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心护卫免费小说_叶辰天徐梦婷全章节阅读

夕阳 2019-01-11 阅读


《失心护卫》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夕阳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叶辰天徐梦婷,讲述了:他发动了引擎,北京现代就如同一只亡命逃窜的老鼠,在曲江县城的大街小巷开始横冲直闯,身后的警车也如同一只大猫一样,对叶辰天的北京现代穷追不舍。“唔!唔!”轿车的引擎声在叶辰天的耳畔响起,他深邃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前方,眼睫毛也不眨一下,在前方拐角的时候,突然一个漂亮的漂移,轿车成六十度拐弯,很轻松的驶进了一个巷道里,然后加快了车速,北京现代很快地就消失在了那个暗淡的巷道里。待警车追过来时,惊愕的发现之前追踪的那辆北京现代已经没影了,不过警车里面的交警也不是吃素的,因为他们之前就拍下了那辆北京现代轿车的车牌号,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失心护卫》精彩试读:

徐梦婷见到叶辰天那张不温不热的脸,她心里就来气,感觉这个男人压根就是一个冷血动物。
 
随即,她气咻咻的说:“记住,以后叫我老板,不然扣你工资。”
 
面对徐梦婷的警告,叶辰天也很无奈,有句话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他是落难之际,在屋檐之下也不得不低头了。
 
“是,老板。”叶辰天第一次低声下气的说话,就为了两个字——生存。
 
徐梦婷听到他叫自己老板,心里勉强通过了,冷哼了一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刚要走,忽然发现自己下身还有些不对劲,赶紧又坐回座椅上,对眼前的叶辰天命令道:“转过身去。”
 
叶辰天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按照徐梦婷的吩咐,将自己的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徐梦婷。
 
徐梦婷见叶辰天听话般的转过身去了,她想在下身垫一块卫生巾,试着将职业短裙撸了起来,可是有个大男人站在自己身前,她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短裙刚提到膝盖之上,她顿时停住了,旋即又对背对着自己的叶辰天命令道:“去办公室门外守着,不许其他人进来,听见了吗?”
 
叶辰天压根就没有闲工夫回答她,只是大步朝办公室门外走了出去,“砰”地一声,就将总经理的办公室门给关上了。
 
“冷血动物!”见到叶辰天此番举动,徐梦婷没好气的自语道。
 
叶辰天离开后,徐梦婷才吁了一口气,慢慢地将裙子撸了上去,抽出一片卫生巾,小心翼翼地正要将那片卫生巾塞到自己最隐私的地方,可就在这一刹那间,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了。
 
她淬不及防,吓得手里捏着的卫生巾都掉在了座椅下,抬头看时,发现贸然闯进来的又是那冷血动物,此时自己的此不雅之举全都引入了叶辰天的眼帘。
 
尽管她眼疾手快,撸裙子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旋即她怒不可遏的喝道:“谁让你进来的?”
 
叶辰天不冷不热的回答:“门外有一老头自称你爸。”
 
“我爸?”徐梦婷自问道,心想她爸估计又来公司要钱。
 
于是,她顿了一下,才对叶辰天说:“你告诉他,我不在公司。”
 
叶辰天没有回答她,转身又离开办公室了。
 
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徐梦婷气得呲牙咧嘴,她愈来愈恨这个可恶的男人,她一定要好好地折磨他。
 
此刻,叶辰天正站在前台与徐梦婷的父亲徐世昌聊着天。
 
“她在吗?”徐世昌往总经理办公室的方向望了望。
 
叶辰天摆摆头,说:“没有。”
 
“你知道她去哪儿吗?”徐世昌又问。
 
“不知道。”叶辰天依然摇摇头回答。
 
徐世昌打量了一下叶辰天,便好奇的问:“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新来的?”
 
叶辰天点头道:“嗯。”
 
徐世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知道我谁吗?”
 
叶辰天又摇头:“不知道。”
 
徐世昌理了理他那西服衣领,佯装咳嗽了一声,说:“我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叶辰天并没有打算继续理睬他,而是岔开了话题问:“你还有事吗?”
 
