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暖妻唐西雅北烈寒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蓝滢 2018-12-08 阅读


《盛宠暖妻》这部小说是写的唐西雅,北烈寒的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三年的夫妻生活一直都很平淡,西雅过得很自由,不知道为什么,禽兽突然发情起来,常常强迫西雅啪啪啪不说,还神神密密的转移唐氏财产……...

今天好像来办理结婚离婚手续的人不多,只有他们一对,不到十分钟,两本贴着两个人合影的红本本放在他们面前,这就是两人夫妻关系存在的证据。
 
西雅手里紧紧的抓着属于自己的这本,暗中给自己安慰,为了弟弟,坚持住,用不了几年,就来这里换成离婚证!
 
婚纱店,西雅木然的任由工作人员在自己身上量尺寸,怔愣的听她们介绍最新款式,大脑里构思着被恶魔掳去的公主过着凄惨的生活,任由自己意识神游天外,反正又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的结婚,最后婚纱拍板的时候,她随手指了一件,只要是一件婚纱,穿在身上就可以,明天要低调举行婚礼,应该没多少人。
 
白色城堡里。
 
拍婚纱照的工作人员满眼的惊奇和羡慕。
 
为了工作,他们不敢放肆,认真快速的让二位郎才女貌的新人摆好姿势,找好角度,草地上,花丛里,秋千上,大树旁,楼梯上,壁炉边……留下他们无数张美丽的合影。
 
城堡的美容室。
 
夜晚,西雅被各种事情折腾一天,疲惫得不得了,柔软光滑的身体裹着洁白的浴巾,依靠在飘满花瓣温泉池里,舒服地后仰着头,任由美容师在脸上按摩敷面,她沉沉的进入梦乡。
 
两位美容师小心的洗净她脸上面膜,露出西雅白瓷般细嫩的肌肤,灯光照耀下,细小可爱的绒毛清晰可见,两笔如同出自高手画出的黛眉,两排弯翘的长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在眼睑上投下一排淡淡的阴影,秀挺的鼻梁轻轻的呼吸着,粉红如花瓣的樱唇,不得不说,夫人的皮肤,五官,气质,都是天然最好的,现在,美容整形肆虐的社会,有几个是夫人这种天然美女呢!
 
两人忍不住发出赞叹,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美容师忙收起偷窥夫人美貌的眼睛,转头看向来人,是先生,他脸色没有表情的冷淡,大概是怕惊扰到熟睡的夫人,轻缓脚步,慢慢走来,如同暗夜王子,深邃的紫眸带着冷清神秘的力量,两个小姑娘不禁看呆了。
 
北烈寒不悦停下脚步。
 
“秦叔!”他声音不大,却极其森然阴冷,周围空气冷然骤降。
 
“先生!”秦叔身影立刻出现在他身后,他低着头,不该看的绝对不会乱看。
 
“这两个女人,结算工资,滚出城堡,永不录用!”
 
“是!”
 
听到主仆之间的对话,两人才知道闯了大祸,她们不该迷恋先生,不该用痴迷的眼神看向先生。
 
两人惊吓,立刻匍匐跪下,“先生!对不起!原谅我们这一次!”祈求得到先生原谅,不要离开城堡,她们得到这份工作,是经过层层选拔进来的,这里的工资是外面的六倍,足够她们养活一家老小。
 
“再也不敢了!先生!让我们去做打扫的仆人也可以!”只要能留下,做什么都可以。
 
北烈寒脸色更加冷刹,轻轻皱眉。
 
立刻有两位一身黑衣的女保镖出现,不客气的强制两位惊慌的美容师离开。
 
“先生!先……”两人追悔莫及,想做最后挣扎,被女保镖捂上嘴巴。
 
秦叔随后离开,几不可查的摇头,这些女人太傻,明知道他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为什么还心存幻想呢!
 
美容师最后挣扎的声音,惊醒甜睡中的西雅,她睫毛颤抖,茫然的睁开眼睛,在模糊的目光还没有焦距的时候,专心打量她的北烈寒后退一步,避开和她目光的碰撞,悄悄的退出。
 
很快,外面进来两位穿粉色工作服的中年美容师,继续刚才两个美容师的工作。
 
“刚刚两位姐姐呢?”西雅纳闷,眯了一小眯,然后就换人了。
 
“夫人!”她们停顿一下,“她们有事离开,我……”
盛宠暖妻唐西雅北烈寒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你叫我什么?”西雅惊叫着截住她的话!坐起身体,睁大眼睛看着她们两个人,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夫人!”两人忐忑,不知道错在哪里?
 
“夫人?”
 
偶买咖的,什么鬼称呼?这么难听!她提了提要滑落的浴巾,脸色青红交错,曾经yy的那个尖酸刻薄的形象是自己!这些人,明明自己刚成年,叫夫人!七老八十似得!
 
“我叫唐西雅,你们叫我西雅就好!”虽然不太中意这个“雅”的名字,可是也比“夫人”好听。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交流一下眼里的讯息,“夫人!这是先生的意思!”
 
