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光年陌路尽头花傅景行叶知微目录分享

林如斯 2018-12-07 阅读


《光年陌路尽头花》主角:傅景行,叶知微。讲述了:当她以为他终于束手就擒时,却不知,这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他想带着她一同共赴黄泉路,可她不愿!
 
《光年陌路尽头花》精彩试读
 
但一个酒会,能出什么幺蛾子?
 
还是说陆婉琛给我挖坑了?
 
但她为什么要给我挖坑?
 
我百思不得其解。
 
想来,若是我想知道其中的目的,只能自己亲自走一趟了。
 
“晚上好好收拾下,要有陆家二小姐的样子,跟在爸爸身边,多熟悉熟悉,知道么?”
 
我笑说,“大姐,放心,不给你丢脸。”
 
“礼服我下午派人给你送来。”
 
“多谢大姐。”
 
俩人走后,陆远声训斥了我一顿,不过都是说我上不了台面,要是晚上给他丢脸了,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毫不客气地说,“想活得久点就少生气,都坐轮椅了还这么大火气,也不怕气死自个儿。”
 
陆远声气得面色通红,想揍我呢,但又爬不起来,只能吹胡子瞪眼,然后说看着我就心烦,叫保姆把他推去了书房。
 
没过一会儿,方晗芝送完陆婉琛和傅景行回来,人都送走了,方晗芝的表情还没收拢,我端着牛奶从厨房出来,冷笑说,“订婚这么大的事儿,傅家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你在欢喜什么?只怕是这高枝,你们攀不上了。”
 
方晗芝皮笑肉不笑的说,“知微,这做人呐,还是乖巧一点好。惹人嫌,不是什么好事。”
 
“左不过被绑架,侮辱吧?”我笑眯眯地说,认真打量方晗芝的表情。
 
可方晗芝淡然自若,“真要是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怪你自己得罪人。”
 
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安排人绑架我的。
 
到底是演得好呢,还是真不知道?
 
“我呢,也就是看不惯有些人假惺惺,装模作样。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老天爷都看在眼里呢,没准儿那天运气来了,一个闷雷就打在她头顶上也说不定。”
 
我笑道,“方晗芝,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方晗芝冷哼,白了我一眼说,“那就看有没有福气等到那天。”
 
“你放心,不管怎么说,我都会比你活得久。”我扬了扬手里的杯子,一口干了,把杯子扔在茶几上,上楼去了。
 
方晗芝就那么看着我,很生气吧。
 
其实我不屑于和她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但怼得她心里不舒坦,我也就开心。
 
夜晚七点,我换上了陆婉琛助理送来的礼服,画了个简单的妆,稍稍打理了下头发,就跟着陆远声出去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什么话说,司机将车子车子停在威斯汀大门口,打开车门时,陆远声才叮嘱了一句,“别给我丢人!”
 
我淡淡一笑,“那我劝您从这一分钟开始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不然在你的老朋友们面前丢了脸,我可刹不住车。”
 
陆远声气得面红耳赤,自己滚着轮椅往前走,司机好心提醒我,“二小姐,您还是去帮帮董事长吧。”
 
我嗯了一声,跟上前去。
 
毕竟,我的目标是踏进陆氏集团,若少了陆远声点头,根本没机会。
 
所以,我忍着想要把他轮椅扔下斜坡的冲动,一直把他推到了宴会厅,并且始终跟在他身边。
 
陆远声在这一行几十年了,老朋友很多,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倒也不吝啬帮我介绍,说是小女儿,以后请多关照。
 
我呢就负责微笑,大家闺秀的戏码做得一比一的真切。
 
但酒会真是无聊——来来往往的人都尽力展现自己牛逼哄哄的一面,各怀鬼胎地穿梭来去,挺没意思的。
 
中途,陆远声和人到VIP休息室聊天去了后,我一个人在大厅里瞎玩儿,随手在路过的服务生托盘里拿了一杯红酒自娱自乐。
 
一杯酒下肚,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头晕!
 
我自知酒量不差,当年在岚县,一圈好友都不是我对手,二锅头我都能干两斤的,区区一杯红酒就把我放倒了?
 
这不可能!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再继续待下去只能是落入危险,可我想走也走不成,腿脚发软。
 
这时我确定,我被人下药了!
 
