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的亲亲宠妻热门小说阅读(墨一骁顾小澜)全本阅读

明和叶 2018-12-08 阅读


《墨少的亲亲宠妻》主角:墨一骁,顾小澜。讲述了:顾小澜在喝了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婶婶递来的酒之后,她就觉得有一丝不对劲,然后她拔腿就跑,这个婶婶肯定没按什么好心,脑袋昏昏沉沉的顾小澜跑到了酒店的最高层,闯进了一个死贵死贵的套房,她以为这么贵的房间不会有人住,但是她的运气并不好,这个房间正好有人,墨一骁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了这样一个女人,而顾小澜觉得自己越来越热,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墨少的亲亲宠妻》精彩试读
 
用这种铃声的只有封子坤,墨一骁看了他一眼,大哥,你手机响了。
 
封子坤从口袋里将手机拿了出来,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眉心一蹙,犹豫了一会儿没有接。
 
时墨也觉得挺奇怪的,大哥,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不接电话?要是骚扰电话就挂了吧。
 
不是骚扰电话。
 
封子坤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接听,喂,雨桐,什么事?
 
众人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原来是方雨桐啊!
 
顾小澜说不清对这个方雨桐是什么想法,上次碰到,她那个朋友实在太讨厌,还故意来找她和秋扇的麻烦,可是看着那个方雨桐倒不像是个坏人,她不好发表意见。
 
封子坤只是短暂的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神色凝重。
 
墨一骁抬眸看了他一眼,神色也跟着凝重了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封子坤将手机收了起来,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方雨桐要结婚了。
 
什么!
 
什么?
 
时墨和薄言晨异口同声。
 
而墨一骁则表现的很淡定,他早就料到这一天了。
 
毕竟一个女人能等一个男人多少年呢?
 
女人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还能耗多久?毕竟方雨桐已经等封子坤很多年了,多的都够谈好几场恋爱的了。
 
和谁?
 
具体的她没说,只是说家里相亲介绍的,她觉得还可以,所以就把婚事定下来了,以方家的实力,对方显然也不是一般的家族。
 
封子坤解释说。
 
时墨薄唇微抿,大哥,你就不难过吗?雨桐姐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就不想和她在一起吗?我们都看得出来,雨桐姐很喜欢你。
 
薄言晨也附和,是啊,老大,如果你心里有她,那么你就得大胆去追吧,难道真的等错过了,等着孤独终老吗?
 
够了,我自己的事自己心里有数,你们不要再劝了。我没法接受雨桐,那样嫣然是不会原谅我的,毕竟雨桐是嫣然最好的朋友,我没法平心静气的和她在一起。
 
封子坤心烦气躁,连呆在病房内都觉得烦闷,起身大步离开了病房。
 
时墨想追出去,墨一骁拦住了他,让大哥冷静一下,你们都别乱动。
 
时墨看着封子坤离去的背影,都快急死了,三哥,雨桐姐就要结婚了啊,怎么大哥还能这么淡定?李嫣然都过世了多少年了,怎么大哥还没从她的阴影中走出来?难道大哥要等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一辈子吗?
 
不,也许这次是一个好机会,能让大哥更加能看清楚自己的心的好机会!
 
墨一骁高深莫测的说道。
 
薄言晨没听太明白,老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着吧,时机一到,自然真相大白。
 
顾小澜也搞不懂封子坤和方雨桐的事,一直都听得云里雾里的,现在有他们四兄弟一起在,墨一骁暂时不需要她照顾,所以她对秋扇说道,扇子,和我出去逛逛吧,咱俩好久没有出去转转了。
 
好啊,正好我也想去买几件衣服了,我刚发了稿费,想犒劳一下我自己,说走咱就走,你有我有全都有!
 
秋扇说到后面,不自觉的唱了起来,拉着顾小澜就走了出去,完完全全将薄言晨抛诸脑后。
 
顾小澜和秋扇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商业街,他们也都好久没有买衣服了,逛了半天,还碰上了打折,一下子买了好多。
 
最后实在逛不动了,就找到一家奶茶店里,一边休息,一边坐下来喝奶茶。
 
我不行了,不行了,感觉逛个街,比我一天更两万字还要累啊,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秋扇一屁股坐在了吧台上的位置,单独的座位都坐满了,只有这里才有两个位置。
 
顾小澜点了两杯奶茶,又叫了点小吃,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你最近小说写的怎么样?累不累?
 
哎呦,真心好累啊,以前我是写出版文的人啊,现在写网文真心受不了,每天都要万更,而且编辑一直拿根鞭子在后面抽我,还一边诱惑我,让我多多存稿,给大推,这么大的诱惑,我当然要拼尽全力写啦!
 
顾小澜不太了解小说里面的事,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有一点还是听懂了,反正能挣钱就好啊,我等你发财接济我呢!
 
得了吧你,你个大明星,还要我接济?找你墨一骁接济去吧!秋扇朝顾小澜挤眉弄眼,突然,回过头,发出一声尖叫,谁啊,想死吗?
 
顾小澜顺着她的视线也跟着回过头,只见秋扇的身后,站着一个年纪约莫30岁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看着倒是斯斯文文的,他身边还搂着一个大美女,一副很亲热的样子。
墨少的亲亲宠妻热门小说阅读(墨一骁顾小澜)全本阅读
她疑惑的看了秋扇一眼,你怎么了?
 