北烈寒!那个卑鄙小人,西雅汗毛竖起,他是恐怕自己不死是吧?天天像称呼先古一样称呼自己,就想把自己早早咒死,然后他再找下家……
 
唐西雅在温泉里站起身,凹凸有致的曲线毕露,白嫩的肌肤被温泉泡成粉红色,身上贴着零散的玫瑰花瓣,绝美的小脸,像花仙子一样充满灵气,她嘟着和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抬起光滑纤细的美腿上岸,向更衣室走去。
 
“夫人!”两个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起来就走,还没做舒缓神经的精油按摩呢!
 
夫人!夫人!!夫人!!!
 
像魔音穿耳一样,不想听她们这样称呼自己,她们是北烈寒的人,她想摆脱她们,走得更快。
 
西雅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更衣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管家秦叔,带着刚刚那两个美容师下去,边走边说,“这都是你们的错,一定是哪里让她不高兴,不然,她……”看到西雅出来,他立刻停止不说,礼貌的躬身,“夫人,我带你回房间!”
 
“不用!”又是夫人,西雅心里烦躁!转身离开。
 
男生就是这样,只要说到荤段子,就几乎停不下来了。
 
李德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面色阴沉地说道:“你们赶紧给我闭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他还扬了扬自己的拳头。
 
西雅满脸通红地将衣服领子给竖起来,企图挡住那抹让人感到羞耻的印记。她难堪地将手围成一个圈搭在桌子上,然后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臂弯里面。
 
袁缘想出来主持正义,可是又怕自己说多错多,再给了别人有机可乘来将脏水泼到西雅的身上,于是她也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拿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那些思想不纯洁的男生,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们。
 
她隐隐约约地觉得,西雅有什么事瞒着她。
 
难道说,她这几天的莫名其妙的旷课和这件事有关。
 
想到这里,袁缘赶紧摇摇头,想要将脑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甩出脑子外面去。
 
唐笑其实本心也不坏,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嘴巴特别贱,他见到李德脸都涨红了,也开始有些不爽,于是更加口不择言道:“又不是说你睡了她,你在这里瞎操什么心?”
 
李德的牙齿气得咯咯响,将书本重重地合上,睁着红红的眼睛怒视着他。
 
不行,他一定要冷静,不能够冲动。他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
 
唐笑见到这个样子,以为对方怯场了,于是将袖子挽起,不甘示弱道:“不服气的话,你来打我呀!”
 
他的话音刚落,就结结实实地挨了李德一记爆栗。
 
李德的拳头挥出去后,自己也愣住了。
 
他家境贫寒,能够来这座高校来读书已经让家里负上了许多的债务。因而他好好读书,努力得到老师的宠信,如此一来,可以得到奖学金来减轻家里的负担。今天出了这个事,如果被学校知道了,拿不到奖学金不说还有可能会受到处分。
 
他用倔强的眼神盯住唐笑,声音沙哑道:“我都叫你不要说同学的坏话了……”
 
说完后,他起身,打算出去吹吹风让自己清醒一下。他还没有走两步,就被后面的男生给扑了上来,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他扯着嗓子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乡巴佬竟然敢动手打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班上的人鼎沸了,大家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争先恐后地朝着两人的方向走去,有的人是想去看热闹,有的人是想去劝架。
 
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唐笑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屈辱,而且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所以为了他那高高在上的尊严,他根本就不可能坐以待毙。
 
他坐在李德的身上,见李德没有反抗,又狠狠地给了李德几拳,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一时间,从李德的鼻子里面流出鲜红的血液来,顺着脸弯弯曲曲地淌了下来。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显得额外地无助。
 
旁边几个男生赶紧拉开那个暴力到接近癫狂的唐笑,好生相劝道:“大家都是同学,以后出了社会还不都是要互相关照的嘛,何必这样呢?!”
 
“对呀,大家都散了吧,中午我做东请你们吃饭,都别气了啊。”另外一个男生也当起了和事佬。
 
“就是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班长知道李德家里的情况,也立马附和道。
 
西雅赶紧扶起受伤的李德,用纸巾帮李德擦拭着鼻子上还在不断流出的血,愧疚地问道:“你没事吧?”
 
都怪她,要不是因为她,李德也不会搞成这样。
 
李德摇摇头,刚想说话,就看见校长正面色凝重地将手别在后面,走进了教室,瞬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下可好了,把校长招来了,想要小事化了都不成了。
 
于是,打架的两人随着面色铁青的校长一起去了办公室。而其他人则在教室里面继续自习,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校长又会从窗户那头探出个头来。
 
西雅坐在位置上,脑子里面轰隆作响,纸上的字仿佛变成了外星符号,她一点
 
儿都看不进去。
 
就这样忐忑地不知道等待了多久,从班上那里终于打听到了关于这件事的最新消息——两人同时被记一次处分。
 
听到这个消息后,刚才还安静的教室瞬间就响起了窃窃私语。
 
接着不知道是谁大声地说了一句:“要么说红颜祸水呢,我要是某些人呀,脸早就没地方搁了。”
 
唐西雅幽幽地望向了幸灾乐祸的人群,头埋地更低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