可刚才我就喝了一杯酒,还是随手拿的,这都能中招?
 
我下意识地寻找刚才给我拿酒的服务生,只见他站在吧台不远处看着我,看到我正在寻找他后,他竟然没有逃走,而是朝我走来。
 
他礼貌地扶住我,装模作样地问,“陆小姐,您不舒服吗?”
完结版小说光年陌路尽头花傅景行叶知微目录分享
我点点头。
 
他扶住我肩膀,“我送您去贵宾休息室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戳穿他,想着顺藤摸瓜搞清楚他是被谁指使,给我下药想干什么?
 
随后,他扶着我从小门走出宴会厅,穿过走廊,进入电梯,往楼上客房部去。
 
我强撑着残缺的意识,悄悄从随身的手拿包里掏出眉笔,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狠狠扎到腿上,用疼痛来换取清醒。扎第一下的时候,没啥感觉,我又狠心扎了两三下,最后一下直接戳进了皮肤里,这才清醒了许多。
 
但表面上我还是装作晕乎乎,整个人都失去了力量,靠在他身上,眼睛也迷迷蒙蒙睁不开。
 
进了电梯后,他试着叫了我两声,“陆小姐?陆小姐?您没事吧?”
 
见我没反应,他拍了拍我脸蛋,确认我已经无力反抗后,得逞地笑了笑,然后扛着我手臂,走出电梯。
 
这一层是客房部,他早就安排好了房间,扛着我就去了1732,掏出房卡,把我扔在大床上后,又试探了我的清醒程度,见我不省人事后,他才掏出电话同人联络,只说了几个字,“人已经送到房间了。”
 
我还想得知更多的谈话内容,但他已经掐断了电话,转身离开房间。
 
我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从床上爬起来冲上去扣住他的脖子,用眉笔对准了他的颈动脉,“你是谁?!”
 
他身子一僵,显然是没想到被药晕了的我还能站起来威胁他,旋即,他缓缓举起双手,“陆小姐,您别冲动!”
 
“说,谁指使你的?”我强咬着下嘴唇,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清醒些。
 
“陆小姐,和我联络的人是个男的,至于他是谁,我不清楚——”他说。
 
我将眉笔扎进了他脖子里,但那只是虚张声势,眉笔笔芯很软,刚才已经被我戳腿给戳断了,现在有用的只是包裹着笔芯的木头而已。
 
他吃痛的瞬间,忽然抓住了我的手——想来他刚才发现了我其实并没什么力气,只是找机会摆脱我!
 
到底是个男人,而我被下药了浑身无力,很容易就被他甩开了,撞到了墙壁上,我想攻上去,但这时候,脚上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正一点一点往下瘫。
 
“陆小姐,你不用找我,我拿钱办事,并不认识委托人。”
 
我抛出橄榄枝,“委托你的人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你放了我。”
 
男人轻笑,拒绝了我,“陆小姐,今天我要是答应了你的条件,明天死的就是我。做我们这一行的,有时候信誉比钱更重要。再见。”
 
他站在昏暗中看着我,见我没了攻击性,也懒得再对付我,说完便关上门走了。
 
我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拼命的燃烧,势头越来越旺,像是要把我给烧干了似的,如此一来,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地想要扒开衣服,解脱束缚,寻找并不存在的清凉。
 
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有底那个人给我下的是什么药。
 
我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只有活着,只有平安无事,我才能找出给我下陷阱的人!
 
可当下我不但走不动,即使走出去了,给我挖坑的人很可能在外面等着我,我跑出去又被拎回来,有什么用?
 
我只能找人帮忙!
 
好在那个人并没有收走我的手包!刚才他把我扔到床上时,手包正好落在了床沿下!
 
我拼劲全力找到包,掏出电话,想都没想便拨通了傅景行的电话——你要我解释为什么找他?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一瞬间,我唯一想到的人,就是他。
 
可失败的是,傅景行根本没有接电话!
 
我又打了第二遍。
 
这一次,他接了起来,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有事?”
 
我几乎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满头大汗,浑身无力,拿着电话的手也随时可能无力落下,憋了好半天我才挤出一句话来,“傅景行,救我——”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旋即轻声嗤笑,“你说什么?”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