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傲娇女上司完本阅读_刘芒唐诗大结局阅读

可是你不快乐 2018-12-08 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我的绝色傲娇女上司》,本小说讲述了刘芒,唐诗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我叫刘芒,但她......哦不,她们,却喜欢叫我流氓。如果你执意叫我流氓,我不介意流给你看。傲娇女上司,凶残女警花,温柔女房东,泼辣女明星。来吧来吧,看我如何从屌丝过街,变得君临天下!...

戴志远眯着眼睛,愣了几秒钟,猛地站起身来,指着我吼道:“小兔崽子,老子正他妈找你呢!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我他妈就知道你不是唐诗的房客!你是她男朋友吧?”
 
唐诗的男朋友?被戴志远扣上这么一顶帽子,我都不知道是哭是笑了。两次关键时刻都是我坏了戴志远的好事,也难怪他会误以为我是唐诗的男朋友。我将注意力放在了唐诗的身上,她的眼神惊讶,转而变成了求救。诚然,她心中的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比现在围在她身边的人还是强一点的。
 
我当然对自己再一次冲动感到后悔,可是后悔也晚了,戴志远是不会放过我的。
 
“看他妈什么看!?给我摁住他!我今天要是不给他放点血,我他妈不姓戴!”戴志远一声令下,那几个人开始朝我走过来。他们肯定也一肚子的火,我突然冲进来,没让他们看成好戏。
 
也不用他们摁住,我自己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戴志远的面前。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我清楚,就算我现在退出去,戴志远也不会放过我。
 
站在戴志远面前,身边还围着几个他的小弟,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戴志远应该不会一怒之下直接弄死我吧?我可还是个**啊!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脾气挺好的啊?”一边说话,戴志远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俩之间其实是有着一米的距离的,可愣是被他的肚子缩短了半米。
 
这个时候,唐诗也终于回过神来,她声音颤抖的跟戴志远说道:“戴哥,这不关他的事,您放他走吧,我...”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戴志远怒骂一声,然后一巴掌就朝唐诗打了过去!
 
就戴志远这种酒囊饭袋的身体,也就欺负欺负唐诗那种弱女子。在我面前可就不好使了,我又怎么能眼看着唐诗被他打?更何况唐诗刚才还帮我说话。在千钧一发之际,我一把就抓住了戴志远的手。
 
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事情都已经闹大了。之前在唐诗家,我对戴志远的身份也略知一二。所以,我现在绝对不能屈服。否则,别说能不能把唐诗救出来了,我根本自身难保。
 
于是在戴志远的手下围上来之前,我先下手为强,抄起一个酒瓶子就朝桌面上摔了下去!“砰”的一声,酒瓶炸裂,我将尖锐的部分对准了戴志远的脖子。这一下要是真的捅下去,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要了戴志远的命。
 
我知道自己捅了娄子,可是只有放手一搏,我和唐诗才有可能全身而退。就是怕以后戴志远还会报复我俩,我还是有点后悔,怎么会为了唐诗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呢?
 
瞬间,包间里的那几个女人,有的吓得蜷缩在沙发上,有的甚至已经跑出去了。唐诗则十分不安定的站在原地,也吓傻了,没想到我居然会如此冲动。别说她了,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戴志远的手下走上前来,一个个好像要扒了我皮一样的凶神恶煞。
 
我赶紧大吼一声:“让开!都他妈给我让开!老子数到三,就他妈开始杀人!”我当然不敢杀人,我就算再怎么冲动,我也知道杀人偿命。
 
就像很多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一样,我一只手勒着他的脖子,然后挥舞着手中的酒瓶子,想带着唐诗离开。
 
戴志远的这些手下不敢动,但是戴志远可不怕我。他冷笑一声,跟手下说道:“不用怕!你们还以为他真敢动手啊!?给我...啊!”
 
话还没说完,戴志远的嘴里就发出了一声痛呼。因为我手中的酒瓶子,已经划开了他的脖子!虽然伤口不深,只是留了点血。但怕是喝了再多的酒,他也该清醒清醒了。
 
我出此下策,目的在于敲山震虎。只有这样,他们才真的不敢阻止我和唐诗离开。
 
走到了包间门口,戴志远捂着自己流血的脖子跟我说道:“小子,你再不放了我,没你好果子吃!”
 
“我放了你才叫真没好果子吃!告诉你的狗,千万别追上来!否则,我他妈见谁捅谁!”我说完,用力将戴志远向前一推,然后抓着唐诗的手,转身就跑。
 
这个过程中,我手中一直握着半截酒瓶子。因为我怕我刚才说的话威胁不够,所以手拿着这个也能起点威慑力,应该不会再有人追来了。
 
跑到了夜总会的外面,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和唐诗扬长而去。自始至终,唐诗并没有因为被救了就松了一口气,娇美的脸蛋上反而有一丝担忧。
 
这不禁提醒了我,唐诗跟戴志远之间的关系,真的值得我救她吗?
 
