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邂逅金牌宠妃沐芸婳小说_冥王邂逅金牌宠妃全章节阅读

默默 2018-12-08 阅读


《冥王邂逅金牌宠妃》是默默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沐芸婳说:“流掉!初夜没有,落红可丢,拖油瓶不能留!”随身戴个麝香荷包,转眼就跑到了白莲花大姐房里,搞得大姐绝育;熬个藏红花,又被庶母误食,同父异母的...

看着被沐雨瑶发火踢回来的鸡骨头,沐芸婳掏了掏耳朵,“对啊,你叫它它都不答应你,你凭什么说它是旺财的?我还可以说它是狗蛋的呢。”
 
沐雨瑶被噎的一时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气得直跺脚,指着沐芸婳就把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沐芸婳你个蠢驴,别以为被大姐捡回来就没事儿了,母亲说了,你留在家里只会败坏我们沐家名声,连累我跟大姐,你等着吧,明天你就会被送到安和庙出家去了。”
 
“你知道安和庙是什么地方不?那可是咱们大兮国有名的尼姑庵,你进去了,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害人了,等着常伴青灯吧你!”
 
沐雨瑶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的就把话说了,身边的小杏练拉都没拉住,“小姐,咱们偷听来的,小姐你怎么什么都说了!”
 
沐雨瑶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她似乎把不该说的给说了,顿时咬住了唇,眼睛一甩就瞪向了沐芸婳!
 
要不是被这个蠢驴给气的,她怎么会把母亲跟大姐说的悄悄话一顺嘴就说了!
 
“都是你个蠢驴!小杏我们走!”沐雨瑶指着沐芸婳又骂了一句,带着小杏就要走,一直没有说话的沐芸婳这时候突然出声了。
 
“沐雨瑶。”
 
轻飘飘的三个字,成功的让沐雨瑶的脚步顿在了原地,表情凶恶的转过头,“干什么!”
 
“沐雨瑶,你左一个蠢驴,右一个蠢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咱两确确实实是同一个爹播的种,你说我叫蠢驴,那你叫什么?”沐芸婳挑了挑眉,“小蠢驴?”
 
小蠢驴??
 
沐雨瑶被骂的楞了下,反应过来就要上前撕了沐芸婳的嘴,却被小杏死死拉住了。
 
“小杏你拉我做什么!我要打死她!”沐雨瑶哪里咽不下这口气,向来只有她骂这头蠢驴的,今天居然被蠢驴骂了,她怎么受得了。
 
“小姐,小姐别跟这个草包一般见识了,待会儿太子殿下就该来了,咱们赶紧回去换衣服才是!”小杏还是死死拉住沐雨瑶,二小姐这个傻蛋什么时候不能收拾,何必非要现在动手。
 
待会儿可是有贵客上门的!!
 
沐雨瑶被小杏一提醒,倒是回了些理智,“沐芸婳,你等着,我待会儿再回来收拾你!小杏我们走!”
 
放了一句狠话,沐雨瑶带着小杏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才刚出门,奶娘就忍不住了,“小姐,你不能去安和庙!!那个庙子去不得,那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婉姨娘怎么能想出这么毒的法子啊,她这是要折磨死小姐啊!”
 
沐芸婳倒没在乎被送去常伴青灯等什么的,她自己不愿去,谁能真把她弄去了,她倒是要说一声佩服!
 
她在意的是沐雨瑶刚才叫的那一声——母亲!
 
这沐府能被沐鸿海的女儿称为母亲的人,只有她娘楚蝶一个。倒是她娘失踪了之后,婉姨娘接管了府里的事物,渐渐独揽大权,府里的奴才见风使舵,就称她一声夫人。这夫人的名头也越传越广,就连沐鸿海,也默认了一般。
 
沐雨熙,沐雨瑶就一口一个母亲的叫上了婉姨娘。
 
早知道窝在车里睡觉会这么难受,打死她都不会在车里打盹的,只是她怎么可能睡得这么沉呢?自打师傅过世,她就再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秦箐心里有些急躁,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重的没法说的眼皮却只能嘘出一条缝……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冥王邂逅金牌宠妃沐芸婳小说_冥王邂逅金牌宠妃全章节阅读
——咣,咣咣!
 
这是……打更声??
 
秦箐本就有些浆糊的脑子,这会儿听到远处传来的打更声,更是不清醒了起来。难道是谁的手机铃声不成?品味居然这么独特……
 
然而没等她想更多,嘘开的眼缝里,就捕捉到了一个晃动的人影!!
 