徐世昌旋即撤下老板的架子,一副讨好的表情说:“有,有点事。”
 
“噢!什么事?”叶辰天又问。
 
徐世昌故意靠近叶辰天轻声的说:“你老板我这两天资金周转有些困难,想麻烦你借点钱周转周转。”
 
听到这话,叶辰天在兜里摸了摸,摸出十几块钱,递给了徐世昌,说:“我就这么多。”
 
徐世昌看着叶辰天手心里摊着的那十几块钱,没想到这家伙比自己还穷,就这十几块钱,赌场的门都进不了。
 
徐世昌又在梦婷服装公司的办公大厅四下打量了一下,没有遇见可以借钱的熟人,因为在整个梦婷服装公司,他已经是臭名昭著,唯独新来的叶辰天不知道徐梦婷的老爸是个赌鬼,而且徐梦婷之前就跟公司其他人打过招呼,自己的父亲找谁借钱千万别借,谁借了她徐梦婷也不会还的。
 
就在他四下张望的时候,他的手机又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眉头皱了一下,又揣进裤兜里,可是他的手机还依然响着,好像他不敢听电话一般。
 
徐世昌没有再等下去,好像此时这个电话促使他更加不安起来,他在前台张望了一下,便忙不迭的说:“小兄弟好好干,我有事先走了。”
 
说罢,徐世昌就穿着笔挺的西服急匆匆地离开了梦婷服装公司。
失心护卫免费小说_叶辰天徐梦婷全章节阅读
徐世昌前脚刚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就敞开了,徐梦婷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走到前台的位置,谨慎的问着叶辰天:“他走了吗?”
 
“走了。”
 
听见走了两个字,徐梦婷才吁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裙子上的那一抹桃红,侧头赶紧对叶辰天说:“咱们走吧!”
 
穿着清洁工工作服的叶辰天只好跟着徐梦婷一块离开了公司,进电梯下了十八楼,走出曲江大厦就去了大厦的露天停车场。
 
在露天停车场停着一辆天蓝色的北京现代,2011年的新款伊兰特,这辆价值近十万的北京现代就是徐梦婷的驾座。
 
徐梦婷捂着小腹准备拉开后车门的时候,就对叶辰天吩咐道:“开车!”
 
叶辰天看了看这辆北京现代,心里在想,自己会开车吗?好像不会,好像又会。
 
他站在驾驶位的车门前楞了一下,坐进后车座的徐梦婷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啊?上车啊!”
 
于是,叶辰天只好坐进了驾驶位,徐梦婷主动把车钥匙递上,有些难受的说:“先送我回家,再送我去医院。”
 
叶辰天没有说话,只是接过车钥匙看了一眼,便**了钥匙孔里,轻轻地拧动,轿车的引擎旋即就发动了。接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的记忆里好像没有开车这记录。
 
徐梦婷又见叶辰天在发愣,旋即又不耐烦的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轰油门开出去啊!”
 
叶辰天的脑子里突然又窜出开车的步骤,像是有个人在脑子里提醒他,打火,松手刹,挂档,踩油门,松离合。
 
听到这样的命令,他试着按步骤进行,北京现代车还真的就这样驶出去了停车场。
 
他的动作有些生疏,车速也变得一快一慢的,徐梦婷起初还以为他是故意的,也就没有理他。
 
可是,叶辰天在驾车的时候,车速愈快,他的脑子里就不断涌出模糊不清的记性,好像此时的画面特别的熟悉,在什么地方发生过。
 
随即,他换了五档,轰足了油门,北京现代在曲江县城城中心的街道上飞驰而过。
 
徐梦婷也明显感觉到了此时的车速,以她的肉眼估计此时的车速少则120码,在城中心这么快的车速,一定会出事的。
 
她变得不安起来,忙对驾车的叶辰天呵斥道:“你干嘛开这么快,快给我停车!”
 
