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纪时谦薄安安精彩阅读

加加 2018-12-07 阅读


《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主角:纪时谦,薄安安。讲述了:他抬手一挥,指着后面的一位保镖,“你去,跟这位小姐跳舞。”他阴测测的盯着薄安安那张戴着面具的脸,阴阳怪调,“要是那种最性感最惹火的贴身舞哦。”说完,他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纪时谦,后者脸色沉了几度,却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呵,有意思……
 
《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精彩试读
 
深夜纪宅,装修阔气,宽大的书房内。
 
沉黑发亮的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文件,一份是别墅的收回合同,一份是用蜜蜡尘封起来的文件袋。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脸色冷沉的男人,纪时谦一手抵着眉尾,刀锋般的眉轻轻拧着,一双黑眸里似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夹杂着一丝怒意。
 
薄削好看的唇动了动,“那个女人有没有打电话联系你?”
 
立在一侧的勒森闻言,摇了摇头,“没有。”
 
这几天,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情总是莫名的郁躁,就像那吸进胸腔的烟,怎么绕都绕不出来一般。
 
原本封杀那个小女人,只是想让那个女人放低身段,软声软语的来求他。然而现在那个小女人竟然想卖了他的房子,都不愿意过来求他。
 
当真是有骨气啊……
 
他倒要看看,没了他的帮助,她一个被封杀欠着巨资的艺人还能撑到几时!
 
扫向另一个封起来的文件袋,冷眸沉了几分,“这是我上次让你调查的事?”
 
勒森毕恭毕敬,“是,薄一心小姐和薄安安小姐过往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
 
长臂伸过去,快要贴到文件袋的时候反而顿了顿。他忽然就有些担心,里面的内容是他不想看到的。
 
犹豫两秒,指腹贴上牛皮袋,大手拿过,拆了封印,取出里面的文件。翻看了几张,纪时谦的黑眸却越来越沉,翻文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他啪的一声将文件合上。
 
黑眸里似是有黑色的云海在翻涌。
 
勒森立在一旁,犹豫了半天,轻声叫了一句,“boss?”
 
纪时谦扬手把文件一推,另一只手捏着眉心,闭了闭眼,沉声道,“这些都是你秘密调查的吗?”
 
“是。”
 
眉心抖了抖,勒森的工作能力,他是信得过的。
 
纪时谦摆摆手,“出去吧。”
 
“……是。”
 
等勒森离开,纪时谦才慢慢睁开那双黑色的眸,眼里各色的情绪在翻滚。
 
薄唇翕动,泓水般低沉的声音在这夜色里流动,“薄安安,当真是我错看了你吗?”
 
另一边薄家,薄一心坐在自己卧室的露台上,身上拢着件睡衣,一手捏着高脚杯喝酒,一手握着手机在跟人打电话。
 
电话那头是粗嘎难听的中年男声,配上那谄媚的讨好,听起来格外的猥琐。
 
“嘿嘿嘿,薄小姐,您就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信不过吗?那个人调查的东西,绝对都是按照您安排的意思整理好的。”
 
薄一心放下酒杯,纤白的手指围绕着杯口,一圈圈的摩挲着,“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能确定你那东西他不会发现纰漏吗?”
 
“哎呦,薄大小姐,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不?”
 
薄一心摸着高脚杯的手一抬,“是,这次的工钱双倍。”
 
在男人一句句道谢中,薄一心撂断了电话。
 
她拿起桌上的红酒,给酒杯里斟了半杯,而后仰头,闭上眼睛一饮而尽。血红色的酒水顺着嘴角滑落,一直滑到她的下巴,顺着轮廓流进白色的睡衣里。
 
随后,她猛然睁开双眸,眼底寒芒乍现。
 
薄安安!
 
薄安安!
 
一个小三生的贱人,现在竟然敢来打扰她的生活,勾引她的未婚夫,还设计陷害她!
 
原先她看薄安安一直老实本分的做她那不出名的女艺人,又想着她一个女儿之身,不像她弟弟的威胁那么大,也就暂时没动她。
 
却不想这个小贱人现在竟然算计到她头上来了,当真是她小看她了。
 
最让她心慌的是,纪时谦竟然命人去调查她跟薄安安的过往,若不是她有心留意着,让人提前做了准备,那后果是她不敢想象的。
 
这个薄安安,现在是万万留不得了!
 
