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了无期夏雨晴陆琪完本小说免费试读

慕容白雪 2018-12-08 阅读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爱恨了无期》,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一场精心的设计,成功令两个相爱的人各奔东西,真相浮出水面后,他们还能再续前缘吗?...

秦子珊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陆琪急得团团转,这时秘书进来忐忑地对他说:“陆总,刚刚又有几家公司传真过来,说要与我们中断合作。”说完小心把资料放到陆琪面前,看着他铁青的面孔吓得根本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知道了,你先出去。”秘书关上门的刹那间,陆琪长叹一声,跌坐在椅子上。面前的黑纸白字全是刺向他的针尖。
 
他根本没兴趣阅读它们,想到它们的主人,气不打一处来,恼怒地把桌上的文件推在地上。
 
秦子珊犹如有特异功能,她能感觉到陆琪的喜怒哀乐,现在她知道陆琪的情绪低落到极点,所以装作刚才忙于开会,刚刚看到他的未接来电立刻回过来的样子。
 
陆琪显得很着急,电话里一再强调千万不要中止合作。
 
秦子珊很官方地告诉她,其实很多事情她说了不算数,这是爸爸的决定,显得她很无辜也很被动,对于他的忙真是帮不上。
 
最后秦子珊答应陆琪约秦正轩在秦氏企业对面的私家厨房见面,正式谈下一年的合作意向。
 
夏雨晴忙碌一上午,总算把上司布置下的任务按时完成。大量的工作量耗尽她的能量,口干舌燥肚子里又开始唱起空城计。
 
她趁交统计表的时候,抽空去水房接了杯热水,刚转身看到秦子珊迎面走过来。
 
“中午一块去吃意大利面,怎么样。”
 
“不行,我有个重要客户约见。”秦子珊的回答干脆利落,嘴边浮现出藏不住的喜悦。
 
她细微的表情没逃过夏雨晴的眼睛,便调侃道:“哦——,是个男的吧?小妮子春心荡漾。”
 
秦子珊苦笑一下,没有回答夏雨晴的问题,逃避似得走开。
 
……
 
陆琪早早来到约定的地方等待秦正轩,趁他还没有来的功夫,继续在电脑里完善具体数据,好在一会说服的时候更加有力量。
 
“休息一会,我们要学会自我放松,劳逸结合才能出成绩。”秦子珊说着坐在对面椅子上。陆琪抬头见没有秦正轩,一脸茫然。正准备问,秦子珊解释道:“爸爸临时有事出不来,由我负责。”
 
陆琪一听,心里轻松许多,迫不及待把电脑扭过去,:“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
 
秦子珊没等他说完,直接把电脑合上:“陆琪哥哥,我相信你,续约的事我会尽量说服爸爸。现在我们只负责愉快地吃喝,暂不谈工作的事情,要不我把雨晴也叫过来。”
 
“不用,不用。”秦子珊的猜测没错,陆琪压根不想让夏雨晴知道他现在的处境。
 
话说夏雨晴原计划吃楼下餐厅的意大利面,结果同事非拉她去对面吃黄焖鸡米饭,刚过马路看到扎心一幕,秦子珊约的重要客户居然是陆琪。
 
明亮玻璃镜里折射出他俩温馨的画面,陆琪熟练地吃着西餐,秦子珊不知道遇到什么开心事,笑的根本合不拢嘴。
 
“陆琪哥哥,为什么普通的西餐你也能吃出霸气来?”秦子珊忽闪着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琪问。
 
“有吗?”
 
“有,我看你吃得特别香,觉得我点错餐了。”秦子珊认真点头说。
 
嗨,真是长不大的小女孩,还跟小孩子一样,永远觉得别人碗里的香。陆琪索性往她面前推过去,:“咱们换的吃。”秦子珊调皮吐吐舌头,埋头吃起来。
 
虽说剩下的牛排上并没有陆琪的口水,但她想起有些电视剧闹洞房的场景,一根红线绳子栓一块糖,新人同时去咬,各得一半,现在同一块牛排,他们两人各自吃一半,好比哪块糖,吃得她甜滋滋。
 