可此时的叶辰天的脑子在回忆着某些事,车速愈快,似乎对他恢复记忆有一点的作用,他在此刻好像回忆起自己的曾经来,把徐梦婷的话当耳边风了。
 
“嗖!”北京现代在曲江东大街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飞驰而过,车速已经抵达150码,此刻的叶辰天像是着了魔一般,踩着油门没有松脚。
 
徐梦婷吓得脸色铁青,她觉得叶辰天此刻一定是疯了,惊颤的喊道:“停车,停车!!”
 
可此时,停在东大街十字路口的交警早就发现了闯红灯的北京现代,拉响了警笛就尾随而来。
 
“乌拉!乌拉!”令人不安的警笛声骤然响起,一辆亮着红蓝灯的比亚迪警车朝叶辰天驾驶的北京现代紧随而来。
 
听见警笛声,叶辰天微闭了一下双眸,感觉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以前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发生过。
 
他突然睁开双眼,发现前面驶来一辆货长安,眼看着就要撞上了。
 
徐梦婷也吓得惊叫一声:“啊!!!”
 
叶辰天并没有慌,冷静的扳着方向盘,突然向左扳了个720度,轿车的车尾一下子就甩了出去,“吱呀!”一声,一个漂亮的漂移,北京现代车眨眼的工夫就驶进了左边的小车道,成功的躲开了正面驶来的货长安。
 
徐梦婷睁开眼时,额头已是冷汗潺潺,刚才那一瞬间,魂都快吓没了,还大口大口喘气。
 
可在他们身后,警车依然拐弯追了过来,徐梦婷往后望了一眼,知道这次麻烦了,这个该死的冷血动物惹大麻烦了。
 
可是,叶辰天并没有因为就此停下车来,扳着方向盘,朝前继续逃窜。
 
徐梦婷见叶辰天没有停下来的意愿,她便怒喝道:“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叶辰天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扳着方向盘继续前行,是否想从警察眼里逃掉。
 
他发动了引擎,北京现代就如同一只亡命逃窜的老鼠,在曲江县城的大街小巷开始横冲直闯,身后的警车也如同一只大猫一样,对叶辰天的北京现代穷追不舍。
 
“唔!唔!”轿车的引擎声在叶辰天的耳畔响起,他深邃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前方,眼睫毛也不眨一下,在前方拐角的时候,突然一个漂亮的漂移,轿车成六十度拐弯,很轻松的驶进了一个巷道里,然后加快了车速,北京现代很快地就消失在了那个暗淡的巷道里。
 
待警车追过来时,惊愕的发现之前追踪的那辆北京现代已经没影了,不过警车里面的交警也不是吃素的,因为他们之前就拍下了那辆北京现代轿车的车牌号,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叶辰天驾驶着轿车行驶了一会儿,往后视镜里看了看,发现警车已经没有再追来了,他才放慢了车速。
 
可是这会儿,徐梦婷拉开车窗,“哇哇哇”的在车窗上呕吐起来,兴许是由于刚才车速过快,又急速转弯的原因,导致徐梦婷的呕吐。
 
呕吐完毕,徐梦婷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训斥道:“你疯了吗?”
 
突然,叶辰天一脚踩住了刹车,轿车“嘎吱”一声就停了下来,他刚才的举动可真是把徐梦婷吓坏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加速,脑子里面的那个记忆若隐若现,就差那么一点,就想起以前的事,可是此时又开始头昏起来。
 
徐梦婷训斥了一声,叶辰天没有说话,见他像是在思考什么,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几分神秘,刚才的飙车,虽然有些害怕,可是刚才那猛地一下漂移,她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还从未亲身经历,还有丁点的**,立马觉得这个冷血动物的车技是一流的,竟然甩掉身后跟踪而来的警车。
 
顿时,她心里也在想,难道这个男人之前是赛车手?要不然车技会这么好?
 
她想问又不敢问,只好又试着说了一声:“开车,送我回家。”
 
叶辰天顿了一下,才发动了引擎,北京现代又开始朝前驶去。
 
北京现代在曲江的街道行驶了一会儿,叶辰天突然将轿车停了下来,扭头面无表情的问:“你家怎么走?”
 
“直走。”徐梦婷指了指前方说。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