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余生风雪是你草莓奶昔小说_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全章节阅读

草莓奶昔 2018-12-07 阅读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主角:南宫傲,苏月云。讲述了:她是这个皇朝最尊贵的女人,可是却要为了他的心上人被挖去双眼,为了只为了他能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他却说,除了这个皇后之位,其余的他什么都不会给她。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精彩试读
 
苏月云只觉男人目光炙热非常,似乎要从她身上刮下肉一般,让她忍不住一得了准许,就迫不及待的告辞了皇帝陛下。
 
南宫傲看的心里多了点小郁闷,安静站在那里,目送到护送苏月云的车队消失在宫门,才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
 
“明天该用何等理由,再宣她入宫?”南宫傲负手漫步去御书房,满心期待明日的新一次见面,哪怕要通宵批阅奏章也丝毫不损他的好心情,“唔,病情未绝,正好复诊!”李公公听见皇帝陛下的自言自语,忍不住最近露出了一点笑意,连忙更深的低下头掩藏过去。
 
这样孩子气的、单纯为一点小事而期待兴奋的陛下,实在太久没见了,上一次这样,还是近十年前还是皇子,第一次见到未出嫁的皇后娘娘之时。
 
命运可真奇妙,兜兜转转,哪怕里面经历如此多的事情,动心都是对着一个人,只是不知皇后娘娘那边,是否也和陛下有着一样的心情呢?“送到这里便好。”苏月云叫停了马车,侍卫们谁不认识皇后娘娘,今日又见皇帝陛下实力宠妻,深知一旦回宫之后便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更加不敢违逆她的意思,只得停车在巷子外。
 
“你们回去吧,我走几步便到了。
 
辛苦你们送我回来。”她柔声笑道。
 
一行人连说不敢,不管她怎么说,都在后面亦步亦趋的又送了几步。
 
眼看苏月云脚步轻快的到了门口,回头冲他们眨了眨眼,这才松一口气,纷纷抱拳冲苏月云行了礼,呼喝着收队回宫复命。
 
余光见那些人终于离开,苏月云往巷子更深处走去。
 
她不愿暴露自己的落脚地方,总觉得隐隐不安,这才故意去别的门前,让侍卫以为自己住在那里。
 
想到师兄和逸儿都在等候自己,苏月云不禁加快了脚步,虽然才分开不到一天的时间,她都思念起自家懂事乖巧的儿子了。
 
绑架,忽然,苏月云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接近自己。
 
她没来由的心里一惊,暗道不妙,连忙快步往前跑去,却没等跑出多远,便觉后颈被狠狠一击,剧痛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意识。
 
孙准坐在堂屋,一夜到亮,茶水冰凉。
 
他垂着眼睛,表情淡淡的,任谁也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是苦涩,还是悲凉。
 
趴在桌上的苏逸突兀醒来,癔症一样的连声叫着,“娘!娘!”孙准伸手一拍,苏逸这才真正清醒,睁大眼睛四周一看,见到孙准神色无奈,顿时眼圈红了起来,恐慌的哽咽道。
 
“师伯,我梦见娘了,娘为什么没回来,是不是被坏人掳走了?”想到那张告示,他更加慌张,“还是有人把娘抓起来了?”“许是……陛下没有准许出宫……”孙准艰难的说道,南宫傲的蛮横霸道,他岂能不清楚?偏偏那人还是一言九鼎的皇帝,天下之间无人可以和他抗衡。
 
苏月云一人孤身去了宫里,不管南宫傲做出任何事情,他都觉得极有可能!一种强烈的要失去她的感觉几乎要把他的心给碾碎。
 
他后悔为什么要让苏月云出来,为什么要让苏月云一个人去见那什么皇帝,如果他随着去了……“那个皇帝为什么不许我娘出宫?师伯,我也要去见皇帝,我要找他要回我娘!我们快些把娘亲救出来,然后回谷里去吧,不要再呆在外面了。”苏逸拉着他的袖子恳求。
 
孙准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低声道:“逸儿不哭,师伯必把你娘带回来。”“嘶……”苏月云醒来时,脖颈的痛还在刺激她的神经。
 
