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花总是被蹂躏全文全章节阅读_娇花总是被蹂躏小说完整资源阅读

病娇糙汉 2018-12-07 阅读


《娇花总是被蹂躏》主角:周长域,云锦枝。讲述了:朝阳初升,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阳光照射在金色的琉璃瓦上,流光溢彩,空气中还余留着些许残存的血腥味儿,毫不掩饰的泛出整个宫城的王者气度。襄王江陵刚从政和殿走出来,就瞧见自己的王妃梅氏在路旁候着了。梅氏长江陵两岁,眉目虽生的端庄娴静,却是平平姿色,身穿一件绸绿折枝染兰花的宫装,里头衬着月白纱缎小竖领中衣,下头一条墨绿长裙。
 
《娇花总是被蹂躏》精彩试读
 
“臣妾见过王爷。”
 
梅氏的嬷嬷赶紧将她扶了起来,梅氏本想着当着下朝的来来往往这么多的人,襄王就是做做样子,也该扶自己起身的,没想到,他对自己竟冷漠至此。
 
不过,宫里这么多人,梅氏也不好发作,暗暗咽下这口气,追上了江陵的步伐。
 
路上,雪势渐大,饶是寒风刺骨,梅氏到了仁和殿里的时候,身上竟出了一身细汗。
 
这襄王,步子委实迈的忒大了,她和嬷嬷在后面紧赶慢赶的追着,才没有被落下。
 
仁和殿里住的是襄王的生母魏德妃。
 
江陵进门后,同梅氏一齐上前请安行礼后,便坐了下来。
 
“王爷和王妃可算是来了,德妃娘娘可是日日盼着你们呢!”一位嬷嬷笑呵呵的说道,让几名宫人上前奉上茶水点心。
 
只见地上铺着金丝锦织珊瑚毯,殿内正中摆着一个银珐琅九桃小薰炉,炉内着檀香云雾,地龙把殿内烧的十分温暖,魏德妃穿着一身姜黄色牡丹穿花遍地金通袖袄,歪坐在临窗的炕上小睡,身上铺着一条暗红色吉祥如意绣花绒毯,炕上一束腰小条几,几上摆着两三碟时令花药点心。
 
梅氏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婆婆,心里暗暗惊讶,魏德妃年近四十,仍生的肤白貌美,面若桃花,怪不得极受皇帝宠爱。
 
半晌,魏德妃才悠悠的睁开眼,看了襄王一眼,说了句:“来啦。”
 
而梅氏那边,魏德妃权当她是空气,瞥都不瞥。
 
在魏德妃心里,自己的儿子身份尊贵,书画方面造诣极高,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荣耀。梅氏无德无能,娘家也只是普通的侯门之家万万配不上自己的儿子。陵儿生性洒脱,奈何梅氏百般约束,成亲五年,非但没有生下一儿半女,还惹的京城里的世家妇人们议论纷纷,落下陵儿宠妾灭妻的不是。
 
真是一点没有侯门嫡女的教养!
 
想想陵儿养的那个妾室,也是个性子娴静、知书达礼的佳人,只可惜,梅氏作为王府主母,偏偏善妒,若没她从中搞鬼,陵儿这般年纪,早就该做父亲了。
 
魏德妃心中憧憬着有朝一日,能有几个长得像年画娃娃一样的孙儿承欢膝下。
 
梅氏挡住了她的美梦,所以,魏德妃越看梅氏越不顺眼,着实闹心。
 
梅氏也没个眼力见,硬是自己往枪口上撞。
 
“听闻父皇近日久卧病榻,母妃照顾父皇,委实是辛苦了。”
 
魏德妃淡淡的嗤笑了一声:“辛苦到谈不上,本宫的本份罢了。倒是你那边,这几日要忙碌起来了。等王爷他们搬回来,一大家子就要靠你做主母的掌持了。”
 
魏德妃提起了梅氏的往事,梅氏只敢连连称是。
 
这结果便是,襄王带着云氏自立门户,三年不踏襄王府。
 
这也成了京城里妇人小姐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梅氏日日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今儿当着众人的面又被提起,脸都黑了。
 
约莫黄昏的时候,雪停了,云氏张罗着让下人们打扫院中的积雪,自己去收拾书房。
 
江陵的书房平日都有专人打扫,此下并不十分杂乱
 
“夫,夫人,王爷要回来了,这会子估摸着快到门口了。”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说道。
 
“怎么今儿当天就回来了。”云氏说着便朝外边走去。以前,江陵若要因政务外出,少则两日才能赶回来,这次也太快了,莫非是行至半路落了东西,要回来取?
 
待云氏走到门口,正逢江陵下马。
 
“怎么骑马回来了,这么着急,可是落了什么物件在家里?”
 
