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小说免费阅读_此生情长情不灭完本小说阅读

雪夜舞蝶 2018-12-07 阅读


《此生情长情不灭》主角:舞轻尘,萧楚御。讲述了:在舞轻尘穿着嫁衣等待着自己心上人萧楚御的到来,已经七年了,她终于嫁给了他,在萧楚御来了之后,他对她十分的粗鲁,没有了当初的温情,舞轻尘不是很明白他怎么变成了这样,在一夜过后,她便被自己的表妹告知她舞家除了她其他所有人被满门抄斩,而她现在也被打入冷宫。
 
《此生情长情不灭》精彩试读
 
不方便在房间架木桩,赵青荷就派人在屋梁上挂了两根绳索,分别拴住舞轻尘的左手腕和右手腕。
 
若绳子放下来一些,舞轻尘的双脚就站在地上,只双手举起;若绳子收紧一点,舞轻尘就得踮着脚,尽量分担双手承担的重力;若绳子再收一点,她就完全悬空,仅两个手腕承担身体所有重量。
 
舞轻尘从来不重,被折腾了半个月后,体重更是一路锐减。
 
可,再轻的体重,也经不起从早上吊到晚上,没有一颗米,没有一滴水。
 
当宫人发现舞轻尘气若游丝,掴耳光泼冷水都没任何用时,这才慌了,分头去找赵青荷和御医。
 
御医这些日子替赵青荷做了不少缺德事,在金疮药里加“让伤口溃烂”的药材,在酒液下毒,此刻,见舞轻尘终于要死了,竟生出一种他和她都快要解脱的感觉。
 
把脉。
 
御医脸色大变。
 
这位濒临死亡的女子,腹中竟怀有胎儿!不足月余的胎儿!若生下来,便是大周国当朝皇上的嫡长子!
 
“大人,她怎么样?”守在旁边的宫人问。
 
“赶快把湿衣服给她换下来,房间里生几盆火!”御医语气焦急,“这位虽打入冷宫,可毕竟还顶着皇后的头衔,若死在咱们几个人的手上,咱们都得陪葬!”
 
宫人吓坏了,一个个手忙脚乱,换衣服的换衣服,生火的生火,御医悄悄从房门退出,一溜烟往皇上书房跑。
 
医者,当仁心仁术,当贵妃娘娘用家中老母威胁他,逼他做那些缺德事,他已天天饱受良心谴责,如今……
 
若贵妃知皇后怀孕,必定又要叫他下药给皇后堕胎!
 
那可是龙裔,就算给他10个胆,他也不敢,他唯一能想到的,能结束这一切的,只有皇上!
 
.
 
御书房。
 
“怀孕?”萧楚御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那个他最恨的女人,随时提醒他这个皇位怎么来的女人,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御医匍匐在地,方才给皇上汇报这一喜事时,他没感觉到皇上有任何欢喜,反而冰凉更多,一点不期待。
 
是了,皇上最爱的人是贵妃,怎么会期待冷宫里的皇后生出嫡长子?!
 
“她可真会挑时间怀孕!”萧楚御再冷笑,“她以为怀了朕的孩子,就能逃出冷宫,母凭子贵吗?”
 
御医不啃声,安静等待萧楚御做决定,关于那个胎儿,留还是不留?
 
萧楚御陡然站起,广袖在案上拂过:“走,随朕去看看。”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样?!
 
.
 
很快到了冷宫。
 
这个是萧楚御自舞轻尘打入冷宫后第三次来,前两次都是夜,且他都站在墙角。
 
这一次,他依然不想舞轻尘知道,至少不要在他进房间之前知道,跨入冷宫大门时,他就朝周围宫人做了“嘘”的动作。
 
到房间门口时,他顿了下,侧身站在墙边,本来只是想看看舞轻尘的恶行,却不料——
 
“怎么还没醒?这次不会真玩完了吧?”
 
“好烫!都怪你,泼什么冷水?!这么冷的天,正常人泼冷水都得高热,何况她一个半死人!”
 