事发之前都是冷静的,事发之后都是理智的。但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什么都忘了。
 
路上,我接到了两个同事打来的电话,我都给挂了。我也知道,他们给我打电话都是为了戴志远的事情。
 
到了唐诗家楼下以后,我感觉气氛很尴尬。虽然有很多话想问她,但是一想到几天前我离开时对她的恶劣态度,我就有点问不出口了。算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想我还是走得远远的吧。从今以后,唐诗也好,戴志远也好,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在我刚要打算离开的时候,唐诗就突然叫住了我。难得啊,唐诗居然会主动跟我说话。
 
“上楼吧。”唐诗淡淡的说道。天已经很晚了,晚风一吹,唐诗不禁裹紧自己的双臂。路灯下她的身影,显得十分单薄。
 
唐诗说完之后,就径直向前走着。这个女人确实有着魔力,我不禁跟在她身后,想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和戴志远到底是什么关系。
 
再次回到唐诗家,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唐诗回房间里穿上了一个外套后,给我倒了杯水。我倒是很少看见唐诗穿的这么保守,却也发现了原来唐诗也有这么邻家大姐姐风情的一面。
我的绝色傲娇女上司完本阅读_刘芒唐诗大结局阅读
显然,唐诗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慌中走出来。她双眼无神的坐在沙发上,呆滞的表情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还有就是,我跟苏然之间的关系有所好转。说来也巧,得罪苏然是因为这个孩子,跟她拉近关系,竟也是因为这个孩子。
 
起初,我见孩子玩游戏的时候,总有那么几关玩不过去,于是我就帮他玩。其实我的初衷,并不是想通过孩子讨好苏然。只是我本来就年纪不大,所以看见孩子玩游戏的时候手痒痒。
 
刚开始孩子是有抵触心理的,但是当他看到我玩游戏很厉害,无论是《植物人大战僵尸》还是《愤怒的小鸟》都能帮他玩通关时,他就越来越崇拜我了,甚至有点缠着我,只要一来就会主动找我。
 
苏然是个标准的女强人,这么多年没找老公,还能把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她毕竟不是超人,她没办法在满足自己和儿子的物质生活的同时,还有时间去哄孩子玩。
 
所以当出现了我这么个角色,不论我这是不务正业也好,还是欺负过她的儿子也罢。只要我能让她的儿子开心,她在心底对我,就会产生一丝感激之情。性子如同冰山一般的苏然,渐渐被我融化。她甚至经常找我,跟我讨论应该如何教育孩子。
 
可是,最近几天黎筱雨很烦。因为公司的业绩,竟然呈直线下降的状态。
 
业绩下降,终归是有原因的。
 
最近,总有几个人来公司里闹腾。只要一有来访者,总会蹦出来一两个从来没见过的人,来指责黎筱雨等人是庸医。说什么被他们诊断之后,心病变得更严重了。
 
就算我帮忙把他们赶走了,来访者见状,肯定也会考虑还要不要来这里咨询心理问题了。何况,根本不用我们把捣乱的人赶走。只要目的达到,他们自己就走了。
 
无可奈何的黎筱雨,也尝试过报警。可是警方最多也只是把人带走做做笔录,是治标不治本。几经折腾,公司的生意被搅黄了好几单。
 
至于我,并没有被潘虎报复。所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黎筱雨最近也没空搭理我,我也算是夹缝中求生存了。
 
这天晚上,我已经**洗净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这时,电话声响起,我拿起一看,是苏然来的电话。
 
苏然怎么会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我下意识的感觉苏然遇到麻烦了,便马上接了电话,说道:“喂,经理。”
 
果然,电话那头的苏然呼吸似乎有些不均匀的说道:“喂,小刘,我...我在宏宝酒店。我有点喝醉了,不方便开车,你能来接我一下吗?我就在二楼最里面的包间里。”
 
“好,你稍等,我马上去。”我一口应下,没有任何犹豫。
 
于情,苏然在这种时候能给我打电话,说明我在苏然心里已经算是朋友了;于理,苏然是我的直属上司,自己更是应该去。最重要的是,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她。
 
而且电话里苏然的声音,似乎能听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恐怕她是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所以我必须去接她,刻不容缓。
 
我下楼打了个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宏宝酒店,这是一个吃住一体的酒店,消费档次很高,一般只有谈生意的人才会选择这里。苏然在这里,应该是约了人谈事吧?那为什么会叫我来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而当我进入二楼包间的时候,看到里面一共是三男一女,唯一的女人就是苏然。另外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右手缠着绷带的人我有印象。那不正是前几天来公司讹钱的潘虎吗!苏然怎么会跟他们坐在一起?
 
我只是一个员工,所以关于今天的饭局,我并不知情。
 
而此时的苏然,已经被他们灌得快人事不省了。见到了我以后,她眼神里流露出的是求救,也是感激。
 
看到突然出现的我,潘虎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他不会不记得我。因为他的右手,就是我给踩的。
 
我以为他现在就要跟我动手了,只是几秒钟之后,他又坐下了,然后十分不屑的看着我问道:“小子,你是谁啊?这地方也是你能来的?”
 
我心里清楚,这潘虎是想先给我个下马威。我不是傻子,眼下的情况,如果我再晚来一步,苏然就真的被潘虎“吃住一体”了。所以我没说话,径直走过去抓着苏然的手,扶起她绵软无力的身子,打算将她带离酒店。
 
我已经大概猜出今天饭局的缘由了,肯定是公司经不起这么没完没了的折腾,所以黎筱雨想息事宁人,就让苏然前来跟潘虎交涉。而当潘虎见到了苏然这个**的时候,就起了色心,所以一个劲儿的给苏然灌酒。
 
见状,潘虎怒目圆睁的吼道:“我他妈的问你是谁呢!?你是哑巴还是聋子啊!?”饭桌上,除了潘虎还有两个男人,都是潘虎的手下。见潘虎怒了,他俩立刻堵在门口,挡住我的去路。
 
只是怒了的不光有潘虎,还有我。
 
我特别恨这种趁人之危的人,之前是戴志远,现在又来了个潘虎。眼下,我一定要把苏然带走,否则用**想我也知道苏然的下场。
 
于是我沉声说道:“我是她男人,请你们让开。”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