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小说扎纸匠陈瓜免费试读扎纸匠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蓝莓 2018-12-08 阅读


《扎纸匠》是蓝莓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爷爷是个有名的扎纸匠,扎纸匠是捞阴门的行当,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诡秘莫测的道道……...

可张木匠却皱着眉头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而这守宫砂的确是点上了,从显示来看,我妈就是个处女,这没什么好疑问的。
 
我是真的懵逼,我妈要是处女,那我咋来的,难不成我爹怀孕生的我啊,想想真是荒唐,我就又问张木匠:哥,那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怪事啊?
 
他寻思了会儿,点头说很有可能。
 
但是具体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事又比较隐晦,不可能直接问我妈,加上现在又是在二爷爷的灵堂前,只能暂时将这事搁浅。
 
虽说这事暂时搁一边了,可我心里总感觉不得劲,站在那里,别人忙东忙西,我就一个劲寻思,最后想的脑壳子都疼,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但我觉得,就凭我老哥这法眼,估计是不可能看错的。
 
接下来,二爷爷灵堂这边就开始哭丧了。
 
按照我们这边习俗,死了人,首先是哭丧一次,然后就是守灵三天三夜,三天之后才能下葬,到那个时候,就哭丧第二次,行话里也叫做伐马走孝。
 
不过二爷爷是啃坟头土撑死的,死的晦气,甭管乡亲邻居还是叔辈亲戚,都知道这事了,我爷爷也就发话,说哭丧一次就下葬,早点让二爷爷入土为安。
 
那些人巴不得这样,哭丧时也挺来劲,可我却怎么也哭不出来,盯着棺材里的二爷爷看,可不知道是我看花眼了还是啥,我盯着尸体看,二爷爷却忽然把眼睛睁开了。
 
我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拉了下我妈的手,颤巍巍说妈你看,二爷爷没死,眼睛都睁开了,我妈扭头瞅了瞅,立刻捂住我嘴巴,让我别瞎说,眼睛闭着呢,怎么会睁开。
 
我愣了下,再看,还是睁着的,就在我想继续跟我妈解释时,感觉后面有人拽我,我一扭头,是我老哥,他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他走,我赶紧钻开人群,来到他身边。
 
老哥对我神秘一笑,问我:“陈瓜,是不是发现不对劲?”
 
我点头,说是不对劲啊,我发现二爷爷一直睁着眼,可我妈说没有,老哥就点了点头,嘱咐我说,让我跪在棺材跟前,让我听一下。
 
我说听什么啊,老哥这才解释说,被人都看不见二爷爷睁眼,就我能看到,那是二爷爷的魂有话要对我讲。我赶紧摇头,说老哥我害怕,不行,我不去。
 
老哥就拍了拍我后脑勺,让我放心,说他在旁边,绝对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知道他本事大,想了想,只好点头,然后朝着棺材那边走,主要是,我现在心里也疑惑,二爷爷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我平时跟他又不亲。
 
可我按照老哥说的,跪在棺材前哭了一小会后,我竟然看到二爷爷从棺材里坐起来了,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一扭头,小哥对我摆了摆手,我又看其他人,都在那哭,根本没发现,我知道了,只有我能看到。
 
很快,二爷爷的魂坐起来,双手扒着棺材边沿对着我说:陈瓜,你是个畜生。
 
我一愣,二爷爷的魂怎么骂人啊。
 
可他接着又笑眯眯的说:陈瓜,你娘没长逼。
 
我顿时生气了,也不管他是不是我二爷爷的魂,我站起来就狠狠的踹他,可他坏笑一声,轻飘飘的躺回了尸体里面。
 
我恨得不行,一边踹一边骂,顿时,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愣了,接着我爹就上来拉住我,狠狠扇了我两巴掌,骂我:瓜娃,你疯了啊,他是你二爷爷!
 
