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如血苏合简如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雁南妃 2018-12-08 阅读


《相思如血》是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灵堂结婚,棺材为床。他说:“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初恋归来,他废她手腕强行签字离婚。昔日千金被扫地出门,沦为乞丐。他与初恋成婚之日,她穿着白婚纱站在悬崖峭壁上,视频直播,“我唯一能选择的方...

薇薇吃药后,情绪缓和了许多,拉着苏合的手,忍不住落泪,哭得梨花带雨:“我真的配不上你,我们俩虽然是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你如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应该和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在一起。她脾气是有些不好,但豪门里的大小姐被宠着长大的,脾气哪有好的?”
 
“她伤害过你,你还为她说话?薇薇,你太善良了。”苏合摸了摸于薇薇的脑袋,“我是不会和她在一起的,很抱歉,这一次没保护好你,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我真的好累,也很害怕她用那样极尽侮辱的词来说你。也许爱真的是成全,苏合哥哥,我愿意成全你,只在角落里默默的爱你。”薇薇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眼泪滑落,谁见都会有怜惜之情。
 
苏合紧紧抓着她的手:“薇薇,乖,别说傻话。”
 
“可是……”
 
“薇薇,我身边只有你才是真心待我好。我会保护你,也会帮你报仇的。你好好休息,乖。”
 
安抚完于薇薇之后,苏合带着满身的怒意去隔壁房间找简如。
 
简如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茫然的抬起头来,就看见苏合那张阴沉得不像话的脸。
 
这是他第二次动手打她。
 
“简如,你这恶毒的女人,居然敢辱骂薇薇,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苏合见对方用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痛恨极了那目光,“薇薇不是小三,也不是狐狸精!插足感情的人是你!活该去死的人是你!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是你!”
 
简如半张脸被打得疼痛难忍,指尖摸着脸边,就摸到了嘴角渗出来的血渍。
 
她被人泼了一身污水,怎么洗都不干净了。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人,忍着酸楚,还是想问一句:“我没说过那些话,你信吗?”
 
苏合冷冷一笑,薄唇吐出冰冷刺骨的字:“我不信。”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简如怔了怔,索性点了点头:“那她就是小三,就是狐狸精,我还希望她早点死呢,对不对?”
 
他们是不是都这么污蔑自己?
 
“当着我的面你都敢骂她,我不在的时候,你说话该有多难听?”苏合狠狠地捏着她的肩膀,恨不得捏碎掉,咬牙切齿地说,“你还不知道你错了吗?”
 
“大概是错了吧……”她不大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也是随口说,冲着对方笑:“然后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苏合没想到她死不悔改,还挑衅自己,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怒气:“像你们这些豪门大户是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如果不是薇薇命大,早就死了,你难道就不会有一点愧疚吗?”
 
我没有把她推入海中。
 
这句话简如重复了无数遍,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苏合只相信薇薇。
 
她怔怔的想了一会儿,削瘦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她没死真是太可惜了,我对婊、、子没歉疚。”
 
她被软禁了一个月,每天晚上都会被关在棺材里。白天虽然可以出来,但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
相思如血苏合简如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整整一个月,没和人交谈过,她也不敢和那些将自己按在棺材里的凶神恶煞的保镖们说话。
 
吃过饭便缩到角落里,像一只独自舔伤的小兽。
 
“听说苏少好像找到了初恋情人……”
 
“据说当初被大小姐推下海,但是被渔民所救,何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呢。”
 
简如木然听着保镖们的谈话,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苏合自新婚之夜离开,就再也没来过,本来以为他不会再来,可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居然推门而入,只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生的柔柔弱弱,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依偎在苏合的怀里,略带一丝笑意,可在进门之后看见简如,顿时大为激动,身子瑟瑟发抖,像是见到可怕的魔鬼,“是你!是你把我推下海的!”
 
苏合赶紧安慰她:“薇薇,别怕,我在呢。”
 
薇薇搂紧自己,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身子抖个不停,两眼一翻,弯腰直接倒下去。
 
苏合赶紧将人搂住,如同对待一件脆弱的珍宝。继而抬眼,狠狠瞪着简如。
 
本以为这其中会有什么误会,不料薇薇一见到简如就抑制不住恐惧。
 
“简如,若薇薇有个好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简如动了动唇,抹了一把眼泪:“我没有伤害过她。”
 
“难道你还想说薇薇说谎了?我了解她,她单纯又善良。”
 
简如豆粒儿大的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就只是落泪,而不是哭,哑着嗓子问:“你觉得她单纯不会说谎,那我呢,我难道就是歹毒心肠谎话连篇的人吗?你了解她,难道不了解我吗?”
 
“不了解。”他冷冷留下一句话,急匆匆的抱着薇薇进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简如木然地张着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没有心脏在跳。
 
保镖如同幽灵般出现:“小姐,该进棺材了。”
 
她浑身一哆嗦,满满都是抗拒。然而,这是每天晚上都会重复的一幕。
 
苏合在安顿好了薇薇以后,看着对方瘦瘦弱弱巴掌大的小脸,越想越来气,直接冲了出来,拽着简如,要将她拖过去。
 
摆在正中央的棺材里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冰冷冷的。
 
简如跪在地上,声声哀求:“苏合,我不想躺那里,我真的不想,我求你饶了我。”
 
苏合冷冷一笑:“那你告诉我薇薇落下的病,谁来偿还?”说完,毫不怜惜的将人塞到棺材里。
 
棺盖盖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房门紧锁,在黑暗中寂静无声,除了她的喘息,窄窄小小的地方容不得她翻身,也伸不直胳膊,身躯被狠狠锁定在其中,仿佛埋在土壤当中,腐烂袭来。
 
“苏合,救救我,我好怕——”她那充满恐惧的嗓音加满了哀求,指尖用力的抓着棺材面,平躺几乎让她窒息,脖子梗的疼痛。
 
这句话一直在重复,像来自地狱里的呼喊。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