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有你半世情沈轻语席景琛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玄凉 2018-12-08 阅读


《余生有你半世情》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沈轻语,席景琛的书名叫《余生有你半世情》,它的作者是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婆,还要吗?”大清早,他低沉慵懒的嗓音就在耳边回荡。扶着依旧酸软的腰,她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席少,你的节操呢?”落魄千金vs霸道席总一场冥婚,将她送到了他的身边,沈轻语本以为两人只是肉体上的相互利...

精彩试读:
虽然是嫁给一个死人,可她是席家少奶奶了,她会让所有人付出应偿的代价。
 
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了一般,沈轻语大步走出医院大门,拉开席家早就等在那里的黑色宾利的车门:“去席家老宅。”
 
她低着头想心事,没有看到充当司机的男人的眼神一点点的舔过她的身体,继而嘴角挂上一个淫邪的笑。
 
到席家老宅的时候已是深夜,空旷的客厅里还挂着白幡,只有正中的桌子上燃着的红烛散出的一点微光,看起来格外渗人。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贵妇正擦着桌上照片暗暗垂泪,照片里的男人面容英挺,深邃的眉眼似乎透过照片,直看到人的心底,沈轻语的心像是被那目光攥紧,让她无法呼吸。
 
“傻站着干什么?”席夫人眼神冷冷的瞥过来,沈轻语艰难的迈步走到她旁边,席夫人的手像是冰冷的铁钳,狠狠的卡住沈轻语的脖颈,强行压着她对着照片跪下。
 
仪式之后,席夫人的话冰冷刺骨,似乎对她有着刻骨恨意:“这么好命做了景琛的女人,要是胆敢对不起景琛,我饶不了你。”
 
沈轻语乖顺的点了点头。
 
心已寸寸成灰,无路可退,做席家的好儿媳才有一线复仇的希望。
 
举行完简单的仪式,又喝了席夫人身后,那个接她回家的叫舒奕男人递过来的一碗保胎药,沈轻语被送到席景琛生前住的房间去。
 
清脆的落锁声让沈轻语的心又高高悬起,举目看去,房间空旷,只有黑白两色,格外的没有生气。
 
走到黑色大床边,沈轻语蜷缩着缓缓躺下,勉强忽略身下的隐隐作痛,努力入睡。
 
夜风吹的窗帘翻飞,空旷的阳台上突然翻进来一道人影,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这人竟是被传已经死于海难的席景琛。
 
席景琛皱眉看向占据着他的床的小女人,她小巧的唇.瓣被雪白贝.齿咬得没了血色,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像是受伤的小兽一般蜷缩着,在睡梦中嘤咛出声,似乎睡的极不安稳。
 
甜腻腻的小奶音撩拨得席景琛心底痒痒,本就燥热难耐的身体似乎有什么挣开禁锢,试图破开牢笼。
 
在他的地盘,就是他的猎物。
 
席景琛的微微眯起眼眸,掩盖了他野兽一般的危险的目光,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而落,他忽然扯开衣服,扑向床上的幼兽,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力掐着那细嫩白皙的皮肉。
 
沈轻语被惊醒,手脚并用的推拒着身上的男人:“你,你是谁?我要叫人了。”
余生有你半世情沈轻语席景琛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的,沈轻语听到继母的声音迟疑道:“这样好吗?她现在可是席家的人,席家还不要发怒的?”
 
“咱们不说,她自己不敢说,谁会知道?”沈浅语的声音有些说不出的雀跃:“再说了,那也是她自己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都已经嫁出去了还要娘家负责吗?”
 
“那我就放心了,那个药没问题吧?”过了一小会儿,沈轻语刚要迷糊过去,继母又出声问道。
 
“买药的时候我问过了,算时间足够她睡上一整晚的。那个李总可是财大气粗,直接给了五十万,说要拿去送重要客户的,你可别给我出了岔子。”沈浅语声音中带着点莫名的兴奋。
 
看来是她麻药不管用的体质发挥了作用,沈轻语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像是飘忽上了云端,被扶着放到了哪里,她想动一动,可随即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谄媚道:“别介啊席总,我这好不容易弄到的好货色,可不能这么浪费了,你看一眼,看一眼再走。”
 
沈轻语只感觉头发被粗暴地抓住,带着她的头被抓起来,闻到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沈轻语只觉得脸都要烧起来了,她艰难地将眼睛撑起一条缝,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见席景琛一脸寒霜地站在面前,冷漠地看着她,那个李总讪笑了两声,迅速地出门落锁。
 
“在我面前装单纯,转头就在酒店挂牌?沈轻语,你就那么缺男人?”席景琛止不住怒火烧上了头,伸出手掐着沈轻语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她潮红的脸。
 
是他,还好,沈轻语的理智被烧得所剩无几,她抱住席景琛的胳膊,凑过去磨蹭。
 
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席景琛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两条胳膊藤蔓般攀上他的脖子,迷离的眼中全是粼粼水光,凑过来向他索吻。
 
他一把推开小女人,强拉回所剩无几的理智,冷下脸嘲讽道:“怎么?饥渴成这副模样?你睁大了眼睛看看我是谁!”
 
一想到若不是他恰逢其会,她就要在别的男人面前做出如此模样,席景琛心中怒火就灭不掉。
 
可沈轻语明显被药物夺去了神志,见他走了,伸手胡乱地摸索起来,席景琛握住她的手按到她的头顶,她还不满地轻哼了一声,甜腻腻的奶音让席景琛再也忍不住,俯身对着**樱唇印了下去。
 
她的唇瓣温软甜腻,让席景琛的最后一丝理智荡然无存。
 
被她手脚缠住,他的呼吸越发沉重,沈轻语喷洒出来的气息带着醉人的香甜。
 
喉结上下涌动,他再也无法阻止这个小女人了,只能任由她胡乱的浮动。
 
伸出手,他的指尖扫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不过多时两人就开始了翻云覆雨般的猛烈撞击。
 
窗外的天空逐渐泛起微红,旭日东升照亮了每一寸土地。
 
床上的沈轻语眉头蹙起,周身冰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冷,好冷!沈轻语伸出手胡乱的在身边抓着,想扯过被子再接着睡上一会儿。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