夏雨晴在同事的半拉半推中淡出陆琪视线范围。他们肯定是巧合,是偶然碰到一起,只是普通朋友间的正常聚餐而已。不对,如果是那样,他们为什么不叫她。夏雨晴想不通,趁同事去叫餐的功夫,她溜到一边拨通陆琪的手机号。
 
她以为陆琪会说,现在他正与秦秦子珊在一起用餐。可他没有那样说,他在电话里斩钉截铁告诉她,刚刚开会出来,现在正在加班。她叮嘱他别光顾着工作,记得按时吃饭。他说秘书已经去买餐了,马上回来并告诉夏雨晴下班后等她,他会去接她。
 
他为什么要撒谎,是怕她吃醋吗?怎么可能,秦子珊是她的好闺蜜啊!再说她也不是不讲理,客户间的应酬交际她也能理解。联想到秦子珊先前的躲躲闪闪,夏雨晴隐约觉得有不好事情要发生。
 
同事端来香喷喷的黄焖鸡米饭招呼她吃,刚吃两口,陆琪与秦子珊的影子在她眼前晃荡,搅得她根本没心事吃饭,便谎称胃疼返回公司。
 
当她刚返回办公楼,听到财务总监正在训斥实习生小杜。
 
“个人物品不能上报公司财务,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教你吗?”
 
“是秦经理让我为她买的珍珠项链,她说拿发票给我报销。”
 
“报销,没错啊!你就是替秦经理买十条珍珠项链,她都会为你报销。但不能上报公司财务,否则我的账没法做。私事公事不能混为一谈。”
 
……秦子珊买了珍珠项链,夏雨晴撸了撸所有经历过的事情,做了一个大胆推测。
 
秦子珊在设局陷害她。
 
怎么可能是她?她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不可能,不可能,定时自己多虑了,秦子姗是她的好闺蜜呀,一切都是假的,肯定是在做梦。夏雨晴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背,疼,火辣辣地疼,她多么想要是做梦多好,她愿意呆在梦境里永远不醒过来。
 
可无比真实地看见秦子姗端着一杯咖啡走进夏雨晴办公室里。她来干什么,炫耀她的得意嘛?夏雨晴内心翻如海,表面上装出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平静地问道:“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你满脸喜气,老实交代是不是最近交了桃花运?中午约见他肯定不是公事是私事。”
 
秦子姗没有反驳,优雅喝口手中咖啡,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夏雨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秦子姗的表情,佯装看电脑资料随口问了句:“我结婚那天的总策划是咱们单位的小杜吧?”
 
“是他,怎么了?
 
夏雨晴毫不犹豫响亮回答,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以致说出的话拖着哽咽尾巴。
 
“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陆琪掏出准备已久的粉红色鸽子蛋,正准备为夏雨晴戴上,身后大屏幕突然开始闪烁,接着跳出夏雨晴的多张不雅照。
 
现场立马沸腾起来。
爱恨了无期夏雨晴陆琪完本小说免费试读
夏雨晴顺势扭过头,脸色蓦然变成一张白纸,嘴巴惊成巨大“o”字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脑袋瞬间遭人重重敲了一棒子,耳朵边有群苍蝇嗡嗡嗡在飞,整个人浑浑噩噩,两条腿犹如抽去筋骨,烂泥般瘫倒在地上。
 
大屏幕继续激情播放,夏雨晴仅穿遮羞的三点一线躺在双人床上,两只眼睛喷出的欲火令在场人热血高涨……
 
陆琪身子不断抖动,一把抓起边上的红酒瓶,狠狠砸向屏幕。
 
“哗”,屏幕变黑碎成一堆玻璃渣。
 
现场在座人员早已经乱成一团。
 
陆母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呼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右手食指戳向夏雨晴,眸子里射出的光跟尖刀一样,恨不得剜出来看看夏雨晴的心到底是红色还是黑色?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造孽啊!家门不幸哪?”伴娘秦子珊见状连忙跑过去为她抚背顺气。
 
刚刚还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陆琪秒变为额头青筋乍现,脸上的愤怒,屈辱,冷漠,无情要吞噬掉夏雨晴。
 
只见陆琪猛然转身准备离去,夏雨晴见状发疯似的扑过去,跪在他的脚下,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就是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
 
“不……,你别走……原谅我,不是那样……求求你听我说……我们好好在一起。”
 