我急忙说:二爷爷骂我妈。
 
我爹扬起巴掌来又要揍我,张木匠赶紧冲上来,凑到我爹耳边就说了几句悄悄话,我爹脸色大变,诧异的看着我。
 
这会儿,屋子里的人,不管是亲戚还是邻居,都神色古怪,看我的眼神也像是看疯子,当然,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二爷爷死的蹊跷,我刚才可能也是中邪了。
 
我很快被老哥拉到了院子里,可这下,我鼓不住了,委屈的眼泪顿时往下淌,老哥掏出来手帕让我擦眼泪,我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我晓得,刚才要是不听他的话,也不会白白挨我爹两巴掌。
 
老哥见我使性子,笑了笑说:“陈瓜,这事我不对,可你不这么配合我,我也没办法调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啊。”
 
我噘着嘴,说那你刚才怎么不去听二爷爷说话,感情是你没挨打。
 
老哥又笑起来,说好了好了,老弟你别生气,我给你道歉了,你快说说,刚才你二爷爷跟你说了啥。
 
我见他哄我,气倒是消了,然后说:二爷爷先是骂我畜生,又骂我妈……
 
他见我不说了,忙问:骂你妈啥?
 
我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说,老哥想了想,说没事,我又不是外人。
 
我就说,二爷爷骂我妈,说我妈没长逼。
 
老哥一听,有些尴尬,也有些诧异,不过他就没说话了,只是拉着我离开了二爷爷家。
 
从二爷爷家离开后,我问老哥要去哪,一会儿二爷爷下葬,我还得跟着去。
 
老哥对我说:陈瓜,我感觉整件事情,你妈跟你爹似乎也牵扯到这里面了,走,去找李秀芬问问情况,你妈是个女人,生你的时候估计是她接生的,不管你二爷爷为什么那么骂人,问问或许就清楚了。
 
我感觉他说的有道理,点头跟他走。
 
可我们再次来到瞎婆婆家时,没想到半点人影都没见着,而且,从房间里面的情况来看,橱柜抽屉都半开着,珍贵的东西一点没有,就像是遭了贼一样。
 
很明显,瞎婆婆跑路了!
 
老哥明白咋回事后,赶紧对我说:陈瓜,快去问问村里的人,见没见到瞎婆婆,那会在老陵那边还见到她来着,这会才跑,估计还跑不远。
 
我听后,赶紧就跑出去,在村里,我遇到几个大爷大娘,就问他们见没见过瞎婆婆,他们都说没有,我又接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见婆婆出村,我最后都跑到村口去找了,也没见到人。
 
回来后,我对着老哥说:“老哥,瞎婆婆估计是早就跑了,村里的人也都没见过。”
 
老哥忽然叹息了一声,说:我真是太大意了,陈瓜,你过来瞧瞧。
 
说着朝我招了招手。
 
我见他站在瞎婆婆床边,就走过去一看,没想到老哥把她家铺盖掀起来了,而此时,床底下竟然有个深洞。
 
我急忙问:瞎婆婆不会是从这个深洞跑出去村的吧。
 
老哥点了点头,眉头紧皱。
 
紧接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地,对着我说:“陈瓜,你去院子里捡块石头,扔进院子的深井里面试试。”
 
我不知道他要干嘛,可还是照做。
 
等我把石头扔进去后,他急忙从屋子里出来,拉着我又说:走,去你二爷爷家。
 
我急忙问:老哥,是不是发现啥了?
 
他脸色阴沉,只管拉着我走,等来到二爷爷家门口,正好遇到二爷爷下葬,爷爷和爹他们抬着棺材往外走,好多哭丧的人又哭起来,我妈看到我,急忙跑过来抓住我,说让我别乱跑了,跟着她一起给二爷爷送丧去。
 
