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悄无声息迟欢洛庭桢最新章节目录

洛庭桢 2018-12-08 阅读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我的爱悄无声息》,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深爱丈夫的迟欢在大雨滂沱的夜里被绑架,受尽折磨之后,丈夫洛庭桢却抱着别的女人离开。突如其来的怀孕消息让迟欢悲喜交加,洛庭桢冷酷的要求打掉这个孩子,绝望之中的迟欢只能假意屈服,趁机逃跑。然而,刚刚到医院...

就算她要逃,也不可能一点踪迹都没有的从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溜走!
 
她是藏起来了,还是已经遇害了……
 
后面的这个认知让洛庭桢更加焦燥不安。
 
这时一个警察局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接到报案,在城里最大汽车制造厂的尾汽实验室里发现了一个被堵住嘴绑起来的女人,被人发现时已经被高浓度尾气熏了超过一天一夜,陷入深度昏迷,现在被送往医院。
 
洛庭桢的手几乎要颤抖的拿不住手机,秘书程岩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总裁,您先不要担心,也许不是夫人呢!”
 
洛庭桢一听到“夫人”这两个字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用力的推开程岩:“谁在乎她?我们是这家汽车制造厂的大股东,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收场?”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办公室外面走,一边走一边吩咐等在外面的司机:“去市医院!”
 
程岩望着被狠狠摔上的门,怔怔的想,既然担心公司无法收场,为什么要直奔医院?丈夫担心妻子还要遮遮掩掩,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赶往医院的路上,洛庭桢面沉似水,修长的手指不断敲击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前排的司机,,虽然不敢吭声,可是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
 
给总裁开了这么久的车,从没有看到他像今天这样紧张过,难道公司真的出大事了?
 
来到医院,虽然洛庭桢只是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了一眼,但已经认出躺在床上全身插着管子的人就是迟欢。
 
洛庭桢闷声不发,一拳砸到了玻璃门上。
 
他此时内心早就翻江倒海,这个女人不是不愿流产逃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尾气实验室里,那个地方是随便进去的吗?
 
迟欢你真是一个大麻烦,大累赘,只会把一切搅得鸡犬不宁!
 
医生毕竟是见惯生死,他走上前说:“洛先生,你太太的吸入太多有毒气体,肺部受到很大的伤害,但所幸送来及时,生命暂时没有危险。”
 
这几天为了寻找迟欢,保释她,洛庭桢做了许多努力,公司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他考虑之内。怎么一到了自己这里,公司的事情就多起来了呢?
 
洛童童刚刚好一点的脸色,这时就渐渐转回平时没有血色的青白。
 
她紧紧抓着公主裙上的薄纱,手指一根一根绞紧,哥哥不肯走,就是为了见迟欢吧?
 
他还想着要把这个女人接回家!
 
天哪,洛童童忽然明白,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光,哥哥也许并不觉得,他以经习惯了家里有迟欢的存在,为了迟欢,自己甚至已经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
 
不,不可能,她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洛童童两话不说,冲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冷牛奶灌了下去,接着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原来,洛童童的遗传病让她对于高蛋白的食品会产生强烈的过敏反应,这么一瓶牛奶下去,也就只有半条命了!
 
保姆深吸了一口气,心说,小姐人不大,心真狠,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不手软呀!
 
“少爷,少爷,不好了!出事了!”
 
洛庭桢听到喊声急忙冲下楼,他扫一眼落在洛童童身边牛奶瓶,当即明白了原委。
 
“打电话给程岩,让他准备飞机,两个小时之后飞美国。现在让家庭医生赶过来!”洛庭桢深邃的五官都绷紧了,一边披着大衣,一边快步往门外走去。
 
保姆忙不迭有应着,扶起了洛童童,旁边已有管家在拨打着电话。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保姆在把洛童童扶回房间时,心里有多少有点纳闷。
 
这一回算是小姐赢了吗?
 
看起来应该是的,因为少爷马上就要陪她去美国了。
 
可是既然这样,少爷为什么一直陪在小姐身边呢?以前小姐一有点不舒服,少爷就会放下全部工作专心照顾妹妹,可是一次,少爷转身就出门了。
我的爱悄无声息迟欢洛庭桢最新章节目录
他去哪儿了?
 
四十分钟之后,洛庭桢出现在南山精神病院门口。
 
“我要进去看我太太!”门卫的不配合让洛庭桢颇为恼怒,他一把揪住阻拦人脖领子把人扔了出去。
 
那人爬在地上挣扎着说:“洛总就是把我打死在这里也没有用!这里是精神病院,里面有三层铁门,只有院长有钥匙!”
 
“给我接你们院长的电话!”洛庭桢语气不容置喙。
 
门卫知道这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商业巨子,自然不敢得罪,只能接通了院长的电话。
 
精神病院的院长得了洛童童的好处,根本不敢给洛庭桢开门。虽说坊间传间他们夫妻并不和睦,已在离婚边缘,可是看今天这个架式,又不像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怎么你心疼了?”洛童童忽然的转过头,娇小可爱的脸上巧笑嫣然,像是在轻轻松松的开着玩笑。
 
保姆的脸却霎时灰败起来,她哆哆嗦嗦的低下头,支支吾吾:“我,我是说,她要是忽然死了,您的气还没消呢,怎么办?”
 
“放心。”洛童童拿起一个鲜艳明亮的草莓棒棒糖放进嘴里舔了一下:“她想死,我也不会让她趁心如意。”
 
保姆听罢,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只觉得在这间开足暖气的客厅温度是如此之低。
 
这时,洛童童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色道:“今天就把消息放给我哥,说美国那边有了治疗我这种病人办法,但是治疗的名额有限。”
 
保姆看着洛童童越看心里越发毛,正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连连点头说是,接着就快步离开了客厅。
 
想着迟欢今天晚上将在电击室度过生不如死的一夜,洛童童嘴边的笑就收不住,抬手把动画片的声音调高一些。
 
动画片里的小羊们亲亲热热,洛童童眼里看着电视,心里却在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折磨迟欢。
 
她是真恨迟欢,恨这个女人进入洛家来,带给她无边无境的羞辱与嫉妒。
 
以前家里只有洛庭桢与她两个人,洛庭桢每天忙于工作,家里就是洛童童的天下,没有人也不敢有人对她的病指手划脚。
 
迟欢嫁入洛家之后,虽然经常受到了洛童童的刁难,洛庭桢的冷遇,可是她这个人就是站在那里,委委屈屈的一言不发,也让洛童童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年纪差不了两年,可是迟欢可以长高,身体是玲珑有致的成**人线条,她声音温温柔柔像细水长流,而洛童童的嗓音就永远只能是不正常的尖细。
 
更可气的是,迟欢每个月都要买卫生巾,而且还能怀孕……
 
这桩桩件件,虽然与洛童童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在她看来就是一个个响脆的巴掌打在脸上!
 
她恨啊!
 
迟欢呆在这里的分分秒秒都是在映衬着洛童童有多么不正常,多么丑陋,多么病态!
 
点点滴滴刻在她心里的仇恨,就是把迟欢撕碎一百次再缝补起来,也不够她解恨!
 
这一次她处心积虑把迟欢送进南山精神病院,迟欢的生死就捏在她手上,她想怎么样泄恨就怎么泄。
 
洛童童这么一思忖,只觉得这日子比迟欢没出现之前还要惬意呢!
 
就在她笑还没有散尽时,保姆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小姐,少爷说公司最近很忙,去美国找医生的事情让程岩去办。”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