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风雪亦是君完本阅读_南宫傲苏月云大结局阅读

草莓奶昔 2018-12-07 阅读


《余生风雪亦是君》主角:南宫傲,苏月云。讲述了:她是这个皇朝最尊贵的女人,可是却要为了他的心上人被挖去双眼,为了只为了他能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他却说,除了这个皇后之位,其余的他什么都不会给她。
 
《余生风雪亦是君》精彩试读
 
    连明显的伤痕都不可以留在苏月云身上。
 
    只有活着的、想起了那一切的苏月云,对她来说才最有价值。
 
    “眼看姐姐被蒙蔽在其中,妹妹于心不忍,自然是要帮姐姐想起些往事,才好知道什么人该接近,什么人该远远躲开。”苏灵儿压下嫉恨的怒火,在面上挤出个不达眼底的笑意。
 
    “既然姐姐现在已经想起来了,我这就送姐姐回去,还望姐姐好生珍重自己,万万不要自误。”故意展露主人风范的语气,让苏月云听的好笑,东施效颦,不过如此。
 
    她静等力气恢复些许,这才在那个太监的拉扯下,站了起来。
 
    溺水的窒息让她脑中极度缺氧,耳鸣尖锐混乱,迈开一步,险些一头栽下。
 
    苏月云摸索着墙壁,这才慢慢的自己前行,她知道,苏灵儿还在用看笑话的目光看着她,想要从她的狼狈之中得到击败她的快感。
 
    从小到大,苏灵儿都对和她争强好胜这一块,有着谜一样的兴味,但苏灵儿不懂,真正的蔑视,是完全的忽视,就连眼珠也不想转过去。
 
    不管是五年前用尽手段得到南宫傲,称霸后宫时候的苏灵儿,还是五年后落魄惶恐到只能靠唤醒她的记忆,让她主动离开南宫傲的苏灵儿,苏月云本身都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过。
 
    她爱南宫傲,却不屑于和别的女人抢夺他,以前都如此,更遑论她伤透了心之后呢。
 
    现在的苏月云,连任何一点温柔都不会再留给南宫傲了。
 
    地牢之外,阳光大好。
 
    苏月云浑身湿透,仪态全无,仰目看去,宫城翻檐飞角,巍峨的一如既往。
 
    她眼里噙泪,缓缓的、露出一个虚弱而苍凉的笑容。
 
    不久前,她还在这里和南宫傲并肩而行,满心欢喜的听那个男人讲有关于她过去的事情。
 
    为什么南宫傲只告诉她童年的事,牵扯到他们两人之间,只是说了初遇的那一面呢?只因为,除了那一面之外,剩下的东西,南宫傲根本说不出来啊。
 
    苏月云感到一种由衷的可笑,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偏要勉强,她还能说什么?此时此刻,任何的言语都显得多余和滑稽。
 
    苏月云一步一步,踉跄脚步摇摇晃晃,脑子里只有一个坚决无比的意念。
 
    她要离开这里,离开京城,远远的不再回来,此生此世,都不要再见南宫傲一眼!“皇……苏大夫,您这是?”宫门侍卫惊愕的看她走来,不敢轻易拦驾,只是无论如何询问,苏月云都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向外走。
 
    看她衣冠不整,形容凌乱,更是不敢猜测发生了什么。
 
    校尉心里暗暗叫苦,两边都吃罪不起,他只得连忙派手下去禀告皇帝,一边毕恭毕敬的陪着过去,命令打开宫门。
余生风雪亦是君完本阅读_南宫傲苏月云大结局阅读
    朱红裹铁的高大厚门缓缓张开,苏月云只听一声,“娘!”便有一道小影子扑了上来。
 
    校尉骇了一下,正要拔刀护驾,苏月云却更快的冲了过去,和那道影子紧紧的抱在一起。
 
    苏逸软软小小的身体在她怀里的时候,苏月云感觉自己快崩溃的心又重新被黏在了一起,有莫大的勇气为他遮风挡雨,哪怕为苏逸能无忧无虑的长大,她也要顽强的活下去。
 
    “师妹!你……”孙准目光露出心痛之色。
 
    “娘!是谁欺负你?儿子必不饶他!”苏逸眼睛红肿了一圈,不知哭了多久,浓浓的鼻音听得苏月云心里揪疼,眼泪扑簌簌掉下来,一手摸着他的小脑袋,摇了摇头,“没人欺负娘亲,娘亲只是想回去了……”她看向孙准,笑中带泪,“师兄,我已知师兄不让我来京城的苦心,不知可带我和逸儿回药师谷么?这辈子,我都不想再出谷一步。”孙准毫无迟疑的点头,“瘟疫已然得到控制,我们来的职责尽矣,既然想家,我们便连夜回去。”一旁的校尉听得脸色一青又白,冷汗迭出。
 
