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拼刺刀么秦连卫续小说完结版阅读

松花酒 2018-12-07 阅读


《兄弟拼刺刀么》主角:秦连,卫续。讲述了:秦连轻笑:“站得离我二里地,一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样子,让他进来怕不是要杀了他。”卫续叹气,“像他这样正派的A不多了,”又道,“说起来,Alpha不是不能进咱们宿舍么?”
 
《兄弟拼刺刀么》精彩试读
 
带着个眼镜,和大多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A相反,斯斯文文的,长得还算耐看。
 
方书砚被他盯的小脸微红,手收了回来,“你起得来么?还,还是需要……亲亲?”
 
秦连反应了一下,然后翻身趴过去,脸朝着大地,无声爆笑。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笑得肚子更疼了!
 
好不容易缓过气,秦连自己站了起来,揉揉酸胀的脸,擦掉笑出的眼泪。眼前的人还站在旁边,一脸的不知所措。
 
“你还好吧?”方书砚看着面前这个站起来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又吸了吸鼻子,不确定地问道,“你是Beta?”
 
“人家是Omega啦!”秦连的伪O口音还没有改过来。
 
方书砚明显身子僵了僵,然后礼貌地点头问好,“我看你好像摔的挺严重的,需要去医务室么?”
 
秦连正想再逗逗他,卫续走了回来,姐俩好地挽住了秦连的胳膊,朝方书砚一抬下巴,“哟,这不那谁么?”
 
“方家的小少爷?方书砚?”
 
一说这名字,秦连就反应过来了。
 
方书砚的父亲不久前才发表了言论,提议取消Omega的教育资格。原因是他觉得Omega学习是浪费资源,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
 
方家和秦卫两家政见不同,平时接触挺少的。
 
方书砚听出卫续语气里的不善,但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卫续嗤笑了一声:“令尊最近还好吧?出门没被维权Omega打吧?”
 
“多谢关心,”方书砚虽还保持着素养,但语气有些不太好了,“家父虽然言语有些偏激,但我认为也不无道理,Omega生来弱势,的确不适合集体生活,就像你的朋友,刚刚走在平地上也能摔倒,可见身体素质是不行的……”
 
“谁说我不行的?”秦连不满地打断他的话,拍开卫续的胳膊,站得笔直,试图达到居高临下的效果。
 
方书砚推了推眼镜,认真道:“我知道你不爱听,但这是事实。”
 
事实个锤子!
 
秦连——
 
一个拥有祖传A染色体的男人。
 
生平第一次被别人说,
 
“不行。”
 
这不止是Omega姐妹们维权的问题了,这还关乎男人的尊严!
 
秦连挑起方书砚的下巴,邪魅一笑,
 
“敢赌么?”
 
“赌什么?”方书砚往后退了一步。
 
“随便,”秦连摆弄着手指,无所谓道,“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军事体育风土人情,选个你擅长的。”
 
方书砚想了想,选了一个他最不擅长的,“体育吧。”
 
方家走的是仕途,他的确不擅长体育,但身为Alpha,战胜秦连也应该是轻而易举。
 
“连连,他要跟你比体育诶!”卫续脸上恐惧的表情不算假,因为一瞬间,他又想到了被六公里支配的杏花微雨。
 
“跑步篮球跳高跳远举重铅球,”秦连笑,“随便选一个吧。”
 
听到最后两项时,方书砚嘴角抽了抽,最后考虑了一下,选择了跑步。
 
一千米,是Omega也能跑完的距离。
 
秦连站在终点扭了扭脖子,看着方书砚以不算慢的速度跑过来。
 
一分钟后,终于跑到了。
 
“卧槽,”方小少爷第一次爆了粗口。
 
秦连开始喘气,“呼,呼,累死人家了。”
 
方书砚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卫续憋笑憋的很难受。
 
“书砚哥哥,你赌输了哦。”
 
“是,”方书砚有些羞愧。
 
“愿赌服输,以后人家的午饭就由你带咯?”
 
“是……啊?”
 
这是赌注么?
 
不对,刚刚没有说赌注啊!
 
秦连拍了拍手,“就这么说定啦!”
 
卫续摇头叹息,仿佛看到了当年无知的自己。
兄弟拼刺刀么秦连卫续小说完结版阅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可是,我们的食堂离的有点远……”
 
食堂在各自的宿舍楼下,确实离的很远。
 
“我吃你们食堂的就行,”秦连很好说话的样子道,“帮帮忙吧,那些人抢饭太厉害啦,我跑不过他们!”
 
方书砚一脸震惊!
 
刚刚这个叫连连的可是跑赢了他这个Alpha啊!
 
他却抢不过自己的同学吗?
 
原来,Omega,都这么强的?!
 
方书砚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Omega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
 
他虽然不像父亲般有着偏激的观点,但确实认为他们是需要保护的对象。
 
这一天起,方书砚的三观,被一个叫连连的Omega,击碎了。
 
这个O跑的比他快。
 
据说其他O跑得更快!
 
方书砚觉得过去十八年是自己飘了,未加了解就轻易给Omega群体下了结论。一叶障目,井底观天,罪过罪过。
 
方书砚给秦连送饭送的心服口服。
 
“可以让你家书砚哥哥帮我也打一份么?”
 
刚挤完食堂的卫续羡慕得要死。
 
“不可以,”秦连说,“有本事自己勾搭个A去。”
 
“我自己就是个A,还勾搭A,有病啊。”
 
秦连看着新消息,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甚至忘了回怼卫续的话。
 
卫续见他一脸春意,确认了刚刚自己的话——秦连有病。
 
——饭来了,开下门。
 
秦连听门口没有敲门声,但还是去开了门。方书砚提着食品袋,站在离门一米远的墙边。
 
“站这么远,”秦连笑,接过袋子。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选了三个菜,不喜欢的话明天再换。”
 
秦连:“有肉就行。”
 
Omega大多是素食主义,食堂也迎合口味做的清水寡淡,秦连吃了一天就吃不下去了。
 
方书砚顿了顿,默默在心里记下一笔——O是吃肉的。
 
“没叫人家进来坐坐?”卫续看着他手里的饭盒,问。
 
秦连轻笑:“站得离我二里地,一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样子,让他进来怕不是要杀了他。”
 
卫续叹气,“像他这样正派的A不多了,”又道,“说起来,Alpha不是不能进咱们宿舍么?”
 
“是哦。”
 
秦连给方书砚发消息。
 
——你怎么能进omega宿舍?
 
方书砚秒回,
 
——因为我是学生会会长,有时也会来查寝。
 
秦连撑着头笑了笑,问他,
 
——所以会长哥哥来Omega宿舍不会发/情么?
 
方书砚一直没有回复了。
 
秦连不仅猜测,他是不是真的会发情呢,若是真的在Omega宿舍发情,又会如何?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