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爱的囚徒向小希向政楠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梦露莫妮卡 2018-12-08 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讲述的向小希,向政楠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我是你爱的囚徒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向小希这辈子最爱的人是向政楠,从小就爱。 她以为可以这样默默爱一辈子 可是,18岁的一场意外,她成了他的发泄工具。 他对她羞辱折磨,她想要逃离,却差点丢了性命。 终究,她不想再...

他说着,咬住她的唇,大力的,直到涌出血腥,“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
 
她的呼吸全被夺去,意识迷离得渐渐身体发软。
 
这个吻,是她渴望的,她渴望了很多年,只是从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形下。
 
他掐住她的脖子,像要夺去她的性命一般。
 
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他一把将她甩开,厌恶地冷道:“滚开。”
 
她被甩得差点撞在车门上,脑子突然眩晕得像要炸开一般。
 
他冷看一眼,抽身出去,一把将车门关上。
 
车子风驰电掣的疾驰,她只能拼命拽着座椅才不至被甩出去。
 
终于到家,他拉开门,将她一拖出来,客厅里没有人,向政楠将她拽进他的卧室,将她摔在床上欺身而上。
 
向小希拼命压抑的声音终究由低喘变为高扬,他看着她在自己身下颤抖,越发用力。
 
他怒火中烧却又**十足,恨不得彻底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
 
那些炙热的、让人无法呼吸的、想要更多的**。
 
终于将两个人都淹没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告诉自己爱的人是可沫,可是,每次看到她,看到她晶莹的水眸,看到她雪白的肌肤,看到她的身影,他就仿佛毒瘾发作一般,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
 
尤其看到她竟然和其他男人勾肩搭背,他一瞬间精虫上脑,所有理智都失去一般,只想将她按在身下,攫取到死。
 
仿佛只有这样,她才完全属于他。
 
他一遍遍攫取,直到两人筋疲力尽,他想要将她箍进怀里,却终究冰冷地将她甩开,然后更加冰冷地警告:“我们之间,我不说结束,你永远别想结束。”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就像他真的害怕,他怕还没能反应过来,她就消失了。
 
他站起身,冰冷地走出去。
 
向小希浑身酸痛,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扎着坐起来的。
 
从屋子里扶着墙壁艰难走出去时,他在浴室里不停淋着身体,她听到淅沥的水声,终究推开门出去。
 
这里早就没有她的位置,再累她也得离开。
 
她躺在小小的出租屋里,仿佛失去灵魂般听着电视里关于他们的订婚典礼。
 
明天他们就要订婚了,到时候她也应该彻底离开了吧。
 
她尝试过,却始终无法忍受一直守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幸福。
 
如果只能祝福,那她只能远远地祝福,这样才不会深深地灼痛自己,才不会让自己无法安宁。
 
哥哥这么恨她,或许只有她远离这里,大家才会回到原来的轨道。
 
她决定了,等哥哥订完婚,她就离开这个城市。
 
可是想到这里,向小希的泪水忍不住滑落。
 
又有两天没见到哥哥了,以后应该也很难很难见到了。
 
订婚宴果然非常宏大,她走在人群里,像行尸走肉的傀儡一般。
 
钱琛叫了她好多声,她都没有听到。
 
直到他跑过来,拉拽她的胳膊她才回神。
 
钱琛拉着她穿梭在人群里,她一直拿着酒杯喝着,不知不觉喝了好几杯,却完全没注意到楼上有双冰冷得带着寒霜的眼睛一直随着她转动。
 
她拉着钱琛在自助区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钱琛则不停和她说笑。
 
她应和地笑,心里却苦涩得像酒一般。她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难受,只好一直喝酒。
 
终于,宴会的喧闹声戛然而止。
 
楼上传来话筒的声音,她仰起头,原来他在那里,一身剪裁得体的意大利手工订制西装,他看起来比平时其他时候更加英俊,他永远那么光彩照人,永远是她心里灿烂得耀眼的阳光。
 
她不自禁地扬唇笑笑,眼里全是他的影子。
 
之后,她看到秦可沫挽住他的胳膊,他们甜蜜地笑,周围都是祝福的声音。
 
她悄悄地端起酒杯离开,穿过人群,她躲到洗手间旁边的走廊上,慢慢吮着杯中的酒。
 
过了很久很久,外面嘈杂的声音终于小了一些。
 
她往前走了走,准备离开回到大厅,抬头,却意外看到秦可沫拉着一个男人拐进一个房间里。
我是你爱的囚徒向小希向政楠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本打算离开,想到他们有些鬼鬼祟祟的身影,她终究走上前去。
 
