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潇傅薄俞大结局小说_云潇傅薄俞完整版阅读

子晴 2019-01-11 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为你倾心久久》,本小说讲述了云潇傅薄俞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云潇的脸色很差,“罪魁祸首”四个字几乎写满了整张脸。宅男没死心,又从一边绕了过来,“就是她。不过我老觉得她很像一个人啊,啧啧,也不对,总是有点眼熟就对了。啊,我想起来了,她很像你爸那几个女人啊!”“滚去给老二打电话。”傅亦行面无表情将他打发走,然后问云潇。“听到他说的了吗?”
 
《为你倾心久久》精彩试读:

云潇兴致缺缺,这种有钱人的兴趣,从来都不是她这种阶级可以尝试的。
 
沈如知矜持又骄傲的笑了笑,觉得对方跟自己比还是太小家子气了。
 
她领着云潇往回走,刚绕了个弯,迎面便碰上一名端庄贵妇。
 
云潇站在原地有些发怔,沈如知已经上前勾住对方的手臂,甜甜打了招呼,“妈,您回来啦。早上问薄俞,他说您去Y国看阳阳了。”
 
贵妇微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回道:“今早刚下的飞机,不想麻烦特地来接,就自己通知老宋接我回来了。”
 
沈如知闻言微微皱眉道,“Y国飞回来十几个小时,你应该告诉我们的。”
 
“我没事。”贵妇笑着,这才看向了云潇,“这就是你那位好友吧。”
 
“对,她叫云潇。”沈如知介绍道。
 
云潇从怔忪中回神,礼貌打了招呼。
 
“伯母好。”
 
贵妇笑着点了点头,道了句“你们慢慢逛,我先回去歇会儿”,便带着下人先走了。
 
沈如知和她道了别,待贵妇走远了才向云潇介绍道:“这是薄俞母亲。”
 
云潇点了点头,已经猜到了。然而,她却莫名觉得对方对她的态度有些疏离。
 
她的心头生了些忐忑,从傅家回来后就一直在公寓里发呆。看着傅薄俞的母亲,她总觉得有股难言的熟悉和亲切感。
 
这份疑惑在晚饭时分得到了解答。
 
傅薄俞来了,同行的还有提着两大袋食物的陈秘书。
 
她看见陈秘书搁下晚饭后离开,显然傅薄俞打算留在这吃饭。
 
云潇在原地站了一会,最终还是去帮忙布置了饭菜。
 
傅薄俞松了松领带,看着她围着餐桌忙,眸光便深了深,主动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云潇僵了僵,背后的温暖让她的心跳失了节奏。这样的温情让她迷了心智,仿佛随时可以沉沦。
 
“今天,我见到伯母……”她出声,捡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傅薄俞“嗯”了一声,“如知和我说了。”
 
沈如知的名字让云潇心口一顿,而后叹口气,从这不理智的堕落中清醒。
 
她轻轻挣了挣他的控制,傅薄俞却将怀抱收地更紧了些。云潇不再挣扎,只是冷静开了口,“我们不能再这样,你已经订婚了。而且按照你的计划,我未来也是你的后妈。”
 
“只要计划顺利,你很快就会重新变回我的女人。”他同样冷静且笃定。
 
云潇的心有一瞬间的刺痛,“你何必自欺欺人呢。”这次,她挣脱开他的束缚,坐到了位置上,“吃饭吧,如果你不想吃就早点回去吧。”
 
傅薄俞站在原地没有动,抿唇沉默着。
 
云潇食不知味夹着菜,如同嚼蜡,却只能故作从容。最后,还是他上前拿走了她的筷子,解放了她的酷刑。
 
“告诉我,中午饭后你去了哪?”他盯着她的双眼质问道。
 
云潇心口一跳,看着他出了声,“厕所。”
 
傅薄俞眼底的阴鸷一闪而过。
 
他去厕所找过,可她并不在那。
 
傅薄俞轻轻撩起她的长发挂到耳后,这才沉沉出了声,“先是夜宿酒店,如今又对我隐瞒去向。云潇,你还是我深爱着的乖巧善解人意的云潇吗?”
 
