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需小说推荐何淼谢今今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困汀 2018-12-08 阅读


《各取所需》主角:何淼,谢今今。讲述了:谢今今是一个中学老师,她和何淼住在同一栋楼里。何淼是一个有钱公子,撩妹换女朋友简简单单。何淼住楼顶,谢今今住楼下,表面上没有交际的两人实际上已经在一起了,天天作者羞羞的事情........
 
《各取所需》精彩试读
 
柴蔚蹨看了她一眼,缓缓开车驶入小区,"我送你到你家门口。"
 
"不用了,放我下去。"
 
柴蔚蹨不出声,继续开车。林籁气愤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求自己家现在没人。
 
车一停,林籁立刻开门下车,"你可以走了。"
 
她冷言冷语,柴蔚蹨也无力和她争吵,"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我不会去的。"林籁暗暗握了拳,"我也不会和你结婚。"
 
"林籁,我们别闹了……"
 
"什么结婚?"一个女声**来,林籁猛一回头,她母亲站在院子里,她立刻低头,不敢再与她对视。
 
院里的中年女人身材高挑瘦长,尽管保养得极好,眉间依旧有常皱眉的纹路,看上去严厉刻薄,面相和温软的林籁不大相似。
 
柴蔚蹨一时惊得不出声,有些猝不及防。
 
"怎么,你的礼貌呢?"林母冷淡地问。
 
林籁低着头,"……妈,我回来了……"
 
"嗯,不要在门口聊天了,招呼客人进来喝杯茶。"她打开院门,一副欢迎做客的样子,但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情绪。柴蔚蹨立刻下了车,轻轻鞠躬,"阿姨好。"他看了一眼林籁埋在刘海阴影下的神色,说:"阿姨,谢谢您的好意,但我待会还有点急事,就先不进去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
 
林母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这样啊,那你先忙去吧,改天再来玩,跟林籁说一声,阿姨给你做好菜。"
 
"好的阿姨。"柴蔚蹨上车前又握了握林籁的手,轻声说:"我的电话还是那个,有事就打给我。"
 
林籁挣脱自己的手,转身进入院子,低着头就进了别墅。柴蔚蹨看着她进去礼貌地向林母点了点头,忧心地开车离去。
 
天色愈发阴暗,一场如刮骨般寒冷的冬雨蓄势待发。
 
林籁知道自己的母亲的规矩,她一进屋,就坐在沙发上等她进来。
 
往常,只要家里有人做错事,惹母亲生气,她就会一整天都面无表情地冷着脸,直到坐在一起道歉认错反思,才能被恕罪。当然了,这种规矩一般只用在她身上,林天天根本不会犯错。
 
林母关上家门,隔着茶几坐在她对面,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刚刚那个男孩几岁啊?"
 
林籁意想不到地抬头看了看林母,又低头唯唯诺诺的说:"20。"
 
"跟你同年啊?"她继续问道,"是哪里人?"
 
"本地人,但是老家在京城……"
 
"交往多久了?"
 
林籁抓着自己的长裙,低头不语。
 
林母皱了皱眉,声音凌厉道:"抬头,看人!"她见林籁抬起了一点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又压了压声音,"交往多久了?怎么就谈结婚的事儿了?"
 
"……"林籁心里一沉,说出口,"他不是我男朋友。"
 
"砰!"
 
林母狠狠敲了一下茶几,怒火攻心,厉声问:"那你这二十多天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宿舍也不住!你住哪呢?!"
 
林籁咬了咬唇,她想起余露颐的话,回道:"我……我自己**在外租了房子……"
 
"没事在外租房子做什么?你现在读大学也要好好念书,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够吗?为什么去**?"林母对这个不省心的女儿无可奈何,但口上却越发严厉,"你现在把**辞了,专心在学校读书!房子也退掉,不喜欢宿舍就回来住!你要是有你妹妹半点硬气,别说租房,你去外省我都不管你。"
 
林天天三个字,于林籁而言,像一颗火星,把埋在心底的愤懑委屈全都烧了起来。她胸口气闷得发疼,眼眶又烫又酸,她把自己压在爆发的边缘里,肩膀轻抖。
 
许久,她憋出了一句,"不用您管。"
 
林母怒得眉毛一挑,"你再说一遍?!"
 
