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妇科医生老张杜铃免费小说大结局阅读

外围人 2018-12-13 阅读


《中医妇科医生》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外围人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老张,杜铃,讲述了那天她来看病,本只是个小病,可大好机会不能放过啊。他忽悠神功一开,一步步的把便宜占了。老张托着她臀部,道:“小玲啊,我就要给用工具给你打阳气了,还受得住吗?”

老张扫了一眼,这可是位稀客啊,来人是杜玲的室友,之前杜玲来这里看病,她反对过不少次。
 
今天她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杜玲把昨天的事情告诉她了?
 
老张的心里有些发毛,强壮镇定站起身来,严肃的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宋娜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完一句话,小脸涨得通红。
 
“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老张见状试探性的问了句。
 
宋娜的脸更红了,似乎非常难于启齿。
 
瞧见她这个样子,老张知道又有一头肥美的羊羔送上门来了。
 
他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凝重的样子,带着几分警告的开了口:“你这样可是不行的,生病了不告诉医生就没办法治疗,到时候小病变大病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宋娜被他的话吓到了,眼泪大滴的往下掉:“最近我下面有种痒痒的感觉,白带也变多了,她们说我可能是得了宫颈糜烂……”
 
她抽噎了两声,紧张的抓住了老张的手,声音里满是哭腔,“张伯伯,以前是我不对,您不要放在心上,一定要治好我。”
 
被又软又嫩的小手握着,老张有些想入非非,语气也温柔了起来:“你不要听她们瞎说,你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应该只是发炎了而已,我给你检查一下,开点药就没事了。”
 
宋娜一听,松了口气,身体一软靠进了老张的怀里,丰满的酥胸全也压在了他的身上。
 
老张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恨不得用手代替自己的身体去感受那柔软的触感。
 
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可不想因为一时的爽快而砸了自己的脚,压下冲动,他端起医生的架子指了指一边的检查床。
 
“脱了裤子躺好,我给你检查。”
 
她扭了扭身体,咬着下唇问了句,“伯伯还没好吗,我觉得有点奇怪。”
 
老张一惊,担心继续下去会把人吓跑,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已经好了,我们来检查下半身吧。”
 
宋娜的脸涨得更红了,可事已至此,她也唯有照办,迟疑了一秒后,她睡到了检查床上。
 
老张突然想起今晚打算用在杜玲身上的东西,眼珠子转了转,打算先在宋娜身上试试,“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你里面发炎了,我帮你清理一下,这样有助于康复。”
 
宋娜看了看他,脸上全是感激:“真是太麻烦伯伯您了,不过这样您会不会太累,要不我回去自己清理吧?”
 
“不幸苦,不过你们这些小年轻自己清理不好,我才真的幸苦。”老张色眯眯的看着她,心情格外愉悦。
 
老张眼皮一翻,立刻喊冤道:“阿娇,我不是故意要看的……”话落,他又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你领口儿开的这么大,都快能塞进去一个皮球了,这还用偷看?我想不看也不行啊。”
 
“我不管,反正就是兵哥哥不好!”杜铃跺了跺脚,开始耍无赖。
 
得,老张只能认栽。
 
幸好跑过来的是杜铃,而不是柳盈盈,杜铃对老张的印象一直不错,是老张的脑残粉,所以,不小心在老张面前走了光,被老张饱了下眼福,占了点儿便宜,她脸上虽然不悦,嘴上不依,可心里却并没有真的生气。
 
如果换成柳盈盈,估计早就忍不住破口开骂了。
中医妇科医生老张杜铃免费小说大结局阅读
“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总行了吧?”老张翻了个白眼,苦笑道。
 
“如果道歉管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做什么?”杜铃红着脸道:“不行,兵哥哥看了人家那里,就必须对人家负责!”
 
负责?
 
老张心底陡地一动,那个汗啊,在你身上看了两眼而已,看两眼又他娘的不会怀孕,难道非让我把你娶回家,摁到床上去打两炮,负了责你才满意?
 
这种近乎操蛋的理论估计只有在古代才行得通,比如牛郎偷看织女洗澡,织女洗完了,牛郎意犹未尽,于是悄悄把人家的衣服拿走藏了起来,希望多看一会儿,看完以后,两个人就来了电,就此点燃爱情的小火苗,成就一段佳话,也才有了今天的七夕情人节……
 
如果现在依然可行的话,那老张还何必为林青青的事苦恼?要知道,林青青的身体他早就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而且从小到大,看了不止一次两次,毫不夸张的说,林青青那玲珑的身段,是老张眼看着一点一点发育起来的。
 
即使这样,林德才和苗香竹都不肯让林青青嫁给老张做老婆,上哪儿说理去!
 