陆琪弯腰用手紧紧捏起夏雨晴下巴,指尖一点一点嵌进肉里,疼火辣辣地往里钻:“好美的一张脸,可惜皮太厚让人看着无比恶心。”
 
便嫌弃的一脚把夏雨晴踹开,头“嘭”撞在墙角血顺着脑门流下来,滴在大理石锃亮地面上,红得格外刺眼。
 
不,此时此刻是夏雨晴多年的梦想成真。为什么现实如此残酷?她还来不及感受幸福就被抛入深渊。
 
陆琪是夏雨晴大学校友,一路走来,由于门不当户不对受到诸多阻挠,好在他们不忘初心,用真爱冲破门第之风的壁垒,方才牵手一生。
 
望着陆琪离去的背影,夏雨晴的心拨凉拨凉,身子抖成一团。
 
陆琪越走越远,夏雨晴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清……最后失去知觉,什么也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王雅萍不顾什么贵妇形象,一屁股跌坐在自家新买的宾利轿车里,脸上的横肉跟着颤动:“真是笑死人,保证是我见过的最大笑话。今后看陆家的脸往哪搁?”接着又是一串掩饰不住地嘲讽声,“哈哈哈……哈哈哈”
 
秦正轩熟练地踩离合,挂挡,加油门,发动车子,对着副驾驶上的太太一本正经说:“你没看见陆琪那小子,脸都成黄瓜了。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你们还有完没完?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坐在后座的秦子珊明显不高兴,撅着嘴巴扭头看向窗外。
 
“好!好!好!我们保证再也不说,光听别人说总可以了吧?”王雅萍边说边向秦正轩挤了下眉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妈妈见她一回来,脸拉的比日子还长,翻白眼倪了一眼,甩掉手里的抹布,坐到凳子上开始哭骂:“老天爷,我怎么这么命苦,养个孩子,走到街上能用唾沫腥子淹死,我的老脸都被丢光了。啊呵呵,啊呵呵。”又是流鼻涕又是拍巴掌。
 
夏妈妈一辈子心高气傲,不屑被人支配,出去打工干不了三天就会卷铺盖回家,最大的特长搓麻将,一日三锅,从未拉下比吃饭上瘾,夏雨晴的童年、少年充斥着麻将声跌宕走过来。
 
常言道十赌九输,家里比狗舔的干净。高中起夏雨晴学会自立,半工半读一直到大学毕业。
 
工作后把母亲接到身边,她很快在陌生天地找寻到好麻友。不出两月又倒回过去,夏妈***心里始终麻将第一闺女第二。
 
看着雨晴一天天壮大且与陆氏集团有了牵连,夏妈妈觉得自己的好日子马上来临,高兴的走到哪里夸到哪里。
 
不料却在婚礼上被夏雨晴重重给了一把掌,她认为夏雨晴就是粉碎掉她后辈子幸福的刽子手,因此话越骂越难听。
 
“好好一把牌马上就和了,愣是搅得啥球没有了,你回来干啥还嫌我不够寒碜,是不是非要气死我你才满意?”
 
夏雨晴失望透顶怒极回应,“好,我现在就走免得你受连累,这下满意了吧?”说完便摔门而去。
 
朱希文给夏雨晴打电话,对方先前一直占线后边索性关机。他脑子里有种不祥预感,下班后着急赶过来,夏妈妈没好气地告知:“谁知道去哪了,说不定已经上天了。”他把电话打给秦子珊,秦子珊表示不在她哪里。
 
夏雨晴不见了。
 
天越来越黑,霓虹灯闪烁街灯亮起。朱希文还是联系不上夏雨晴,心里越来越着急,开车在“G”城街道上来回兜圈,犹如一只无头苍蝇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三天不算太长仅有72小时,但经历的事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遇不上一次。先是结婚典礼上被老公抛弃,然后又是各种媒体轮番报道丑闻事件,最后连同亲生母亲觉得夏雨晴丢人现眼。
 
人言可畏,朱希文不敢想。他不确定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能否承受如此之重的舆论压力。随便一件事都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朱希文一直是无神论者,现在却一遍又一遍祷告上帝,求求你一定要保夏雨晴平安。他多么盼望奇迹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视线范围之内能看到夏雨晴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但是老天不给他幸运,电话不断拨打过去夏雨晴的手机仍然保持关机状态。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