"不用你管!"林籁低吼道。
 
林母用力拍了一下茶几,玻璃板都震了震,"林籁!我是你妈!你怎么对我说话的!!"
 
"你不是我妈!"林籁霍的站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你是林天天的妈而已。"
 
林母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她,蓦然对上一双充斥着不甘与悲痛的双眼,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林籁用袖子抹了抹脸,转身就冲出家门。
 
林母大声喊她,她没有任何停顿,决绝地走了出去。
 
林籁前脚离开,林天天后脚就进了家门。林母看见小女儿回来了,着急地拉着她,"天天,快去把你姐拉回来。"
 
林天天比其母更加不漏声色,淡漠地看着自己母亲,"吵起来了?"见她顿了顿不说话,默认了,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吵起来是好事,至少双方的矛盾清楚了。"
 
她拿起林籁落下的包,又在玄关拎了两把伞,说:"妈,请您也反省一下。"说完就开门出去了。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哥哥还未走,她经常看见母亲带着哥哥看书练字,还要每天背一首唐诗,背完了就要练琴,哥哥拿着一个小小的提琴,从锯木头一样的声音,到能拉出一首小星星,她那时候觉得哥哥太厉害了,用力地鼓掌,毕竟她连小星星都唱不准。哥哥很开心,在妈妈面前表演了一次,妈妈摸了摸他的头,就让他开始准学新的曲子。
 
有一次她看着哥哥在轻轻揉着自己的左手,她扑过去摸了一下,小小的指尖有一层硬皮,他那么小,手指疼又不敢跟妈妈说,她心疼地哭了,哥哥就哄她,说只要她和妈妈开心就好啦。但哥哥很辛苦,他不能像隔壁家的小孩一样出去玩,她不开心。
 
唯有母亲不在的时候,哥哥会抛下所有的任务和作业,陪她一起玩。她不喜欢赛车,但哥哥喜欢,她就总缠着父母给她买,然后两个小孩一起玩。等妈妈一回来,哥哥立刻拿起小提琴假装在拉给她听,所以哥哥的小星星倒着拉也能拉完。
 
偶尔父母都很晚没回来,也是他带着她洗澡睡觉,给她念故事,一定要等她睡着了再回自己的房间。那时她的梦里,妈妈让哥哥丢了书丢了琴,带着她在彩虹上跑来跑去,又或者两个人骑着车,一路滑倒光亮的云端。
 
下雨了。林籁分不清脸上淌着的是雨还是泪,她浑身冰冷,终究是哭累了。
 
余骔赜刚挂了给本家那边的电话,就又有一个电话打来,他一看是林籁,松了口气,换了温和愉悦的语气接听,"小籁,怎么啦?"
 
电话那边的林天天静默了一秒,清亮与林籁全然不同的声线礼貌又生疏,"您好,骔赜先生。我是林籁的妹妹。"
各取所需小说推荐何淼谢今今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余骔赜愣了一下,"您好。小籁怎么了?"
 
"她跑到湖心公园里了,我不太方便跟她见面,能请您来一趟湖心公园吗?我在正门等。"
 
"好,我现在就过去。"余骔赜挂了电话,火速赶到了湖心公园,刚把车停下,手机又响了起来。
 
"骔赜先生,您的车是银色的跑车吗?"清冷的声音问道。
 
"是的。"他说,对方就挂了电话,他抬头,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在冰冷彻骨的细雨中走了过来。他刚要打开车门下车,对方走快了两步,把手上的伞给他撑开,余骔赜接过伞,道了谢,下车关好车门站定。
 
林天天把林籁的包给他,点了下头,"跟我来。"
 
余骔赜撑着伞跟在后面,听她说:"雨下了快一个小时了,我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了。请您好好照顾她。另外,请不要告诉她我的事。"
 
余骔赜已经皱起了眉,有些质问的意思,"既然你找到了她,为什么宁愿让她继续淋雨通知我,也不愿意出面带她避雨。"
 
林天天依旧是那幅淡漠的样子,她走得不急不缓,说话也不急不缓,"骔赜先生,您可以去问问她,或许您能谅解我。"
 
她停了下来,指着一个灌木丛,轻声说:"她躲在那后面。"
 
余骔赜立即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撑着伞,看见抱着自己坐在湿泞草地里的林籁,她浑身湿透,抱着自己双腿的指尖惨白。她不知道在这里蹲了多久,毫无生气。余骔赜心尖疼得厉害,他叹了一口白雾,撑着伞蹲了下去,轻声问:"小籁,要不要抱抱我?"
 