我扭头看老哥,老哥想了想说你先去吧,我一会去找你,然后一个人进了二爷爷家。
 
我只好点头,跟着我妈去给二爷爷送葬了。
 
这一路送葬的仪式我经常见,倒没什么稀奇,二爷爷的尸体和魂魄也没再出什么乱子,很快就下葬了。
 
等到埋葬了二爷爷,我们返回村子的时候,老哥赶来找到了我。
 
我妈拽了我一下,问我瓜儿,一直见你跟那个老头在一起,那老头是谁呀,穿的稀奇古怪跟个道士似地。
 
我忙给我妈解释说,那是铁树屯的张木匠,打棺材的那个,我妈这才有点印象了,说哦,原来是他呀,你怎么总跟着他转悠啊,他是个打棺材的,晦气。
 
我听我妈这话,才知道,她现在还没了解我当初被女鬼缠着的事,只是因为二爷爷的死才回来的,于是我就说:妈,张木匠现在是我哥,我们结了忘年交,他来这里是帮忙的,有些事,我回头再跟你说。
 
说完这话,我就跑过去找我老哥了,我妈在我背后喊了一声,没喊住我,嘀咕了声这个孩子。
 
我来到老哥前,问他你发现啥了,没想到,我一问,老哥竟然面色阴沉的对着我说:盗洞。
 
我一愣,盗洞?
 
他又说:陈瓜,这真的是越来越古怪了,我那会跟你在稳婆李秀芬家的时候,发现他床底下藏着的,其实就是一个盗洞,而她家里的那口井,其实也是盗洞,只不过后来伪装成了一口枯井,当然,我刚才还去你二爷爷家看了,你猜怎么着,你二爷爷家的床底下,也有一个盗洞,而且,他家那口井,也是盗洞改的。
 
我十分疑惑,就问他,怎么会有盗洞,难道就是你之前说的盗门中人挖的洞吗。
 
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陈瓜,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我刚才在你们村子里面转悠了一下,发现,你们村子里竟然大大小小有七口井,这七口井隐藏的很好,但只要按照盗掘理论和阴阳师的寻龙点穴之法来,其实很好找的,我找到之后,琢磨了下,感觉你们这个村子非比寻常!
 
我听的直发愣,忽然有种村子里藏着大秘密的感觉。
 
我正要挣扎,她却很奇怪的盯着我的脚底看了起来,眼睛里的歹毒竟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说了句“这怎么可能!”
人气小说扎纸匠陈瓜免费试读扎纸匠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然后,一转身消失了。
 
讲真,她消失的真莫名其妙!
 
不过我心脏总算是不那么忐忑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爷爷风风火火跑回来,可他一回来,嘴里就骂骂咧咧的,说瞎婆婆作了恶,心里有鬼,藏起来了,等赶明找到她,老逼给她日烂了。
 
我盯着爷爷看,竟从爷爷愤怒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他估计是真心疼我了,毕竟就我一个孙子,也难怪他会骂人这么难听。
 
接着,爷爷瞅见了炕两头烧成灰烬的纸人,急忙又走过来摸了下我脑袋,皱眉问我:“那女鬼是不是又来了?”
 
我嗯了声。
 
爷爷咬牙嘀咕了声什么,转身去堂屋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很小的纸人贴在我脑门上,问我:“有劲了没。”
 
还别说,爷爷把纸人在我脑门上一贴,我真感觉有劲了。
 
我点了点头,爷爷这才探口气说:“瓜娃,先别睡了,那瞎婆婆叫狗舔了逼,犯神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那会儿她给那女鬼接生,顺便把你的魂抽走了半条,我现在跟你出去叫叫,看能不能叫回来。”
 
我一愣,我的魂被瞎婆婆抽走了半条?
 
都说丢魂嗜睡,难怪我那会困得不行,还没力气,原来如此。
 
我就点了点头,跟爷爷去招魂。
 
招魂又叫喊魂,爷爷带我喊魂的地方叫做黑坡沟。
 
黑坡沟这边我从小就怕,因为这里有片坟地,据说村里死了小孩子,也都扔到这儿,记得小时候村里的小伙伴玩游戏,胆子大的就来这黑坡沟躲猫猫,我是从来不敢的。
 
现在爷爷带我来,我心里怕的不行,就问爷爷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喊魂。
 
爷爷说,人有三魂七魄,魂又分天、地、人三种,任何一种魂离开身体,就喜欢往阴气重的地方去,黑坡沟这边是老坟地了,阴气重,来这里招魂是最快的办法。
 
我似懂非懂,就一直躲在爷爷身后听着。
 
爷爷见我害怕,对我笑了笑说:“瓜娃你莫怕,你现在这身行头,鬼都看不到你哩,怕个啥子嘛,来,现在跟我学,我唱什么你唱什么,晓得不?”
 