江陵摇了摇头,走到云氏面前,蹙了蹙眉头:“怎么跑出来了,大冷天的,你嘴唇都冻的发白了,可是不舒服?”
 
云氏听到他这句话,眉目含嗔,浅笑道:“这是今年时兴的口脂色,哪里就……”
娇花总是被蹂躏全文全章节阅读_娇花总是被蹂躏小说完整资源阅读
江陵闻言,嘴角抽搐,这,这是哪家胭脂铺想出来的。
 
他却是没敢说,一路上安静的听她念叨今日都做了些什么。
 
“今日好不容易停了雪,终于可以把后院打扫出来了。”
 
“明年开春暖和了,抱只小狗回来养吧,以后还能跟着咱们爬山呢。”
 
“锦儿。”
 
“嗯?”
 
“夜里是父皇召我回宫的,他同我说了些事情。”
 
江陵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云锦枝,云氏很惊讶。
 
“梅氏那边,我已经派人过去通知了,让她收拾出来,还住在襄王府。”江陵道。
 
云锦枝心里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绞着手绢不说话。
 
江陵见她低头发愣,心中明了,便说道:“放心,她不会为难你的。”
 
“啪~”
 
白玉茶盏应声而碎,地上跪着一众瑟瑟发抖的丫鬟。
 
此刻本应风光无限的襄王府上下,呈现出一片紧张严肃的气氛。
 
一位身着家常深红色短袄的嬷嬷缓步上前说道:“娘娘,您别气坏了身子。”
 
这人是张嬷嬷,梅氏的乳娘,从侯府娘家带过来的。
 
“你们都出去吧!”张嬷嬷神色平和的吩咐道。
 
待到众人退下,她才扶着梅氏的手,让梅氏坐下来。
 
“嬷嬷,你瞧襄王将我当什么了!我好歹也是侯府的嫡女,他拿我当看房子的老妈子使唤。亏我还给他守了三年的活寡,我……”
 
“娘娘!”张嬷嬷连忙截住梅氏的话,这丫头,打小就口无遮拦。
 
梅氏心里赌气,抱怨道:“就算是纳妾,也该带过来让我这做主母的过目的,再不济,奉杯茶也是好的,他竟直接安排在别院了,这不是明摆着让我难堪,不给我留面子。”
 
说到这里,梅氏暗暗咬碎一口银牙,面容扭曲。
 
张嬷嬷无奈摇了摇头,“娘娘,等那妾室进了府,王爷自然会让她尊着您主母的身份,每日奉茶请安。到时候王爷政务上忙起来,您大可将她叫来跟前调教,就算是外人讲起来,也不敢说您的不是。”
 
梅氏想了一想,也只能是这样办了。仍旧只是不甘心,猛灌了自己一口凉茶。
 
夜深了,街巷里一下一下的梆声响起来。
 
“圣上驾崩了!圣上驾崩了!”
 
京城里一夜之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襄王江陵登基已经一月有余,天天忙起来就没个停的时候。云氏原以为梅氏会借此找她的麻烦,没想到,梅氏做了皇后,被琐事缠身,只是每日请安的时候冷言几句。
 
云氏倒觉得当下的日子竟安逸的十分难得了。
 
御花园里,因着还在冬季,只有红梅初绽,此下十分安静。
 
“云妃娘娘,圣上自打登基以来,就没有进过后宫,现下敬事房已然成了摆设一般。这可不利于皇室的子嗣绵延啊。”
 
说话的是一位身着宫装的周姓嬷嬷,她是宫里的老人,圣上将她安排到云妃的宫里做差事,可见对云妃的宠爱。
 
云妃早年就是襄王府宠妾出身,周嬷嬷也是只晓得,所以才将此事在云氏面前提起。
 
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新皇即位,这宫里头一个诞生的龙种定会从云妃的肚子里生出来。
 
不过,周嬷嬷心里也十分好奇。
 
伺候云妃的这一个月来,她自己也是仔细观察过的。
 
腰肢细软、体态轻盈、臀部圆软、胸乳柔嫩,明明是好生养的身子,怎么会三年之久,未能产下一儿半女,委实太奇怪了。
 
云锦枝心里十分无奈,自从周嬷嬷调过来,每日总是变着法子督促自己侍寝之事。
 
“圣上总是太忙了,咱们后宫也该体谅不是?行了,嬷嬷,坐了这么久,我也累了,想到处走走,你不用跟着了。”
 
“可是,”周嬷嬷还想说着什么,云锦枝却已经走远了。
 
“呼~呼~”御花园假山的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周长域没想到几个属下竟然用这种方式捉弄了他。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