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萧楚御 2018-12-08 阅读


《此生情长情不灭》主角:舞轻尘,萧楚御。讲述了: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舞轻尘用七年时光,自以为修成正果,终于嫁给心爱男人,却不料,新婚夜,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七年后,她携滔天恨意归来,一步一个血印,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样样给他揉碎了!...
 
《此生情长情不灭》精彩试读
 
萧楚御很难说清他什么心情。
 
他携恨而来,可在听到“泼冷水,半死人,扇耳光”这些词汇时,他整个心愤怒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舞轻尘是该死,舞家所有人都该死,可她只能死在他的手里!就算要折腾她,折辱她,也应该是他,只能是他!
 
目光投向木板床上的女子——
 
那一瞬,萧楚御有些疑惑,那女子,真的是舞轻尘吗?
 
她盖着黑色的被子,仿佛下一刻,被子就要把她的脸遮住;
 
那张脸,真的是曾经倾国倾城的脸吗?因发烧变得绯红的脸颊,那么多疤,新的旧的,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真的是她自残的杰作?
 
她有多爱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个出门都要带一块巴掌大小镜子的女人,她就算自杀,就算死一万次,也绝不会自毁容颜!
 
“谁干的?”男人的声音如浸着冰渣。
 
宫人们没有人敢说话,一个个如吓懵的鹌鹑,跪在地上抖个不停。
 
“朕、问、谁、干、的?!”萧楚御一字一句。
 
跪在地上的宫人偷偷互看一眼,知道今日这事不会善了,胆子稍大一点的硬着头皮回答:“回禀皇上,是娘娘自己拿刀子戳的。”
 
“哼。”萧楚御冷笑,走至床边,一把掀开舞轻尘的被子。
 
血腥味扑鼻而来。
 
被子下面,舞轻尘依旧穿着黑衣,宽广的袖子如蝴蝶翅膀。
 
萧楚御看着袖子下露出的那一截手腕,那本该是皓腕,如今,不过短短2寸,不光有新鲜的血窟窿,还有明显被火灼过的痕迹。
 
萧楚御瞳眸骤然一紧,无法想象被黑裳遮住的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伤?!
 
难怪要穿黑衣,难怪要盖黑被!
 
他想起刚才掀被子的手感,如今小雪已过,可舞轻尘那床被子,仅一层薄棉,还有那硬邦邦的感觉,分明是血浸至褥子,再干涸后留下。
 
“这也是她自己弄的?”萧楚御盯着舞轻尘露出的那截手腕。
 
又想杀人了,比当日在这里看见呼延邪更甚!
 
宫人们战战兢兢,正要说“是”,只听门口一声娇笑,“皇上,您怎么来了”,赵青荷跨门而入,宫人们偷偷松一口气。
 
萧楚御没回答,只冷冷站在床侧,他在等赵青荷给个解释。
 
从舞轻尘打入冷宫到现在,赵青荷几乎日日前来。传说中的姐妹情深,就给盖这样的被子?就任由伤口出血?就仍由宫人胡作非为?!
 
赵青荷早有准备,目光看过舞轻尘脸蛋时,微微蹙眉:“妹妹好像在发热,皇上,您怎么把妹妹被子揭开了?范御医,你站在旁边做什么?还不赶快去熬退热药!”
 
“是。”御医忙着退下。
 
赵青荷已走至舞轻尘床榻旁边,她伸手把被子给舞轻尘盖上,并体贴的掖了掖被角。
 
“皇上刚才吓坏了吧?一个人竟能自残到这个程度,连命都不要了。”赵青荷言语轻柔,看舞轻尘的眼神满是怜惜。
 
她坐在床榻边缘,指尖划过舞轻尘的脸,既心疼又惋惜:“可惜了这张脸……也亏得冷宫里人多,随时把她看着,否则不知早死了多少次。我有时甚至在想,不若成全了她,这样活着,当真比死还痛苦……”
 
范御医领命照看舞轻尘,因深知她怀着皇上嫡长子,对她照料得极为上心,每日膳食又补血又补气,加上舞轻尘求生欲极强,一段时间后,竟也恢复得七七八八。
 
.
 
一个月后,御书房。
 
“启禀皇上,娘娘腹中胎儿怀得极稳。”
 
“她知道怀孕的事吗?”萧楚御头也不抬,继续批阅奏折。
 
“回皇上,娘娘不知。”御医说,“前几日娘娘还问微臣,上个月月事没来,这个月又没来。”
 
“你怎么说的?”萧楚御放下毛笔。
 
“微臣说,之前那番折腾伤了根本,需静养几月,把身体补回来。”
 
萧楚御“恩”一声,舞轻尘怀孕的事,除了范御医,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想把那个孩子保下来。
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保下那个孩子,第一不能让过多人知道,青荷也不行;
 
第二得把舞轻尘身体调好,母体若身体不好,孩子身体也不会好;
 
第三不能让舞轻尘知道,因为他不确定,舞轻尘若知道的话,会不会不想要那个孩子,
 
毕竟……
 
她和他好,只因为他是舞家选择的傀儡……她不爱他,她所爱的另有其人。
 
当然,他也不爱她。
 
他是舞家的棋子,舞家又何尝不是他的棋子,包括舞轻尘!
 
第四,他得派人监视她。
 
.
 
两个月后,御书房。
 
“皇上,娘娘怀孕的事情快瞒不住了!怀孕者,四个月显怀!如今已有三月。娘娘本就瘦,微臣怕娘娘其实早已知道。”御医满脸愁容。
 
萧楚御放下正在批阅的奏折,起身在房间里踱步,两个来回后:“瞒不住就不瞒!来人,摆驾冷宫。”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冷宫走去,御医走在萧楚御身后一步处,行至一半,他疾步走萧楚御身后仅半步处,小声:
 
“皇上,那事既瞒不住,不若将娘娘接至凤仪宫?”
 
萧楚御斜睨他一眼,御医立即噤若寒蝉。
 
.
 
舞轻尘当然猜到自己怀孕了,一个瘦骨嶙峋的人,小腹日复一日凸起,即便穿着厚衣,其他人看不出来,可如何能瞒过自己?
 
更何况,这冷宫的变化,再没有人比她感受更深。
 
从没有任何食物到每日滋补汤饭不断,从日日被人凌辱到照顾周全,从这座宫里只有赵青荷派来折腾自己的人,到越来越多陌生面孔……
 
赵青荷必定容不得她,能做到这些事情的只有萧楚御。
 
萧楚御……呵,男人……
 
上一刻恨不得你死,下一刻,听说你怀孕了,嘴脸就变了!
 
舞轻尘在接到通报听说萧楚御要来时,径直走出房间,跪在冷宫院子中间。
 
这样一个举动,全冷宫上下,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妥。
 
然,
 
当萧楚御走进来,看到这一幕时,觉得刺眼极了——
 
印象中的舞轻尘,从来不给任何人下跪,先皇还在时,因极宠爱她,早免了她的跪拜之礼;
 
印象中的舞轻尘,每每看见他,总是喊着“楚御,楚御”,如蝴蝶般扑来;
 
印象中的舞轻尘,那样张扬的,“本小姐跪天跪地不跪人!”……
 
“你不是说不跪人吗?”萧楚御脱口而出。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