她低低的抽了口气,一动手脚才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绑在刑架上,这个地牢模样的地方阴森可怕,四周摆挂的刑具沾着斑斑血迹,看的她触目惊心。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草莓奶昔小说_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全章节阅读
“你醒了。”一个女人的甜美声音轻轻道。
 
等那人走近,在火把的光亮下,苏月云才看到对方的相貌,清丽而秀气,隐隐中,带着一点熟悉。
 
“你是……”想不起这人是谁,苏月云小心的问道。
 
那女人却没回答她,站在她的面前凝视着,目光中带着极端的复杂,“那场大火烧的如此厉害,整个凤鸾殿都化作废墟,可怎么就没能把你烧死?”保养极好的指甲刮过苏月云的脸,让她情不自禁的出了鸡皮疙瘩,强忍着内心深处的厌恶感,勉强张口问道。
 
“你说什么……什么大火?什么凤鸾殿?”“对,你忘了。”那女人发出了低低的笑声,突然掐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看着我的眼睛!这是从你的眼眶里挖出来、换给我的东西!我只是吹了吹枕边风而已,陛下就让人夺了你的光明,换取我的欢心,不知道今日陛下和你的说笑里有没有这一段故事?啊!?”苏月云瞳孔一缩。
 
南宫傲和她说的都是些有关她的童年趣事,除了他们的相遇之外,没有说过任何他们之间其他的事情。
 
此时骤然让这个女人一说,她第一反应却是,此人在诓骗她。
 
重拾记忆,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是南宫傲给她留下的印象让她不能相信他干出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什么挖眼睛,她现在的眼睛不还好好的吗?“你不信我所言吗?哈哈!苏月云,你在南宫傲手里上当一次还不够吗?”女人笑了起来,清秀的脸上竟多了分邪气。
 
“也罢,等你想起那一切,就知道你如此想法有多可笑。
 
更会后悔自己苟且偷生的活到了现在,巴不得死在五年前那场火里,图个痛快!”苏月云吃痛的叫了一声,对方放开了她,一声令下,便有个太监打扮的人上前来,把她从刑架上解下,强行拉扯去了一个水缸旁。
 
“你们要干什么?我与你们何仇何怨?为什么要如此待我!”苏月云极力反抗着,但她虚弱的身体如何挣的过一个年轻男人的力道:在地上被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旁边那女人似乎低低笑了几声,“苏月云,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我倒忽然觉得,你失忆了似乎也十分有趣。”“不!不要!放开我——来人啊!”她慌乱的叫着,在对未知的恐惧里面,苏月云被人重重按了下去,半个身子都深深浸进了水中,口鼻大量呛水的窒息和火辣辣疼痛,让她用尽全力挣扎起来,拼命渴求生机。
 
在几近溺死的前一刻,有人把她拉起,苏月云狼狈的大口呛着水,剧烈咳嗽着,气管的疼痛让她的喘息变得破风箱般粗糙。
 
不等她多呼吸几口,那人再一次将她按在了缸里。
 
“不……咳咳!!”她撕心裂肺的尖叫被水淹没,凄厉的声音里满是恐惧,在死亡的边缘双腿乱蹬,像一条垂死的鱼。
 
大量的水涌入鼻腔、耳朵、胃里,这一次不再有人把她拎起,泡泡剧烈翻滚,氧气消耗殆尽,很快,苏月云便在水中陷入了半昏迷。
 
恍惚之中,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空旷的大殿,男人的背影傲慢立在门口,四面八方的声音涌了过来,隆隆的灌进她耳中。
 
“苏月云,你这戏演够了么?”“你现在死了,……是真的……”“我自然巴不得你死!只有你死了,才不会有人再伤害灵儿……”一字一句,痛彻心扉,苏月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无法控制的流泪,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濒死的痛苦穿越五年的时光仍然缠绕着她,就好像冥冥之中的宿命一般,让她永远也得不到解脱。
 
谁的声音,如泣如诉,每一个字都嘶哑颤抖着,溢出悲哀至极的哭腔,“南宫傲……我下辈子,不想再遇见你了……”一生一世,都不想再遇见你了啊。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