逼仄的楼道、宽大的床,染上香水味的连衣裙、男人光裸的上身,还有他后脑服帖的短发,摸上去很软。
 
谢今今愣了一会儿,下一秒便与那服务员——或者说是何淼前女友——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糖糖吓了一跳,以为谢今今会认出自己,没想到对方目光没有一丝波澜,似乎真的只是随意发了个呆,只漫不经心地将目光收回,随后又和坐她对面的男人说话去了。
 
糖糖松了口气,给何淼发短信:「她好像看到我了。」
 
何淼回得很快:「认出就认出,你别让她走就行。」
 
糖糖踌躇:「可是那个男人……」
 
何淼怒了:「我说没事就没事,管他干嘛?!」
 
「……哦。」
 
何淼连闯了几个红灯,快到饭店的时候,被交警拦下了。
 
他心里着急,态度却不敢刺:“不好意思,我有急事……”
 
“下来!”交警的脸上映着红蓝交替的警灯灯光,丝毫没有被他的豪车震慑,掏出测量酒精的仪器,让何淼吹了口气,“怎么回事啊你?开这么快?闯了几个红灯了啊?这么危险,不要命了啊是不是?”
 
何淼乖乖照做:“不好意思交警同志,我没喝酒,真的有急事。分我扣,罚款我也会去交,你就先让我走吧。”
 
“不行。”交警敲了敲车子,“你下来,这种开车状态我怎么可能让你走。”
 
何淼:“可是我真的有急事……”
 
“什么急事能比命重要?”交警嗤地笑了声,铁面无私,“下来。”
 
何淼几次欲言又止,但还是乖乖照做。
 
关上车门,他随手将车钥匙一锁,趁交警不注意的时候,拔腿就跑。
 
那交警目瞪口呆,追着何淼跑过半条街,又后知后觉地停了下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豪车,嘴里嘀咕了声。
 
“**吧这……”
 
而早已跑远的何淼,追随着夏末最后的台风,席卷过这小镇的每一条街。
 
——
 
八点三十八,谢今今看了眼手机屏幕,对魏宇道:“差不多了吧,我们走?”
 
“你吃好了?”魏宇愣了下,“才吃了这么点。”
 
“吃不下,没什么胃口。”谢今今拿纸擦了擦嘴角,优雅地避过了唇上残留的口红,“很久没休息好了,我想回去了。”
 
“也好。”
 
魏宇先行起身,颇有风度地帮谢今今披上外衣。谢今今自然地享受着他的服务,眼睛微微眯着,困顿慵懒,灯光下的妆容素净,像一只毫无攻击的橘猫。
 
才走出几步,毫不意外地,柜台后的那个女孩冲过来将他们拦下。
 
魏宇皱了皱眉:“我们已经买过单了。”
 
“嗯……嗯。”那女孩踌躇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今天我们饭店有活动,情侣来吃有小礼品赠送。你们稍等,我马上去拿。”
 
“小礼品?”魏宇奇怪,转头扫了扫店里,“这什么好日子啊,没看到有通知啊。”
 
“啊……这确实不是什么节目,就是我们老板的结婚纪念日,所以也不是很大的活动,就没贴海报,相当于那种……那种……电影里的彩蛋一样,就是给你们惊喜的。”
 
谢今今差点笑了。
 
这么蹩脚的理由都想出来了,也是不容易。
 
她索性好整以暇地等着看有什么好戏,模样倒是十分通情达理:“好啊,我们等着。”
 
拖延时间成功,糖糖松了口气,正想转身离开,就听见后头的女人加上一句:“五分钟哦。”
 
尾音还微微扬起,都能让人想到她笑眯眯而无害的模样。
 
糖糖:“……”
 
她只能帮何淼到这里了,接下来就看何淼的造化,自求多福吧。
 
她闪身冲,匆匆躲进后面杂物间。门开了一条缝,边偷偷看着谢今今,边给何淼发消息催他。
 
对方一直没给回应。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