我点了点头。
 
爷爷当即就有模有样的唱起来:“大黑小黑你别怪,我有条魂搁门外,谁要领来有赏钱,切莫调皮莫耍赖。”
 
然后,他竟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谷子米来,问我:“记住了吗,记住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大声唱,等会见到有东西来,低头的你就在他们头旋上撒点谷子米,抬头的你就使劲拍手,晓得不?”
 
我点了点头。
 
爷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又从怀里掏出来俩纸人,蘸了点唾沫,一个贴在自己胸前,一个帖在后背,接着找了个旮旯蹲下,然后他给我打手势。
 
我明白爷爷手势的意思,张嘴就按照爷爷刚才唱的,学着唱了一遍:
 
“大黑小黑你别怪,我有条魂搁门外,谁要领来有赏钱,切莫调皮莫耍赖。”
 
说来也奇怪,我刚开始唱,就起了冷风。
 
冷风嗖嗖的,泛着阴潮,开始在我身边刮。不一会儿功夫,我就真的看到有些黑影,从四面八方,人影憧憧的朝我这边走来。
 
我虽然不如爷爷懂的多,可我不傻啊,这大黑天的,能在坟地里晃悠的是啥玩意?
 
他娘的,我吓得腿都站不稳,可爷爷交代了,我得照办。
 
我吸了口冷气,仔细盯着那些影子看。
 
我发现他们走路都踮着脚,一摇一晃的,像极了家里圈养的扁嘴,而且,他们竟跟爷爷说的一模一样,有低头的,有抬头的。
 
我就按照爷爷说的,遇到低头的,我就抓点谷子米撒在他们头旋上,遇到抬头的,我就拍拍手。
 
而谷子米一撒在他们头旋上,那些低头的鬼影就都说同样的话:压死我啦,压死我啦,走不动啦,走不动啦。
 
然后就在原地一个劲转圈圈。
 
至于那些抬头的鬼,我拍拍手,他们倒是很精,吓得赶紧就跑了。
 
爷爷看到我压住了几个鬼影,快步跑过来,神情极为严肃,扫视了一眼后问:“快些说,见没见得我孙子的魂?见了不说,压死你们算逑!”
 
黑影当即就一阵叽里呱啦的乱叫。
 
我是听不懂,因为这是说的鬼语,爷爷却厉声问:“当真?”
 
那些鬼影再次叽里呱啦一通,爷爷就皱了皱眉,叹息了一声。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柳条,在每个鬼影的身上都抽了一下。
 
那些鬼影顿时如获大赦,赶紧一股脑的摇摇晃晃全跑散了。
 
见爷爷皱眉,我问他:“爷爷,是不是没找到我的魂啊?”
 
爷爷叹息了一声,说:“我老糊涂了,那瞎娘们儿是早有准备,估计你的魂早就被她收起来了。”然后爷爷也没多说啥,拉着我往回走。
 
差不多走出去两三百米吧,忽然,爷爷一扭头朝着空旷的黑坡沟瞅了一眼,我一愣,顿住脚步,心想爷爷这一惊一乍的干嘛。
 
我刚想问他,他忽然说了声“糟糕”,急忙揪住我胳膊就大步走,好像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是的。
 
一路走,爷爷还嘱咐我千万别回头。
 
我听爷爷口气严肃的紧,也不敢回头,但我却听到身后传来奇怪的脚步声。
 
有那么一阵,我们都快跑起来了,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愈发急促,我知道是被脏东西跟上了,吓得恨不得多张两条腿。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