秋扇瞪大了瞳眸看向那个斯文男人,看你长的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是这么龌龊的一个人,哦,我请问你,你知道龌龊俩字怎么写吗?
 
斯文男人打量了一下秋扇,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一下。
 
顾小澜还没搞明白,她拉了秋扇一把,你到底怎么了?
 
秋扇努了努唇,斜了那个男人一眼,他刚才竟然伸出他的咸猪手摸我腰,你说他是不是龌龊!自己有女朋友,竟然还这么不要脸,真是对不起自己长的这副皮囊!
 
我靠!顾小澜打量了一下秋扇的衣服,她穿着一件白色毛衣,肯定是刚才坐着的时候,因为身体前倾,腰的肌肤露出来了,所以这个男人借机揩油!
 
你是不是太不要脸了?身边有女朋友还要占别人便宜?你知不知道无耻下流这四个字的意思?哦,你肯定知道,因为你就是这四个字的代言人!
 
顾小澜毫不客气的骂了他一通,为秋扇出气。
 
她下了出租车,拎着一堆的袋子,走向自己的那个小家。
 
薄言晨送了她一座豪宅,可是她没要,因为那是薄言晨的,不是她的,她还是喜欢住在她的这个小窝里,哪怕再小,那也是她秋扇用自己的能力买的。
 
刚进楼梯口,秋扇低头从小包里掏钥匙,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的不远处响起。
 
秋扇,你的手段真高啊,当年好不容易走了,现在还回来干什么?你随便勾勾手指,就把我儿子勾引回来了,你是不是很得意?
 
秋扇没看到人,都能认出这个声音是谁,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她指着外面的方向,你来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地方,这里不欢迎畜生不如的鬼东西,请你滚!
 
王佩茹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被秋扇那刻薄的话气的,脸色再也挂不住。
 
小贱人,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薄家岂是你这种人可以高攀的起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出身,配得上我儿子吗?她打量了下秋扇手中的那些袋子,不屑的努了努唇,这些东西,也是用我儿子的钱买的吧?你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还不是靠我儿子?你不就看中我儿子的钱吗?
 
秋扇被她这恶心的嘴脸气的想要掐死她,你看清楚了,这些东西,我都是花我自己的稿费买的,我没用你们薄家的一毛钱!你别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以为我很稀罕你们薄家的那点钱吗?对不起,我看不上!尤其你这老妖妇,你就把钱全部带到棺材里去吧!
 
王佩茹再也忍不住,脸上狰狞的犹如母夜叉,你说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我都敢!你赶紧滚,我秋扇的地方,不欢迎你这种老妖妇!你要是有本事,就让你儿子不要来找我,我才不稀罕你们薄家的一分钱!
 
秋扇大声怒喝,她真是没想到,堂堂一位豪门贵妇,竟然这么卑鄙无耻,这就是她们上流社会的圈子吗?简直还不如她们平民老百姓!
 
王佩茹的脸犹如调色盘,变了又变,想骂她,但是,她又骂不过秋扇那双利嘴,只是嗤笑了两声,继续说道。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那我给你钱!
 
说着,她从自己随身带来的那个大包里,拿出来厚厚的一沓钱,少说得有好几十万。
 
这些够不够?
 
秋扇没说话,连鸟都没鸟她,眼神都不想赏她一个!
 
见她不出声,王佩茹拿着那沓钱,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脸上,全赏给你了!
 
啊!你这个疯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脸被砸的生疼,她不禁后退了一步,手上的东西也都掉落在地上,捂着脸。
 
王佩茹又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沓钱,继续甩在秋扇的脸上,刚才的不够,这些继续赏给你!你这贱人不就是想要钱吗?我成全你!
 
紧接着,她不停的从包里拿出一沓又一沓的钱,不停的甩在秋扇的脸上,钱一片一片的撒落在地上,犹如天女散花,散落一地的红色毛爷爷,看起来无比壮观,少说得有好几百万。
 
要是这时有人进来,铁定要轰动了,还不都得抢钱抢疯了?
 
而作为事件中心的女主角——秋扇,她可就没那么高兴了。
 
任谁被甩钱,心里能好过?
 
这种耻辱的事,谁愿意经历一次?
 
将包里所有的钱,全部甩光,王佩茹总算是痛快了,将包一拉,秋扇,你最好离开我儿子,不然我每天都会来一场这个戏码,直到你离开我儿子为止,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们薄家别的可能没有,钱有的是!绝对砸的你脸不得不整容不可!
 
甩下狠话,王佩茹勾起邪笑,得意的扬长而去,看都没有看秋扇一眼。
 
秋扇捏紧了双拳,做了好几次深呼吸都平复不了心内的怒气,王佩茹,你简直欺人太甚!
 
我秋扇要是今天放过你,那我不如去死!
 
她收起身上那凛冽的气势,蹲下身,将地上那一沓一沓的红色毛爷爷全部捡了起来,把自己买的所有衣服,全部塞到了一个袋子里,剩下的袋子,全部用来装那些钱。
 
当她快收拾好,薄言晨走进了楼道。
 
扇儿,你回来为什么不找我?害我在医院等了你好久,要不是顾小澜告诉我,我还……
 
他还没说完,秋扇蓦地站了起来,愤恨的瞪了他一眼,紧紧地抿着唇,拎着那些钱,绕过他走出了楼道。
 
那一眼,实在太过冷冽,他甚至从那一眼中读出了恨意,又发生了什么?他的心中竟然升腾起一丝害怕来,他怎么感觉秋扇又要一言不合离开了?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