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萧楚御 2018-12-08 阅读


《此生情长情不灭》主角:舞轻尘,萧楚御。讲述了: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舞轻尘用七年时光,自以为修成正果,终于嫁给心爱男人,却不料,新婚夜,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七年后,她携滔天恨意归来,一步一个血印,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样样给他揉碎了!...
 
《此生情长情不灭》精彩试读
 
舞轻尘只朝后仰身,躲过火星后定睛看弹入火堆的东西,竟是一颗炒裂开的栗子。
 
“喂,暴力女!听说你在宫里自残,我过来看看你。”树上有人声响起,随即从树上跳下。
 
舞轻尘没朝他看,只放下没烤熟的老鼠肉,再用两根树枝做筷子,从火炉中夹起栗子:“没人告诉过你浪费食物可耻吗?”
 
她一边说,一边剥了栗子,丢入嘴里,细嚼慢咽后,如喟叹一般:“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是在东直门尽头杨三铺子买的吧?”
 
抬头,火光印在脸上,笑容如春花般美好,她笑盈盈看着来人。
 
来人一袭黑衣,脸上蒙着面巾,只露在外面的眼睛从调笑到震惊再到了然……他看着舞轻尘满是伤疤的脸,看着放在旁边的老鼠肉,眼圈竟似红了。
 
“他们说,你在宫中自残……”堂堂男儿,声音中竟有几分哽咽,“你那样对他,他竟如此对你?”
 
“呼延邪,你在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舞轻尘却是笑,目光转向男子手中油纸包,“那一包栗子都是给我的吧?还不快拿过来?!”
 
“我带你走!”呼延邪三两步走到舞轻尘面前,抓起她的胳膊,将人大力扯了起来。
 
“嘶——”舞轻尘倒吸凉气,眉头皱得紧巴巴的。
 
呼延邪吓得忙松了手,低头便看见刚被他抓过的地方已有血迹氤氲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呼延邪先是自责,当注意力转到与季节明显不符的单薄衣服上时,愤怒更多几分,“他们不给你饭吃,也不给你衣服穿吗?”
 
他说着便要脱衣服。
 
“你快别脱了,你这件夜行衣,穿在我身上也抵不了多大作用,若被人发现,反而惹得怀疑。”舞轻尘复又坐下,伸手将呼延邪另只手上油纸包拿过来,想岔开话题,“还是小弟好啊,知道给大姐头送吃的。”
 
呼延邪蹲在舞轻尘面前,看着舞轻尘抬手间,手腕上不经意露出的血窟窿,眸中全是恸色:“轻尘,我看看你的伤?”
 
“快别看了!”舞轻尘斜睨他一眼,“你这么脆弱的人,待会儿要哇哇大哭,还不得害死我?!”
 
“我带你走?”再说这话,呼延邪声音柔了很多,乞求一般。
 
“你带不了我走。”舞轻尘很冷静,“我现在不但内力全无,浑身上下都是伤,你带着我的结果只能是我们一起被抓。你的身份敏感,你想给舞家多一条通敌卖国的罪名吗?”
 
.
 
不远处的墙角,萧楚御静静站着。
 
因得角度关系,他看不见舞轻尘的脸,自然也看不见她脸上的疤,只看见她坐在长凳上,黑裳黑发,她的前面,男子半跪而立。
 
纵然看不见表情,依然能感觉到情意流转。
 
前几日听说舞轻尘自残,他诧异极了,就他对舞轻尘的了解,就舞轻尘住进冷宫第一日的反应,那女人,必定如蟑螂一般有顽强生命力,怎么可能自残?
 
今夜,他本在御书房批改奏折,赵青荷给他送宵夜,顺口提了几句舞轻尘,兴致所至,他批完奏折便走来瞧瞧。
 
做梦都没想到,这贱女人都嫁给他了,甚至都洞房了,居然还能招惹男人!
 
呼延邪!
 
