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奋斗的时代宁静小说章节阅读

青灯宁静 2018-12-08 阅读


《致我们奋斗的时代》主角:宁静。讲述了:生活不能回头,也没有回头这个选项供我们选择,每一步都只能勇往直前。是激流,是逆境,都必须坚韧从容的面对。
 
《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精彩试读
 
妹妹宁思马上就迎来了高考,所以早已在屋子里的书堆旁,认真的背着单词,记着语法。
 
算着离高考越来越近的日子,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和姐姐聊天叙旧。
 
宁静在另一个屋子的门旁,侧着头看了一眼正在埋头学习的她,就像看到了曾经那个自己的影子。
 
爸爸在放在的正屋里,熟练的踩踏着缝纫机,“嗒嗒嗒嗒嗒”的声音在另一个屋子就能听到。
 
她很喜欢看爸爸缝补衣服时的每一个动作,也喜欢听缝纫机制作衣服时发出的声音,这声音象一首优美的歌曲,在她的心中流淌。
 
想到几年前,这优美的缝补声,从黎明唱到深夜,又从深夜唱到黎明,它曾伴随着着声音入眠,把他引入梦乡,又把她从梦乡唤醒。
 
在这缝纫机的声音中,她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在这声音中,她一天天的长大成人。
 
如今都两年过去了,再一次看到爸爸缝补衣服的样子,再一次听到这缝纫机的声音,爸爸的每一个动作依旧没变,声音的旋律依旧没变,唯一变化的是爸爸苍老的容颜,和头顶上多了那一丝的白发。
 
这台缝纫机陪伴了爸爸几十年,从他学会做衣服开始,这台破旧的缝纫机就一直是他的宝,几十年来,爸爸一直在哼着这首旋律,一直在走这条缝补的路,他用一双粗糙、皲裂、苍劲的手陪伴着这台缝纫机,在那些年艰难贫苦的岁月里,维持着一家人的穿戴,编织着我们心中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梦。
 
时光流逝,岁月悠悠,如今,这台成旧的缝纫机已有多处掉漆和碰损的边角,爸爸也已是满头的白发,现在做衣服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多数的人都是去街上买既时尚又漂亮的衣服。
 
“你在这儿啊?”夏青和林佳佳离开火炉跟了过来。
 
“嘘”她举着一个手指母,示意她们不要发出声音,随着她的警示,夏青和林佳佳走路都轻声轻脚的放下,生怕打扰了她眼里现在的一切美好。
 
夏青和林佳佳跟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从来没见过缝纫机的夏青感到异常的好奇,轻轻在她耳边问道:“这个是什么?好像在做衣服。”
 
宁静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看着妈妈在一旁的桌子上认真的在布上画着线条,画好以后是爸爸帅气又熟练的裁剪,然后在拿去缝纫机上开始做起衣服来。
 
再也没有蹬缝纫机力气了。有时,母亲无限深情地抚摸着缝纫机,仿佛回想起年轻时激情燃烧的岁月。
 
“嗒嗒嗒”的踩踏声突然停了,原来是缝纫机的线用完了,看着爸爸拿着线饶了几次也没穿好线,她突然冲了上去抢过爸爸手里的线,二十秒的时间为爸爸穿好了线。
 
“爸爸老了,现在眼睛不好使了,看什么都是雾的,一点也不明亮了。”爸爸非常感慨的说道。
 
“以后不做了吧,你们在做衣服的时候这个灯泡要换瓦数大一点的,这样亮一点才不会伤眼睛。”宁静在嘱咐着爸爸妈妈。
 
也许对于爸爸来说,现在有电灯就已经很不错了吧,以前点着煤油灯,也在照样做衣服。
 
“你们快点过去烤火去呀,不要跑来这边,这里冷,我们赶着做完就过来了。”爸爸妈妈在不断的吹他们去火炉边烤火。
 
“这是做什么衣服呀?为什么看着怪怪的造型呢?”夏青看着桌子上的衣服问到,对于从来不懂的她是特稀奇的样子。
 
“老衣”妈妈在一旁回答道。
 
“老衣?”夏青还是没能理解妈妈口中的老衣是什么。
 
简单的来说,老衣就是死人穿的衣服,听到妈妈的回答,宁静猜的百分之八十的概率,爸爸在赶的衣服是韩晨妈妈的,只是他们现在都不愿意在她面前提到韩晨。
 
“走吧!我们过去烤火吧,不打扰他们做衣服了。”宁静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也不想让他们再担心自己。
 
坐在火炉旁,看着燃烧的正旺的火,伴随着“呜呜”的声音,水壶里的热水开始翻滚起来,好像温泉在喷涌,又好像海水在咆哮,一幅很有气势的样子。
 
伴随着“呜呜”的热水咆哮声,烧开的水肆无忌惮的冲出了水壶,点点滴滴的流向地上的火堆里。
 
仆仆的浇灭了火炭,生活有时候就像写水壶里的水,不能盛的太满,不然就很容易溢出,在该清理的时候就该清理掉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这样才不至于溢出,过刚刚好的生活,做刚刚好的自己。
 