想起林青青,老张耳边顿时回荡起昨天下午苗香竹拿柳盈盈、杜铃姐妹说事儿,讥讽老张的那番话,再看看杜铃殷切的小眼神,他不由暗忖道:“乖乖,这个小丫头该不会真像苗香竹说的那样,被我英俊的外表和高尚的人品所感染,看上我了,想跟我有一腿吧?”
 
怀着这样的忧虑,老张试探性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嗯……”杜铃皱起眉头作思考状,拖了个长长的尾音,片刻后,她展开眉毛嘿嘿一笑,道:“兵哥哥答应收我做徒弟,把你摸骨治病的医术传授给我,让我当个女神医怎么样?”
 
话没说完,杜铃就把刚才的事抛到脑后,像之前那样,凑过来,伸出手,一把搂住了老张右边的胳膊。
 
老张真是啼笑皆非,问道:“有没有别的选择?”
 
“有啊。”一听老张还是不乐意,杜铃顿时就有些失落,气恼之下,她脱口而出道:“那就一报还一报,兵哥哥把衣服也脱了,让我看回来!”
 
心直口快到杜铃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老张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尴尬道:“大白天的,在这里脱衣服……呵呵,好像不太合适吧?”
 
“那就等下次,我下次再来清水村的时候,晚上去找兵哥哥,到时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兵哥哥再脱给我看!”
 
老张宁可脱衣服,也不愿意收杜铃为徒,这让杜铃更加的不爽,而她不爽的后果就是,她口齿更加的伶俐,说话更加的肆无忌惮。
 
脱就脱,看就看,何必非要强调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老张愈发觉得,杜铃好像真的对他有那么点儿意思……
 
宋娜未经人事,但也知道将自己的私密的地方暴露在男人面前不太合适,她咬着下唇,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抗拒。
 
“张伯伯这不太合适吧,要不您就给我开点药就好了。”
 
到嘴的肥肉,老张怎么会眼睁睁看她溜走,于是乎,他神情严肃的看着她:“你做为个女孩子更应该为自己负责,这种病怎么能不检查就随便开药,万一没有治好,你以后说不定会没有生育能力。”
 
生孩子对女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宋娜顿时心慌不已,眼眶又红了一圈,“伯伯,你不要生气,我马上让您检查,您一定要帮帮我。”
 
在她渐入佳境时,忽然觉得上半身有些凉,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她身上的衬衫在扭动时扯开了,风直往两个大白馒头上吹。
 
发现自己走光了,宋娜惊呼了声,刚要用手遮住就听见老张开了口,“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你是体内积热过多导致的发炎,这热气散不了,你的病还是会复发的。”
 
宋娜一听,吓得眼泪直往下滚,害怕的抱着他的手臂,两团软肉全贴在了他身上:“伯伯,那要怎么散热?”
 
老张异常兴奋,他压着声音,故作严肃:“所谓积热就是你体内的热气比常人多,伯伯有套按摩手法能够帮你散出热气,只是这按摩需要坦诚相对…….”
 
宋娜红着脸摇了摇头,低声道:“那伯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老张哪里想到她会这么说,暗叹了口气,却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美人,于是他先点点头,而后微微摇首:“吃药能治,但治标不治本,复发的几率很大,还有可能变得越发严重,到时候就是我也没办法了,你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
 
宋娜年轻,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当时就被吓得煞白了张小脸,做手术肯定需要不少钱,她家并不富裕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
 
宋娜摇摇头,刚张口想要拒绝,就听到老张严肃的说:“你不愿意也没关系,不过我可要提醒你,这可是会影响生育的。”
 
听完,她赶忙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扭头真诚的道:“居然会这么严重,那伯伯您快点给我治疗吧。”
 
见她被顺利唬住,老张更兴奋了,下身在裤子里撑起了斗篷,幸好有白大褂遮住没有露出异样。
 
动作利索的上前,他用双手握住宋娜的臀部揉捏了起来,不愧是年轻大学生的身体,臀部弹性十足,让人爱不释手。
 
“伯伯,您能给我按摩吗,我没关系的。”
 
美人都这样要求了,老张焉有不从的道理,他清了清嗓子,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娜娜啊,伯伯可以答应你,但你也知道中医不如西医效果快,你的情况虽不严重,但这引寒祛热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的,至少需要按摩七八次才能痊愈。”
 
宋娜低着头死死咬住下唇,迟疑了好一会儿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反正都这样了,一次还是七次又有什么区别:“伯伯,您放心治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