他的质问让她一瞬间难过到了极点。
 
深爱?若真是深爱,怎么能够忍受将她送给他父亲?
 
她没有将心底的悲伤宣泄而出,因为她已经很清楚谁都无法改变他做出的决定。
云潇傅薄俞大结局小说_云潇傅薄俞完整版阅读
傅薄俞拿起挂在沙发上的外套走到门边,直到离开前才再度开了口,“宝贝,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
 
言毕,关门声响起,他已经离开。
 
云潇呆坐了一会儿,这才随便扒拉了两口,浑浑噩噩回了房。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开车出了门,今天是去疗养院看云潜的日子。大火直接带走了她的双亲,侥幸捡回性命的云潜却重度烧伤昏迷至今,一直苟延残喘吊着,保住云潜成了她这一生的使命。
 
她避开了上下班高峰,然而近日来发生的种种还是让她走了神。
 
反应过来紧急拉刹车时,她还是不小心撞到了人。
 
云潇吓得愣在当场,直到一个戴着眼镜一头乱蓬蓬中长发的宅男过来拍她车窗,她才慌忙从车上下来。
 
只见一名年轻女人躺倒在地,身边环保袋里刚买的菜撒了一地。
 
“你还好吗?”她快速跑到女人身边,着急询问。
 
然而女人已经没了意识,脑后微微渗出的血迹触目惊心。
 
云潇白了脸,连忙打了120。等待的过程漫长且难熬,敲窗的宅男没走,一直面容古怪等在她们身边。途中,他似乎去打了个电话,而后回来一直等到120赶到。
 
受伤的女人被送进了抢救室,云潇坐在椅子上,苍白的小脸像是见了鬼。
 
宅男一直在她跟前满脸愁苦转着圈,等了约莫大半个小时,终于面露喜色。
 
“老大老大,在这。”
 
云潇被他吵嚷的声音唤起了注意,侧头往外望去,随即惊在当场。
 
是傅亦行!
 
宅男像是松了一口气,上前巴巴讲述,“好惨,我难得自己上街出趟门,结果竟然碰到二嫂出车祸。”
 
傅亦行将他挥开,径自走到云潇跟前。
 
“是你撞的?”
 
云潇的脸色很差,“罪魁祸首”四个字几乎写满了整张脸。
 
宅男没死心,又从一边绕了过来,“就是她。不过我老觉得她很像一个人啊,啧啧,也不对,总是有点眼熟就对了。啊,我想起来了,她很像你爸那几个女人啊!”
 
“滚去给老二打电话。”傅亦行面无表情将他打发走,然后问云潇。
 
“听到他说的了吗?”
 
“潇潇,你很清楚我对你的爱和期许,不要让我失望。”
 
傅薄俞沉沉的声音萦绕耳边,每一个字每个音节都交织着暧昧,云潇却觉得喘不过气。
 
她伸手推开他,满心无力。
 
“我知道。今天真的很累,我先回房了。”
 
云潇转身,想要逃离开这让她窒息的局面。
 
他却在最后一秒拉住了她的手臂,沉声道:“不要离别的男人太近,我会不高兴。”
 
他的话让她浑身一震,几乎笑出了眼泪。
 
“不要离别的男人太近?在你为了争夺家产做出这么一系列抉择之后,现在的你还有资格说这种话吗?”她声音里带着激烈的恨意,眼中稀碎的光好似一地的玻璃渣。
 
傅薄俞深深看向她,然而收回了手。
 
他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的爱情一直停留在象牙塔里,简单、快乐、满怀憧憬。但是云潇,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注定不可能简单快乐。我们的未来需要你的成熟付出,或许现在你觉得我毁了你的爱情,但以后,你会理解我的做法。”
 
云潇退后了两步,朝他坚定摇了头。
 
“那么很显然,我所想要的未来和你所想要的未来并不一样。”
 
她转身进了房间,在无数次失望后,即便是心痛也可悲得有些麻木了。
 
傅薄俞离开了,这一次对话的结果,依旧是不欢而散。
 
云潇隔天一早去了趟疗养院,云潜依旧是老样子,重度昏迷并没有起色。她已经平静接受了这个现实,与她而言,病情没有恶化那就是好消息。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