她打开门去拿洗脚盆,为刚忙完的爸妈准备刚好温度的洗脚水,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木头一块一块相间而成的洗脚盆,有一点重,她双手抬着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倒满热水,再去打一点冷水来混合着,才到刚刚好的温度。
致我们奋斗的时代宁静小说章节阅读
“这样的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夏青非常惊讶的说。
 
“喜欢吗?叫我老爸给你做一个,你带回去。”宁静笑嘻嘻的说道。
 
“啊,这是叔叔自己做的?太厉害了吧!什么都会有自己做。”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厉害吧!我也觉得我爸很厉害,什么都会做。”宁静非常得意的样子,好像爸爸就是她最大的骄傲。
 
“静静,你还别说,我要带一个回去,一定是个宝,说不定我多放几年就成了古董了,我还赚钱了呢。”夏青说道。
 
“成为古董那倒不至于,但是几十年之后,没有人会用这样子的盆,有可能是真的。”爸爸说道。
 
因为下雪,天气原因,车子根本无法行走,只能步行还要小心的走。
 
她一直不断地阻止爸爸不要去了,看看天气,等到午后可能会更好一点再去,可是爸爸一直是一个守时守信的人,不管她怎么劝说,他都坚持要去。
 
她想说她去送,可是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韩晨对她凶巴巴的样子,她始终没有勇气再去面对拿着她不想面对的人和事。
 
在内心挣扎了好久,她还是选择了逃避,眼睁睁的看着爸爸小心翼翼的行走在积满冰块的道路上。
 
她去材房拿了一些木材,跑去了火炉旁开始升火,两年没有做过这活了,还真的需要一点技术啊,半天木材都不听话始终不愿意燃起。
 
好几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能把火升起,妹妹宁思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看着趴在火炉旁升火的姐姐,她不禁摇了摇头。
 
快步走过来的她从姐姐手里抢过打火机,一转眼的功夫,火炉里的火就燃了起来。
 
她回头看看已经弄花脸的姐姐,捂着嘴巴哈哈大笑起来,宁静一脸懵懂的看着她说:“大清早的,你笑的那个样子,不就是升火妹升上吗,你至于这么笑我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笑你,升火没燃,你等下。”她边说着又跑进了房间。
 
不一会儿匆匆从房间里跑出来的她,手里拿着镜子,在宁静面前晃了晃,调皮的说道:“挡挡,你看看你自己的脸。”
 
她对着镜子看了许久,一直默默的看着自己那张模糊的脸,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没照镜子了,一直也没有爱照镜子的习惯。
 
突然间,她很想问问镜中那个人人到底是谁?到底能变成什么模样?会是自己当初理想的状态吗?.....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脑海里,有答案的、没答案的,有模糊的、有从没想过的。
 
这些日子,一直带着镜中的这个人行走于天地,做着一些自己都不愿意的事,虽然是同一个自己,可当真还不是知己知彼,常见自己眼中的自己,置身庐山不见真面,想到试着看看别人眼中的自己,也一直未曾想过别人眼中的自己会是什么?
 
看着镜中花了脸的自己,头上也看到了一丝白发,轻轻用手碰了一下头上的白发,妹妹一声尖叫:“呀,姐,你有白头发了。”
 
是啊,一个二十岁年纪的人,头上有白发,的确有点稀奇,谁看到不会惊讶呢。
 
一直以为人是慢慢的变老,突然发现其实不是,人会在一瞬间变老,在某一个瞬间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有了老的状态,想问题不再极端,做事情不再有头无尾,回想起来小时候的任性妄为,感觉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突然推开妹妹手中的镜子,笑嘻嘻的说道:“你懂什么,我这是少年白,不是真正的白头发。”
 
她提着水壶,去水缸里盛水来烧洗脸水,才发现,水缸里也是厚厚的一层冰。
 
她使劲用水瓢才砸开一个小小的洞,好久才盛满水壶。
 
她出来时,看着妹妹披头散发的,怀里抱着土豆和红薯,她拿着一个红薯问到:“想不想吃烤红薯。”
 
“废话,有肯定想吃了,这个不用留着做种子吗?”她看着妹妹回答道。
 
“没事,现在妈妈还没醒,我去偷几个她不知道的,你看你妹妹对你好吧?”她笑呵呵的说道。
 
“那就算了吧,等下妈妈又要说了。”在她的记忆里总是记得小时候偷爸爸妈妈留的红薯种子来烤来吃,总是会挨一顿骂的。
 
“嘿嘿,我逗你的,不是偷偷拿的了,去年种的红薯有点多,除了种子还剩下很多呢,我想着你喜欢吃就去拿了,再说就算没有,妈妈也不会说的,是她的红薯重要,还是女儿重要呀?你说,是吧!”宁思现在说话越来越皮。
 
林佳佳和夏青还卷缩在被子里,挣扎着不愿意起床,外面的亮光已经透过亮瓦照亮整个房间。
 
夏青坐着靠在整头上,看着墙壁上有一些小小的玩具,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
 
突然看到用鸡毛扎成的毽子,她好奇的起来。左右拿着看,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是干嘛用的呢。”
 
她拿着走到床边,在林佳佳面前晃了晃,说道:“你看这个是什么?好漂亮哎,还是鸡毛做成的,你知道干嘛用的吗?”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