……
 
苍城最大也是最有名气的会所当是金夏会所了。因为这会所老板经营有道,规模大上档次,所以来的都是一些豪门的贵公子。
 
不用说里面的公主、少爷了,即便是普通的服务员,工资也要高出外面很多倍。
 
萧艳穿着一身酒红色的紧身裙,显得腰细臀丰,她嘴里叼着根烟,眯着眼睛打量着站在她面前,身材火爆,但模样清纯的姑娘。
 
她瞅了好几眼之后,吐了口烟,缭绕的青烟全部吐到了那瓷白的脸上。
 
薄安安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眨也不眨,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唇角微微勾着,看起来着实有些傲慢。
 
萧艳有些诧异,往后退了几步,指尖夹着烟,靠在办公桌上,“行,既然是来跳舞的,那就来一段吧。”
都市言情小说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纪时谦薄安安精彩阅读
音乐声一起,面前的女人瞬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柔软的身子像是条蛇,迷人的眼神,魅惑的表情,灵动的舞姿。
 
萧艳在会所也算混迹十几年了,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将性感和清纯融合的这么好。她觉得她现在要是个男人,恐怕魂早就被这女人勾跑了。
 
一曲结束,薄安安竟然大气都不喘一下。
 
萧艳又眯着眼睛,对着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觉得这清纯的模样有几分眼熟。想了一会儿,她眸子睁大,“你是不是那个……最近被封杀的……”
 
薄安安一点不觉得尴尬,反而坦然的笑了,“甭管我是谁,萧姐,您看我这样行吗?”
 
吸了口烟,萧艳点头了。
 
“谢谢萧姐,不过萧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最后,他索性将文件夹往桌上一摔,一手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
 
“叮咚叮咚”微信消息好几声响。
 
虽然知道应该不是那个女人发来的信息,但是心里面还是带了那么一丝期许,拿过手机一看,果然不是。
 
是好友陈习发过来的几个视频,他没点开,但是看视频封面应该是在什么会所。
 
他实在没心思搭理,放了手机。
 
然而陈习就跟铁了心要跟他过不去似的,又是几条信息发来,还打了一段文字,“最近金夏会,有个跳舞的妞可火了,总是戴着面具,透露着一股神秘气息。她那舞姿销魂的哟……”后面是一个眼泛桃心流口水的表情。
 
“纪大少,有没有兴趣呀?”
 
纪时谦扔了手机,闭目养神,决定不理这个登徒子。
 
然而,他刚刚闭上眼睛,陈登徒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他恼得直咬牙,电话接通就是一顿骂,“滚蛋!老子现在烦着呢,你丫要是闲的蛋疼,我不介意找几个壮汉帮你治治!”
 
说完就要挂断电话,然而那头的陈习像是猜测到了一般,连忙喊住,“等等!别挂断!你先看看我给你发的图片,再决定要不要过来。”
 
陈习挂了电话,挑着精修的眉,阴柔的脸上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他对身旁的好友说:“你信不信,不过一分钟,纪大少就会打电话过来。这个跳舞的妞,绝对对纪时谦那小子的胃口。”
 
他跟纪时谦从小几乎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对他的喜好比对自己的喜好还要清楚。
 
果不其然,只过了30秒,电话就打过来了。
 
陈习得意的接起,嗯了一声后,慵懒的答着,“现在七点多了,人家的舞台表演结束了,不过我已经提前预定了她,八点半,808包厢,你来是不来?”
 
……
 
休息室内,薄安安揉着肩膀,摘了脸上的面具。
 
连续一个多小时的表演,累得她够呛。
 
半个月前,她身无分文,刚好又赶上弟弟要交医药费,林素帮她找了许多工作。但是真正来钱快的工作,也就只有会所这些地方了,这里的工资日结。
 
那些无处消遣的豪门大少们,只要心情好,随手一挥都是几万。
 
她看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自己,斜斜的扯了一下嫣红的嘴角。
 
薄安安啊薄安安,你怎么就混到了这个地步呢?
 
她还没休息几分钟,萧艳就进来了。
 
“小鹿,808包厢,点名。”
 
来这里,她怕泄露身份,跳舞的时候都是戴着面具,还改了名字,叫小鹿。
 
她戴了面具,跟了萧艳出去。
 
萧艳一边把她往包厢带,一边说:“这次来的是陈家少爷,一定要谨言慎行,他的要求尽量满足。这陈家大少,平日玩得很疯,你要小心点,只要顺了他的意就好。”
 
到了包厢门口,萧艳转过身来,拍拍她的肩膀,“难搞的客户,自然钱拿的也多,小心陪着。”
 
薄安安点头,“是。”
 
推门进去,借着昏暗的光线,薄安安看到包厢的沙发上,几个公子哥在打扑克,坐在最中间的那个人,染着一头大红色的头发,狭长的眉眼配上削薄的唇,看起来阴柔又狂野。
 
那些人看她进来了,停了动作。
 
红毛那人抬起头来,狭长的凤眸打量了她两下,然后邪邪的咧嘴一笑,他朝坐在角落里喊了一句,“妞来了!”
 
角落里的光线很暗,她原先还没注意,被红毛这么一喊,才发现角落的沙发上也坐着一个人。
 
薄安安眯着眼睛看了一下,顿时她只觉得仿佛有人掀起了她的天灵盖,倒了一盆冷水进去,大脑连着整个脊背都窜起了凉意。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