“谁知道啊?扇耳光不是没醒吗?……”
 
宫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们看见眸色沉沉的萧楚御走了进来。
 
萧楚御很难说清他什么心情。
 
他携恨而来,可在听到“泼冷水,半死人,扇耳光”这些词汇时,他整个心愤怒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小说免费阅读_此生情长情不灭完本小说阅读
舞轻尘是该死,舞家所有人都该死,可她只能死在他的手里!就算要折腾她,折辱她,也应该是他,只能是他!
 
目光投向木板床上的女子——
 
那一瞬,萧楚御有些疑惑,那女子,真的是舞轻尘吗?
 
她盖着黑色的被子,仿佛下一刻,被子就要把她的脸遮住;
 
那张脸,真的是曾经倾国倾城的脸吗?因发烧变得绯红的脸颊,那么多疤,新的旧的,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真的是她自残的杰作?
 
她有多爱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个出门都要带一块巴掌大小镜子的女人,她就算自杀,就算死一万次,也绝不会自毁容颜!
 
“谁干的?”男人的声音如浸着冰渣。
 
宫人们没有人敢说话,一个个如吓懵的鹌鹑,跪在地上抖个不停。
 
“朕、问、谁、干、的?!”萧楚御一字一句。
 
跪在地上的宫人偷偷互看一眼,知道今日这事不会善了,胆子稍大一点的硬着头皮回答:“回禀皇上,是娘娘自己拿刀子戳的。”
 
“哼。”萧楚御冷笑,走至床边,一把掀开舞轻尘的被子。
 
血腥味扑鼻而来。
 
被子下面,舞轻尘依旧穿着黑衣,宽广的袖子如蝴蝶翅膀。
 
萧楚御看着袖子下露出的那一截手腕,那本该是皓腕,如今,不过短短2寸,不光有新鲜的血窟窿,还有明显被火灼过的痕迹。
 
萧楚御瞳眸骤然一紧,无法想象被黑裳遮住的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伤?!
 
难怪要穿黑衣,难怪要盖黑被!
 
他想起刚才掀被子的手感,如今小雪已过,可舞轻尘那床被子,仅一层薄棉,还有那硬邦邦的感觉,分明是血浸至褥子,再干涸后留下。
 
“这也是她自己弄的?”萧楚御盯着舞轻尘露出的那截手腕。
 
又想杀人了,比当日在这里看见呼延邪更甚!
 
宫人们战战兢兢,正要说“是”,只听门口一声娇笑,“皇上,您怎么来了”,赵青荷跨门而入,宫人们偷偷松一口气。
 
萧楚御没回答,只冷冷站在床侧,他在等赵青荷给个解释。
 
从舞轻尘打入冷宫到现在,赵青荷几乎日日前来。传说中的姐妹情深,就给盖这样的被子?就任由伤口出血?就仍由宫人胡作非为?!
 
赵青荷早有准备,目光看过舞轻尘脸蛋时,微微蹙眉:“妹妹好像在发热,皇上,您怎么把妹妹被子揭开了?范御医,你站在旁边做什么?还不赶快去熬退热药!”
 
“是。”御医忙着退下。
 
赵青荷已走至舞轻尘床榻旁边,她伸手把被子给舞轻尘盖上,并体贴的掖了掖被角。
 
“皇上刚才吓坏了吧?一个人竟能自残到这个程度,连命都不要了。”赵青荷言语轻柔,看舞轻尘的眼神满是怜惜。
 
她坐在床榻边缘,指尖划过舞轻尘的脸,既心疼又惋惜:“可惜了这张脸……也亏得冷宫里人多,随时把她看着,否则不知早死了多少次。我有时甚至在想,不若成全了她,这样活着,当真比死还痛苦……”
 
“朕不许她死。”萧楚御说,“她得活着,好好活着!”
 
赵青荷拿不准萧楚御究竟猜到还是没猜到,接下来的时间,倒也不敢再折腾。
 
范御医领命照看舞轻尘,因深知她怀着皇上嫡长子,对她照料得极为上心,每日膳食又补血又补气,加上舞轻尘求生欲极强,一段时间后,竟也恢复得七七八八。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