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一生一火花顾北海暮眠最新章节阅读

城南花开 2018-12-08 阅读


《一生一火花》是城南花开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我回来,就是为了复仇,那个男人,那个女人~~~...

暮眠沉默了,抬头看向了车窗外。
 
看着外面熟悉而陌生的环境,当真是物是人非。
 
如果这话放在三年前的话,或许她还会信,可是现在,她只会觉得可笑。
 
顾北城看着暮眠那清冷安静的样子,黑眸略微沉了沉,但是最终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开动了车。
 
一路上两人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沉默,车内安静的有些诡异。
 
车子缓缓的滑进了别墅区,顾北城率先下车为暮眠开门。
 
暮眠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便走下了车,目光淡然的在这宽敞的前厅里环顾了一圈。
 
绿草茵茵,周围种着各种的花花草草,但是那里面鲜艳的玫瑰却一下子就刺中了暮眠的眼瞳,疼的她心瞬间开始滴血。
 
“那是你最喜欢的玫瑰,我有天天都照顾。”顾北城见她看着那片花圃,轻轻的解释着,语气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暮眠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紧,樱唇轻启,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拔了。”
 
曾经的是最爱的就是红色,那张扬的红就是她的代表。
 
但是现在……
 
她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本就去张扬。
 
看着那些鲜艳的玫瑰,她生不出一点的喜爱,只有无尽的怨恨。
 
顾北城微微愣怔,转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暮眠,可是看着她那低垂着头的样子,最终并没有说什么。
 
“好,我明天就会让人拔了。”
 
紧咬下唇,听着他那没有任何疑惑的话语,暮眠只感觉心寒无比。
 
他难道就不会问一下她为什么要拔了吗?
 
这么轻易的就拔了,是不是这玫瑰花从来就没有进入过他的心?
 
“我们先进去吧。”顾北城淡然的看了眼那花圃,随即便伸出手扶着暮眠向屋内走去。
 
打开房门,一股扑鼻的饭香迎面而来。
 
“城哥,嫂子,你们回来了。”
 
人未出现,声音先至,那轻灵悦耳的嗓音惊的暮眠身子一颤,情不自禁的向说话的方向看去。
 
栗色的长卷发,甜美的笑容,小清新的长裙,腰间一抹粉色的围裙,双手背于身后,俏丽而又不失温婉的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饭做好了?”顾北城温柔的话语响起。
 
“做好了,就等着你们回来了。”顾月温柔一笑,那落落大方的样子,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暮眠看着顾月脸上那甜美温柔的笑,心中的不甘越发的加大。
 
在这三年里,她早就已经忘了该如何去笑了,而她却能够露出这么自然纯真的笑容。
 
凭什么?
 
晚上的时候,顾北城回到别墅,就看到顾月总是低着头,疑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城哥饭菜好了,你去喊嫂子下来吃饭吧。”顾月躲闪的说道。
 
顾北城一见到她这动作便察觉到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于是强势的拽住了顾月的手,“看着我。”
 
顾月听到这话心里一惊,随即害怕的抬起了头,眼里不知什么时候含上了泪水。
言情小说一生一火花顾北海暮眠最新章节阅读
“你的脸怎么回事?”顾北城一眼就看到了顾月了那红肿的脸庞。
 
“她的脸是我打的。”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顾北城微怔,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出现在楼梯口的暮眠。
 
“不相信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再打一次给你看看。”暮眠气势十足的向两人走来。
 
顾北城下意识的将顾月护在了身后,暮眠看到这动作,眼眸略沉。
 
“够了!”顾北城气恼的喝住了暮眠前进的脚步。
 
暮眠好笑的看着顾北城那生气的样子,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向她发火。
 
她竟然有一种久违感。
 
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三年前,顾北城因为顾月,不止一次的吼过她,跟她争吵过。
 
而她居然还能够眼巴巴的贴过去,为了他心中的妹妹而甘愿顶替罪名去坐牢。
 
她真的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暮眠,你非得挑战我对你的耐心?将大家弄的都不开心你才开心?”顾北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过激了,于是便稍稍的收缓了些许,但是那话里的指责却没有丝毫的收敛。
 
暮眠冷笑一声,冷冷的对上了顾北城那不悦的黑眸,“我在监狱里过了三年不开心的日子,你们在外面逍遥自在三年,怎么,就这么一点事情就受不了了?”
 
顾北城顿时语塞,看着暮眠那冰冷的眼神,原本气愤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顾北城,追根究底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在监狱里三年,失去了最爱我的父亲,失去了我唱歌的梦想,失去了我原本幸福的生活,而你们呢?你们失去了什么?你们什么都没有失去!相反的,你们得到了更多的东西!”
 
暮眠原本不想说这些的,可是心里那些被她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却在这一刻终于是决堤了出来。
 
她以为她恨的人只有顾月。
 
可是现在她才发觉,她同样是恨着顾北城的。
 
恨他这三年来不曾看过自己一眼,恨他明明娶了自己可还是一心偏袒着顾月。
 
她向来都知道,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顾北城眉头皱的更深,看着暮眠那强势的样子,深邃的黑眸里有着满满的敌对意味。
 
暮眠看出了他眸底的情绪,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有人敢针对顾月,说顾月一句不对,无论对方是谁,在顾北城的眼里就是敌人。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不是你的妻子?不是她的嫂子?”暮眠冷冷的逼问。
 
顾月听到这话,端着碗的手略微有些颤抖。
 
如果不是她不要脸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成为城哥的妻子?明明要嫁给城哥的人是她!
 
是暮眠这个女人鸠占鹊巢!
 
“小月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礼仪方面我会好好的教导。”言外之意就是,顾月怎么样,跟她暮眠没有任何的关系。
 
暮眠冷哼一声,放下手中的碗后便直接起身。
 
“医院我是不会去,要看我的嗓子,就去将医生带过来。”冷冷的丢下这话后,暮眠便上了楼。
 
顾月眼眸阴狠的看向了暮眠离开的方向。
 
这个女人凭什么在在她跟城哥的家里颐指气使?
 
“小月,先吃饭吧,她被关了三年,心情难免有些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过一阵子就会好起来。”顾北城低沉的嗓音响起。
 
顾月听到这话,转头看向了顾北城,看着他脸上那无奈的神情,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他这话看似是在安慰她,实则是在为暮眠刚才的话向她道歉。
 
他居然为了暮眠那女人向她道歉?
 
暮眠这个女人到底何德何能?
 
“城哥,我不会介意的,毕竟这是我们欠嫂子的。”顾月善解人意的摇摇头。
 
顾北城很是满意的笑了笑,“辛苦你了,以后还需要你多多的体谅她一点。”
 
顾月放下了手中的碗,手放在了桌子底下,狠狠的攥紧,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脸上依然是笑意一片。
 
“城哥,不辛苦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顾北城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顾月的脑袋,宠溺的一笑,“还是小月你最懂事。”
 
顾月腼腆的笑了笑,有些俏皮的嘟了嘟嘴,“谁叫城哥是小月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呢?我要是不懂事的话,城哥一个不高兴指不定就会将我赶出去呢。”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