    今非往昔,陛下对发妻情深可鉴。
 
    若是让皇后娘娘在他面前走了,他这脑袋哪能保得住?他硬着头发张了张嘴,正要找个理由拖延下这几人,等陛下那边得到消息再说,却不料,一个声音率先在他身后惊雷般响起。
 
    “你要离京,可曾问朕准与不准?!”盔甲铿锵碰响,侍卫们齐齐的跪倒一片,高呼万岁。
 
    苏月云心里一凉,没有回头,也想象得到南宫傲那张脸,会铁青到多么可怕,那副温柔的样子,果然装不下去了吗?她闭了闭眼,不知是要苦笑还是自嘲,声音抖着,说的字字决绝,“陛下,苏月云五年前便死了,今时今日,你又何必勉强。”“若朕偏要勉强呢?”南宫傲怒极反笑,语气冷凝的可以拧出水。
 
    隼利鹰目扫过女人倔强的背影,掠过孙准沉默抗拒的神色,骤然钉在被苏月云紧紧搂着的孩子身上。
 
    见他看去,那孩子不仅不怕,还昂起头,用眼睛恶狠狠的瞪了回来,这是谁家的小孩,为什么被苏月云抱在怀里?难不成!“你有孩子了?”南宫傲脱口问道,那一点意识到苏月云已经想起来一切的心慌,转眼就被震撼和随即翻滚的滔天怒浪给颠覆了。
 
    囚禁,南宫傲蓦地想到五年前,他撞见苏月云和孙准独处拉扯,这五年恰恰也是孙准和她在一起!本来熄灭的怀疑在这铁证面前,变得好像铁板钉钉,他暴怒的低吼道,声音像负伤的兽,“苏月云,你安敢背叛朕!”苏月云心里冷透,没想到他竟然会首先发难这荒诞无稽的事情。
 
    一时之间更加心灰意冷,什么也不想多说。
 
    “不许你吼我娘亲!”苏逸初生牛犊不怕虎,见有人欺负的他娘难过,当即挺身而出,维护自己的娘亲。
 
    虽然被苏月云极快的捂上嘴,也足够让南宫傲赤红了眼睛。
 
    “好!好!哈哈,好一个母子情深!好一个……”咬牙切齿的把那句奸夫淫夫给咬碎在牙齿里,南宫傲凶狠残戾的眼底又隐隐心痛到了极致,他横目扫过,对面更像是一家三口的人,似乎全无他的插足之地。
 
    可他才是苏月云的丈夫!他才应该是,和苏月云有孩子的那一个男人!南宫傲痛怒至极的盯着苏月云的背影,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向他看过来一眼,莫非她就这样,厌恶他吗?不!他岂能容许这个女人再次逃开!既然温柔手段已经挽回不了她的心,那他便露出帝王雄霸凶残的一面又有何妨?“来人。”南宫傲已然死死看着苏月云,口中沉沉的道:“把他们都抓起来,这大殷天下,没有朕的命令,你们哪儿也去不得!”“陛下!你这是强拘百姓,我师妹不想见你,为何苦苦勉强!”孙准见到苏月云那副心死般的表情,心里苦痛的无以复加,终于抛却君臣之间的顺从,第一次向他效忠的君王怒吼出了大不敬的犯上言辞。
 
    “大胆!给朕拿下此人!”南宫傲勃然变色。
 
    侍卫们轰然应诺,一拥而上,孙准虽然修过剑术,粗通武艺,又如何敌的上这些千军万马之中精挑细选的精锐,只一两招之后,便被侍卫们粗手粗脚的扭着胳膊按倒在地。
 
    见他还在不住挣扎反抗,冲皇帝陛下大喊大叫,一个侍卫抽出佩刀,翻转刀柄重重砸在他的头上,登时让孙准血流满面,昏厥过去。
 
    “师兄!”苏月云的声音惊痛,南宫傲讨厌她便罢了,只是难以想象这男人会在本性毕露的这一刻,连曾经的臣子都下得了手,难道他真的要把自己几人都赶尽杀绝不成?侍卫们倒拖了孙准下去,再来粗鲁的要把苏逸从苏月云怀里扯出来。
 
    男人蛮横的力道拽的苏逸幼小胳膊嘎吱响,小小的他却紧紧咬着牙,憋的小脸通红依旧一声不吭,顽固的拉着苏月云的袖子不愿分开。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