看不清是男是女,更不知道是人还是鬼,她这会儿,真要是遇上只鬼倒不怕,反正她四柱纯阳,什么鬼都进不了身,可要是遇上个人,还是仇家什么的……
 
然而没等秦箐想完,那双握住她脚踝的冰冷触感,就已经让她瞬间知道,找上她的不是人,竟然是鬼!!
 
那双比冰块还要噬人的手,一寸寸,从脚踝往上,抚过大腿,小腹,最后暧昧的停留在胸前。
 
一丝丝没有温度的呼吸,吹过耳边,纤长的颈脖,最后带起肌肤一阵阵的苏麻……
 
她明明是四柱纯阳,五行旺火,什么鬼都近不了她身才是,怎么会,怎么会呢!!!
 
秦箐想要念咒,想要掐诀,想要反抗,可偏偏这几样没有一样是她现在能够做得到的!
 
不管秦箐有多么抗拒,有多么想要甩开这种异样的感觉,身体的无法动弹,让她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滚开……”
 
沐芸婳不记得她到底在心里多少次叫着滚开,才成功的从没有知觉的红唇中吐出了这么一次,连风大一点都会被吹散的话。
 
然而这话并没有让那双手的主人停下来,反倒是加快了他的动作一般,握住了她的脚裸,屈膝,向着两边分开了……
 
朦胧中,一个暗哑低沉,不带一丝儿人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沐雨熙,你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感激你。”
 
沐雨熙是谁??
 
她是秦箐,天师门第三百六十五代传人秦箐!!不是什么沐雨熙,她是秦箐、秦箐!!
 
秦箐心里的呐喊都快把她逼疯了,然而却只有她自己听得到,回应她的,只有突然而至,撕裂般的疼痛!!
 
啊——
 
秦箐根本形容不了她有多痛,有多难受,那种能将人骨头都一寸寸冻结的冰寒,从身下向着五脏六腑蔓延,直击心脏!
 
身下更是像被人强行划拉开了一道口子,每一次的强行进出,都会被带走一股温热的液体,所有的血液仿佛都从那里流了出去……
 
血腥味,一丝丝的在空气中散发开来……
 
嗯,形容词还挺多的,还有么?
 
沐芸婳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听沐雨瑶数落她,啧啧啧啧,翻来覆去就这么点骂人的功力,以前居然还把原主欺负的哭,简直是……不堪一击!
 
“噗”的一声,把啃得光溜溜的鸡骨头吐出来,沐芸婳撇了她一眼,“说完了?说完了就回吧。”
 
杵在她屋子门口,不光碍眼还挡光。
 
“你!你!”沐雨瑶瞪着眼,盯着沐芸婳的神色简直活见鬼了一般!要是在平时,她可能才骂到没用的狗东西,沐芸婳就该哭起来了,可今天却……难道进了一趟冥王府,没死成不说,反倒把胆子给练大了,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不可能不可能!
 
“哼,脑子好使了又怎么样,连喂给狗子吃的鸡腿都抢来吃,还吃的这么香,还不是蠢驴一头!!”沐雨瑶说完就得意的笑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刚才吃的那个鸡腿,是你奶娘从厨房养得那条旺财嘴里抢出来的!我家丫鬟可是亲眼瞧见的!”
 
“沐芸婳,畜生碗里的你也抢来吃,你可真恶心!”
 
沐雨瑶嫌弃无比的话一落下来,奶娘的脸色就瞬间苍白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小姐,是我非要给小姐吃的,也不是……那不是狗吃的,狗还没有吃,不是从狗嘴里抢下来的……我我……”
 
奶娘只觉得怎么解释都只会越描越黑,毕竟沐雨瑶说对了一件事,这只鸡腿确实是张婆子端去喂旺财的。但是旺财根本还没吃,就被她先一步端走了,还是干净的,真的是干净的!
 
奶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沐芸婳倒是总算明白了沐雨瑶一进来,就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想想也是,她们一年到头连肉都难得见着,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大鸡腿,怎么可能?这都十几年了,张婆子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突然找回来了。
 
看来她们在府里,真是连一只狗都比不上,连狗都有大鸡腿吃,她们却连狗都不如。
 
安抚的拍了拍奶娘的手,给了她一个不用多说的表情,转眼盯住沐雨瑶,挑眉道:“你说这鸡腿是旺财的?”
 
“当然,张婆子亲手端给旺财的,我家小杏看着的呢。”沐雨瑶抬了抬下巴,身边的丫鬟小杏立马认同的点了点头,“对,是奴婢亲眼看着的。”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