哼,一个邻国质子罢了!居然敢进宫,还妄想带走他的阶下囚!
 
再从冷宫走出来时,萧楚御浑身如挟带着冰霜,脸色难看极了。
 
“呼延邪,诛。”
 
赵青荷对折腾舞轻尘越来越上瘾,没事就研究历代刑法大全,若不是不敢做得太张扬,她真想直接拿个鞭子抽,或者……搞个木马给舞轻尘试试。
 
半个月后,舞轻尘再次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不方便在房间架木桩,赵青荷就派人在屋梁上挂了两根绳索,分别拴住舞轻尘的左手腕和右手腕。
 
若绳子放下来一些,舞轻尘的双脚就站在地上,只双手举起;若绳子收紧一点,舞轻尘就得踮着脚,尽量分担双手承担的重力;若绳子再收一点,她就完全悬空,仅两个手腕承担身体所有重量。
 
舞轻尘从来不重,被折腾了半个月后,体重更是一路锐减。
 
可,再轻的体重,也经不起从早上吊到晚上,没有一颗米,没有一滴水。
都市小说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当宫人发现舞轻尘气若游丝,掴耳光泼冷水都没任何用时,这才慌了,分头去找赵青荷和御医。
 
御医这些日子替赵青荷做了不少缺德事,在金疮药里加“让伤口溃烂”的药材,在酒液下毒,此刻,见舞轻尘终于要死了,竟生出一种他和她都快要解脱的感觉。
 
把脉。
 
御医脸色大变。
 
这位濒临死亡的女子,腹中竟怀有胎儿!不足月余的胎儿!若生下来,便是大周国当朝皇上的嫡长子!
 
“大人,她怎么样?”守在旁边的宫人问。
 
“赶快把湿衣服给她换下来,房间里生几盆火!”御医语气焦急,“这位虽打入冷宫,可毕竟还顶着皇后的头衔,若死在咱们几个人的手上,咱们都得陪葬!”
 
宫人吓坏了,一个个手忙脚乱,换衣服的换衣服,生火的生火,御医悄悄从房门退出,一溜烟往皇上书房跑。
 
医者,当仁心仁术,当贵妃娘娘用家中老母威胁他,逼他做那些缺德事,他已天天饱受良心谴责,如今……
 
若贵妃知皇后怀孕,必定又要叫他下药给皇后堕胎!
 
那可是龙裔,就算给他10个胆,他也不敢,他唯一能想到的,能结束这一切的,只有皇上!
 
.
 
御书房。
 
“怀孕?”萧楚御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那个他最恨的女人,随时提醒他这个皇位怎么来的女人,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御医匍匐在地,方才给皇上汇报这一喜事时,他没感觉到皇上有任何欢喜,反而冰凉更多,一点不期待。
 
是了,皇上最爱的人是贵妃,怎么会期待冷宫里的皇后生出嫡长子?!
 
“她可真会挑时间怀孕!”萧楚御再冷笑,“她以为怀了朕的孩子,就能逃出冷宫,母凭子贵吗?”
 
御医不啃声,安静等待萧楚御做决定,关于那个胎儿,留还是不留?
 
萧楚御陡然站起,广袖在案上拂过:“走,随朕去看看。”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样?!
 
.
 
很快到了冷宫。
 
这个是萧楚御自舞轻尘打入冷宫后第三次来,前两次都是夜,且他都站在墙角。
 
这一次,他依然不想舞轻尘知道,至少不要在他进房间之前知道,跨入冷宫大门时,他就朝周围宫人做了“嘘”的动作。
 
到房间门口时,他顿了下,侧身站在墙边,本来只是想看看舞轻尘的恶行,却不料——
 
“怎么还没醒?这次不会真玩完了吧?”
 
“好烫!都怪你,泼什么冷水?!这么冷的天,正常人泼冷水都得高热,何况她一个半死人!”
 
“谁知道啊?扇耳光不是没醒吗?……”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