 
俞唐避开了许江枫贴过来的脸,咬牙切齿的开口,“所以你就诱他吸毒?”
 
“我又没有逼他!”许江枫盯着俞唐血红的眼睛,还在拿哄还在的语气哄着俞唐,“跟着叔叔,我保证让你红遍全国。”
 
“你知道许二给你注射的是什么吗?乐思三号……乐不思蜀,我们最新的产品,国内还没上市呢!”
 
听到许江枫让人给他注射毒品,俞唐情绪没控制住,像困兽一样的低吼了出来,“许江枫,我草你妈!”
 
“唐唐,骂人是不对的,只要你乖乖跟我走,不管什么三号四号……我都给你!”
盛尧年俞唐by其念各取所需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做梦!”俞唐舔着后槽牙笑了一下,脖子用力的往后仰,然后快速的向前砸在了许江枫的脑门。
 
“敬酒不吃吃罚酒!”许江枫捂着额头,冲门外喊了一声“许二”。
 
“给他加大药量!”
 
“许总,那样会死人的!”许二说,“闹出人命,把警察引过来就不好了!”
 
许江枫扫了一眼浑身无力的俞唐,扬手甩了俞唐一巴掌,嫌弃的开口,“喂了丢车上去,俞之秋怎么死的,俞唐就怎么死。”
 
“顺便给我那亲爱的小外甥打个电话……告诉闻家那小子,别耍小花招。”再见盛尧年是三天后。
 
老郑拿着新剧本来和俞唐讨论,两人在电影上面某些想法不谋而合,聊起来就忘了时间。
 
等老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我先回去了,剩下的等《蓝涩》结束了我们再讨论!”
 
俞唐也有些累了,眼睛又疼又干,几乎看不清,他对老郑说,“你把桌子上的眼药水给我拿一下!”
 
“行,你躺好,我给你滴……”
 
老郑眼药水还没有滴完,门外就传来了盛尧年的低沉的怒吼,“你们在做什么?”
 
盛尧年看着俞唐红彤彤的眼睛和眼眶周围的水渍,目光凶狠的盯着他,“你和他上床了?”
 
“盛总,你……”
 
老郑想解释,但俞唐朝他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老郑面无表情的说。
 
俞唐刚才摇头的动作没能逃过盛尧年的眼睛,就算他们没做什么,但只要一想到俞唐有事瞒着自己,而自己还不如郑开源的时候,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俞唐,你就这么欠?”
 
俞唐抬起湿润的眸子,“盛尧年,你难道就没有新词了吗?”
 
他一把拽住了旁边老郑的手腕,继续道,“我刚才是和老郑在一起,现在你要加入我们吗?”
 
末了,俞唐又说,“这种游戏,你应该不陌生吧,毕竟我还是跟你学的!”
 
说话间,俞唐已经从病床上爬了起来,正要往老郑的身上靠。
 
他的身体还没有碰到老郑就被盛尧年一把扯了下来,扔在了床上。
 
“既然你这么喜欢被人欣赏,那就来啊!”盛尧年像一头暴走的狮子,用力的扯开俞唐身上的病服,欺身就要压下去。
 
但俞唐的动作比他更快,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用力扬起了脖子,梗着脑袋在盛尧年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气息不稳的说,“好啊,但别着急……观众还没有准备好!”
 
俞唐冲老郑眨了眨眼睛。
 
惊魂未定的老郑撒腿就往病房外面跑。
 
俞唐有些失望,“你看,观众跑了……我们还要继续吗?”
 
“俞唐,你这是找死!”
 
盛尧年反客为主,狠狠的咬住了俞唐的唇。
 
牙齿咬破唇肉,鲜红的血液在两人的唇齿间来回推拒,一点点的沉浸在这绝望又蚀骨的吻里。
 
当盛尧年撕掉俞唐身上裤子时,俞唐攀附着他的肩膀,咬住了他的锁骨。
本文标签: 各取所需盛尧年俞唐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