走过去,门居然没关上,有道小缝隙。
 
她凑上娶,看到秦可沫和那个男人拉拉扯扯着。
 
“我说了让你别来这里,我会处理好的。”秦可沫不耐烦地推着男人。
 
“处理好,处理好,**现在都要订婚了,你到底准备怎么办的?”男人急躁地说道。
 
“我说了让你先等等。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完成之前的计划。”秦可沫尽量劝着。
 
“你可说好了,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和向政楠的。”男人一边警告地说着,一边伸手想要和秦可沫亲热。
 
听到向政楠三个字,向小希脑中一惊,她下意识地推门上前:“你们说哥哥什么?什么不会放过他?”
 
秦可沫大惊地望着突然闯进来的向小希,惊恐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那男人阴狠地看向她,给了她一个警告的可怕眼神,然后根本不顾她的拦阻,将她推开从门口跑出去。
 
向小希踉跄得差点跌倒,她来不及站稳就朝秦可沫喊:“秦可沫,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们在计划什么?为什么他说不会放过哥哥?”
 
身上痛得麻木,她的目光始终落在他的动作上。
 
“哥哥,我没有”她立刻解释,来不及顾及身上的疼痛,只要哥哥不误会她,她什么都不在意。
 
“闭嘴,向小希,我想不到你这么恶毒。”他冰冷地打断她。
 
秦可沫趴在他的怀里,委屈万分地申诉:“小希,我现在只想好好爱政楠,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别理她,她就是个白眼狼。”向政楠绝情地说完,抱着秦可沫走向他的卧室。
 
看着他们的背影,向小希瘫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好一会,向母从厨房里走出来。
 
看到向小希落寞地坐在大厅,向母嗔怪道:“还不快去叫嫂子和哥哥下楼吃饭,愣在这里干什么呢?”
 
“嫂子?”向小希下意识地喊出声。
 
“对啊,不是嫂子是什么?你哥等了可沫七年,现在她终于回来,你哥已经决定,再过几周就娶她回来呢。”向母满脸笑容地说道。
 
“哦哦,这样。”向小希失魂落魄地回应,心里却像空了一个洞,里面冷飕飕的。
 
明知道不该这样,但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快上楼去叫哥哥嫂子下来。”向母催促。
 
向小希回过神来,犹豫了一下,终究起身。
 
脚有些扭到,她一瘸一拐地上楼。
 
走到门口,她的脚步顿住。
 
透过窗户,哥哥的身影和秦可沫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哥哥在吻她吗?
 
向小希的呼吸抑制住,七年了,他把她当做发泄工具,但他从来没有吻过她。
 
他说到死都不可能吻她。
 
她以为他厌恶亲吻,却原来,他只是厌恶她。
 
她渴望了七年的吻,他随手就给了秦可沫。
 
她的身子僵住,过了好一会才抬起手想去敲门。
 
楼下突然传来向母的喊声:“政楠,可沫,快点下来吃饭。”
 
她赶紧把手缩回来。
 
原来这么快,妈妈就忘了她,只记得哥哥和秦可沫。
 
她的心里一阵心酸。
 
门上突然传来门锁旋动的声音,她赶紧挪着脚步退到一边。
 
因为脚还受着伤,她实在太紧张,一不小心跌在门口。
 
房门打开,她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她准备说自己过来叫他们下口吃饭,还没开口,向政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鄙夷而冰冷地质问:“你在这里偷听?”
 
“我没有,哥哥,我没有”向小希崩溃地解释。
 
向政楠置若罔闻地别开脸。
 
秦可沫则假惺惺地上前,一边蹲下来去扶她,一边劝道:“政楠,你不要太当回事,小希还是个孩子。要不你先下楼,这么久没见,我想和她谈谈心呢。”
 
“她根本就不知好歹,你不用理她。”向政楠不屑地睨着她说道。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