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墙吃口梨夏则甫徐梨小说大结局

Pear 2018-12-07 阅读


《攀墙吃口梨》主角:夏则甫,徐梨。讲述了:徐梨倚在楼梯口间,正对着窗,紫藤花蔓延整片窗,初夏时紫穗悬垂,繁花锦簇,盛夏时浓叶满架,荚果累累,当时明明知道这小区比周边租房贵了一半,他们还是硬着头皮承租。
 
《攀墙吃口梨》精彩试读
 
睫毛轻眨。
 
她想要说…..
 
要说…..
 
脑子糊成酱,一个字儿都想不起来。
 
两唇越来越贴靠近。
 
徐梨矛盾的很,这完全打破所谓的安全距离,她应该推开,她应该……
 
“对不起。”徐梨尴尬的捂住嘴,瓮声瓮气的道歉。
 
“粥店到了。”夏则面无表情,解开她的安全带。”记得回去要按时吃药。”
 
  夏则选了间粥店,点了两盅粥,还有些家常小炒,不见辣色。
 
  徐梨有些意外,”老师是哪里人?“
 
“A市,不过我是念C市的大学,所以这儿还算熟,你呢?“
 
“D市,同你一般。”
 
“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回D市吗?“夏则替她擦碗布筷。
 
  徐梨吸着鼻子,声音低低,”也许吧…..”
 
  “别急着定论,一年半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夏则眸光闪了闪,撇开话题。
 
  转回小区,夏则先将人送到楼栋下,挥挥手,催促着徐梨上楼,才自个儿去泊车。
 
  打开租屋门,屋内一片黑暗,安静,冰冷,毫无人息。
 
  徐梨这时才有机会拿起手机,划开屏幕,两通未接,一则短信。
 
  打开短信,读了又读,终究按下删除健。
 
  她泼了刘长均满身豆浆,气到浑身发颤。
 
  任还生奔出来,第一反应却是不断和他的好兄弟,好朋友道歉。
 
  徐梨想起,高三时,有位男同学追求她,明着拒绝不成,动手动脚,任还生那时醋劲大,二话不说,见人就揍。
 
  但现在,他却是先道完歉再问她缘由。
 
  她没有解释,抓起背包就走。
 
  五年的时光过去,他们之间的爱情也许仍在,但是,徐梨已经不太确定,她的爱,是不是还被任还生摆在首要。
 
  屋内的摆设依旧,徐梨摊在沙发上,头仍有些发晕。
 
  悲伤来的很快,眼泪来的无息。
 
  胸口处传来闷闷的痛,清澈的眸子逐渐起雾,她缩起手脚,把头掩在膝间。
 
  这屋子这么大,却是无处安眠。
 
徐梨开始和任还生冷战,交往五年,徐梨脾性再好,俩也不是没有争执过,除了最先开始的前两年,任还生摸摸鼻子低头,后来的每一次,总是徐梨先心软。
 
往常她认为,俩日子要过的和美平顺,就不需要计较太多。
 
第一次出轨,任还生扒着运动裤,上身赤裸,追了出来。
 
与其说是受伤,不如说是震撼,徐梨被突然其来的背叛惊得好几天都回不了神。
 
她照常吃饭睡觉,时间到点兼差,上课,整脑子却是空茫茫。
 
从来没有人教她,面临这样的状况,该怎么办。
 
几年的感情处下来,全是真的,徐梨心底还存放着当初的男孩。
 
高二那年,夏季突来的一场滂薄大雨,溪水暴涨,一位叫任还生的转学生,打着黑伞,从骑楼下渡水朝她走来。
 
一地粼光波澜,水深到腿。
 
他说,徐梨,咱顺路,我带你回家。
 
画面流淌,鲜明如昨。
攀墙吃口梨夏则甫徐梨小说大结局
小学一年级,没能等到的人。
 
数了无数次的步履声,却是猜错再猜错,等到天幕渐暗,她以为,这一次,她猜对了。
 
一转身,却是地狱。
 
她数了一百,一千,一万,都没人听见呼救。
 
蓦然之间,灯,啪
 
夏则深吸口气,克制住胯下的奔腾欲念,闭了闭眼。
 
再次睁开,眸底炽光一闪。
 
一个啄吻,轻轻烙下。
 
背过身,鼻头沾上不明的晶莹水渍,夏则弯起食指拭过,放到嘴边轻舔,试尝。
 
嘴角勾起。
 
果然如其名一样甜。
 
徐梨转醒时,她还有些茫,以为自己在作梦。
 
暮色四合,街上的灯火已亮,夏则坐在床边,金丝眼镜里的眼睫垂下,长腿交迭,专注正经的翻看平板里的学术资料。
 
禁欲自持。
 
“夏老师?“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夏则收起平板,弯腰将床摇直,一手揽过徐梨后背,让她坐起。
 
探了探额温,说“看来烧已经退了,医生交代,醒了就能离开,回去只要按着医嘱定时吃药。”
 
“对不住,夏老师,我实在不太记得…..”不记得自己明明上一秒还在餐馆帮忙,怎么下一秒却醒在医院。
 
“你在餐馆厨房晕倒了,我正好在那吃饭。”
 
“真的很不好意思…..”
 
“别再跟我道歉,家里有人可以接你回去吗?你男朋友可以吗?“
 
绝口不提,任还生途中的来电。
 
徐梨脸色一黯,撇过头,”不用了,我自己打D回去,医药费,我可以微信转账吗?“
 
夏则露出浅笑,开始收拾物品。
 
“请我晚餐就当医药费了,走吧,我顺路送你。”
 
收拾,结账,拿药,退烧后身体的防御机制解除,徐梨整脑子像松弛的弦,挼也挼不紧,夏则叫她向东便向东,转西便转西,一脸茫然呆滞。
 
坐进奔驰的副驾,徐梨还发着楞。
 
见她迟迟不动,夏则翻过身,苔橡木的气息铺天盖地包围了过来。
 
仿若置身闲适三合院子,闷热午后里的一串风铃,叮叮当当,骤然惊醒了徐梨。
 
安全带喀一声拉紧。
 
徐梨不禁掐了掐自己的手臂。
 
“你自虐吗?“夏则收回身,抽空觑过一眼。
 
“不是,我就是觉得太丢脸了。”
 
“每次出丑,都是夏老师在我身边。”徐梨闷声懊恼。
 
夏则扭开音乐,”知道法语有句话吗?“
 
“什么话?“
 
徐梨侧头,看着那双修长干净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车子打圈滑进车流。
 
“香水要打开?“徐梨只学过基础法语,不懂真正的原意。
 
“一颗心就像一瓶香水,如果不打开,你便闻不到它;但如果整日敞开,你又会失去它的芳香。”夏则顿了顿,”男女之间贺尔蒙吸引,就像毒品上瘾,触发人的多巴胺系统,使人做出错误判断,就算面临疼痛,知道对方不是最适合的对象,在取与舍之间,仍会经历一段时间强烈的情绪冲撞与反复自我质疑。”
 
灯火飞掠,一盏又一盏,斑斓洒落在夏则脸廓,光影若隐若现。
 
他的喉头突起,随着富含磁性的声音,上下滚动。
 
徐梨莫名的心一颤。
 
她硬生生强迫自己转开目光。
 
太诡异了,真的太诡异了,徐梨忽然觉得这样的夏老师,浑身上下都像带电的导体,性感无比。
 
徐梨清清嗓子,“夏老师,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说教的毛病犯了。”
 
“可我听起来,你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
 
徐梨还在纠结,一张嘴不知嘟嚷些什么。
 
车子停下。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